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心灵拾荒
心灵拾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037
  • 关注人气: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骑上黑羊(中国民间神怪玄幻故事)一

(2010-10-16 12:32:07)
标签:

中国

深山老林

袪妖

大树

野羊

教育

分类: 中国民间神怪玄幻

 

                                           骑上黑羊     

     前言简报: 此中国神怪故事连载, 或许成人也可读取;此系本人少儿时期的记忆, 其部分资讯源自民间, 现属个人整合撰创, 有兴致者请暂勿复制或转载, 目前属于初稿,谢。

    在一古木参天、奇石乱草的深山老林,有三只异样的动物,虎、猿、豹, 它们竟相友好, 拥有人类部分思维, 彼此心灵相应。它们偶约去山外溜达, 并未与人类为敌;虽也感觉山外世界的美妙,却也无法抗衡深山老林里妖怪的四出作祟。于是它们同存夙愿: 要通过千年修炼变为具有丰富智能的人,然后团结人类共驱妖魔。

   们的至善与恒心感动了上苍, 最终修成正果, 变成了三个英俊魁梧的青年,他们不知道自己究竟出自何处,也不知道世上有衣食父母之说,只觉得自己仿佛从一个有趣的梦中醒来,然后自己就成了人类的模样。因为出生于深山老林自然热爱着自己的出身地,并非常喜欢那种自由挥洒的生涯。然而它们前生的忆念犹存, 所以也渐渐跟山外的世界有了接,并很快学会了人类的语言。

   青年的故事由此展开。山外人们的相传, 正是根据三个青年刚正友善、侠义神武、袪妖降魔的事情特征, 起了三个朴素的英雄的名字。

 

    当时, 深山老林里住着一个大蛇怪, 常常去山外为害人家有一天, 它偶遇那位虎青年, 想一口吞了他, 不料却被他力拔山兮的神勇所困。那山勇掀动半山的巨石把大蛇怪压住, 然后近前叭叭几个劈掌, 妖魔脑碎颈断, 于是人们便叫他山勇

    猿青年不仅臂力过人而且心灵手巧。他自己做了一副大腰磨, 常常下山去给人们磨面粉。只见他盘腿一坐, 把簸箕大的磨子往他坚实的膝盖一放, 长臂一伸,磨盘轰然作响,新打麦子的粉沫便从磨缝旋出。于是人们便叫他 磨粉人

    豹青年一样四肢发达, 掌劲带风, 有霹雳之威, 挥手之间震断大树, 然后刷刷几下, 劈下树上的枝桠, 留下主杆, 然后两胳膊弯一挟, 几棵大树便跟着他悠然下山, 送到山外的人家去, 于是人们就叫他 扛大树者

 

    他们就那样一直栖居深山.他们爱吃兽肉、穿兽皮, 生成一身狩猎的本事。大家约定俗成, 兄弟相称, 山勇之为老大。日程活动是两人轮流山中捕猎, 一人在家护园。一天, 轮到 扛大树者家。待到傍晚时分, 扛大树者准备好一锅野羊肉,等候两位哥兄回家。他随手掩上大门, 打好了水开始洗澡。

   , 却听大门吱嘎一声, 进来一个才一尺多高、白须扫地的老者, 他冲扛大树者呵呵笑道:我是你的新伙伴, 闻香而来, 想吃那锅里的野羊肉。扛大树者见他就一老者尺人, 虽然怪模怪样也无甚大碍, 于是点头应允, 心想: 你吃就吃吧, 能吃多少? 然后还和气而玩笑地对老者说: 您吃吧, 呵呵, 您能跳上灶台去, 想吃多少吃多少!

   料那长须老者阴笑一声, 倏地拔下一根胡须, 向扛大树者这边一甩手, 于是那根长须顿生魔法, 劲道十足,自觉自发地像蛛丝绑蜻蜓一样, 刷刷索索几声疾响, 牢牢实实把个赤膊的扛大树者捆在了坐具上。之后,就见那老者脚一踮纵身跃上灶台, 吃起香喷喷的野羊肉来。   

被绑在坐具上的扛大树者只能干瞪眼老者吃饱喝足跳下灶台, 看着被绑的扛大树者阴笑, 拖着扫地的长须, 走向门扇把门拉得开开的, 捧着瓜饱的肚子走出去了。

 

少顷, 山勇和磨粉人兄弟俩打猎归来, 远远瞧见他们的老三低头端坐, 于是就喊道: ! 你在向我们鞠躬吗? 扛大树者抬起头, 满面羞愧,自己五大三粗力大无穷, 竟被一尺高的长须老者用一根胡须绑了个结结实实. 于是他红着脖颈哭丧着脸道: 你们快来!  

