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丹麦贫困女生石头JJ vs.王盛水教授助学新疆

(2009-05-16 06:08:47)
标签:

丹麦

留学

丹麦语

出国

王盛水

新疆

贫困

助学

扶贫

旧金山市政府

文化

丹麦贫困女生石头JJ <wbr>vs.王盛水教授助学新疆

我留学的时候,除了一张机票和九百六十圆现金, 我父亲不给我一分钱。在没有奖学金的时候,最多的时候我同时打三份工,每周上十六小时的课,加上作业,自习,有一年我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有的时候只睡一个小时。

 

上大三之后每周六百页的资料要看。好几次大考我把闹钟定在早晨四点,结果身体的紧张与压力让我根本不用闹钟叫,三点半自己就醒了。有好几次早晨三点半醒来,看见桌上如山的学习资料,好几次有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的感觉。

 

但是打完两年工我拿到一笔丹麦国家奖学金的时候,心里自豪感特别强。

 

念丹麦语第一到六级的时候,从房东家作火车到Nørregade车站一个小时只有一趟,九点二十五分到。再走十到十五分钟到教室。当时我是每天上午十点上课,这样每天在上课前我就有一二十分钟左右的空闲时间。

丹麦贫困女生石头JJ <wbr>vs.王盛水教授助学新疆丹麦贫困女生石头JJ <wbr>vs.王盛水教授助学新疆 

我上的语言学校当时是丹麦最好的,老师都是哥本哈根大学毕业的语言学硕士。每个老师至少说两门外语,因为学校规定只有老师自己有切身学习外语的经验,才能切身体会学生学习丹麦语的心理。

 

哥本哈根大学和纽约大学一样,没有校园,教室都在市中心,这里一幢,那里一幢。我的教室就在一个大商场的楼上。只有二十分钟时间也不够到楼上乱转,只能在一层逛逛。商场的一楼都是日用百货,锅碗瓢盆什么的。

 

一次我看见一对撒盐和撒胡椒粉的小罐子,九十九丹麦克郎(当时合十五个美金)。是用褐色的橡木做的。我使劲摸,使劲摸,想: 它是多么滑呀。

 

我爸喜欢收集小玩意儿。我想,要是把这对小罐子寄给爸,爸该多高兴呀。因为每天都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我就一次次的去,一次次的摸,一次次地想,要是给爸寄去,该多好啊!

 

可是当时我自己每周的饭钱和零花才100克郎,九十九丹麦克郎对于我来说是很大的决策。这样一次次的天人交战,总也下不了决心买。等到第七次我又去摸的时候,我突然站在货架旁边哭了。

 

等到丹麦语念到第七八级的时候,教室换到哥本哈根更靠市中心的地方,从Nørregade车站走过去要走四十多分钟。那趟路有一辆公共汽车通过,一张票当时是七个克郎(当时合一块一毛五美金,和现在人民币七八块钱)。这张车票钱我舍不得,只好走路。

 

第七八级上午九点上课,我从来都有早到的习惯,八点二十五分那趟火车是赶不上课了,我就早起,坐七点二十五分到Nørregade车站的那趟火车。清晨的哥本哈根空气干净,清凉,走在寂静的大街上十分舒畅。

 

后来我看Breakfast at Tiffany's,看到Holly每天早上六点“下班”后在寂静的华尔街上独步的那个镜头,就想起我自己因为舍不得一张汽车票钱,清晨在哥本哈根独行的时候。只不过石头姐姐可不是五十美金 per powder room 的 call girl 啊。

 

那时我从不在学生咖啡厅买饭,自己带两片黑面包,夹一片奶酪。没有奶酪的时候就在黑面包上面撒一点盐。自动机上面的咖啡或者茶要三个克郎一杯, 当时合五毛钱美金连五毛钱美金我也舍不得,就直接在水龙头上喝点凉水。

 

早上坐七点二十五分到市中心Nørregade车站的那趟火车就意味着我必须六点二十就得到房东家那个区的火车站(lynby车站),也就意味着我早上五点一刻就得起床了(洗澡,打扮,吃饭再走路十五分钟到火车站)

 

这样的营养再加上从早上五点多就起床,等到下午一点多放学的时候自然是还没走到火车站就累了。

 

恰好路上经过哥本哈根植物园,免费对公众开放。实在走不动了的时候,我经常坐在植物园的绿地上,靠在哪个墓碑旁边睡个小觉儿。

 

好在念到七八级的时候是九二年的六月。天已经暖和了。下午在草坪上睡个露天午觉还是挺舒服的。况且我还带着夹克。

丹麦贫困女生石头JJ <wbr>vs.王盛水教授助学新疆丹麦贫困女生石头JJ <wbr>vs.王盛水教授助学新疆

(丹麦人以黑为美。关于石头姐姐为了晒黑付出的种种努力。另文再谈) 

 

在Nørregade车站后面,是我买菜的农夫市场, 卖的都是新鲜有机菜。

。丹麦的青菜水果很贵。一棵大白菜二十克郎,一根黄瓜要十几个克郎,一只鸡二十克郎,运气好的时候碰见便宜鱼也是二十克郎一条。这样一算我一周一百克郎的吃饭零花就吃不了什么了。

