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Yang Jiang's translation of Lazarillo del Tormes

(2009-05-16 06:15:25)
标签:

文化

What can we learn from Yang Jiang's translation of Lazarillo del Tormes?

至于流浪汉小说,《小癞子》(Lazarillo del Tormes),在今日译为:《小混混儿》,《小流氓》或者《小痞子》更为贴切。和王朔《动物凶猛》笔下的那群是同一类人。

 

《小癞子》译得绝了!

 

毫无翻译的痕迹,和刘震云的短篇小说一样简练,但是深远。看着简单,仿佛一座小山,却是一座怎么也跨不过去的小山。

 

我把我最爱的一段话节录在此(......没有在网上找到,又是辛苦手录如下。对于我这个众所周知三个月前母语猛然间都想不起来的人,并且打中文字超慢的人来说----唉!--不说也罢......):

 

记得有一天我的后爹逗他的娃娃玩儿,那小娃子瞧我和妈妈皮肤白,他爹另是一样,有点害怕,躲在妈妈身边,指着他说:

 

       “妈妈,黑鬼!”

 

我后爹笑着说:

 

       “这婊子养的!”

 

我虽然还是个小孩子,听了我弟弟的话,暗想:“他瞧不见自己,倒躲人家,像他这种人, 世上不知该有多少呢!”

 

《小癞子》和《西游记》类似,被作者写入小说之前已经是欧洲广为流传的民间故事。我个人最喜欢小癞子偷吃主人香肠的那段:在西班牙他偷吃的是主人的香肠;在英国他偷吃的是主人的鹅;在德国他偷吃的是主人的鸡;在西班牙南部他偷吃的是腌肉。

 

这让我想起一个一般被用于示范传播谣言害处的幼儿园游戏:“小红去打一瓶油”,-----经过层层谣传,变成:“小红吃了一头牛”。

 

这个游戏在我念书的时候(……在遥远的从前……), 西方也有类似的例子,用以示范人类   communication  交流中必然出现的损失。

 

以后我们再看见交流中出现的误差,可以有所自慰,“这是人类交流中的必然”。

 

杨绛大师被世人尊为“杨绛先生”。女人被尊为“先生”在中国的文学环境下凤毛麟角,是了不起的赞誉。

 

阅过杨大师的人品与作品,我觉得这个称号对大师不仅当之无愧。

 

而且杨大师只能被尊为“先生”,因为没有别的什么再好的称呼可以适合她。

 

http://www.hudong.com/wiki/%E3%80%8A%E5%B0%8F%E7%99%9E%E5%AD%90%E3%80%8B《小癞子》

Yang <wbr>Jiang's <wbr>translation <wbr>of <wbr>Lazarillo <wbr>del <wbr>Tormes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