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姑妄言斋
姑妄言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591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蒲松龄与高凤翰》补考

(2019-06-26 22:15:24)
标签:

蒲松龄

高凤翰

淄川

题跋

相交

  蒲喜章《蒲松龄与高凤翰》对蒲松龄与高凤翰的交往作一考证,提出了许多新证据、新观点。或许因为缺乏资料,有个别地方不甚明了。兹依据相关资料,作以补考。敬请蒲先生和各位专家批评指正。
  一、高凤翰来淄时间
  高凤翰《南阜山人埠敩文存稿·春草堂诗自叙》:“岁丁丑,先君子以公车走都门。……是年秋,余从先君子以薄宦游般阳。般阳故名胜地,又去新城王司寇不远,以故其乡人往往能诗。一时名士如李希梅尧臣、高梓岩之  、张殿传元、刘世琦肇昌,皆卓荦有才气。而余以世好,故得从之游,风晨月夕,尊酒论文。”
  乾隆《淄川县志·官师志·儒学教谕》:“高曰恭,胶州人,举人,康熙三十五年任。文学儒雅,诸生进谒,论文亹亹不倦。诗歌文词、书法画意,无不精到。学者得其片纸,珍若拱璧。四十年致仕。”据县志所载,高曰恭于康熙三十五年丙子(1696)任淄川教谕;高凤翰《春草堂诗自叙》却称高曰恭于康熙三十六年丁丑(1697)秋天前来淄川就任教谕,孰是孰非?
  邹宗良《蒲松龄年谱汇考》论证:“当是高曰恭本年春由淄川入京参加会试,而高凤翰至秋日始从父至淄川游。”邹先生的观点极为正确。高曰恭康熙三十五年来淄就任,初来乍到,诸事不便,加之还要准备进京参加会试,时间紧张、精力不够,因此没有让高凤翰随同前来淄川。三十六年秋天,高凤翰从胶州来到淄川,亲受父亲教诲,同时也得以与淄川诸文学名士交游。
  郑文光?、高师之《高凤翰卒年考异》(《中华书画家》2013年09期):高凤翰“生于清康熙二十二年(癸亥)三月二十九日,这在他自己的著作里多处提到,毫无争议。”据此可知,高凤翰来淄时年龄为十五岁。此年蒲松龄五十八岁,比高凤翰年长四十三岁,真可谓忘年之交。
  二、蒲高相交于何时
  李既陶《清代山东书画家高观翰年谱》:康熙三十六年,“秋,先生随父赴淄川教官任。淄川读书人很多,先生与地方文士李尧臣(希梅)、张殿传(元)等订交,诗文倡和,互相砥砺,并获交于文学家蒲松龄。”按年谱所言,高凤翰于康熙三十六年,即前来淄川的当年就与蒲松龄相识,并订交。
  高凤翰《南阜山人诗集类稿·湖海集》有《题蒲柳泉先生〈聊斋志异〉》七古一首,诗云:“庭梧叶老秋声干,庭花月黑秋阴寒。《聊斋》一卷破岑寂,灯光变绿秋窗前。《搜神》《洞冥》常惯见,胡为对此生辛酸?呜呼!今乃知先生生抱奇才不见用,雕空镂影摧心肝。不堪悲愤向人说,呵壁自问灵均天。不然庐家冢内黄金碗,邻舍桑根白玉环。亦复何与君家事,长篇短札劳千言?忆昔见君正寥落,丰颐虽好多愁颜。弹指响终二十载,亦与异物成周旋。不知相逢九地下,新鬼旧鬼谁烦冤?须臾月堕风生树,一杯酹君如有悟。投枕灭烛与君别,墨塞青林君何处?”
