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翕成
彭翕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6,603
  • 关注人气:1,6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彭翕成;你还在坚持当初的梦想吗?数学小说

(2016-08-14 11:40:29)
标签:

数学小说

出版

民科

拆迁

分类: 数学随笔

你还在坚持当初的梦想吗?

彭翕成     pxc417@126.com  

武汉 华中师范大学国家数字化学习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430079

 

一、还记得当初的梦想吗?

彭,很久没看你写东西了?

我一直在写,文章和书一直没停。

我指的不是数学方面。你不是从小立志成为一名作家吗?你读大学的时候和我说,数学只是暂时糊口的工具,总有一天你会回到文学写作。

好像说过,好久都没想文学创作这回事了,这些年主打数学科普写作。

那你还打算坚持当初的梦想吗?

所谓的初心,差不多都快忘了。但为了避免让关心我的老友太难过,我也要表示一下,于是写下了以下的文字。

 

二、破解三等分角之谜

我大学毕业后,跟一位李教授在研究所打杂。                     

有一天,李教授和我说,下午有一老头要来。这人和我有点亲,你接待一下,态度好点。

我问:您是不是要外出有事?

李教授说:也没啥事,就是去图书馆看会书。

我很不解:亲戚来了,你接待就是,又没啥紧急的事情要办。还让我态度好点,难道我以前待人接物很差么?

下午三点,李大爷准时来了。而在他上楼的前十分钟,李教授从另一道门走了。

李大爷问:李修文不在?

我说:李教授下午有会要开,让我接待您。

李大爷说:修文和我说起过你,说你是高材生,是他千挑万选才找到的助手。

我听了,心里早已是万马奔腾,当初和我竞聘的还有好几个呢,要不是我瞄到他们写的期待薪资都在2500以上,马上机智地将我的期待薪资改为1500,我能得到这个工作吗?

李大爷拿出两页纸,让我帮着看看。

一看题目《破解三等分角之谜》,我顿时感受了李教授交代任务之艰巨,也体会到李教授交代的“态度好点”的深意。

我说:您研究的这个可是世界难题,虽然只有两页,但体现了您深厚的数学功力,我好好拜读,估计至少得几个小时。要不您改天再来,容我先学习一下。

李大爷说:几个小时算啥。这些年我为了找专家帮忙鉴定,在门口等一天的都有。你只管看,看多久我都等。

我一听,坏了,时间说短了,怎么不说要读几天呢。现在咋办?跑去厕所打李教授电话,不通。

跑不掉了,只好坐下来装模作样看论文。文章很短,涉及的知识也少,无非就是先打破常规作出一条曲线。

作法是:先任意作圆,O为圆心,OA为半径,Q为圆上一点;以Q为圆心,QA为半径作圆,交OQ延长线于P;在圆上取很多个Q,则会得到很多个P,最后形成一条曲线。

有了这个基本模型,只要将需要三等分的角,顶点放在A处,一边与AO重合,另一边不妨设就是AP,那么3PAQ=PAO

证明:3PAQ=PAQ+PAQ+APQ=PAQ+AQO =PAQ+QAO =PAO

彭翕成;你还在坚持当初的梦想吗?数学小说

     这样作图,破绽在哪?我又该如何解释。

是说找到一点Q,确实可以作出与之对应的P,但Q有无数多,要作无数点P,这怎么可能,也就是这条曲线永远是不完全的。如果要三等分的PAO的点P在不在已经作出的点P集合中,那又如何办呢?

