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贴 - 一生的遗憾 ~

(2010-05-16 16:14:32)
标签:

牟尼佛法流通网

释大宽

佛教

佛法

一生的遗憾

烟斗

爸爸

杂谈

分类: 佛法讨论精华区

转贴 - 一生的遗憾 ~

人生无常,把握当下!

 

六岁那年...... 

 

父亲由于晚期肺癌离开了母亲、我和年仅两岁的弟弟。从此,我们的日子过得十分艰苦。母亲每天面朝黄土背朝天地劳作,也只能解决温饱问题。 

 

九岁那年,母亲领进一个男子,让我们管他叫爸爸。他就是我的继父。继父后来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了。在儿时的印象中,继父十分勤劳,也很疼母亲,家里地里凡是要挑要背的活都一个人承包了,从不让母亲插手。 

 

继父平时沉默寡言。他四十出头,瘦长瘦长的个头,却十分精神。黑亮的额头,粗糙的大手,直直的寸发,褐色的脸庞上一双深邃的小眼睛。 

 

继父有个习惯,不管到哪里,腰间总别着一根很长很古老、浑身光溜溜的褐红色烟斗,有事没事的时候总会"吧嗒、吧嗒"地抽上两口。我一向反对抽烟,便暗地里称他为"烟鬼"。 

 

在我的印象中,继父几乎都是平静的,不管发生大事小事,他总有着"轻风徐来,水波不兴"的悠然。然而,仅仅为了这根烟斗,继父给了我重重的一耳光。 

 

记得那是继父进门大约半年的光景,我偷偷地把继父的烟斗藏了起来,结果一连几天,他魂不守舍,双眼布满了血丝。最后在母亲的严厉盘问下,我才极不情愿地拿了出来。递到继父面前时,继父双手微微颤抖,小心地接了过来,然后给了我一个耳光,眼中浸满了痛苦的泪水。 

 

我被吓哭了,母亲跑过来,抱着我的头说道:"以后千万不能动他的烟斗,知道吗?那是他的命啊!"以后的日子,那烟斗对我来说,充满了神秘,我想:有什么事情能让继父掉泪的呢?那根烟斗里一定有一段故事吧。 

 

也许是那一记耳光打出了我对继父的仇恨吧,后来不管怎样,继父所有辛劳的付出都没有感动过我。年少的我一直认为:后爹就和白雪公主的后妈一样坏透了。我对他很冷淡,不理不睬,更别说叫他一声"爸爸"了。 

 

然而,有一件事让我开始对继父有了一点好感。 

 

一天放学回家,我一进门,便见母亲捂着肚子在床上滚着叫着,大颗大颗冷汗从她苍白的脸淌下。不好,娘的胃病又犯了!我和弟弟哭着找到了正在地里劳动的继父。他立刻扔下手中的锄头,连鞋也顾不上穿,赤着脚就向家里跑。到家后,更是二话不说,背着母亲发疯般地向医院奔去……当继父和母亲回家时,已是深夜了,母亲在他背上疲倦地睡着了。看到我们,继父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笑着:"好了,好了,没事了。去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我看见继父脸上豆瓣大的汗珠像断了线的珠子,滴落在他那双满是泥土的大脚上…… 

 

小时候的不幸经历,让我过早地体味到农民的艰辛。我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高考上。但第一次参加高考就名落孙山。

"娘,我想复读一年。"我对母亲说。

母亲叹了口气说:"平啊,家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我身子不好,你弟弟也在上高中,全靠你爸一个人,你看看,全村能有几个高中生?你还是回家帮他一把吧!"可我主意已定,坚决不退让。

 

当时继父没说什么,在院子里用他心爱的烟斗抽着旱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第二天,母亲对我说:"你爸同意让你再读一年,你好好努力吧!" 

