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彭翕成
彭翕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8,295
  • 关注人气:1,67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写在《数学哲学》出版之际

(2010-11-11 20:44:53)
标签:

杂谈

分类: 出版著作

写在《数学哲学》出版之际

 

有人笑话我,说我把张师的学术成果,做了些编辑性的工作,加了点水分,就恬不知耻地署上自己的名字。

对于这种批评,我十分愤慨,万难接受。但我也不得不承认:虽然这种批评有点尖酸刻薄,但却正命中我的死穴。原来这么多年的辛苦,自以为在数学教育领域的年轻一辈中,也算是有点成果的人了,结果仍是虚幻。

想起孙悟空和如来的打赌。孙悟空自认功夫了得,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当他拼死拼命向前飞行,以为已经到了天的尽头时,却始终在如来的手掌上打转。

想起以前的文学梦,想起我最喜欢的迅哥儿。以他的韧性,这几句闲言闲语算得了什么?绝不能阻挡他前进的脚步!

夜不能寐,提笔写下这样的文字,算是为自己工作的意义找点理由吧!

在一个队伍当中,扛着大旗走在最前面的主将无疑是最重要的,因为他是核心、是灵魂,他引领着前进的方向。但跟在主将身边的小喽啰也并非可有可无。他至少凑了人数,壮了声势;有时跟着呐喊几声,呼应一下,使得主将不至于叫喊于生人之间,过于寂寞。倘若小喽啰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让主将了解信息更全面一些;或是能出点小主意,弥补智者千虑带来的那一失,作用则更大了。

你可以指责,和主将振聋发聩的宣言相比,小喽啰亦步亦趋的呼应在创新上做的是不够的;但就传播效果而言,多个人帮着叫喊总是好事,不同的声音也许能吸引不同的人群。

后来,我把此事告知张师。张师说:

你以我的学术观点为基础展开讨论,又极力模仿我的写作风格,所以有人误以为是我写的,也不奇怪。一个学术观点的提出是很不容易的,需要长期的研究才能有所得;有些人作研究喜欢创造新名词,今天提一个,明天又提一个,文章数量是上去了,但没有多大意义。年轻的时候,没有自己的观点,跟着前人走,这是很正常的。写作风格也是如此,我年轻时也模仿过一些人,慢慢才有了自己的风格。你跟着我才短短几年,写文章就到了乱真的地步,让人分辨不出,这恰恰说明了你的努力没有白费。

当然,有些人则是看到你冒得太快,心里不快,也是人之常情,你要理解。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做人还是低调些为好。

是啊,一个人要多年修炼,才能提出自己的主张,开宗立派之后,又要想着如何普及众人,这是多么不容易。曹雪芹十年辛苦,五次删改,方写成《红楼梦》。而后来所谓的红学家则坐享前辈余荫,轻轻松松就拿到比曹雪芹不知多多少的好处!以我的资质,恐怕是成不了开宗立派的曹先生了,那么作红学家也不错!

而如何做人,在中国更是一门学问。中国人处事为人,讲求方圆兼备,刚则易折,直则易弯。年轻人锋芒太露,过于急进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情!可惜,我虽然知道这些古训,但知易行难。

 

张师就是这样,总给年轻人鼓励和信心。我年轻气盛,不知天高地厚,常在先生面前大放厥词,先生总是一笑置之。

我和张师,水平相距之远,绝不会小于孙悟空与如来之间的差距,但先生仁者风范,待人以宽,而不像如来那样:看你泼猴如何撒野,我手掌一翻,就把你罩下。

张师对我是爱护和提携的。此次修订《数学哲学》就是很好的例子。

记得那是2008年的某日早晨,我去火车站接张师。张师和我说,北师大曹一鸣教授约稿,希望能将《数学与哲学》一书增补,改成《数学哲学》给大学生和研究生做教材,问我愿不愿意协助他修订。