这样解释涉及到无穷,怕是不好搞呢。

时间很快就过了两小时,李大爷在李教授的房间里悠闲地喝着茶。我由于中午没吃饭,肚子已经开始叫了。

怎么办呢?只好出绝招了。

 

所谓太阳底下无新事。这种三等分角的方法虽算不得多么高深,但以李大爷这种小学毕业生都能想出来,那么几千年来,三等分角问题前赴后继那么多研究者,应该也有人想出来,只要我找到以前资料上有这种作法,他就无话可说了。

我以三等分角+曲线为关键词,搜索了十余个数据库,终于找到了一篇文章《我的父亲周培源》,其中有这么一段:

父亲在读高等科三年级时,三等分角还是古希腊以来平面几何中存在的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父亲在学习了解析几何以后,把解析几何引入三等分角的研究,提出了两种解法。他当时的数学老师郑之蕃先生认为是创新之举,并建议他将《三等分角法二则》拿去发表。一年后,1924年确认前人无此论点后,此文父亲便刊登在《清华学报》第一卷第二期上。

周培源的女儿都以为三等分角是悬而未决的难题,这让我有点吃惊。还说郑之蕃教授认为是创新,这有误导嫌疑。

创新有多种含义,有前人没解决,你解决了,这是创新;有前人已经解决,你用另外的方法解决了,也是创新。

以此为线索,我马上下载了《三等分角法二则》这篇文章,李大爷的作法正好就是该文章的二法之一。

我顿时大喜,打印了这篇文章,想了一下措辞,走到李教授房间。

我一进门,就大声叹息,真是可惜啊。

李大爷说:可惜啥?

我说:您知道有一个著名科学家周培源院士吗?

李大爷说:没听说过。

我说:那您知道郑之蕃教授吗?当初华罗庚年轻时候在清华打杂,郑之蕃教授在任清华大学教务长,是郑之蕃教授建议将华罗庚从行政系列破格转到教学系列呢。

李大爷说:没听说过郑之蕃,知道华罗庚,他也是自学成才的呢。

我说:当初周培源在清华读书,也对三等分角很有兴趣,就写了一篇文章,这篇文章经郑之蕃教授推荐,发表在《清华学报》上,清华大学的学报,那可是权威啊!我感到可惜的是,您的作法与周培源院士的做法重复了。也就是说,您只能做第二人了。

李大爷说:看来我的研究还是很有价值的啊,否则郑之蕃教授怎么会推荐发表呢?否则《清华学报》怎么会刊登呢? 否则周培源怎么评上院士呢?

我无语了,刚才还没听说过的周培源、郑之蕃,几秒钟之后,已经成为李大爷的熟人。周培源当选院士,是因为物理学方面的成就,而不是做了三等分角这个题,好不?

 

李大爷说:小彭,你很优秀。以前我拿文章给一些教授看,他们总躲着我,实在躲不过了,就糊弄我,说我的文章很有价值,但价值在哪,又说不清楚。只有你清楚明白地讲清了这篇文章的价值。小伙子,前途无量。

我前途如何,那是后话,这时我肚子却是饿得叫了起来。

李大爷说:耽误你吃饭了吧。没事,大爷请你吃自助餐。

江湖上有个传说,高校里的研究生比较穷,平时吃得也比较清淡,某一天导师请吃自助餐,这群学生竟把人家的自助餐吃光了。

我不大相信这个传说,因为自助餐是那么丰盛,岂是小小肚子容得下的。我每样菜尝了一点,肚子已经是圆鼓鼓硬邦邦了。我不知道我怎么回家的,倒头就睡。第二天早上醒来,肚子还是圆鼓鼓硬邦邦的。幸好是周末,可以继续睡。

我隐约想起头天晚上李大爷和我说的一些事情,说李教授小时候家里穷,李大爷接济了不少,现在做了教授了,却躲着他。好像还说了这些年找人鉴定论文的不愉快。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吃、吃、吃!我真不是吃货,只是平时吃得太省了。

下午,上了趟厕所,肚子总算消下去了,但一点都不觉得饿。自助餐就是好,吃一顿顶好几顿呢。

 

周一,我去上班。李教授问我怎么应付李大爷的。

对,李教授用的是应付这个词,而不是接待

我把周培源院士在《清华学报》的论文拿给李教授看,说:就是这样应付的。

李教授说:这样应付好。

李教授说:小彭,你刚来,很多事情不知道。李大爷是我堂叔,这些年因为农村拆迁,进城了,家里条件还很不错,对人也大方,你看,请你吃豪华大餐了吧。我小时候,也没少吃他东西。堂叔现在城里住着,没啥活干,闲得慌,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看到三等分角是世界未解难题,于是开始琢磨,怎么为国争光呢。

我说:那您为何不和他说清楚,三等分角的研究进展呢?

