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文成的自留地
夏文成的自留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3,360
  • 关注人气:1,85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今夜的雨声可曾打湿某人的梦乡(组诗)

(2012-08-10 09:45:31)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废墟

 

某著名景区,一幢幢别墅

拔地而起。我们可以想象

之前必定经过立项,选址,地勘,规划设计

种种程序。之后,便是千百民工

黄汗白流埋头苦干,一砖一石

将某些人的欲望和蓝图,一天天构建成型

 

某一天,那些人类智慧的结晶

突然成了违章建筑。挖掘机,破碎机等等

冷面杀手一拥而上,那些美人般天生丽质的建筑顷刻间

变成了一片废墟。似乎之前所做的一切

都是为了成就这一片废墟;似乎世上很多事情

一开始,就在为某片废墟

预先埋下伏笔

 

 

曾经

 

突然感觉,这个

饱经沧桑的词,一夜之间

爬满了斑斑锈迹

 

总是以为,或者压根儿就没想过

现在,是否永远光鲜如新

而此刻,作为一个最现实的词

就握在手心,温润如斯

 

殊不知,一眨眼

一切都已是过眼云烟;一松手

两手早已空空如也

 

 

今夜的雨声可曾打湿谁的梦乡

 

一场雨,不会无缘无故的下

一场雨,不会无缘无故如此绵绵密密

耐性十足地下了一夜

在滇东北这个内陆高原小城,要下一场雨

委实不易;要把整整一个夜晚下湿

要把干渴已久的土地都下透,更是不易

 

大多时候,滇东北高原都处于饥渴之中

甚至可以连续三年不下一滴雨

而今夜的雨,却是如此奢侈,淋淋沥沥无休无止

就像一个人敞开了心扉,要给你激情似火的爱

你想拒绝都不行;如同一场戏

要曲终人散,谁也无法挽回

 

这场奢侈的雨,无论今夜下得

多么畅快淋漓,多么不管不顾,明早

抑或明晚,它终究要收住雨脚

天空终究要云开雾散,一切都将成为记忆

唯一难以确定的是,不知这场雨精心设计的雨水

可曾打湿某人的梦乡

 

 

突围

 

一只苍蝇,突然闯进室内

我第一反应就是,赶紧将它赶出去

或者灭掉。苍蝇的讨厌和可恶众所周知

它肮脏,浑身病菌,嗡嗡的噪音

令人心烦意乱

 

我用一本书挥舞驱赶,苍蝇

像一架失去航向的战斗机,满屋子乱窜

它向明亮的窗子飞去

狠狠撞在玻璃上。我的书刚要拍上去

它又从眩晕中飞起来,绕了一圈

不长记性,又向窗子飞去,再一次

撞到玻璃上……

 

后来我动了恻隐之心,一边作势

要消灭它。一边拉开窗子,魂飞魄散的苍蝇

呼地一声闯了出去。其实很多时候

我们也是一只被别人,或命运

拼命驱赶,却不知如何突围的苍蝇

 

 

我愿意相信

 

我愿意相信,再长久的干旱

天也会在最后关头,降下雨水;我愿意相信

脱下面具的脸孔,还会在不经意间

露出微笑;我愿意相信,午夜梦回

你干涸的眼底,还会有思念的清泉流出

我愿意相信,无论岁月

怎样无情,土地依然会为你

捧出最后一枚,还未腐烂的果实

 

 

愤怒的大葱

——看央视《大葱进城》有感

 

进京之前,它作了很多准备

不说风风雨雨,磕磕绊绊,一路成长的艰辛

就说打发出嫁的闺女一般,惊动乡亲四邻

一齐前来帮忙打理;就说饱经沧桑的老父亲

一夜无眠,熬干心血,用纸团沾墨

写就的广告词;就说车子在路上一次熄火

一次油管漏油,差点没将它的一对主人

急出心脏病;就说三点五元的理想价

突然缩水到一元,再被菜贩子一刀砍到四毛

再砍到两毛,那时主人的心

就是这样一片一片,碎掉的……那时

无地自容的大葱,恨不得冲回去,把万恶的土地

臭骂一顿,为什么要将它

如此廉价地,带到这个世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