  高凤翰《南阜山人诗集类稿》卷二《湖海集》签题下写有小字:自癸卯至丁未。癸卯为雍正元年(1723),《题蒲柳泉先生〈聊斋志异〉》即作于此年。诗文“弹指响终二十载”中“二十载”在此是个约数。实际情况是,高蒲二人相交,如在康熙三十六年,至雍正元年已过26年;如在康熙四十年,至雍正元年已过22年,均多于“二十载”之数。据此,高蒲相交的具体年份难以确定,只能划定一个大概时间段,即康熙三十六年至四十年。这是因为,高曰恭未来淄川之前,高凤翰无缘与蒲松龄相识;高曰恭秩满回籍之后,高凤翰独自留在淄川的可能性不大,也就没有了相交机会。
  三、高凤翰题跋《聊斋志异》
  《蒲松龄与高凤翰》对于高凤翰为《聊斋志异》题跋之事,语焉不详。
  张友渔辑校《聊斋志异会校会注会评本·各本序跋题辞·跋二》载:余读《聊斋志异》竟,不禁推案起立,浩然而叹曰:嗟乎!文人之不可穷有如是夫!聊斋少负艳才,牢落名场无所遇,胸填气结,不得已为是书。余观其寓意之言,十固八九,何其悲以深也!向使聊斋早脱鞲去,奋笔石渠、天禄间,为一代史局大作手,岂暇作此郁郁语,托街谈巷议,以自写其胸中磊块诙奇哉!文士失职而志不平,毋亦当事者之责也。后有读者,苟具心眼,当与予同慨矣。雍正癸卯秋七月,南村题跋。
  文中的“癸卯”系雍正元年(1723)。高凤翰到济南有何事?原来是参加该年的山东乡试。
  《雍正朝实录》记载:“康熙六十一年,壬寅,十二月,壬子朔。癸亥,礼部遵旨议奏:雍正元年特开恩科,请于四月乡试、九月会试、十月殿试。其癸卯、甲辰乡会试正科,改于雍正二年举行,二月乡试,八月会试,九月殿试。从之。”“雍正元年,癸卯,三月,庚辰朔。甲午,以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嵇曾筠为河南乡试正考官,翰林院侍讲文岱为副考官。侍讲王传为山东乡试正考官,贵州道御史柯乔年为副考官。内阁学士查嗣庭为山西乡试正考官,编修鄂尔奇为副考官。”
  雍正元年四月的山东恩科乡试,高凤翰肯定参加,仍然是名落孙山。但不知因何故滞留济南,一直到七月还未回归家乡。
  四、高凤翰解读《张贡士》
  张友鹤辑校三会本《聊斋志异》附录:高西园云:向读渔洋先生《池北偶谈》,见有记心头小人者,为安丘张某事。余素善安丘张卯君,意必其宗属也。一日晤间问及,始知即卯君事。询其本末,云:当病起时,所记昆山曲者,无一字遗,皆手录成册。后其嫂夫人以为不祥语,焚弃之。每从酒边茶余,犹能记其尾声,常举以诵客。今并识之,以广异闻。其词云:“诗云子曰都休讲,不过是‘都都平丈’(相传一村塾师训童子读论语,字多讹谬。其尤堪笑者,读‘郁郁乎文哉’为‘都都平丈我’)。全凭着佛留一百二十行(村塾中有训蒙要书,名《庄农杂字》。其开章云:‘佛留一百二十行,惟有庄农打头强。’最为鄙俚)。”玩其语意,似自道其生平寥落,晚为农家作塾师,主人慢之,而为是曲。意者:夙世老儒,其卯君前身乎?卯君名在辛,善汉隶篆印。
  朱其恺《全本新注聊斋志异》注释:安丘张贡士:据青柯亭本附记,指张在辛。张在辛,字卯君,山东安丘人,康熙二十五年拔贡。尝从邑人刘源渌讲学,又从郑簠学隶书。师事周亮工,传其印法,故于篆刻尤精,与同时长山王德昌八分书、新城王启磊画,并称三绝。传见《青州府志》十八、《山东通志》一七五。
  据以上资料所言,高凤翰明确表明,《张贡士》中的主人公张贡士,是张在辛,不是张在辛的父亲张贞。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