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文成的自留地
夏文成的自留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949
  • 关注人气:1,8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作三首:《它们什么都敢埋》《他们看起来都是好人》《村子里,似乎每一棵草都暗藏伤痛》

(2019-07-03 10:42:18)
分类: 诗歌
 它们什么都敢埋

泥土是有罪的。它们什么都敢埋
它们什么都能埋
历史上那些见不得人的罪孽
被它埋了。那些弱小者
撕心裂肺的呼告被它埋了
在暗夜里,甚至在
光天化日之下
它们都敢肆无忌惮的埋
它们自以为
把那些硬骨头埋了
通过它们庞大的消化系统
就能将一切罪恶消化于无形
从此天下太平
从此可以高枕无忧
然后他们若无其事地垒起高台
站上道德的制高点
俯视他人的卑微与无奈
心安理得地逍遥于人间
殊不知,无论多么板结的泥土
也会意外被人翻耕
那些蓄意深埋于黑暗土层之下的罪恶勾当
会意外被连根拔起
暴晒于阳光之下


他们看起来似乎都是好人

很多人看起来似乎都是好人
他们脸上没有写着
恶霸。杀人犯。没有写着男盗女娼
没有写着贪赃枉法
走在人群里,他们脸上甚至带着
和善的微笑。在家里是个
慈祥的父亲,称职的丈夫,孝顺的儿子
在单位是个优秀的领导
在企业是个叱咤风云的老总
比如黄校长,孙某某,某城管局长
如果不是拔出萝卜带出泥
谁都以为他们是好人
特别是尊敬的黄校长,若不是案发
他依然是学子们心目中
敬畏有加,高大上的好校长


村子里,似乎每一棵草都暗藏伤痛

村庄仿佛是盛产疼痛的地方
地上匆匆爬行的蚂蚁
被人踩了一脚,它们应该在喊痛
然而没人能够听到
它们微弱的呼痛声
但那些老弱病残者喊痛声
则声声入耳。刚一进村
李大嫂就在村口堵住我说
前年她去地里拉烤烟叶
车子翻下地埂,摔得她浑身是伤
当时没去医院医治
现在到处都是一触碰就疼
她边说边比划
没走几步,又遇到轮椅上的小陈
自家建房时从脚手架上跌落
摔成重度残疾,从此只能与轮椅为伴
开一个小卖部为生
他没有喊痛,但他费了很大劲
也难以把支撑轮椅出门的木板支好
我上前搭了把手
一抬头,我看见他满眼的泪光里
全是不可言说的痛
他说他暂时不想出门,得教年幼的孩子写字
村子最高处,小朱正拄着拐杖
看乡亲为他建新房
脸上洒满清晨的阳光
他一边说现在党的政策好
一边请我进屋喝水
股骨头坏死的他,精神没有坏死
我相信他心里
肯定也有难以克制的痛
但他说,他心里还有一副
更坚固的拐杖支撑着
他永远也不会倒下
我看看远处,天气依然干旱
但仲夏的大地,早已一片葱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