山勇和磨粉人纵身雀步, 转眼来到家门, 他们近前一看, 始是哈哈大笑, 接着十分惊,而后有些恐惧。山勇放下弓箭抽出匕首割断牛筋般粗细的胡须。磨粉人不安地说: 看来这深山老林妖魔不少呢! 扛大树者像个赤膊大仙, 仍坐着详述起当时的经过。

山勇听完哈哈大笑,安慰了一下扛大树者, 然后提示道: 三弟可能缺乏警觉, 所以落得这样尴尬;我想那长须老者是妖无疑,而对我等却无歹意,只想不劳而获来吃羊肉罢了,明天二弟在家守护吧。记住! 晚炊做妥, 也像三弟一样打好洗澡水, 但不要像三弟这样不加提防。磨粉人颔首并抖擞了一下, 慨然应道: 好吧! 明天你们就看我的!

 

第二天, 当山勇和扛大树者打猎归来, 行到离家门不远处, 却见情况如昨, 磨粉人跟昨天扛大树者同一个姿态, 呆在坐具上一动不动。扛大树者先是一惊继而开怀大笑,然后道:兄啊,真没想到二兄也被长须老者绑了。山勇呵呵笑道: 看来二弟警觉不够, 光有力气不行,哪比得那长须老者人小鬼大、眼疾手快?

于是, 兄弟俩又照样朝家里磨粉人叫道: ! 老二! 你是不是也在向我们鞠躬呢?

第三天磨粉人与扛大树者出去打猎了。轮到山勇在家。待到傍晚时分, 山勇已早备晚馐, 照常把门虚掩, 也打过一盆水来,做出个要洗澡的模样, 正这时门缝窜进一股阴风, 接着吱嘎一声门扇自启, 正如老二老三所述一样, 进来一尺人长须老者, 拖着扫地的长胡须。

仰头看着勇士阴笑, 手一抬伸向自己的下颌, 说时迟那时快, 山勇大喝一声如迅雷闪电,躬身近前, 撮手一撩, 把个老者的长胡须一根不剩地挽在了手上, 于是又旋风般地轮着甩起,就像一顽童系着一只青蛙那样甩着玩儿。山勇也不知甩了多少圈, 直甩得自己手上没有感觉才罢休。这时就见那长须老者已晕头耷脑知觉全无。山勇就像提着一只垂死的青蛙来到屋外, 把个似快咽气的老者长须, 紧紧夹缠在屋侧的一截被日头晒裂的断树上, 缠到尾上还打了个结。

 

山勇手搭凉棚, 看看落日, 却犹未见磨粉人与扛大树者行转回程。于是, 他剑眉轻扬,眸星闪亮, 笑着几步跨回屋内, 也端坐坐具之上,装出个被捆绑的模样来。

这时就听见远远地, 老二老三也向他喊起了嗓子: ! 老兄! 你也在向我们鞠躬吗?

待他们走到近前, 山勇呼地一下站起, 扬手一指门外道: 再去看看, 我已经把那老妖快甩得气若游丝, 口吐白沫, 绑在了一根断树上, 他跑不了了。

说着他们来到外面屋侧,只见断树不再, 他们一下傻眼了! 想想那尺人老者拔不出紧紧地夹在断树里的长须, 竟把那断树连根拔起, 拖走了! 不是妖命神力,他是活不了也跑不掉的。于是见此情景,三兄弟合计: 一定得找回那奇妖老者, 此怪不除, 今后山里山外又会不得安宁。说着,山勇便招呼着说: 不用忙,他跑也跑不了多远,我们不如回屋吃些肉食再走。

 

之后, 山勇兄弟循着断树的拖痕行,不知不觉转到一道山梁,却见带着根须和泥块的断树歪而立,再抬头四顾却无长须老妖踪影,只见三面环山。除了一路而来的断树拖痕,再也没有任何踪迹可寻。山勇想想那长须老妖也许择高而居,山高谷深且不论,但必有天然洞穴可供生息。于是之,山勇吩咐兄弟,并一伙向其中最高大、树木最茂密的山岭进发。

大家一鼓作气登临最高的山岭,却见上头另有山,如锥矗立,周遭林木森森。磨粉人和扛大树者气馁道:兄啊,算了吧! 我们找得好辛苦!山勇给鼓励道: 我们一定能找到他! 磨粉人提议老妖为害自然会再冒出来,到时再去捉拿就是。山勇严肃道: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的初衷,除了生存就是祛除为害乡里的恶魔!你们若嫌辛苦就先回吧,我一个人去找! 这一说倒把兄弟弄得有些尴尬,只便同山勇一道继续在此处寻找长须老妖。

