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廖大卫
廖大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27,536
  • 关注人气:54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漫谈艾萨克·牛顿

(2020-08-06 04:17:37)
标签:

原创博文

分类: 原创博文

漫谈艾萨克·牛顿

廖大卫

艾萨克·牛顿,自然科学经典力学奠基人,人类科学史上最伟大的科学巨人,曾被某本书评为超越基督教创始人耶稣,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和道教创始人老子,中国教育家孔子,仅次于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的第二位伟人。

关于牛顿的身世,却没有令人惊奇的特殊记载。比如,没有受圣灵感应而生耶稣,也没有履巨人脚印而生后稷,也没有梦见太白金星而生李白的异象,仅仅是一次极其平常而又普通的生育,怀孕期间也没有进行保胎和胎教之类的科学育儿过程,而且生下来仅三磅重,是个早产儿,还不足中国市制重量的三斤。再说从遗传规律上看,牛顿的父母本身也没有随带任何特别优秀的遗传基因,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盎格鲁撒克逊血统。仅仅是英国一对极其普通的农业劳动夫妻,估计受教育程度也不高,与当今流行的科学优生优育理论一点关系也没有。牛顿出生三个月后父亲就去世了,两岁时母亲也改嫁了,所受到的父爱和母爱基本上没有。童年时代实际上是由外婆和舅舅抚养长大的。因此在性格上也就保留了人类常有的种种特征,如孤独、内向、嫉恨、贪心、沉默寡言。直到11岁时,母亲的后夫去世,母亲带着和后爸所生的一子二女回到牛顿身边。从五岁开始,牛顿被送到学校读书。少年时的牛顿并不是神童,他资质平常、成绩一般,却对机械制造和操作特别浓厚的兴趣,对自然界的奥秘充满了超常的热爱和好奇,这也许就为后来从事科学研究打下了良好的基础。这似乎证明了一个生育定律:伟大天才的降生,纯属偶然的生育过程,与所谓的科学优生优育,基因血统,家族遗传,家庭教养,文化背景没有任何因果关系。

我从网络搜索到牛顿的生命历程:

12岁 入格兰瑟姆中学学习。

19岁入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学习。

24岁 发现二项式定理。后因鼠疫流行回到家乡,对光学、力学、数学有多方面的研究和突破。

26岁 制成反射式望远镜。

27岁 著《论用无限项方程所作的分析》,任卢卡斯讲座教授。

29岁 著《级数和流数方法论著》。

29岁 当选为皇家学会会员,宣读《关于光和颜色的理论》的论文。

42岁 会见哈雷,证明引力平方反比定律。

44岁 著《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

如果减去少年时期的11岁,牛顿在33年这段时间里,正值生命最朝气蓬勃的旺盛时期,此时牛顿在自然科学研究方面所取得的成果是极其丰盛且硕果累累的,自从《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问世之后,牛顿在自然科学研究方面取得荣耀和赞美之声在整个英国国家政府和欧洲科学界方面也就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他的个人形象几乎被神化了,人生的历程也就进入到“亢龙有悔”的物极必反境地。从此牛顿就心甘情愿的,理所当然的接受来自世界各方面的荣誉加冕而来者不拒。牛顿凡人性格之中所固有的自私、虚荣的弱点和缺陷也就充分的暴露无遗并且恶性膨胀了,出于自私的虚荣心驱使,牛顿凭借自己的科学威望把本不该单独属于自己的科研成果占为己有,而无情的剥夺了作出相同贡献的同行们的知识产权,牛顿连同他的崇拜者(也就是现代的“粉丝”们)对当时同时取得相应的科研成果的莱布尼茨、罗伯特·胡克进行了空前绝后的打击、污辱甚至陷害,其手段之拙劣是骇人听闻的。此时的牛顿,“太平绅士的高尚风度荡然无存,“费厄泼赖的宝贵精神也化为乌有。由此引起的科学争论严重防碍到“斗争双方停止学了术交流,不仅影响了数学的正常发展,也波及整个自然科学领域,以致发展到 英德两国之间的政治摩擦。”(网络文字)如果从德智体美来全面评价科学家牛顿,大致在智慧上略胜一畴外,在德体美上似乎与常人相比没有什么优胜之处。论到牛顿的人性道德缺陷,人们往往用一种中国古代的“避讳”传统来掩饰,尽可能的隐瞒而淡化之。好在科学界还是有点道德和良心的,在恭维牛顿的热度逐渐冷却之后,人们又开始为遭受不公正待遇的科学前辈恢复名誉。使他们对科学的贡献得到充分的肯定和合理的评价。原来,在光明正大的科研道路上,同样存在着莫需有的嫉妒和仇恨的。

