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翕成
彭翕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7,981
  • 关注人气:1,6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培杰书话

(2011-09-09 13:58:00)
标签:

刘培杰

书话

序跋

出版

出好书

教育

分类: 数学随笔

在选书的时候,我就是习惯先看这本书的前言后记,或是序跋之类。有些书本是可买可不买的,甚至买的时候就知道以后估计也不会看的,但还是买了,因为那文字有感动到我。

有时反问自己,这样做是不是买椟还珠啊?按习惯而言,前言后记只是书的附录,而不是主体。

但我又想:何为主何为副呢?椟与珠,未必就是珠的价值比椟高。想想几十元的月饼,配上镶金的包装,身价立即上升,这种事情在生活中不是常见得很么?前言后记,往往是作者最用心的文字。书的正文也许还会有转载抄袭,但前言后记却是心中最直白的心情流露。

天下同好者多矣。文人学者出文集时,其中大都会有序跋集这一部分。我所看过的序跋集有好几十本之多,如鲁迅、周作人、巴金、沈从文、施蛰存等。我总固执地认为这些序跋是这些作家最感人的文字(没有之一)。印象最深的是大学时在旧书摊买了一部《中国序跋鉴赏辞典》。这本书很重,1500多页的精装书,怎么会不重呢?这本书很贵,原价99元,我虽是30元买的,但当时我一天伙食费才5元钱(早中晚餐分别是1,2,2元),这差不多花了我一星期的生活费了,怎么不贵?

除了序跋集,我还买过书话一类的书。书话,对于很多人来说,是陌生的一个词。我的理解就是:有关书的文字,读书之乐、爱书之切、藏书之忧、借书之难、卖书之痛,无所不包。这类文字形成专门的文体,究竟起于何时,创于何人,或初见于何书,已不可考。

我个人知道书话,是因为无意中接触到袁枚的《随园诗话》,书中就某一首诗,某一件事,某一种议论,某一思想,进行评论,或肯定,或否定,有思考,有感慨,按照自己的思想发挥,所论十分广泛。每篇一题短小精炼,观点独到精辟,叙述行云流水,把当时喜欢散文的我彻底征服了。

有诗话,那么有书话么?这种推理是成立的。后来我又读了好几十本书话,如叶德辉的《书林清话》,周作人的《知堂书话》等。

我喜欢文学,却命运弄人,学了数学。数学的文章总是过于理性,每一步推导都必须有理有据。偶尔抒情几句,也会被人批为异类。说实话,我写了100余篇文章,近10本书,写完之后,面对一版一版冰冷的数学公式,自己都不想再看一遍,觉得心累。

而面对自己写的抒发情感的文字,读起来特别地轻松愉快,感觉是和一位兴趣相投的朋友谈话。这用敝帚自珍自然是解释不清的,只能说我心底更爱文学。

数学中有书话么?我觉得是有的,因为我读到了刘培杰先生的文字。

刘先生是学者型编辑,有好几本专著,如《组合问题》、《数学奥林匹克试题背景研究》等,不过以我的数学功底,不敢妄评。

刘先生这几年在数学圈里名气暴涨,因为他作为出版人,出版了100多本大部头的数学书。

刘先生出版的书,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厚,厚的好处就是资料全面,论述深入。书的设计很精致,封底图片喜欢用老式书架,类似于工作室网站首页上(http://lpj.hit.edu.cn)那样的。这样的设计是能引起爱书者的共鸣的。(参看我的博文《半床明月半床书》)。《北史》有道:丈夫拥书万卷,何假南面百城?我虽没这样的豪气,但于我心也戚戚焉。

我曾想:这些图片怎么找来的呢?以我对出版行业的了解,找一个有底蕴的封面图片并不容易。后来刘先生在一篇后记中有提到,一些图片是在世界各地出差逛旧书店寻访到的。做出版,细致到这个程度也算是用心了。

