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杨银娣一避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

(2009-08-28 15:22:20)
标签:

西藏

寺庙

乌鸦

生死

玄妙

杂谈

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

                                 魂在恍惚间

  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  西藏八月的天蓝的透亮透亮,白云在天上恣意地挥霍着它们的情怀,变化着妩媚的姿态,勾引的人恨不得上天把它们这些不安份的妖娆拦在怀里!狠狠的收拾一顿,才解恨;太阳也没完没了的逗趣着我的神经,它们不依不饶的追赶着我的车,车被热烈的拥抱着,我都要被这种热情融化了。在西藏待得时间长了,每每被它们诱惑着,我只好眯眼躲闪,要不我的眼睛会被它们晃的没了光芒。好了,让人疯掉的一切都统统抛到我的身后吧,我要幸福在车里的,幸福在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的歌曲中,有这首歌的陪伴怎能不销魂,伴随着“共产党他勤劳为人民,共产党他一心救中国,他领导人民走向胜利……”的歌声开往布久喇嘛岭寺去的路上,歌曲给了我心灵的净化。疯掉的景色净化了我的心灵。感叹和愉悦都融在了路上,转瞬侵蚀到了魂里。

 

    恍恍惚惚,看到前面路中间有几只乌鸦盘旋着,我的车缓缓驶过时,我惊然发现,天!它们围着一只刚刚被车撞死的同伴哭泣着,悲哀着。乌鸦们看到我的车驶过来,丢下死去的同伴惊恐的四散飞去,生怕我再夺取了它们的命,它们深深的误解了我,也难怪,它们还能相信什么。我幸福的心情一下子被这突然的死亡给彻底破坏了,撕裂了。我把车停在了路边,走过去看望已死去的乌鸦,情绪久久地,久久地跌落在乌鸦身边……泪,根本不听我的话,恣意着我痛苦的情绪,阵阵撞疼着我的心。刚才飞走的那些乌鸦似懂了我的举止,盘旋了在我的身边,看到了我的泪花,它们相信了,相信我不会伤害它们,落下来颤抖在死去的同伴边,和我一起悲凉着这世道的残忍……

 

   此时此刻,我的脑海里闪出了赞颂以乌鸦的叫声来判断吉凶的诗句:

 

乌鸦是人类的怙主,

传递仙人神旨。

藏北系牦牛之乡,

于该地中央,

它传达神旨翱翔飞忙。

还有:

 

乌鸦系神鸟,

飞禽展双翅,

飞到神高处,

目明耳又聪,

它精于神灵秘法,

无一不能通达,

叫它务必虔诚。

 

   这类赞词充分肯定了乌鸦的神圣使命——充当人与神间的使者。

 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

   其实,我可以不描写这段,这段和我去喇嘛岭寺基本没有相联系,而且跑了主题。但,乌鸦事件在我心里不能抹去,心也不能放下,我们人类要对乌鸦给予关切和观察,乌鸦是藏民族颇具特色的自然观、生态观,人类要像爱惜其它动物一样珍惜它。我要强烈的提醒,在西藏路上的朋友,一定要注意路上的生灵,它们和其它地区不一样。比如:羊,躺在路的中间晒着太阳,懒懒的,牛,睡在路中间耍着大牌,牛气的望着过往的车辆,这些在西藏的路上都是正常现象,所以我们驾车来西藏的朋友,开车必须让开这些生灵,绕它们而行!一定,一定哦!

 

   我从乌鸦惨死的事件中慢慢的走了出来!

 

   寺庙、神鸟,一天中这两种不同的景与物,闯入了我的思想和感官中。是天意,还是,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好吧,带着深深的不安,我们进行下面的故事!