44岁之后的牛顿就躺在对自然科学的伟大贡献的“功劳薄”上享受来自科学界的种种荣誉和吹捧,(当今科学界的众多取得一点贡献的人物也具有这种毛病。)在科学研究方面,牛顿的科研热情和干劲就一落千丈、一竭不振,无所作为了。从此完全沉缅于神学和炼金术,要知道在牛顿当时只有化学学科(而没有核物理学科)的科学水准下,所有的炼金术几乎都可以归纳为“伪科学”,这似乎说明即使是最伟大的科学家也有可能失足陷进伪科学研究而且迷途不知返。如果牛顿此时对自然科学研究的兴趣和爱好程度一点也没有衰减,而是孜孜不倦的继续从事原来的科学研究,他应该取得更高更的发展和进步。比如在光的色散方面,如果牛顿用后来的时间性继续投入大量的精力进行更深入细致的研究,他应该发现太阳光谱中的“夫朗和费”谱线。在当时的科学背景下,还应该发现太阳光谱红端之外的红外线,甚至可以预见到紫外线的存在,虽然在在当时还没有照相术的科学水准下,牛顿肯定是发现不了的。如果他继续认真研究“牛顿环”,他应该认识到这是光的波动现象而非自己杜撰的“微粒”。(以致后来托马斯·扬又不得不冲破重重阻力,用敢于挑战科学权威的大无畏精神来推翻牛顿的微粒,恢复光的波动说,使人们对光的本质的研究兜了一个大圈子。)如果他继续认真的研究万有引力,他还应该取得拉格朗日相同的科研成果。可惜牛顿只是在当时的科学洪荒中进行了粗略的开拓,(犹如原始人在荒野上“刀耕火种”,)取得一点成果就浅尝辄止,画上休止符,“金盆洗手”——不干了。结果在自然科学研究的阵营里辅下了一个大摊子,让后来的科学家(夫朗和费、赫歇尔、里特、托马斯·扬、拉格朗日)轻而易举的捡了“漏”。这大概就象是“雨露均沾”,让大家都来沾点牛顿科研之光。

牛顿后来活到84岁高寿,而他真正从事科学研究最高效的时间只有30几年,仅占生命“镜头”长度的三分之一强。就凭这生命的短暂一瞬间,牛顿在继承前人的科学研究基础之上,为人类科学事业创造出灿烂辉煌的功勋和业绩,人们仰慕他的伟大功勋,写诗赞美他:

自然和自然的法则在黑夜中隐藏; 上帝说,让牛顿诞生!于是一切都被照亮。

这却使我不由得想起中国古人对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的赞美: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

原来人类对伟人的赞美的口吻和措辞几乎是同出一辙,语气雷同的!我总感觉牛顿并不是生下来就是“天降大任于斯人”的非凡人物,也不是注定要成为自然科学经典理论奠基人的。要不然他绝对不会让费后来五十年的时间去研究炼金术。他仅仅是因为对自然界神秘现象强烈的好奇心与认真钻研的探索精神才阴差阳错、误打误撞的闯进了自然科学的原始森林,不经意间收获了震惊科学世界伟大的理论创新。他漫长的一生只用三十几年的光阴奉献在自然科学研究之上,而其余五十多年的时间却让费在无效的非科学研究之上,基本上作的都是“无用功”。但是上帝总要借助某一个人来完成发现自然法则的使命,结果拣选了一个人们普遍不看好的瘦小、羸弱、清贫、平凡而又普通,没有半点社会背景,又没有任何家族优势的农家子弟,牛顿幸运的成了这个科学萌芽时代的“辛运儿”。这可能是因为生在当时科学研究风气比较浓厚又比较自由的英国,假如出生在当时的中国,牛顿恐怕就没有那么好的机会和运气了。