 

是继父首先拿到了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他娘,平考上了大学了!"一进家门,他便喊着。母亲和我急忙从厨房里跑了出来,拿着通知书,母亲上下左右地看着,虽然她一个字也不识,但那种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那天晚上,不知为什么,继父出奇地兴奋,话也多了。 

 

饭桌上,我拿起酒瓶,头一次破例,恭恭敬敬地为继父斟了满满一杯酒。算是对他又辛苦一年的感谢吧!继父惊讶地看着我,满脸的喜悦。一仰头,喝了个精光,口里一直说着:"值得,值得啊!" 

 

可接下来,那昂贵的4000元学费却让家里犯愁了。母亲拿出了所有积蓄,又东挪西借的,可最后还差500元。怎么办?离开学只有最后一天了。晚饭时,桌上的饭菜谁也没有动。母亲在一边唉声叹气,继父则在一旁一边叼着烟斗,一边修着农具,我不知道他心里为什么那么平静?母亲那一声声叹息把我的心都搅碎了。

 

"好了,我不上学就是了,你们满意了吧!"我气愤地站起身。一赌气冲进房间倒在床上抽泣起来……这时,我感到有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拍了拍我的肩:"都大人了,还哭,我明天想办法,这学一定能上的。"那夜,继父又是拿着他的烟斗,一个人在院子慢慢地抽着,抽着,一直到深夜,那瞬间一明一灭的火花映照着他那张饱经沧桑的脸。他瞇着双眼,面容深沈而凝重。袅袅的烟雾在他眼前轻轻扩散开来,模糊成一片,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但可以肯定,他心里一定是不平静的。 

 

第二天,母亲告诉我继父上县城了。"去干什么?"我心里希望的火花一闪。"说是去一个朋友家看看是不是能凑到钱。""他朋友是做什么的?"母亲摇摇头。喃喃地说:"不知道。" 

 

那天,我站在村头,望着那曲曲折折的小路,我第一次竟有一种想见到继父的冲动,也第一次感觉到继父在我生命里是那么重要和伟大,我的未来都系在他一个人的身上了。

 

掌灯时分才见到继父,当看到他满脸的笑,我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母亲急忙端来一盆洗脚水:"来,泡个脚,来回四十多里路够你受的。"母亲心疼地说着。 

 

这时,我仔细地打量着继父,发现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强壮的汉子:脸色苍白,嘴唇发青,黑亮的额头上已爬满曲曲折折的皱纹,直直的短发也都疲惫地倒下了,曾经有力的大手枯瘦如柴,青筋突出。 

 

是啊,继父的确老了。母亲小心地为继父脱掉了那双快要被磨破的"解放"鞋,昏暗的灯光下,一个个紫红紫红的大血泡赫然映入我的眼帘,我心里一酸,泪水悄然滑落…… 

 

第二天走时,继父说身体不舒服,竟破天荒地没有起床。送我的路上,母亲对我说:"平,你长大了,在外要靠你自己了。你爸爸一直很爱你,他多想你能叫一声爸爸啊!可你……"母亲有点哽咽了,我咬了咬嘴唇,低声说:"下次吧!" 

 

以后每次交学费,继父都会去城里借一次钱。寒暑假回来,虽然我还是很少与继父说话,他也很少问起我,但那种高兴是每个人都能感受到的。每次离家时,继父都会送我好远好远,一路上,他大多时间抽着旱烟,保持沉默,我满肚子的话也不知从何说起。 

 

其实我内心早已接纳了这个父亲,爱,有时多么难以说出口啊!就这样,我就一直没有兑现对母亲的承诺。 

 

大三那年的除夕之夜,家里十分热闹。弟弟围着我要我讲城里的新鲜事,继父坐在母亲的背后捣着烟叶,不时往烟斗里塞,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我讲着城里的变化,弟弟睁着充满好奇的眼,全神贯注地听着。"唉,我们大学里,班上很多大学生都有手机和BP机,而我连一块手表都没有……"到最后,我自言自语地感叹道。此时我看到继父的脸微微地抽搐了一下,我立刻为这句话感到后悔了。 

 

离家时,又是继父送我,我已经习惯他这种方式。路上,继父几次叫着我的名字,可我回应时,他却欲言又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我好想继父能打开话题,好好与他谈谈,然而我失望了。

