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宫樵
南宫樵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3,444
  • 关注人气:4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扎窝子和守窝子的启示

(2013-01-31 10:27:45)

      陕南地区的山民多是老巴人的后裔,很多习俗与土家族相似。老巴人用手网捕鱼,喜欢扎窝子和守窝子。

    每年农历三月到八月,打渔的“网民”便三三两两自发组织起来,砍些绿色树枝将河滩横向拦出一道绿墙,給鱼儿造成一种“岸边”的错觉,逼其寻找突破口,到上游产卵繁殖。绿墙靠边处留一个缺口,在其上方掏一个直径4米左右、中深1米上下的锅底形沙窝子。窝子两侧和顶端仍用绿树枝条和石头扎起来,里面没有大石头,只在下方留个口子,并放一行显眼的白石头做标记,专等鱼儿到窝子来风流快活。

    窝子扎好以后,人们还在窝子的一侧搭几个石凳,以便坐着守候。石凳一侧再掏一个小水潭置放笆篓,好让捕来的鱼多活一会儿。

    人们把满河坝跑着打网称为打跑网,把坐在窝子旁边守株待兔,叫做守窝子。打跑网地势复杂,很容易把渔网挂破,很费体力,而且打来的鱼大小不匀,种类繁杂。守窝子就不一样了,体力消耗小,窝子内部光滑,网不容易挂破,打的鱼也比较匀净。守窝子的多是老汉或半老其少的男人,只见他们把手网分成几股,一股挂在左手肘上,一股捏在右手掌间,待机而发。渔夫们或坐或站,贼一样的眼睛紧紧盯着窝子和进口处那晃动的影子,一旦时机成熟,即刻出手,很少放空。

    蔺河电站水库形成之前,滔、岚二河交汇处的龙头咀靠滔河一侧的第一个滩口就是一个扎窝子的绝佳地带。人说八百里岚河、四百里滔河,虽说是个概数,倒也泾渭分明。夏秋两季,岚河常发大水,经常“犯浑”,而滔河一侧常是清水,吸引着鱼儿逆流而上。捕鱼爱好者几乎每年都要在这里扎几茬窝子,所以,过路的人经常看到这里有人守窝子。有时候是一个人守,随心所欲;有时候是几个人轮流坐庄,一家一网,卵大卵细,各人的运气!据说文革后期一个农民偷着打渔,不去水利工地干活,被公社书记派民兵捉住吊起来打了个半死!伤好以后依旧痴心不改,想必是美味的诱惑和饥饿折磨兼而有之。

    早年我们这里鱼多得过河撞脚,可打鱼的人一直很少,可能是老辈人说的“打渔摸虾,失误庄稼”的缘故。记得水沙坪下河坝田家二老汉喜欢打渔,并且手艺和手气都不错,我妈把他叫二叔,我们叫他二嘎公。小时候看到二嘎公打渔,总喜欢跑去看热闹。最喜欢分享鱼儿上网时的喜悦,再就是把手伸进笆篓拿捏鱼身的那种肉奶奶的感觉。那年月,手气好时一天能打几笆篓,等到2000年我学打渔的时候,虫也成了好东西了。如今的家乡,再也听不到潮起潮落的声音,再也见不到清澈秀美的河流,有的只是一片汪洋死水!

    真正意义的扎窝子和守窝子已经与我们渐行渐远,倒是网上传闻的赵红霞之流扎的窝子日渐多了起来。我们相信,一旦高层纪委、公检法司、网络媒体、同朝政敌、醋缸老婆和酒店小姐强强联手,中国的反贪步伐必将大大加快,性病和艾滋病传播速度也将大大减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