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文成的自留地
夏文成的自留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949
  • 关注人气:1,8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作:《轮椅上的困兽》(组诗)

(2019-06-23 09:46:52)
分类: 诗歌
剖鱼术

生手杀鱼,总是不假思索
捞起一条就动刀剖腹
中间省略了一些必要的环节
鱼不服气,拼命挣扎
屡次伤痕累累地从剖鱼者手中挣脱
剖鱼者辛苦,鱼也受罪
有经验的剖鱼者
捞起鱼并不急于剖腹
而是在鱼的头部要害处
用刀背猛击数下
鱼遭到致命一击,顿时昏死过去
丧失了反抗能力
任由剖鱼者从容凌迟
待鱼从血淋淋的疼痛中苏醒
发现腹内一生的积蓄早已空空如也


偶得草

某小区内,园艺工正在
用皮管给花草浇水
小区里的花草们(包括停车位上的草)
长得青翠欲滴
煞是鲜嫩
而一墙之隔的野地上的野草们
正在经受春旱的煎熬
枯黄欲燃,了无生机


无根的故乡



烈火是怎样烧起来的

千年艺术圣殿巴黎圣母院
烧起来了
干柴和烈火前世有仇
要么就是爱得死去活来的情人
一个恨不得把另一个生吞活剥了
不能让干柴和烈火相遇
这是人所共知的常识
但事实上防不胜防
不是烈火跑去找了干柴
就是干柴偷着拥抱了烈火
干柴烈火邂逅的结果往往触目惊心
惨烈无比。比如……
案例实在不胜枚举
恕不一一列举。关键在于
总是有人嫌火不够大,不够烈
众人拾柴火焰高
有人习惯于煽风点火
有人喜欢隔岸观火
有人巴不得把包住火那层纸一把火烧光
死无对证。火大好看戏
戏大好热闹。所以救火的人总是
虚张声势。所以干柴与烈火
总是要巧遇,所以千百年来
这世上的烈火,总是绵绵不绝
此伏彼起,烧得好不热闹


小寨樱桃

那么多车轮子在急匆匆地
朝着一个方向赶
一个车轮生怕落在另一个后面
那么多馋涎欲滴的脚步
踩断了那条通往小寨的路
我也加入了行色匆匆的人流中
去追赶一种叫小寨樱桃的水果
樱桃是一种急性子的水果
特别是小寨的樱桃尤为急切
别的花期还在冻土里沉睡
她们就率先绽放了
别的水果花期刚刚谢幕
她们就急着成熟了,鲜红的小寨樱桃
像一盏盏红灯笼
照亮了小寨的春天
又像一个个靓丽无比的村姑
引诱着各方食客
小小的樱桃,聚万千宠爱于一身
把整个春天的甜
都搂在了怀中,把整个春天的美
都描绘在了脸上
怎能不惹人爱,怎能不吸引那么多人
汹涌而来。一颗又一颗甜蜜的樱桃滑入口中
一声又一声的赞叹
在樱桃林里回荡。春天如果没有樱桃
就像人间没有美女
就像人生没有爱情
在春天,如果你不吃上一次小寨樱桃
好比你的青春,没有谈过一次恋爱
白活了,白来这世间一遭


开始很痛

失枕。脖子好像突然被套上了绞索
稍一扭动脖颈,绞索立即收紧
只好去做肩颈推拿
技师小巧的手掌
在肩背上下左右反复推拿
体内的民粹主义揭竿而起
开始打砸抢
疼痛异军突起
年轻的技师问痛不
我假装云淡风轻
但绷紧的筋骨当了叛徒
她噗嗤一笑,手上少了几分劲道
疼痛顿时减轻许多
就好比那些被悲伤击倒的人
开始痛不欲生,还有人
继续在伤口上撒盐。仿佛技师温软的手掌
在病灶上反复搓揉
开始很痛,让人无法忍受
但时间久了,疼痛便逐渐麻木
到最后,再大的力道
也揉不出半丝疼痛
只有结痂的疤痕
隐隐记得曾经不堪回首的往事


都有一张人皮

这是人类最奢华的外衣
其他动物无法比拟
人类这副精美至极的皮囊之下
包裹着一颗极其复杂的心
这颗心的每一个细胞里
都装着麻衣相、奇门遁甲、三十六计
装着红楼梦水浒三国演义和西游记
装着亚太再平衡
装着贸易战金融战,装着你死我活
以及无论多么精密灵敏的仪器
也无法识别的陷阱和阴谋诡计
这颗小小的碳水化合物有机体里
隐藏着你
无法预料的尔虞我诈
和山洪海啸,暗箭匕首与投枪
其中一种叫做爱与感情的迷幻剂
让你深陷其中
飘飘欲仙难以自拔
人之将死依然感恩戴德
因所处的环境和地位不同
这幅皮囊的颜色与质地
高贵与低贱千差万别
有的人因为有一张好皮而平步青云
鸡犬升天,更多的人
则因为只有一副低贱的皮囊
而世代卑微贱如蝼蚁
旧时代,不同的人皮
归途千差万别
如今时代不同了,各类人皮
都将在一把无情的火里
殊途而同归
遗留一缕良善和温情
为苍凉的人世御寒


股骨头坏死的夏天

这是一个干旱的夏天
酷暑中的庄稼仿佛挨了当头一棒
全都成了侏儒
被时光磨得铮亮的双拐已然撑不起
他摇摇晃晃的后半生
他说,医生让五十岁后再手术
他突然笑了起来——
到那时,就像这个夏天的庄稼
无论下多少场透雨
都为时已晚
他说那时太苦了
什么活都干,就像干旱中的庄稼
饥不择食。他说也算是个好人
一心想长成一棵会结果的庄稼
绝不制造荆棘和棍棒
但没想到老天却如此恶毒
给了他一个股骨头坏死的夏天
离了双拐,整个世界
都压在了妻子的肩上
把一个好好的季节逼上了绝路


轮椅上的困兽

他心里有一头狮子在咆哮
就像乌云里囚禁着
无数场暴风雨在翻涌
每天,一把轮椅的活动半径
不足十米,远远限制了
一头狮子的预期
这个被干旱严重压制了想象力的夏天
让一个失去行动能力的人
心里燃起一场又一场无边的野火
走进他的家
世界突然变得狭小而局促
但他面如止水,看不到任何悲伤
仿佛所有的悲伤都已被时光的洪流
冲洗得一干二净
不远处,是他早就该竣工的新楼房
从脚手架上摔断腰后
一切都已变得遥遥无期
空闲时他就滑着轮椅出来
呆呆地看着半成品的新楼房
像注视一段与他不相干的往事
空洞的眼神
如同没安玻璃的窗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