李教授说:我和他说了,他不听,我也拿了一些资料给他看,上面都是用代数法证明三等分角的不可行。但他总是不认,他总认为一定有一个巧妙方法是可以作出来的。所以后来我都不和他争辩,都让着他。上次他拿了一篇文章来找我,我躲不过,随口说了一句,写得不错。结果他一出门,跑到我们研究所办的《基础数学研究》杂志编辑部去了,说我已经审稿了,文章不错,可以发表。

我说:您是不是被《基础数学研究》杂志的编辑笑话了啊。

李教授说:一个数学研究者,如果不遇到几个研究歌德巴赫猜的、三等分角的、四色定理的、孪生素数猜想的,都不好意思说是搞数学的。杂志社都是几十年的同事,怎么会不了解呢。他们和李大爷说,这个文章确实很好,只不过我们刊物是基础数学研究,级别比较低,不大适合刊发您这样世界级难题的文章。

我说:李大爷肯定被“基础数学”蒙骗了。真以为是小儿科的东西。

前些天有个大学生想报考我们所的研究生。我问他报啥专业,他说基础不大好,所以想补补,方便以后去当中学老师。我说,你去当中学老师,应该读数学教育,读什么基础数学专业啊。他说:中学数学研究的不是基础数学吗,大学才研究高等数学呢。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就拿了招生目录给他看,你想好了,我们所基础数学专业考这些内容:应用动力系统、小波分析、非线性泛函分析与代数表示论。大学生顿时傻眼了。

李教授说:我现在都是躲着李大爷,只是一直很感激当初他对我的照顾,所以也做不到坚决不见,只能让你上场了。你做得很好,让他觉得很有成就,自己写的文章,竟然和大科学家的文章重合了。其实周培源是谁,他哪晓得,他关注的是《清华学报》,清华这两字分量可重!希望他以后找点其他乐子,数学这玩意,水深,不好玩。

 

我能感受到李教授对李大爷的那份情谊,也能感受到李教授对于民间科学工作者的无奈。其实,我也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三、哥德巴赫猜想患者

我读大学的时候,系主任有一天上课发脾气:你们这些大学生,大好青春,不好好念书,还不如一个农民。

原来我们大学附近有一个胡大爷,快六十岁了。白天非常正常地去种地、卖菜,晚上呢?有点不正常了。

所谓正常不正常,都是相对来说的。他周围的人,晚上要么是看电视,要么就是打麻将。而这胡大爷每晚做题目,他要破解哥德巴赫猜想,比那些高三学生还用功。

前些天,胡大爷自认为神功已成,拿着多年的研究成果来找我们系主任。

系主任说:目前国内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的专家比较少。我们系只有一个老师是搞数论的,而且也只是初等数论,对于解析数论、代数数论、计算数论等,我们这根本没人懂。你这个论文,只有拿到北京去,找清华北大或是中科院的专家才能鉴定。而且这些专家都很忙,未必有时间,就算有时间,有些鉴定也是要收费的。

胡大爷很伤心的走了,说要凑路费和鉴定费上北京去。

后来系主任听说,胡大爷这么多年坚持研究,身体也不好,长期患病导致家里条件也不好,想帮帮他。于是叫我去他办公室,拿了500元钱,让我转交给胡大爷。

我接过钱,正想走。

系主任说,别忙,我先打个电话。

系主任拨通了电话,说:老李,我这边有篇哥德巴赫猜想的论文,你能否抽空看一下。

老李说:想不到几年不见,你憋出了这么大一成果啊。

系主任说:老同学别笑话,不是我写的,是我们这一农民写的。

老李说:你也在圈内混了这么多年了,这点道理不懂啊。你让我看,不是给我找麻烦吗?民科多难缠啊!

