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姑妄言斋
姑妄言斋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9,591
  • 关注人气:1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袁世硕论蒲松龄与顾青霞

(2019-03-30 10:09:39)
标签:

袁世硕

蒲松龄

顾青霞

论述

  从蒲松龄写的一些艳情诗词来看,他对孙蕙的一位能吟诗的姬妾——顾青霞,颇有兴趣,很有点感情。明显的是写她或为她写的,就有以下六题十三首之多。它们是:《听青霞吟诗》《又长句》《为青霞选唐诗》《孙给谏顾姬工诗,作此戏赠》(八首)《伤顾青霞》《西施三叠·戏简孙给谏》[注,其实还有三阕词:《菩萨蛮·又》(四阕)《东风齐着力·又》《庆清朝慢·又》]
  要了解顾青霞,有必要先读一下《西施三叠》。全词移录如下:“秀娟娟,绿珠十二貌如仙。么凤初罗,那年翅粉未曾干。短发覆香肩,海棠睡起柳新眠。分明月窟雏妓,一朝活谪在人间。细臂半握,小腰盈把,影同燕子翩跹。又芳心自爱,初学傅粉,才束双弯。    那更笑处嫣然,娇痴尤甚,贪耍晓妆残。晴窗下、轻舒玉腕,仿写云烟。听吟声呖呖,玉碎珠圆。慧意早辨媸妍。唐人百首,独爱龙标《西宫春怨》一篇。    万唤才能至,庄容伫立,斜睨画帘。时教吟诗向客,音未响、羞晕上朱颜。忆得颤颤如花,亭亭似柳,嘿嘿情无限。恨狂客、兜搭千千遍。垂粉领,绣带常拈。数岁来、未领袖仙班。又不识怎样胜当年。赵家姊妹道:斯妮子,我见犹怜!”此词未明所咏为何人。但题作《戏简孙给谏》,当为孙蕙所纳之姬人。再者,《孙给谏顾姬工诗,作此戏赠》诗所咏顾姬,也工诗,善吟诵,能画,诗有“吟调铿锵春燕语,轻弹粉指扣金钗”,“书法欧阳画似钩,谁知才思倍风流”之句,与词中所咏当为一人,其人姓顾。那么,她无疑就是蒲松龄曾听其吟诗、为之选唐诗、后来有诗伤之的顾青霞。
  从蒲松龄这首长调可见,顾青霞自幼年便沦为妓女。如果她不曾为妓,词中说“分明月窟雏妓”,就是大不敬了。顾青霞年轻貌美,更与众不同的是特别聪慧,学会了作诗、绘画,吟诗宛妙动听。她尤其喜爱吟咏王昌龄的那首著名的“宫怨”。她在为妓时,时常被唤出吟诗娱客,孙蕙见而爱之,便纳为姬妾。
  蒲松龄接触顾青霞,开始于他南游作幕期间。由于同幕主孙蕙为同邑友好,时常出入内宅,特别是孙蕙和赵夫人寿宴中,蒲松龄有布什见到顾青霞,听到她吟诗。蒲松龄有《听青霞吟诗》《又长句》两首。前诗云:“曼声发娇吟,入耳沁心脾。如披三月柳,斗酒听黄鹂。”这是赞扬顾青霞吟诗,美妙动听。后诗云:“旗亭画壁较低昂,雅什犹沾粉黛香。宁料千秋有知己,爱歌树色隐昭阳。”这是用唐代诗人旗亭听诗斗胜的故事,谓王昌龄千秋之后还有这样一位女性知己,最喜吟诵其《长信秋词》,实际上还是欣赏顾青霞能吟诗、懂诗,堪为诗人之知音。因为顾青霞有此慧心、雅致,所以引起了蒲松龄的好感,为她选录了唐人绝句百首,并有诗云:“为选香奁诗百首,篇篇音调麝兰馨。莺吭啭出真双绝,喜付可儿吟与听。”“可儿”,用《世说新语·赏誉》篇桓温过王敦墓之语,意为称人心意的人。《聊斋志异》里有《连琐》等数篇写了喜吟诗的狐鬼精魅的少女,大概与顾青霞有些关系。因为,她是蒲松龄一生中相识并且建立了一定的友情的一位能吟工诗的女性。
  《西施三叠》词、《孙给谏顾姬工诗,作此戏赠》诗,均为蒲松龄南游归里后所作。前者约作于康熙十三年,后者在路大荒编《蒲松龄集》中系于康熙二十一年。这表明孙蕙行取入都做了给事中,并没有将顾青霞带往京邸,而是留在了淄川家中。所以,诗中有揣摩顾青霞思夫之意,诗云:“今日使君万里遥,秋闺秋思更无聊。不知怀远吟诗友,拈断湘裙第几条?”
  张笃庆哀孙蕙诗中云:“春随樊素归,人伴杨枝宿。”不难理解,孙蕙死后,其众多的姬妾是会被放出来的。顾青霞似乎没有离开淄川,大约数年之后便死了。蒲松龄并没有留下挽孙蕙的诗,但却留下了一首《伤顾青霞》,诗云:“吟声仿佛耳中存,无复笙歌望墓门。燕子楼中遗剩粉,牡丹亭下吊香魂。”
  看来,蒲松龄对这一位曾一度沦入烟花巷、后来成了官僚姬妾的女子,是有一定的感情的。他既没有用道学家的眼光歧视她,视为下贱之人,也没有对她产生非非之想。因为,顾青霞是乡里友人的姬妾。蒲松龄在诗词中两次说到顾青霞爱吟王昌龄的《长信秋词》,这是一首宫怨诗,诗云:“奉帚平明金殿开,且将团扇共徘徊。玉颜不及寒欺鸦色,犹带昭阳日影来。”孙蕙有好几个姬妾,帏中的纠纷是少不了的。顾青霞爱吟《长信秋词》,可能就凝聚着她在孙家颇感到寂寞的哀怨。在这种情况下,她就成了蒲松龄的“吟诗友”。蒲松龄对她,一方面同情其寂寞的境遇,一方面爱其能吟工诗,有一般妇女所没有的风雅情致,听她吟诗感到一种愉悦,为她选唐诗也有一种为她而尽心的快感,这样在数年的接触中,感情上便自然而然地萌生了一定的爱憎之情。这种感情中的细微、隐秘的东西,在人们的实际生活中是大量存在的,许多人都是曾经有过的,自然往往是如同一缕云烟,飘忽即逝,成了无果之花。从《聊斋志异》中许多写花妖狐魅的爱情的篇章,可以想象出蒲松龄的感情是丰富的,他对男女关系的体察、理解是很细致的,并不是把男女之爱仅仅看作只是“颠倒衣裳”这一种内容。脍炙人口的《娇娜》篇,就直接表明了这一点。孔生雪笠与狐女娇娜,虽然因为实际情况,不能结为夫妻关系,但却互为知己,相互救护,完全不顾男女在防之嫌。篇末异史氏曰:“余于孔生,不羡其得娇妻,而羡其得腻友也。观其容可以忘饥,听其声可以解颐,得此良友,时一谈宴,则‘色授神与’,尤胜于‘颠倒衣裳’矣。”这恐怕也可以用于蒲松龄与其“吟诗友”顾青霞的关系。
  (袁世硕《蒲松龄事迹著述新考·蒲松龄与顾青霞》,1988年1月出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