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文成的自留地
夏文成的自留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3,949
  • 关注人气:1,8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夏文成诗与画||只有大地才能容忍这些事物

(2019-01-21 08:54:09)
分类: 诗歌

 

夏文成诗与画||只有大地才能容忍这些事物

人们都喜欢看戏 

戏,就是从别人的伤口里
体验另类的快乐
所以,人们都喜欢看戏
从古罗马大戏,到莎士比亚的悲剧
到关汉卿的窦娥冤
再到重庆万州22路公交车上的
无聊狗血剧
人们都看得津津有味
看戏的过程中,人们普遍不喜欢
被打扰。喝着茶水、咖啡
嗑着瓜子儿,伸长了脖子,悠闲地看戏
是苦难的人生缝隙里
难得的消遣。看戏里的主角、配角
一干人等你死我活
互掐或被掐。看小鬼子集体屠戮同胞
而麻木不仁,看同胞被砍头
等着吃人血馒头
看倒地的老人
在地上无助地挣扎,看农民工
被肆意欺辱,看良家妇女
被流氓肆无忌惮地施暴,看公交车司机
被渣女疯狂砸头……难得一见的好戏
刺激着戏迷麻木冷漠的神经
获得暂时的快感
在居中人物的命运
没有结果之前
谁也不想让一场好戏半途终止
让无聊的人生更加无聊
但他们绝对不会想到,有时看着看着
自己会身不由己地入戏
成为戏中的主角或配角
自己的命运,已和居中人物的命运
紧密相连,被另一双命运的大手
不由分说将一部悲剧
向纵深推进
比如,公元2018102
随着万州22路公交车

在司机与乘客的互撕中
悲愤地一头扎进滚滚嘉陵江
一车“戏子”的生命
瞬间戛然画上了句号

夏文成诗与画||只有大地才能容忍这些事物

   

黄昏压不弯芦苇
只有凶狠的北风可以
将芦苇的头强行按下,但风一松手
芦苇又倔强地昂起头
一支有思想的芦苇,即使在冬天
也不肯底下高傲的头颅
在一条孤寂的河岸边
夕阳给予它无比的光亮
当我正要按下快门,一位农妇
荷锄而来,不解地看了看我
就像我不知道芦苇

扎在俗世沃土中的根
要有多深
才能一次次躲过严冬的追杀
一群芦苇金光闪闪地站在夕阳里
无论多么凶残的野火也难以
将其彻底斩草除根
让我在刹那间感觉到了自己
无法言说的渺小和哀伤

夏文成诗与画||只有大地才能容忍这些事物

 

故土难离

 

北风像一把钝刀,砍不倒

村庄废墟旁的杨树

就割那些坐在村庄废墟旁的老人的脸

把他们的脸割得通红

像要出血,但老人们没有逃走的迹象

于是北风又变成鞭子

一下又一下抽向他们的全身

老头老奶们很顽固,还是不肯妥协

于是北风不得不变换方式

改用火辣辣的太阳照射

锥子一样的光芒直刺那些看似老朽了的老人身上

把他们晒得满身大汗

但他们像吃了秤砣铁了心

钉子一般钉在那里。他们的目光

聚光灯似的照在一台台挖掘机上

看着挖掘机,将他们居住了不知多少年的老屋

挖倒,压平。那些被岁月

熏黑的部分,从此被深深埋在了地下

一些执拗的钢筋,被挖掘机强行扯断

那些枯荣了不知多少年的树木

被连根拔起。一如那扯不断的乡愁

我看到老人们眼里,有泪光闪动

仿佛村头那口即将被深埋的老井


夏文成诗与画||只有大地才能容忍这些事物

 

我们能够信任的事物越来越少

 

起初,我们选择相信天空

以为天空如同得道高僧早已四大皆空

只有太阳温暖地照耀着世界

谁知如今满太空卫星乱窜

仿佛一个个幽灵,时刻恶毒地窥视着你

 

后来,我们选择相信大地

以为厚实的大地可以承载万物

养育万物。谁料一次又一次的地震

让家园破碎,无数生命瞬间消陨

那些死不瞑目的冤魂让土地难产,春天夭折

 

再后来,我们选择相信流水

因为流水不腐。流到那里

那里就是一曲动听的歌谣和蓬勃的生机

她不用自证清白,她本身的洁净无人能比

但如今污水横流,恶臭熏天

水已难以将自己洗清

 

我们能够信任的事物越来越少

我们对彼此的疼痛和悲伤视而不见

但我们每个人都是自以为是的驭车手,不顾一切地

挥鞭驱赶着飞奔的马蹄

世界犹如一辆没有刹车的列车

正朝着某处悬崖狂奔

 

 夏文成诗与画||只有大地才能容忍这些事物


高楼里没有炊烟

 

高楼里只有门禁森严

连一缕风的出入都需要身份证或门卡

保安警惕的目光如同锥子

刺穿你的自尊。高楼里没有鸡鸣和狗吠

只有静寂得似乎不会生长的树木

 

高楼里的邻居咫尺天涯,厚重的面具面无表情

老死不相往来。高楼里没有炊烟

没有腊月里令人垂涎的肉香

牵引着游子的乡思

 

每到农历腊月,我便想起我的老家

夏家湾,想起自由自在的田埂上没有

冷漠的红绿灯。想起低矮的瓦房里

母亲忙碌的身影,像一幕幕温馨动人的电影

在记忆里一遍遍反复播放

 

想起冬日的暖阳下,忙做嫁衣

一脸幸福和憧憬的村姑。袅袅的炊烟

在屋顶书写着一往情深的诗行

那时,秋收后的土地依偎在老农的身旁

如同一位幸福的产妇

 

 夏文成诗与画||只有大地才能容忍这些事物


每个冬天都有几天很冷

 

那时,风就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

用一把不钝,也不快的刀

割你的脸,割你的耳朵,割你的鼻子

你很疼,却没法躲闪

没法抗拒。要么只能戴上口罩

把脸面藏在别人的想象里

要么就让恶毒的寒风

把岁月的沧桑和无奈,刻在你的脸上

刻在每一个毛孔里。每个冬天都有几天很冷

仿佛此前的暖阳都是冬天的线人

他们把所有搜集到的寒冷

都在那几天释放出来

就像一个刻薄之人,处心积虑

把所有的损招,突然在某一刻

全都施加在你身上

 

 夏文成诗与画||只有大地才能容忍这些事物


只有大地才能容忍这些事物

 

村道上散落着冬天

热气腾腾的牛粪和羊粪

那是春天或夏天,在牛羊的体内,溜达一圈

以另外一种形式,重新回到大地上

但大地似乎一点也不嫌弃他们

用不了多久,几场风雨就将他们消化完

成为一撮沃土,滋养庄稼

乌鸦阴冷的叫声

只会出现在大地或村庄的上空

惨淡的声音刚刚从乌鸦口腔里滚出

就被风轻轻吹散了,像一缕炊烟消于无痕

还有二毛被命运摔痛的哭声

一身伤病归西的老憨

以及冬天枯折的衰草,收获后庄稼的秸秆等等

城市狭窄的街道容纳不了它们

只有大地才会容忍它们,接纳它们

将它们紧紧搂在怀里

就像伤痕累累、落拓而归的游子

只有母亲不会嫌弃他们

 夏文成诗与画||只有大地才能容忍这些事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