系主任说:你要是实在不愿看,能否介绍哪位专家来审稿呢?

老李说:哥德巴赫猜想这种论文,按惯例,是要找两个同领域专家(正高级)推荐,才会有杂志接受审稿的。我丢不起这人。其实,一个农民能有什么深度,你虽不搞数论,但也好歹是一个大学教授,难道一个农民的文章也看不懂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莫害我。

话说到这份上,也只能挂电话了。

 

系主任说,也是我多嘴,让胡大爷去北京找人鉴定,他家里又是那样的情况。我为什么不给胡大爷写鉴定,说实话,他的文章,我还真的看不懂。虽然我觉得他真的能作出的可能性很小,但我总觉得这种热爱数学的精神是好的,需要鼓励。现在大学生中,有这种钻研精神的人实在太少了。刚才我还想是不是找个同学帮忙看看,结果人家也不给面子。你把这钱给胡大爷,让他买点营养品,就不要去北京了。

 

我之前没见过胡大爷,连他全名都不知道,也不知道他电话,但我在学校附近一打听,很快就知道了胡大爷的住处。可见胡大爷在附近是多么出名,而这种出名来源于他在村民眼中的“不正常”。

胡大爷家房子很破旧,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药盒子。

我表明来意,把500元钱递给胡大爷,他不愿接,说是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同情。

我说:这不是同情,这是我们老师对您钻研数学精神的敬佩。

胡大爷这才把钱收下。

胡大爷说:这些年生病,把家里钱都耗光了,也没啥可送你的,送你一本书吧。

我一看,是徐迟写的《哥德巴赫猜想》,人民文学出版社1978年出版。

 

我说:这书不能收,您肯定珍藏很多年了。

胡大爷说:确实珍藏很多年,看了无数遍。现在送给你,也算是留给有缘人了。

我说:您也是看这篇报告文学开始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的?

胡大爷说:是的。这篇文章里很多段落我都能背下来,譬如赞叹陈景润论文之美,“何等动人的一页又一页篇章!这些是人类思维的花朵。这些是空谷幽兰、高寒杜鹃、老林中的人参、冰山上的雪莲、绝顶上的灵芝、抽象思维的牡丹。”当时我还年轻,顿时被吸引住了。

我说:这段话做了很多比喻,好像很美,其实很空洞,反映了徐迟这个文学工作者难以理解陈景润的论文,只能凭想象抒发感情。

彭翕成;你还在坚持当初的梦想吗?数学小说


胡大爷说:你讲的很对。真正的美,来源于数学内部,数学的本质,而不是一些所谓的华丽的辞藻。

我说:您看了陈景润的论文没?

胡大爷说:我没看过。当时尝试找,没找到。后来买了一些数论的书,自己研究。经过我30多年的研究,我认为我已经彻底搞懂了自然数的一些性质。我的观点如果得到认可,目前很多论文专著的结论都要被推翻。事实上,很多跨时代的成果接受起来都是困难的,譬如康托集合论,哥德尔不完全性理论,因为这些理论与现有理论存在相当大的冲突。我的研究成果中涉及到很多基础数学,特别是解析数论,我基本给予否定。我认为,从自然数列中所获得的函数,只能应用于自然数列中,焉能到处滥用!哥德巴赫猜想是加法关系中的一道习题,自有其本身的规律,不是可以从自然数列的函数中获得解析的。