 

他们来到山巅之侧,却见这方林荫幽老藤缠绕。有一处升腾起一股紫黑色雾霭, 大家齐驱向前, 就见有个磨盘大小的洞口呈于眼前。山勇近前, 借着傍黑时的天光察看, 只觉洞口入处似乎往上通达, 可探进头去仔细一瞧, 只见里面渐趋宽大, 洞壁之上怪石嶙峋, 而且洞道急转直下, 谁也不知那洞深之处究竟有些甚么。而凭山勇的直觉,他认定那长须老妖必在其中无疑。

山勇略加思量, 便带着兄弟去拔取山上的野藤 然后, 把那些结实的老藤一条一条连结起来, 往黑黢黢的洞里放去,凭借手上的感觉, 放下去的藤条似乎一直掉空、不着边际, 触及不到洞底似地。大家放啊放, 直到那藤条快放完时, 手上才有了达到洞底的感觉。

 

山勇兄弟很快地将长长的藤条拉上来, 又找来了一些藤条编成筐箕的形式。山勇对兄弟们说: 谁下去呢? 不料磨粉人与扛大树者竟都不敢下去。其实山勇也就试探一下他们有无赤胆雄心, 于是山勇嘱咐道:你们放我下洞去吧,要握紧藤条,我下到洞底之时,会摇曳几下手上的藤条,等于给上面的你们发送信号。说着,山勇提上藤条连着的筐箕进入洞内, 在洞口折转为下垂处, 一脚踩上藤条编制的筐箕,叫他们好生一把一把地将他吊放入洞下。

洞外兄弟俩小心翼翼地放着手上的藤条, 山勇便在黑古隆冬的洞里往下沉落。

气血旺盛的山勇觉得有股肃杀的阴冷之气侵入肌肤,令他冷得上牙磕着下齿, 浑身直打哆嗦。待过少顷, 又觉自己逐渐融入股股热浪之中, 热得身上的血管似要爆裂。好在接下来氛围渐趋平和, 待过一阵便已抵达洞底。山勇唯恐洞外兄弟俩把藤条放丢, 立足未稳旋即握着藤条向上拼力地摇了几摇, 使藤条的剧烈摇晃传递他已抵达洞底的信号。

洞外上面的兄弟俩手上有了感觉, 便把藤条所剩的那端缠在洞口的一根树杈上。接着两人便打起盹来。

 

却说山勇这厢, 他把眼睛睁圆也看不到什么东西, 也不知黑漆漆的洞内有多大见方。山勇摸索着行动, 向四外转着圆圈。 走着的圆圈越来越大, 好不容易转到一处, 欣然发现一个方向有一星微弱灯光, 他像看到一线什么希望似地, 眼睛忽地一亮! 想想那长须老妖必在那里无疑, 看来将要与之一决雄雌。

灯光招引着越来越近, 山勇已能辨清灯光近前的物器。只见光线托出一个五大三粗的石架. 架上用藤条垂系着一只藤制的摇,近旁还有石凳、石台与石,却未见有人影。山勇健步迈进, 忽见石台那边探出一只人头, 披头散发,山勇暗吃一惊! 细看之, 倘见那是一个女人的头, 然后是肩披, 她将一柄短剑悄无声息地轻轻地放于石台, 然后静坐, 并悄悄向藤制的摇篮里张望。待到再近前处,见她一身彩装, 分外妖娆。

 

当山勇放缓脚步, 悄然靠近那女人丈余开外之处,女人方才瞧见突兀而现的山勇。她脸色顿显慌乱, 接着便是忽儿潮红忽儿惨白。她看着轻轻走近的山勇, 眼神方才坚明朗然后, 就见她突然撩起那把短剑, 用剑锋直指那只藤编的摇篮, 并示意山勇别再靠近。山勇面对灯光里的事物交互细看, 一边是眼里已透出惊喜神情的女人, 一边是摇篮里正睡着的长须老者。山勇明白,在自己来临之前,这位姑娘就想暗中刺杀那长须老妖。

然而, 山勇已是具有丰富智能的人类, 凭他的直觉, 这位千娇百媚的姑娘定是好人无疑, 而事实总令他感觉有些蹊跷, 拿不准还是个妖法无边的魔女呢! 不然, 她怎会呆在这杳无人迹的阴森森山洞? 那一身霓裳和优雅丰采, 宛若来自天国之人, 又怎会被长须老妖劫获? 即便如此, 难道就无人来救助于她? 可端详那一头披散的长发, 还有那眼神含着的异样焦急和忧郁, 山勇断定这女子必有天大的季屈, 必是被长须老者劫获无疑!

                                                                        (待续)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