《数学与哲学》在张师的作品当中有着相当重要的地位,影响力虽不及张师的另一本著作《数学家的眼光》(此书曾于2005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但在我看来,《数学与哲学》之成就绝不在《数学家的眼光》之下。该书用极轻松的语言记述了三次数学危机,语言简练,直指要害,让人对数学的发展有了更深的认识;而后对数学基础的三大流派、数学的本质性问题作了清楚的阐述,很多观点都是发前人所未发。特别是书的最后一章《数学哲学随笔》,则是用散文诗一样的语言描述数学与哲学之间的关系,行文流畅,通俗易懂,让人读后,欲罢不能。但此书之精妙不限于此,先生惜墨如金,语多含蓄,非数学、哲学两大领域都有研究者,不能得其精髓。书中很多段落已成经典,广为流传。用散文诗风格写科普,此书算是开一代先河,让人惊讶不已,“原来科普还可以这样写”,这就是很多书评家给出的评价。

《数学与哲学》的出版经历也颇丰富。原隶属于丁石孙先生主编的《数学•我们•数学》丛书,于1990年由湖南教育出版社出版。后于1995年台湾九章出版社出版繁体字版。本世纪以来,又在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和大连理工出版社先后出版。

就是这样一本有着特殊意义、多家出版社抢着出版的书,张师竟然让我来修订,这不明显是便宜我么?

现在高校流行出书,很多导师让学生找资料,整理书稿,甚至是直接参与写作,都不给学生署名的,顶多就是在序言里附带提一下。而张师则不同,只要你参与了工作,不论多少,都会给你署名,并分给你稿费。

我不加考虑,马上就答应了。

后来,我曾为我的草率决定而担心,因为我想到了一个成语:狗尾续貂。但我太渴望在这本传世之作(对这一点,我坚信不疑)上署上自己的名字,于是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如果我的增补,真是佛头着粪,请读者原谅我的自私。)

我花了一年多时间,广泛阅读资料。为了弥补哲学方面的不足,我看了几十本哲学著作。特别是像笛卡尔、罗素、哥德尔这样有着数学家、哲学家双重身份的人,我更是看得仔细,除了著作,我还看了他们的传记,以便了解他们思想的形成过程。

当我把增补部分发给张师后,他很长时间没有回复。我知道肯定是稿子需要大改了,因为张师每天工作时间都超过10个小时,而且他的工作效率极高,几万字的稿子,几天就应该能处理完了。

差不多半个月之后,张师才把改好的稿子发给我。特别是前言部分作了大幅度的删改。前言虽只有5000来字,但确实花了我不少心思,因为我知道前言总领全书,是一本书的门面。

我原想这个前言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因为不管是立意,或是行文,都是按照张师平时的教导所写。于是便带着质问的语气发邮件询问张师。张师回复说,很多话只能口头上说说,而不能写成文字,会得罪人的。

我十分感动,因为我懂得这是先生对年轻人的爱护。张师是中科院院士,著名的数学家、计算机科学家,学术地位已达巅峰,而且70多岁了,还怕得罪什么人么?主要还是为了保护我,怕得罪了人,对我的发展不利。

在修改后的前言中,张师写道:“我的助手彭翕成在修订增补过程中做了很多工作。不少新添的段落基本上是他完成的。

这是张师对我的提携,因为张师的序言是很多人喜欢看的。可能张师怕又有人对我有误解,专门提出来,以示澄清。

 

http://www.amazon.cn/mn/detailApp/ref=sr_1_7?_encoding=UTF8&s=books&qid=1289479521&asin=B0047O3O1W&sr=8-7

数学哲学 (平装)

张英伯 曹一鸣  丛书主编

张景中, 彭翕成  

市场价:

24.00

卓越价:

17.30

为您节省:

6.70 (7.2)

出版社: 北京师范大学出版集团,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

1(2010101)

丛书名数学教育丛书

平装: 201

正文语种: 中文

开本: 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