 

分手时,继父木讷地对我说:"唉,我没有什么本事,不能让你们过得幸福,很对不起你们。你以后好了,记住,一定好好孝敬你娘,让她享享清福……"我抬起头,接过继父递过来的行李。忽然发现继父那双眼中竟有一丝闪亮的泪花。我心头一酸,猛然间有一种冲动,想轻轻地叫他一声"爸爸",但这沈寂多年的两个字涌到嘴边,又被我咽回去了。走了很远很远,我发现继父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像一座耸立的高山。我暗暗发誓:下次回家,我一定真诚地喊他一声"爸爸"。然而,我却没有等到这个机会,我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分别竟是我与继父的永别。

 

两个月之后,我突然接到继父去世的消息,犹如晴天霹雳,脑子里一片空白,彷佛世界都不存在了。我迷迷糊糊地回到了家,迎接我的只有他那根褐红色的烟斗孤独地挂在墙上。 

 

"你爸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不该打你那一耳光,每次送你时,他很想向你赔个不是,却总也没有说出口。其实那不怪他,你不知他有多苦啊,那烟斗是他一辈子的痛啊!"母亲忧伤地说着。睹物思人,我小心地从墙上摘下那根烟斗,泪眼模糊,心中感到一阵刺痛。母亲也不由得触景生情,向我道出了关于烟斗的沉重往事…… 

 

30年前,继父与他的父亲相依为命,与同村的母亲青梅竹马,长大后,他们谁也离不开谁了。但他们的恋情却遭到外公的强烈反对,原因是继父家太穷了。 

 

后来在母亲与继父坚持下,外公提出要继父家一大笔彩礼,才肯成全他们。于是,继父的父亲为了儿子,就去了一个煤矿,做了名矿工,不料在一次事故中,他被压在了矿底下,再也没能上来,只找到了他生前最爱的那根烟斗。继父悲痛欲绝,他生平最敬佩最孝敬自己的父亲了,深深的内疚与自责让继父痛不欲生。第二天,他一个人带着父亲留下的那根烟斗默默地离开了自己的家,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两年后,继父回来了,可是母亲却在一年前,被逼迫嫁给了我的生父。后来,继父一直没有结婚,陪伴着他的是那根终日不离身的烟斗。父亲死后,继父勇敢地承担起照料母亲和我们的责任。他一直不要孩子,他说,这兄弟二人就是我的亲骨肉。

 

听完母亲的哭诉,我已泪流满面。我想不到,这烟斗里不仅有他们曲折的爱情,还有继父一生沉重的记忆啊! 

 

"你爸是突发脑溢血走的,临终前已不能说话,但他指着这个木盒子,紧紧地盯着我。我知道他是想把这盒子交给你,里面有他借钱的字据,他可能是叫你替他还呢,他这一生都不想欠别人的……" 

 

我哽咽着从母亲手中接过那只木盒子,轻轻地打开,七八张纸条赫然映入我的眼帘。透过模糊的泪光,看着这些纸条,我一下惊呆了,顿时瘫倒在床上。母亲啊母亲,我那目不识丁的母亲,那根本不是什么借据,那是继父一张张的卖血单啊!我一阵头晕,手一软,木盒子跌落在地,一只崭新的手表从木盒子里滚出来…… 

 

"爸爸!爸爸……"跪在继父的坟前,拍打着那厚厚的黄土,我泪如泉涌。可任凭我大声地喊着叫着,却再也唤不回继父的身影了…… 

 

离开家时,我带走了那根褐红色的烟斗,我要一生与它相伴,永远地怀念继父。 

 

 

 

转贴自 牟尼佛法论坛 : http://www.muni-buddha.com.tw/p2-detail.asp?Pid=918&tohit=1

 

(声明:以上文章是{牟尼佛法流通网}{佛法心得讨论版}的内容,该文章内容概属主题发表人各自的见解,并不代表本人或本网站之立场或见解,本人或本网站也不保证其内容的正确与否!  佛法心得讨论版  版主  释大宽  合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