                                                                

   在雪域高原上,佛教的影响无处不在。那晨钟暮鼓的宗教生活和那全身伏地磕长头的宗教信徒,更为西藏这道独特的人文景观披上了神秘的面纱。只要你来到西藏境内,到处可以看见林立的寺庙,其规模之大,数量之多,建筑之宏伟,堪称世界之最。

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   

   西藏最早的宗教有宁玛派、萨迦派、格鲁派、噶当派、噶举派。现在我来到的喇嘛岭寺就是宁玛派,因为,此教派的僧众均穿红色衣冠,所以称红教。此教创立于公元11—12世纪,兴盛于17世纪。宁玛派即旧教派的意思。

 

   在西藏很多地区都有宁玛派小庙,包括我现在要去的喇嘛岭寺。这些寺庙中,对于它们修法心要的集、幻、心三部,在长时期内,已融归于本来清净的法界中去了。现在宁玛教派的僧人只进行经忏会供、压邪、焚魔、抛掷三事等作为主要的佛事。

    车还带着沉重离开了柏油路七柺八拐上了一个小山岭,这就是喇嘛岭寺,一进寺庙一个醒目的地方,一组用木头雕刻的男、女生殖器造型闯入在我的视线。我惊呆了,醒悟过来,噢,宁玛派,这个教派是可以结婚生子的。

                 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

    在藏区各地,至今仍然保留着生殖崇拜的古老习俗,其器物及制作安放仪式都表现出强烈的崇拜色彩,蕴含了“多生、快生”的祈福!

    悄然走进寺庙,一个游人都没有,这是我最想要的,我不想有任何人的打搅。我没有经过僧侣的同意偷偷的解开了拴在寺庙门上的白蓝绿黄色编织的经结扣,沿着木结构的楼梯爬上了喇嘛岭寺中最高的佛殿。这是人间吗!喇嘛岭寺依山傍水、风景秀丽、奇峰重叠的环境,山前山后,林木茂盛,苍翠秀丽。山谷中小溪潺潺,远处雅鲁藏布江水静静流淌。佛殿庭院坐落在三面环山的坡地中,设计巧妙,造型独特。整个寺院呈坛形,我现在站在的佛殿高是20余米,上覆金顶,四面墙体分别以白蓝红绿四色,非常的气派和辉煌。

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

    殿顶上眺望着远处,思想着宁玛派的“大圆满法”。此法的特征是说一切众生从开始以来就具“先前离垢之智”、“自然智慧、灵明空寂心”,智即佛性、觉性。人如果认识了它,就可以得到解脱并成佛;不认识它,则是生死轮回,是众生,既为“迷既众生,悟既圣佛”。这就是宁玛派“大圆满法‘思想的理论,来源于印度佛教的如来藏佛性学说。

 

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  

    此时,悟出它真正的含义,就可以得到解脱人生带来的困扰,并能立地成佛。我自言自语的告诫自己多修行吧,多行善吧!

 

   从殿顶再悄悄的溜了出来后,一直没有人发现,来到了种满了牡丹、玫瑰、松柏的大庭院中。古老的核桃树下坐着一位藏族老阿妈,手里拿着转经筒,嘴里不停的念着:唵嘛呢叭哞吽。看着她虔诚的,善良的,沧桑的脸,我不由的上去和她打招呼,我听不懂她说的话,她也听不懂我的语言,但我们都知道是在问候对方,我和她合了影后,老阿妈笑着说:扎西徳勒,我同时回敬:扎西徳勒。(吉祥如意)

 

   走下台阶,我情不自禁地转身看着老阿妈,多么的祥和,多么的安宁,老阿妈嘴里还在喃喃地念诵着我听不懂的经文,笑意浓浓的目送我。

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

相关链接:

喇嘛岭寺位于林芝县的布久乡,所以称:布久喇嘛岭寺,该寺是林芝地区最大最重要的藏传佛教寺院。一般简称:喇嘛岭寺,属红教。

西藏地方素有“小西天”或“小天竺”之称。这是相对印度的“西天”、“大天竺”而言的。在我国的神话传说中,“西天”指的是佛、菩萨生活的地方。用这个词来形容佛教流行的印度是最恰当不过了。而佛教昌盛的雪域西藏戴上“小西天”的桂冠,也当之无愧的。佛教传入西藏已有1300多年的历史,它在本土的基础上溶入了印度、尼泊尔、克什米尔等邻国和地区以及中原佛教文化的精华,形成了至今依然在世界宗教园林独领风骚。藏传佛教是西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西藏独具魅力的一大人文景观。

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   远行让我销魂二十八:魂在恍惚间(原创)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