科学研究走的是一条不断继承发展和创新之路,牛顿所开创的自然科学研究阵营是否已经到了尽善尽美,无以复加,不可能再“添砖加瓦”的程度?来自中国江西农村中的老知青廖大卫就固执的认为:牛顿在自身所从事的科研阵营中,还应该遗留下很多尚未被发现的科学规律,留给后来人继续挖掘和发现。但不一定是非得是高学历、高水平的专家学者和“官科”才有资格传承牛顿的科研衣钵,只要具备相应的聪明才智,掌握了合理的正确的思维路线,即使的低学历、低水平的“民科”,也能够胜任,同样可以在牛顿的科研阵营里继续研究,并且能够取得非常丰厚的科研成果。(夫朗和费、赫歇尔、里特、托马斯·扬、拉格朗日,其聪明才智远非与牛顿相提并论,同样不是在牛顿的科学研究阵营中取得重大的科学发现吗?)廖大卫按照中国古典传统中优秀的科学辩证思维方法,发现牛顿仅仅是发现了万有引力,却没有发现“万有斥力”,还没有发现万有引力定律有可能能够与库仑的静电定律统一起来,甚至预感到万有引力很有可能能够与核物理中的“强作用力”联系起来,(这实际上就是爱因斯坦毕生所追求但未达到成功的“统一场”。)虽然我的初中学历不能顺利的完成这些重大的理论科研使命,但凭着我对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研究中超越常人的直觉、灵感、洞察力和预见性,就足以指导当今自然科学基础理论研究的方向,带领广大的科研工作者取得超越前人所未能取得的伟大科研成果!把牛顿尚未完成的科研阵营中的自然科学的规律和法则纵深的挖掘出来。

只可惜在中国当今的科学界,仍然根深蒂固的存在着崇阳媚外的洋奴陋习,从来就不会相信在中国大地上能够出现超越牛顿与爱因斯坦的人才,如果是盎格鲁撒克逊民族、日耳曼民族、斯拉夫民族、犹太民族,或其他欧洲及美、日人群中有人提出这样的观点的挑战,都能够得到中国人的认可,唯独中华民族中有人想提出挑战牛顿与爱因斯坦的科学权威暨科学理论,更何况是只有初中学历的农村农民,立即就会遭到异口同声的歧视、非议和贬责!但中国民科廖大卫坚信,在整个中国乃至全世界,唯有自己才是真正能够推翻和超越、继承和发展牛顿与爱因斯坦的科学理论的“领军人物”,除此之外,目前再无他人能够胜任!

 牛顿、爱因斯坦,不过是人类中极为普通的常人,只是稍微略显聪明一点,他们能思考的科学问题,中国民科廖大卫也能够思考,至于结果如何?却不是自己所能够掌握的,因为中国社会、科学界中种种限制、打击、排挤优秀人才脱颖而出的障碍、关隘实在是太多太多,廖大卫有可能想得比牛顿、爱因斯坦更好,但很可能被他们的光芒所笼罩而无法放射出来;也很有可能被牛顿、爱因斯坦的追随者排斥而无法释放出来。守着伟大的科学发现却不能公布于世。这就是中国民科廖大卫的科研命运。

当今环球,正遭受新冠病毒的肆疟,人类苦不堪言,中国虽然取得抗疫的重大成功,却遭受来自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重重打压和无端攻击,我们却只能处于被动招架和被动防御之中而不能施展主动攻击,如果我们国家能够在科学技术上超越它们,令其刮目相看并心悦诚服的羡慕学习我们,则往往有利于当前困境之解围。然而要解除当前之燃眉之急,就必须广揽国内优秀杰出之人才,充分施展自身蕴藏的聪明才智,为中华民族之强盛和崛起而出谋画策、运筹帷幄,而不是仅盯着尚不能确定未来的青年人才和娃娃们,更不能仅依靠“象牙之塔”和科学“皇宫”里的专家学者,而是放手放胆的让埋没在中国基层甚至农村中的民科,也能够光明正大、光明磊落、名正言顺的通过各种正当途径和渠道,释放积压在胸中的科技智慧,使中国的科学水平暨综合国力能够取得飞速的发展和腾飞!中国民科廖大卫愿意为中华民族之兴起而倾情奉献!愿中国政府暨科学界相信:中国民科廖大卫之才能不会亚于中国“象牙之塔”和科学“皇宫”里的官科!只要给予廖大卫一次公增施展科学才能的机会,中国科学水平的飞速发展就指日可待、立竿见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