我说:您还研究解析数论啊,这是很高深的学问呢。

胡大爷说:必须研究。这30多年,我也曾和一些哥德巴赫猜想的研究者有过一些通信。有些人的证明十分可笑,就是一些哲学语言加上点四则运算,根本算不上什么论证。也有人尝试用摩根定律将加法关系M=a+b中的两个自然数相加化成为对单一的自然数之研究,算是有点小聪明,但那条路是走不通的。搞研究,除了需要有基础,还需要有大智慧。

我说:您讲的我听不懂。

胡大爷说:听不懂没关系,我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人生路很长,趁年轻多学习。我花了30多年的时间研究这个问题,我觉得很值得。我也知道,要让大家认可我的成果很困难,但我很有信心,时间早晚而已。只不过以我的身体状况,未必看得到了。

我能感受到胡大爷的伤感。我想为胡大爷作点事,为了他这种钻研的精神。

我想把胡大爷的文章拍照上网,希望能引起网友的兴趣。这样也许能进一步吸引专家来做鉴定也不一定呢。

胡大爷的文章是手写的,我帮着誊抄了一遍,但看起来还是不那么舒服。

我拿到打印店,请人帮忙录入。

打印店小妹说:数学稿子,不接。

我说:多给钱。

打印店小妹说:不是钱的问题,数学公式输入实在太慢,而且你这文章里有好多特殊符号,估计mathtype里都没有。

我无奈,只好拿回宿舍,花了半个月才录入到word

我将word截图,在各种论坛上发。东陆论坛,哥德巴赫猜想贴吧,我发的最多。因为这里的哥迷(哥德巴赫猜想粉丝)最多。为了引起大家注意,我还取了一个劲爆的标题《30年来,白天种地,晚上破解哥德巴赫猜想》。

可惜,发了那么多帖子,都是石沉大海。

我向一位管理员请教。

管理员说:小弟,刚来的吧,混久了就知道了,这里隔三差五就有人发帖,自称研究几十年,破解了什么世界难题。这样的人实在太多了,都看不过来了。

我说:这位胡大爷不一样,他懂解析数论。

管理员说:来这发帖的都说自己不一样,其实有啥不一样,个个都一样。真以为自己拳打华罗庚,脚踢陈景润。

我没有帮助到胡大爷。每每看到他送我的那本《哥德巴赫猜想》,我都觉得对不起他。我不敢再去见他,因为不知道和他说些什么,他讲的很多专业词汇我也听不懂,更怕的是看到他破旧的房子,满屋的药盒,我感到羞愧,一个病痛缠身的人,还那么坚持自己的理想。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不忘初心?不忘初心的人,真的都能得到一个好的结果吗?我不知道。

如果说别人的事情,不去想就可以逃避的话,那么自己的事情,就是怎么也逃不掉的。我遇到问题了。不知怎么抉择?

 

四、我的纠结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我参加工作六年了。

工资一动不动,还是1500一月。

物价却涨得厉害,热干面由当初的一块五涨到四块,而最让我受不了的是,我的房租从250涨到550一月。

我这人很懒,懒到只要工资还能糊口,就不想换,懒到只要房租还能支付,就不想搬。我就在同一个房东那里,同一个单间,住了六年。

这个单间大概10平米吧,只有一张床,没有其他家具,柜子、桌子、凳子一概没有,我在单位拿了一些报纸铺在地上,然后衣服、书籍就随地扔了。

房间里唯一带电的就是那个电灯泡了。房东多次动员我,给我装空调、热水器、网络、有线电视,我都是拒绝的,因为增加这些东西,每月房租就要增加固定费用200元,以及不固定费用:电费。

单位一位领导很关心地问我的住处,我告诉他住在陈家湾。

他眉头一皱,说:你怎么住在农民家里。

世上的事物并不是非黑即白,还有灰;城市和农村之间,未必是郊区,还有一种叫城中村的特殊产物。

陈家湾这一片原是农田,后来随着城市的发展,却成为城中心了。房东不是一个人,是一家人。他们抓住了机遇,迅速将房子修了六层,每层五个单间。简单的小学计算题,如果按单间300每月出租,那么这家人月收入300*6*5 = 9 000元。相对我的工资,也算不错了。

房东一家原是三口,一对夫妻加他们的儿子,房东少爷大概20岁吧。没两年,他就娶老婆生了孩子,让我这样的单身狗很是羡慕。

在我租住的第六年的某一天,房东少爷叫住我。我以为是涨房租,就说,上个月才从500涨到550吗,怎么又要涨了?

