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姑妄言斋
姑妄言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591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讷庵痴语》记述淄川甲申动乱

(2019-09-12 21:39:29)
标签:

甲申

淄川

动乱

毕际竑

讷庵

  甲申,逆闯犯京师,至真定。人心离散,地方官降者、逃者以次闻。闯贼到处设官比饷,乡绅各依品级为多寡,动以数万计。故绅子孙,亦如其祖父官。因与友人期结伴南遁。祈关帝,签有“保汝平安去复回”之句。竟发行。五日,至沂水西。日暮,馆舍未定,有乘骡而追呼者,曰张大相公也。先年,儒学有张姓者,沂水人,其子未识面也。相揖握手,知为张先生子,号用敷,谓余曰:“客店不可居,当就余舍。”从人颇众,余难之,张坚不可。入其庄,东西二村落,中分一溪,俨然隐士居也。杀鸡为黍,主仆皆饫饱。老母居内室,张姑媳相伴甚欢。秉烛后,用敷徐告曰:“前途非人境也。哨聚者,南至河,东至海,而首事之魁则近在巨族。非余,今夜欲安枕,得乎?”余曰:“奈何?”用敷曰:“止有速归耳。三日后,此地非此景象矣。”因悟帝签已教之矣,且所期友人不可问,遂休一日而归。
  归未久,淄城伪官至,士民迎谒甚恭。镇店各立黄旗,书“顺”字。衙役投入者数百名,势赫如也。三日后,官入省谒防御使,皆伪设也。归之日,按籍请绅入城。召余者,快役周四也。余朝餐,求迟片刻,弗许。即日报到。次日,同诸绅公会,合县大集,聚谋曰:“擢长于辞令者居前,非王七襄不可;孙龙老佐之。”伪官尚以礼见。七襄反复数百言,伪官问答一二语而已。既命诸绅宿东司。众以暂归办饷为请,官勉应之。又次日,渐有上饷者。余上独多,为周役所迫也。私计曰:归家办饷,余家乡也。盍与老母决乎?盖自分无生理也。遂出城。未三里,追回矣。伪官以余私出城,责周四十板。周原有别想,不获如意,借端发泄,怒碎余衣,掌余面,大被辱。从此日必同坐,寝必同室,俨然押重犯矣。余间得过孙、张诸家,知伪官益作刑具,征色发声,人愈惶惧。俄有自北来者,云闯贼败于山海关,清朝正位京师。人秘之。余乃纳银三百,以杜周役之口。秘令乡中遣马步各十馀人,带余素所乘良马来。辰刻,入南门,适莱芜县杀伪官传牌到县,周役出探。余即束装上马,过周于门。余行色甚厉,周有惧色,曰:“欲何往?”余曰:“归家也。”曰:“当禀命县主。”余曰:“无须也。且汝亦当同去矣。”令两人掖之,直趋西门。其伪官已有人走报矣。周大呼:“闭城门!”门役见余突至,且弓矢甚设,不知所出,逃去。余起门出,行五里许,周神色已丧,气喘不成步。余呼之前,周虑有非常,跪受命。余曰:“尔当死!但余非杀人者。”乞余活命,放之归,亦无追人。后知伪官得报,甚惧,止遣一吏持一红帖请回,而吏更惧,出西关遽复命矣。是日午刻抵家,作御侮计。见老母与两弟,如隔世焉。
  是出也,出余独断。初未敢谋之人。既上马,而从者方问所向。事后,人人为余危之,曰:“子何所仗而敢尔?”余曰:“仗天之佑与先人之灵。先中丞功在社稷,未得其报,子孙不宜爱祸。余自念生平无死法,可以得天之佑。”当是时,与周役同水火,伪官肆虐,必自余始。本朝定鼎,号令不能旦夕通。淄城陷地,有秉闲生事者,余必不免其祸,有甚于伪官之比饷者。余之夺门而出,几之先见者也,神实有以使之也。
  余出城未数日,乡大夫出任事,城中果大杀戮。旋大寇王祯攻城,数日不解,事不得定,何以?故外宁必有内忧。淄族大而逼,势相轧也。大乱之际,谗间易生,寻仇觅隙,殆无虚日。外御强敌,内患因以不起,贼去而本朝之号令通矣。余家乡居而得以始终无事者,赖此义也。非无欲出城相图者,未有多内顾之忧而敢出城谋人者也。
  当是时,大寇临城,相去不过五十里,贼马纵横,旌旗满野,而余家独安。人皆知建堡之功,而不知其得力之处所,由来远矣,非一朝一夕之故也。伯夷、叔齐非于死之日而后得名也,其前事多修矣。余先世积德,与人无竞。老母持家数十年,恩被一乡。既有堡城可居,与众共之,彼此相待以信,避其中者何止千计!又皆为之所而给其不足,人自为守,间有蜂屯蚁聚旋自焚。大贼志在淄川城,不暇他顾,是以全也。未有存活人之心,而不克自全者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