 

那时我每周的食谱是早晨一个煮鸡蛋,中午两片面包夹奶酪。一只鸡一棵白菜煮一锅汤或者一条鱼五个西红柿煮一锅汤就是我一个星期的晚饭。喝汤沾面包。

 

不过无论多穷,我从一开始就有很好的营养学观念,不在极端的情况之下,我从来不吃方便面或者腌帻之类的不健康的东西。

 

这样清淡的吃长了,到美国之后妈作的中国饭我都不能吃了。一次去中餐馆才吃了两筷子炒面我就快吐了,因为已经无法承受油腻。现在我吃糙米饭还经常就是撒点儿盐就吃了。

 

丹麦的西瓜是从意大利进口的,小小的,只有足球那么大,就要三十五个克郎一个。每次我站在西瓜旁边天人交战,想: 从那么老远运来,一定不新鲜了,一定吃起来水水的没味儿。每次我都这么想,所以在丹麦五年,竟是一个西瓜也没有吃过呢。

 

胡萝卜是唯一便宜的青菜,当时大概三块五毛克郎一袋(当时合美金七毛钱)

,我和丹麦人一样, 每天啃胡萝卜当水果吃

 

好在丹麦盛产苹果,家家花园里少不了种几棵苹果树。枝头挂满了红红绿绿的美色美味,掉在地上的也为数不少。好心的人家会把自家吃不完的苹果堆放在门口,供路人随便拿回去品尝。

 

啃胡萝卜啃厌的时候,我就到马路上捡一个苹果吃。

 

胡萝卜富含纤维,特别顶饿,又当菜又当饭, 而且营养十分丰富。石头姐姐姐姐那时天天啃胡萝卜,石头姐姐一定是当时丹麦最有营养的人了。

 

好在年轻女孩有保持身材的要求,我又有肥胖基因,必须吃得很少才能保持“中等身材”,稍微和正常人饭量吃得一样就得长成大胖子。所以当时除了想家想得厉害,没有东西吃不让我觉得难过。

 

我在硅谷工作的时候,刚开始工资也是很少,我曾经连轴工作过二十四小时, 从一个星期二早晨八点直直地坐在电脑前面坐到星期三早上八点。一周干八十小时是常事,如果只干六十个小时,我就觉著太闲了。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14070d01009qqf.html

 

一次我看见一张支票副本,是我父亲帮助一个留学生的三千美金副本。看完之后我悲痛欲绝。我这么累.....这么累.....,爸妈不给我一分钱。却把钱给了一个其实我们大家都不喜欢的人。

 

为此我伤心得哭了一场。觉得他们不爱我了或者从没有爱过我。而我是把他们当作生命的啊!

 

现在回想起来我感激我的父母给我的这笔“财富”, 不是用金钱可以衡量的。

 

中国人说,积善积德,爸妈说,石头, 我们这么做,就是为了给你积福啊!

 

一次我的朋友回美延绿卡住在我家。看见我爸所为(帮助别人不帮助自己的女儿)大吃一惊。因为我的外形的关系,总是给人一种“娇滴滴”的感觉。大家还以为我是个宠坏的孩子呢。

 

我在湾区慈善机构工作的时候,经常要有几百人的大会,有很多零碎的体力活。一次我给四百穷人分饭的时候,我们的秘书大吃一惊:“石头,原来你干活这么麻利啊!我们还以为你是娇小姐呢?”当时我的职务是项目经理(还有一个给我打字的秘书呢),按照职务我不用亲自上前线,但是我从来都是和大家打成一片的人。

 

各位别以为石头姐姐是林妹妹。石头姐姐脾气倔强,从不服输。我自己的留学经验谈几点

 

第一):无论多穷,不在极端的情况之下,从不吃方便面或者腌帻之类的不健康的东西。宁可吃得量少,吃得简单,也要吃得新鲜, 吃得有机, 吃得清洁,吃得健康;

第二):无论多穷,干净整洁是必须的。我在丹麦的时候每天洗两个澡,每天戴睫毛膏,所有的衣服(包括内衣外衣,牛仔裤, 甚至夹克外套,所有的衣服穿过一次就洗。清洁是人生一大美德

第三):无论多穷,也不哭穷,从不诉苦。

 

在只睡了一个小时上学之后,我照样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抹着口红,和我的同学说:"学业太简单了!我都不用学,昨天又跳了一夜的舞呀"

 

这不是自欺欺人,这是自我鼓励,因为在困苦的情况之下如果自己怜悯自己,“一口气”就泄了,自己气一泄,困难就被放大。如果自己决定一个年轻女孩闯地球,“这口气”就不能泄。

 

写到这儿,突然泪满襟...... 

 

石头虽然吃过很多苦,但是感谢上苍和父母给我美丽的人生,正如新疆虽然贫困, 却依然美丽,而且新疆的明天定会更加美丽一样。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