房东少爷说:涨价还是好的,至少还有地方住,这一片马上要拆迁了。我提前告诉你一声,你赶紧找地方搬,还能找个好房子。要是真拆迁了,这一片住着上万人,都要搬家,房子恐怕就不那么好找了。

我知道他是为我好,说了声谢谢。

他问:之前你说过想出书,其实我也想过,要不我们一起出吧。

我听了,感觉快疯掉了,现在是个人就能出书吗?这位房东少爷每天就看看连续剧,打打游戏,从来也没看他写过什么东西啊?我确实想出书,只是一直没凑够钱啊。

他说:他读初中的时候,看到一本书上介绍世界未解之谜,其中谈到四色定理,我觉得这很好解决啊。我研究了一个多月,将所有情况分成四十多类,然后再一一验证,是可以着色的。

我说:果然高手在民间。为何早不出书,现在才想起?

他说:以前家里种地,哪敢想啊。最近这一片要拆迁了,我家这房子能赔一千多万呢。你上次不是说,出本书,2万搞定,这不就是拔根毛的事吗。

我很无语,现在的出书这么泛滥了吗?但另一方面,我也窃喜,我看了他的稿子,不到50页,我的稿子也才150页,凑在一起刚好,可以让他帮我出一半书号费。于是,我说可以合作出书。

我突然想起,前些天研究三等分角的李大爷拿了他的最新成果来找我,这些年他大概也积累了二三十页稿子,何不也把他拉进来一起出书。原谅我没想把研究哥德巴赫猜想的胡大爷拉进来,因为这笔书号费也不少。想到就做,马上电话和李大爷约了时间。

我们三人在一个小茶馆见了面。李大爷原本以为是和我一起出书,没想到还有一个房东少爷。

李大爷说:虽然说文责自负,但我们既然是要一起出书了,也得相互看一看,毕竟将来是一个整体。

李大爷翻着房东少爷的稿子,说:你所谓的四十多类,真的全吗?我这里有一图,好像不能归在其中啊。

房东少爷一看,傻眼了。

李大爷和房东少爷说:出书是很神圣的事情,你还是先回去再完善一下你的稿子再说吧。

房东少爷没吭声,走了。

李大爷说:小彭,你的水平我是相信的。我今天来也是想和你商量怎么出书的事情。但经过刚才这么一出,我决定单独出版。文责自负嘛!你把编辑的联系方式给我,我和他们联系。

合作出版的事情就这么泡汤了。本想回到住处,和房东少爷再商量一下,鼓动一下他。结果他说,需要再想想。

果然是祸不单行。我之前向研究所申请资助,希望所里能帮我承担部分费用,结果批示下来了:不批准。

听同事说,是因为我是临时工,不能享受资助。

李教授见我闷闷不乐,说:你的稿子《实数表示新论》我看过,还是很有想法的。体系完全自洽,虽和现有体系在观念上有所不同,但没有本质矛盾,可以算自成一体。只是现在所里科研经费紧张,确实难以拨款。我也想过,把你的想法作为所里的项目申请课题,又觉得没有实际应用的理论,恐怕难以获批。

我说:那我自费出版吧。

李教授说:何苦呢。你工作好几年,也没存多少钱,好不容易攒下三瓜两枣,何必送给出版社呢?何况你的稿子内容比较专业,出版了,也没几个人买啊。还不如把这钱买几件好衣服,租一个好房子,你也快三十了,也要考虑对象问题了。

找对象,我是困难户,谁愿意找一个没房的临时工呢。至于租个好房子,我确实有想过。人到三十,身体好像差了,冬天扛不住冷(多少年冬天都是冷水澡,从没见过热水),夏天热起来也难受,是要租个好房子,至少也得有个空调了。

李教授说:你好好考虑吧。人生,就是活着,活着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我说:科研工作者活着,不是为了更好的学术研究吗?

