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日本没有体验过大麻的作家不存在?--从村上春树所谓的吸毒谈起

        日本没有体验过大麻的作家不存在?

        --从村上春树所谓的吸毒谈起

            桥本隆则/文

 飞鸟组合成员的ASKA因为食用冰毒被日本警方逮捕,现在日本的各种毒品已经呈现一种泛滥的趋势,过去在日本被指定为毒品要先认定,然后才能打击,这样各种新型毒品打着医药品的名义出现,这样的毒品游离在警方打击之外,但还是毒品,所以成为:脱法药物(脱离法律),可是这种药物成分很有问题,最近在日本东京发生的几件事故全部是因为吸食脱法药物造成的,面对来势汹汹的药物问题,日本政府连下几个狠招:

1)把原来的脱法药物名字改为危险药物,不让人心存侥幸

2)对于药物认定的时间缩短,如果有类似结构药物,都可以一刀切。并且可以先打击后认定是否是禁药。

 正在日本政府紧锣密鼓地开展打击毒品的活动中,日本最著名的作家的吸毒史突然被日本媒体曝光,这样日本各界从对演艺界的毒品泛滥关注,转到对作家使用毒品的关注。这位著名作家就是日本离诺贝尔文学奖最近的作家村上春树。日本没有体验过大麻的作家不存在?--从村上春树所谓的吸毒谈起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
 村上不但在日本,而且在世界上都有很高的评价,去年发表的《没有色彩的多崎与他的巡礼之年》在日本销售突破100万册。2014年又发行了《没有女人的男人们》,第一天竟然销售了30万册,在日本这样的高产畅销作家,却被报道吸毒令人匪夷所思。

 一向以爆隐私著称的周刊《朝日艺能》在上周出版的合并号中刊出一篇文章,《村上春树酩酊大醉,在德国参加大麻晚会》,在这本杂志中,主人公村上好像被大麻陶醉的照片刊登在醒目的地方。笔者了解到,这篇文章的出处是德国摄影记者施耐德的叙述,在30年前,村上曾经访问了德国,一天在德国汉堡郊外的俱乐部采访中,当天正好是休息天。于是俱乐部的老板邀请村上去他自己的家,这样作家村上,加上翻译,施耐德以及日本摄影师一同前往,在那里,俱乐部老板拿着大麻问村上:怎么样如果可以的话,试一下?

 翻译也询问村上:大麻你没有问题?

 村上好像没有问题一样回答:哦,如果是大麻,我喜欢。

 在旁边的施耐德这样写道:我因为要驾驶车辆,就没有参加这个大麻的晚会。而村上在飘荡紫色的烟雾中,毫不迟疑地吸食,不久就好像变成一个醉人。并且,村上在黑暗的房间中,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肯摘下眼镜。因此在现场拍摄的照片是,变得很高兴的参加者围坐在一起,而村上就是一个人,低下头好像独自在回味着那个诱人的味道。之后作家就回到日本发表了著名的《世界的尽头与冷酷的仙境》,这其中就有大麻的题材,也同时回答了很多村上粉丝的疑问,为何现在有杂志把在30年前的事情拿出来说的问题。日本没有体验过大麻的作家不存在?--从村上春树所谓的吸毒谈起

                周刊杂志上的村上春树的报道
 如其中《找到身上有漩涡纹的猫》中,村上春树在谈到了自己在美国的生活,大麻,这种东西我很久以前就吸了不要吸了…..或许很夸张,但是凭借经验来说,大麻比起烟草要危害少很多,在文中会透露些自己的平时的爱好。还有一本被称为村上的优秀作品《IQ84》。主人公的天吾在谈到自己的吸食大麻的经验时这样说:我的脑浆在摇晃。这样的描写从专业人士的角度看,不是有经验的人是写不出这样的语句。

 很多村上粉丝都不能接受伟大的大作家村上先生有反社会---吸食大麻的举动。特别是最近年轻的读者受到的冲击最大,因为现在日本警方对使用毒品管理很严格,如果稍有越轨都会被逮捕,也会身败名裂。但是不要忘记村上所在年代,那时大学的学生运动风起云涌,也是嬉皮士开始流行的年月,美国的嬉皮士运动流传到日本,使日本学生感到一种被解放的感觉,当时干什么出轨的事情都不会有罪恶感觉。在2-30年,东京新宿的饮茶的风月堂,年轻人到哪里都可以很轻易获得大麻等,很多人都吸食过,没有什么罪恶感。

 换一句话说,那个时代的作家(文化工作者)如果没有经历过吸食大麻的违法经验,反而会被人认为不开放,不前卫。这就是文化,当时文人的文化中带有嬉皮士的精神。换句话说,30年前的一个的所谓真相发掘,现在考虑到发生年代,或许村上春树参加所谓的大麻晚会,在那个环境中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这个发掘真相还有其他的部分没有写出来吧,如在其他出版社是不会公开写出这样的挖掘历史的文章。

 请注意《朝日艺能》的出版社就会明白,最近几年村上春树作品发行的出版社是不会沾边,如新潮社《周刊新潮》因为连续出版《海边的卡夫卡》《IQ84》等代表作品,首先是不会砸自己的牌子,害自己支持的作家。其次文艺春秋《周刊文春》,因为去年出版《没有色彩的多崎与他的巡礼之年》《没有女人的男人们》也不会。而出版村上春树初期与中期作品很多的讲谈社《周刊现代》更不会出手。

 作家的隐私以及作家的私生活出版社,报社以及电视台都不会涉及,而这个与文学没有任何关系的《朝日艺能》才可以刊登,因为不牵涉利益,不会出版村上的小说,所以可以肆无忌惮地挖掘丑闻。在刊登出这篇报道后《朝日艺能》向村上事务所联系,确认是不是事实,事务所是这样回答:旅行中,都築響编辑与村上先生行动,这个不知道的场所吸食大麻,以及照片的事情是不可能的。而德国摄影师施耐德却说在旅行中,没有看到过这个叫都築響编辑。

 据笔者调查,这次《朝日艺能》的报道没有引起读者的关注,或许其他的周刊杂志故意无视这个事实的缘故吧。

友情提示:本博文章只是提供新浪博客使用。新浪以外的论坛博客谢绝转载与刊登。如有意向请联系告知并支付相应稿费,如有若侵权本博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我的新微博:偶尔俩

阅读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