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廖大卫
廖大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917,735
  • 关注人气:54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迪生、特斯拉与廖大卫(一)

(2019-05-18 12:24:48)
标签:

原创博文

分类: 原创博文

爱迪生、特斯拉与廖大卫()

廖大卫

廖大卫自喻是中国的一普通民科,借此机会斗胆与爱迪生和特斯拉进行一番不靠谱的比较:由于廖大卫只在中国文革期间受过普通的初中教育,就必须绝对的回乡务农,从学历和文凭上来比较应当比爱迪生略高一点。虽然廖大卫是非常喜欢读书并且成绩是非常优秀的,只是文革剥夺了他合法读书的权利。但与特斯拉的大学文凭相比就相差太远了。廖大卫同样的也具有对科学的特别浓厚的爱好和兴趣,好奇心特强,满脑子的科学梦想,可是廖大卫的家境特别的贫穷,受封闭落后的农村环境封锁很严重,在当时的社会制度下想跳出“农门”是绝对做不到的。而且在1970~1年间有一次推荐上大学和一次招工进城的宝贵机会,均被当时的大队书记以“农业学大寨”的革命理由蛮横的阻止了。因此不可能象爱迪生那样能够在“自由世界”里积极的自由的去搞自己喜欢的科学试验。(这需要大量的金钱且不能保证是否成功的。)现在只剩下1971年设想的与众不同的“转子发动机”和“平面转子异步电动机”一直保存在脑海中等待时机,看看能否有进行试验的可能。

廖大卫是一个直觉、联想、梦想和幻想能力特别丰富又强势的人。可以从爱迪生的一次经历来比较:(网络搜索)

一天,爱迪生在实验室里工作,他递给助手一个没上灯口的空玻璃灯泡,说:“你量量灯泡的容量。”他又低头工作了。

过了好半天,他问:“容量多少?”他没听见回答,转头看见助手拿着软尺在测量灯泡的周长、斜度,并拿已测得的数字伏在桌上计算。爱迪生走过来,拿起那个空灯泡,向里面斟满了水,交给助手,说:“把里面的水倒在量杯里,马上告诉我它的容量。”

助手立刻读出了数字。

从这一则事例可以看出爱迪生的聪明和极其灵活变通的机智,也可能比较出不同类型的人才对待科研的态度和方式。数学才能相当低下的爱迪生能够用很简单、很普通同时又很方便和直接的方式来计算相对高难度的灯泡容积。而他的助手很可能受到过比他高的书本教育,甚至有想露一手给老板看看的心理,结果反而被半文盲的爱迪生羞辱了一番。这就是一个聪明的人才与一个只会生搬硬套的人才在搞科学研究方面的效率差异。我想目前中国的官科阵容中也确实大量存在爱迪生助手这样呆板的人才的。

中国民科廖大卫可以从这一事例上联想到阿基米德在澡堂子里发现了浮力定律,可以联想到用激光分解水,联想到“无机光合作用”,(虽然目前只是假设)。联想到诺亚方舟,还联想到伏羲氏早在五千年之前就指出:水是由两份阴性物质——氢和一份阳性物质——氧化合组成的,这两种物质中必定有一种物质是金属(很可能是氢),这就是中国古典哲学(阴阳五行)中“金生水”的科学解释。(比西方科学界分析出水的化学成份还要早四千多年!)可惜整个中国的科学界都没有人会相信我的观点,甚至连氢属于气态金属的观点都没有人能够接受。却始终坚信西方科学家们的科研成果。守着老祖宗的科研成果不去研究却偏去抱西方科学家的大腿,实在是令人痛心至极! (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