刘先生的前言后记写得很长。按道理来说,刘先生只是编辑,在编辑手记中写的内容应该是出版过程中值得记录的事情,以及从编辑角度对该书的看法。如:在甘志国先生的《初等数学研究》的序言中,刘先生提到甘先生十多年前就想出书,十年后才终于圆梦。这告诫我们年轻作者“板凳要坐十年冷”。又如:在冯贝叶先生的《多项式和无理数》的后记中,刘先生提到本想将书名改成《从希帕索斯到胡尔维茨》,与已获得市场认可的《从毕达哥拉斯到怀尔斯》配套,但冯先生还是从学术角度出发,坚持自己的看法。这告诫我们年轻作者“要有自己的想法,而不是随风摇摆”。

刘先生更多的时候是逾了矩的,谈作为出版人的一些思考:为什么偌大一个中国,如此经典的世界级名著,却只能印3000册。有时刘先生也为自己作些辩解:为什么要出版大型巨著,答案是:为了素质,出版数学;为了思维,出版几何;为了鉴赏,出版瑰宝;为了收藏,出版经典。

刘先生毫不掩饰地说,他喜欢经典再版,因为现在很多人写的书很拙劣;他喜欢出版老先生的书,因为他们数学功底更扎实,更耐得住寂寞。

我曾看过一本《300个最新世界著名数学智力趣题》,该书后记从出版难免有错谈到出版的尴尬,其中提到这个故事让我印象很深。一个教堂的仆役因为是文盲而被辞退,结果做生意成为全城最富的人。而当记者采访他时,他说他是文盲。记者惊叹:要是你有读书有文化那还了得?他说:那我还是教堂的仆役。这样的后记,旁征博引,大开大合,在数学书中是极少见的。我想知道出自何人之手,文章结尾却没有署名,落款为:一九九五年元月于哈尔滨出版社三编室。

若干年后,当我读到署名为刘培杰的前言后记时,我确信那一定是刘先生早期的作品。文人好名,自古皆然。写完文章却不能署名,这种心情,我特别能理解。只能说,刘先生那时候还太年轻。人人都有年轻稚嫩的时候。正如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即使天才,在生下来的时候的第一声啼哭,也和平常的儿童的一样,决不会就是一首好诗。在现在这个事事讲快的时代,能否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使他少走一些弯路?

我也反思,我对刘先生的作品是否有点偏爱,是因为我当初的那个文学梦想依然激荡在我心中。现如今在从事数学工作的人中,又有多少人喜欢读刘先生的这些前言后记呢?

不过,我的担心是多余的。一个朋友和我说,“以前说数学家文学功底好,常常以苏步青先生为例;我觉得现在刘培杰先生也算得上一位。”

刘先生从未表示要将这些前言后记结集出版,尽管对于他而言,这只是一句话的事情。但我固执的认为,不管出版书话专集与否,刘先生在我心目中是一个优秀的数学书话家。如果出版,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买一本(刘先生出版的大部头有点贵,譬如《俄罗斯平面几何问题集》标价88元,我虽然很喜欢,但也犹豫过)。

人生之悲,莫过于知音难觅。悠悠天地,奈何独立苍茫?

刘先生是寂寞的,我从那句“又印了3000册”感受到一种悲凉。

刘先生是不寂寞的,因为还有许许多多我这样的粉丝在关注。

也许刘先生更希望我们这样看他,“不必赞许,不必惋惜,也不责难,但求了解而已”(斯宾诺莎语)。


刘培杰书话

彭翕成     pxc417@126.com  

武汉 华中师范大学国家数字化学习工程技术研究中心  430079


虽然对于出版界、数学界、文学界而言。我都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但绝对是一个诧异的存在。能得到读者的厚爱。幸甚!
           
刘培杰   

 2011.9.19 http://219.217.227.17/bbs/viewthread.php?tid=23&extra=page=1

 

PCHP我买了许多刘培杰的书,很不错

 

zhubin846152刘先生的书,每看到都是迫不及待地买下。

如果总是三千册的话,真是可惜,可惜!

 

FranklinGU加为好友 只看此人。同感,我一看到刘老师的书都会毫不犹豫买下,也很喜欢他写的前言和后记。

http://bbs.cnool.net/topic_show.jsp?id=59261988&thesisid=494&flag=topic1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