李教授哈哈一笑:科研工作者首先是人,以前有报道某位科学家为了做实验,二十年没回家。一些媒体还大力宣传。也不想想,这人的老婆孩子,怎么度过这二十年的。除了极个别可以献身科研,终身光棍的,像牛顿、莱布尼茨、笛卡尔这些,大多数科研工作者都达不到这种忘我的境界。科研可以是兴趣,是工作,但不是生活的全部。

我想起父亲的话:孔乙己之所以被人笑话,是在于他穿长衫还是短衫吗?不是,而是在于他不能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假设孔乙己有一份稳定的收入,做家教也好,帮人抄文书也好,谁又能拿他怎么样呢?怎么穿衣、怎么吃喝,都是他的自由。所以生活二字,看似简单,道道却深。

我很纠结。是拿着两万元是改善生活,还是完成当初的梦想,出一本书呢?

纠结了两月,我终于不纠结了。不是我想明白了,而是现实帮助我做了决定。

陈家湾拆迁了,上万人搬出,都在附近找房子。我原来那种单间,从550飙升到1200了,而且还要求一次交半年。我没的选了。出书的事情化为泡影。

 

几个月后,同一天内,我收到了三本书:李大爷的《三等分角五法》、胡大爷的《哥德巴赫猜想的破译和解析数论的覆灭》、房东少爷的《分类穷举法破四色猜想》。

李大爷的《三等分角五法》总共五十页,其中有二十五页在诉说这些年找人鉴定,被人躲着不见的痛苦。其中感谢我的帮助,让他得到尊重。

李大爷诚心对我,我却是受人之托,“应付”于他,愧对他的自助餐。

胡大爷的《哥德巴赫猜想的破译和解析数论的覆灭》,没有前言后记,书中很多我不认识的符号。书里夹着一封信,大意是:一直想念着曾经来看他的年轻人。他自从破解哥德巴赫猜想之后,少了独自沉思,多了集体运动,身体很快好起来了。有编辑看了网上的发帖《30年来,白天种地,晚上破解哥德巴赫猜想》,主动联系,帮他出了书,收费5000。而他家里的地因为大学城扩建被征用,赔偿了不少,就出版了。而且还是在香港那边出的,有国际影响力。

我能说香港书号,在大陆这边是不认的吗?不能说,坚决不说。

房东少爷的《分类穷举法破四色猜想》的稿子,和当初基本一样,就是加了一种分类,也就是李大爷指出的那种。同时感谢我,是我房间里一堆堆的书,激发了他出书的欲望。

房东少爷啊,我手里至少还有十来个图,是不能归在你那些类里的,我能说吗?

 

我拿着这三本书,晚上睡不着。

出版怎么这么容易,给钱就出,还有没有学术尊严了?

这三本书的出版,都是因为房子拆迁。我家里怎么不拆迁呢?

这么多年的打拼,每天没日没夜的学习,希望能做点成果出来,改变自己的人生。但好像所有的努力都没有用。这个城市,难道已经不欢迎外地来的年轻人了么?

 

我还能做些什么?

打开电脑,打开淘宝,找了家印书的店子,把我的《实数表示新论》发了过去,300元搞定。所谓的初心,所谓的作家,所谓的出书,就是这么容易的搞定。

嘿嘿,李大爷,胡大爷,房东少爷,你们等着,很快就能收到我写的书了。

 彭翕成;你还在坚持当初的梦想吗?数学小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