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夏文成的自留地
夏文成的自留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52,930
  • 关注人气:1,8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坐看云起时(组诗)

(2011-12-13 07:48:35)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歌

    【博主按】承蒙火骏先生错爱,欲为拙作撰写一些评论文字。在撰写过程中,火骏先生遍读了我所有的文字,包括我以前信笔涂鸦的旧作他也一一翻拣出来,逐一求证那个是原作,哪个是定稿,其严谨的治学作风和认真的写作态度令我倍感钦佩,也让我望尘莫及,在此谨向火骏先生表示由衷的敬意和真诚的祝福!

    以下文字是火骏先生翻拣出来求证的部分拙作,特存放于此,以示纪念!

 

 

坐看云起时

 

需要一个宽松的环境,需要卸下

所有的重负。把心情梳理得山长水远

把一些生硬的及物动词

打磨得圆润一些

适合安放心情

 

一颗松果落下,仿佛坐禅的高僧

完成了修炼;仿佛一个承诺

完满兑现。风起处,最好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小雨

打湿几声鸟啼

空山不见人,石头也想开口说话

 

坐看云起时。其实云不在半山腰

也不在风光无限的险峰

它似乎就在似近还远的丘壑之中

你意料之外的某个高度

翻涌蒸腾,覆手为雨

 

 

一只易拉罐

 

红色。爬满黑色的说明文字

被引用后的无辜和无助,显而易见

它静静躺在我的脚边

我下意识的碰触一下,它就滚动几下

发出轻微的叮当

 

再踢一下

它又毫无目的地惊呼

旋转。然后归于平静

我用鞋跟用劲踩下,它发出一声闷哼

瘪了肚皮

再踩,它尖叫

完全变了形。一个易拉罐

在重挫之下,失去了原有的功用

成为垃圾

 

我收腿,踢出

可怜的易拉罐一声怪叫

猛然跌出老远

我从未仔细想过,它今后的

命运

也许,它会被捡垃圾的老头捡走

交易。进入炼钢炉。改头换面

再次成为易拉罐

或者别的东西

 

当然,它也可能流落到一个

不可知的角落

被铁锈围剿。被时间生吞活剥

始作俑者

是我,一个下意识的念头

 

 

所有的植物都学会了隐忍

 

烈日不择手段

欲榨干大地每一滴血汗

那些植物仿佛被一根

无形的鞭子,驱赶进命运的烤箱

 

它们体内仅存的血液

正在飞速流失,它们不得不

一再告诫自己,即使再严酷的现实

也必须坚持住,必须以隐忍的姿态面对

 

放眼四望,苍黄的大地上

那些学会隐忍的植物们

就像祈雨的乡亲,干枯的手臂紧紧握在一起

单薄的身体紧紧

靠在一起。它们肩并肩,心贴心

昂首向天,期待一场透雨的到来

 

 

铁线草

 

草中的贫民。铁线草                                 

良田沃土只是梦想中的天堂

在田边地角苟且偷身                       

也总是被庄稼或其他杂草                   

驱逐,或者吞没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实际上指的就是铁线草。然而              

铁线草却不具备骄傲的资本        

它开的是细碎得不能叫花的花 

它矮小干涩的身躯

连牲畜都不愿啃食

        

当它一不留神溜进庄稼地                             

常常被锄头毫不留情连根挖去

有谁知道,铁线草

不论流落何处  总是走一步

就扎一次根  紧紧抱住

养育它的大地,不肯松手

一点一点,把春天染绿

 

 

背叛

 

水的疼痛,是从欲望开始的

无限度的满盈和外溢

让它丧失了最佳时机

发霉的足迹

 

在心的低处流连,你背过身

试图忽略那些无关紧要的细节

阴影却在更深的水域

张开大网,黄昏乘虚而入

 

隐身暗处的蝙蝠痛心疾首

而秋风无动于衷,潦草地吹着

你想抽身出局,就像一条鱼奋勇上岸

水,竟然毫无察觉

 

 

初夏

 

雪刚离去,雨暂时不想来

正是青黄不接时候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它晚来风疾

雁过也,天空不愿

留下任何踪迹

 

花如离愁,一瓣一瓣凋谢

绿肥红瘦,与此刻的心情暗合

而蜜蜂依旧不辞劳苦

索引春的影踪

 

春风早已绝尘而去

雷声哽在喉间引而不发

而你青涩的心思,早已攀上初夏的枝头

欲言又止

 

 

向日葵

 

同样出自母亲的手,向日葵的长势

却让我望尘莫及

一滴雨水就可以把它喊醒

一缕阳光就可以,让它的青春

超越春天的脚步

 

向日葵,来自乡土的汉子

扛着一颗黄金的头颅

永远向着光明

风暴雷霆,无法改变它的朝向

阴霾愁雾

也不能熄灭它熊熊的灯盏

 

当母亲的热汗,又一次洒落

当秋风,再一次吹过

向日葵,怀抱满堂儿孙

沉甸甸的头颅,就像母亲感恩的身姿

垂向大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