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2017-03-21 09:11:37)
标签:

杨银娣

春天

西域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杨银娣

 

春,把我们一寸一寸把从冬日休眠中打捞出来,我们

的眉眼多出了几分善与美,它与年龄无关,它与容貌

无关,它与风情无关,它与西域的苍凉契合。

 

                 ——题记

杨银娣(撰稿)

韦军,刘彦(摄影)

朗诵(姚军—金话筒将获得者)

配乐(郝建宁-著名音乐家)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曼陀罗已浸泡在清水湾许久、许久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每一次的到来

每一次的回眸

每一次的沉迷

让我抵掉万千风情

把毒塞进我的眼眸

你挑逗着我的视觉


春,你的炙烤

我怎敢再走近你

我,怕被你的激情溶化掉我涂抹的油彩

那,我拿什么描绘我的诗篇

我的魂,已沦陷在你制造的意境中

无与伦比?还有比这更贴切吗?

我愿溺在你的胸怀一生不醒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我等到了,你没有失约

我拿出了颠鸾倒凤的姿势

与你把羞涩调暗,把月亮羞走

为的是与你轻吟雪山、森林、湖泊的经典

 

那音,绕梁剥落着的廊柱,依然不会陈旧了那荡气回肠的轰鸣

只是需要高妙的琴师调好松懈的琴弦

 

放浪激情后的冷静

酣畅耳熟后的回顾

那便是洗净铅华的殿堂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系好鞋带,转身

智美,给我一种保留旧船票的恒温

 

春,踩着音符一样铺就的画页

步履的快意颠覆了以往的销魂

 

我要隐退了

明年的春,我还在这里等你

不许出轨

不许出轨

你要用风把沙串好,染成相思豆的模样

让鸿雁带来你对我的牵挂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等我,等我绕地球一圈

把裹挟在胸怀的雪书

放在我们中间

捂热春夏秋冬

化作滴滴香液

湿润我们的思念

 

鸟儿翔远了

我不敢朗诵高尔基的那句:

让暴风雪来的更猛烈些吧

我怕惊了你,决绝的离我而去

独独让我遭受失去的苦痛

  

万物舒展着慵懒的腰身

我看到了唇上桃花的美景

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西域的春

你不妖娆

还在倒春寒的苍凉中

可我独独为你痴迷

你就是我的毒魔

我的神被你喂养的肥美丰盈

  

后记:

 

无论我游走到何方,故土是我安心修养最美栖息地。

西域的春天依然缓冲着冬日的凉,一旦来一场沙尘暴,它会三级跳的姿势,粗旷的进入夏天。春天在这里只是衔接的风。

爱你,我的家乡。

春天,让唇上桃花怒放。

春天,听骨头舒服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杨银娣

 

春,把我们一寸一寸把从冬日休眠中打捞出来,我们

的眉眼多出了几分善与美,它与年龄无关,它与容貌

无关,它与风情无关,它与西域的苍凉契合。

 

                 ——题记

杨银娣(撰稿)

韦军,刘彦(摄影)

朗诵(姚军—金话筒将获得者)

配乐(郝建宁-著名音乐家)


曼陀罗已浸泡在清水湾许久、许久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每一次的到来

每一次的回眸

每一次的沉迷

让我抵掉万千风情

把毒塞进我的眼眸

你挑逗着我的视觉

 

春,你的炙烤

我怎敢再走近你

我,怕被你的激情溶化掉我涂抹的油彩

那,我拿什么描绘我的诗篇

我的魂,已沦陷在你制造的意境中

无与伦比?还有比这更贴切吗?

我愿溺在你的胸怀一生不醒

  

我等到了,你没有失约

我拿出了颠鸾倒凤的姿势

与你把羞涩调暗,把月亮羞走

为的是与你轻吟雪山、森林、湖泊的经典

 

那音,绕梁剥落着的廊柱,依然不会陈旧了那荡气回肠的轰鸣

只是需要高妙的琴师调好松懈的琴弦

 

放浪激情后的冷静

酣畅耳熟后的回顾

那便是洗净铅华的殿堂

 

系好鞋带,转身

智美,给我一种保留旧船票的恒温

 

春,踩着音符一样铺就的画页

步履的快意颠覆了以往的销魂

 

我要隐退了

明年的春,我还在这里等你

不许出轨

不许出轨

你要用风把沙串好,染成相思豆的模样

让鸿雁带来你对我的牵挂

 

等我,等我绕地球一圈

把裹挟在胸怀的雪书

放在我们中间

捂热春夏秋冬

化作滴滴香液

湿润我们的思念

 

鸟儿翔远了

我不敢朗诵高尔基的那句:

让暴风雪来的更猛烈些吧

我怕惊了你,决绝的离我而去

独独让我遭受失去的苦痛

  

万物舒展着慵懒的腰身

我看到了唇上桃花的美景

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西域的春

你不妖娆

还在倒春寒的苍凉中

可我独独为你痴迷

你就是我的毒魔

我的神被你喂养的肥美丰盈

  

后记:

 

无论我游走到何方,故土是我安心修养最美栖息地。

西域的春天依然缓冲着冬日的凉,一旦来一场沙尘暴,它会三级跳的姿势,粗旷的进入夏天。春天在这里只是衔接的风。

爱你,我的家乡。

春天,让唇上桃花怒放。

春天,听骨头舒服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约你,西域的春天,我听到了骨头舒服的声音

 

 

 

 

 

 

 

 

0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