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歌堪珠
雪歌堪珠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9,636
  • 关注人气: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喜乐空无》  观想资粮田(下)

(2009-06-02 20:39:27)
标签:

杂谈

分类: 杰仁波切

    千道柔和光芒待法讯
    五色彩虹金刚座上师
    清净含蕴现五欢喜佛
    双运不离胶漆四明妃
    明点脉管牵系诸菩萨
    二万一千毛孔阿罗汉
    尊足盛气防御众邪魔
    光芒罩护上下及八方
    财宝护法引领众胁侍
    世间诸尊顶礼尊足下
 这是身曼荼罗的观想,说明了上师的要素、来源以及与诸尊的脉络。我看到一部释论说,只要修行者的上师还活著,他的身曼荼罗观想,会化为完整的身曼荼罗修行。秘密集会檀陀罗里,有关与明妃和合的章节中,说若与实体明妃行乐空双运,才会成就真正的身曼荼罗修行,如果仅与观想中的明妃行乐空双运,则其成就不大。
 同样的,当一个人的精神上师还活著,由于上师具足成就要素,观想上师即可圆满身曼荼罗修行。若上师往生,修行者要圆满修得身曼荼罗,则比较难有成就。不过,我不能说这样的释论绝对正确。
 “野风送遗珍”释论,对身曼荼罗的安置法,与“安多秘密集会檀陀罗释论”之传承所提及的,并不一样。不过,我不认为地者有何冲突之处。
 观想上师宝冠有毗卢遮那佛,喉间是阿弥陀佛,心间为不动佛,脐间是宝生佛,秘处为不空成就佛、根据“秘密集休檀陀罗”引导文的说法,学人应该观想五佛排成一直线,好比在同一根柱子上,下方佛尊的头顶,接触上方佛尊的宝座。但是,“野释论”的解说又有些不同,认为五佛法相比较小,彼此之间,无法互相触碰。
 四大(即地水火风)至此化成四位明妃,她们分别处于:脐间宝生佛前面的是佛眼佛母,心间不动佛前面的是摩莫枳(即我母),喉间(或说介于喉间与心间的火轮)阿弥陀佛前面的是白衣母,顶上毗卢遮佛前面的是度母。
 关于五部佛观想法,有两个不同传承:一是观想环抱明妃,二是面对明妃而不环抱。
 现在来谈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的生起处。
 在两只眼睛中间的是地藏菩萨,被色金刚母环抱。在两只耳朵之间的是金刚手(即大势至菩萨),被声金刚母环抱。在鼻根的是虚空藏菩萨,被香金刚母环抱。在舌根的是观自在菩萨,被味金刚母环抱。在心间的是不动佛后方的文殊菩萨,没有明妃环抱。
 “野释论”中提到,文殊菩萨和金刚自在母双运一体,这样一来,共有三十三尊。虽然金刚自在母在“根本密宗檀陀罗”中被提及,但是,这里我们是依据秘密集会檀陀罗不动金刚佛的修法为基础,因为“金刚鬘”之中并未提到金刚自在母。不过,“野释论”说:
 ‘必须观想金刚界自在母,为文殊菩萨明妃,身色为白色,具有白蓝红三面,六只手臂。前两只环抱文殊菩萨,右馀二臂持法本、宝剑,左馀二臂持捧莲花和摩尼宝珠。在隐私处有除障盖菩萨,被触金刚母环抱。在八个主要关节处都有普贤菩萨,就如前行所说的。’
 另外一种方法,是观想普贤菩萨在双肩关节、手肘关节、手腕关节、髋关节、膝关节、脚踝关节等,一共十二处。又有一种方法,是观想一位普贤菩萨在胸骨之处,再观想他的影像放射到全身三百六十个关节处。虽然并未提及被五明妃环抱,但是,仍应如“秘密集会檀陀罗释论”所说的,观想他们与明妃环抱。
 宝冠上的是弥勒菩萨。根据“秘密集会檀陀罗释论”,弥勒菩萨位居毗卢遮那佛后方。所以,最后方是弥勒菩萨,他的前面是毗卢遮那佛,被度母菩萨环抱。再前面是顶髻转轮明王。在宝冠上方有四尊。根据“野释论”,这四尊彼此重叠。毗卢遮那佛位在最下方,其上是弥勒菩萨,最上端是顶髻转轮明王。
 “秘密集会檀陀罗”传承似乎是比较方便修行呢?若不以为然的话,就必须从“秘密集会檀陀罗”传承,转换到“上师供养法”的传承,这么一来,会感到比较棘手。根据贝芒贡却坚赞的著作(他是引据贡却季美旺波传承的上师供养法释论),身曼荼罗安置法,是根据秘密集会檀陀罗而作。
 所以,对我们这些十分熟悉秘密集会檀陀罗的修行者来说,按照他所写的来做会比较好。当然,你也可以依循秘密集会檀陀罗金刚释论所说,或依上师供养法释论所说,任选一种传承下来做都无妨。
 这里提到肉身上的“毛孔”,必须被观想成阿罗汉,但是,其总数跟肉身上的毛孔总数并不相符,所以若解释成毛发的话,可能更正确。我不懂为什么毛发没有被提及?我不知道在藏巴方言中,毛发和毛孔是否同一个字?
 经文中继续提到十位忿怒尊,代表著十智之清净相。这些并非“阿毘达摩经”文中所指,而是喜乐和空无心境的不同实例。右手是大威德明王,左手是无能胜明王。观想他们,不必止住不动,免得一移动手的时候,担心他们会掉下来。
 据说,修行者若太在意佛菩萨是否会掉下去的话,他一移动手,便会想像佛菩萨亦随其手移动。其实,不必太担心佛菩萨遗失。例如,在“护轮”的观想中,当“孙波明王(孙美明王)”修行者远离有害的地下生灵时候,是上下颠倒的法相。
 “野释论”中提及,马头金刚位于舌根,然而,最好依据秘密集会檀陀罗释论所说,观想他在嘴巴之外,因为忿怒尊会对抗外来干扰的魔障,所以,他应该显露在外,而不是隐藏在内;似乎没有必要把忿怒尊想像成处于隐藏状态。根据其他释论,忿怒尊是在金刚杵根之内,不过,最好还是把忿怒尊想像成是在外面。
 柔和微光,被观想成十五位护持方位的守护神。光线由主尊心中,放射到十方,如同大威德金刚和秘密集会檀陀罗所说,这些光线前端,是固定的方位护神,本质上像征主尊的智慧。有人说,修行者须观想药叉为他们的侍从,不过一点可以省略掉。
 世俗神祗(天部诸尊)好比是一个座垫,他们即使被踩在诸尊脚下,也怡然自得。贝芒贡却紧赞说:
 ‘你应该观想梵天、大自在天等,在莲花座上,被踩在主尊脚下,如同诸天被踩在大威德金刚脚下。你不要认为诸天是受压迫、受践踏,或承受种种痛苦,而应该想像他们受到主尊的照拂,并且主尊看守他们,以免他们做出不善行为。’
 艺术家在绘制“唐卡”时,往往考虑到许多事情,为了表示善解佛菩萨慈悲本意,有些艺术家可能会把诸天画任佛菩萨的莲花座上,而不画成被踩在脚下,这是错误的。
 诸天本来就应该位于主尊“脚下”的莲花座上。如果你抱持著诸天受到主尊照拂的想法,就可以肯定,你不会受到他们的伤害,甚至他们连想要害你的念头也不敢有。
    历代上师依序绕周边
    曼荼罗坛本尊当中坐
    诸佛菩萨勇父空行母
    护法守护尊遍行如海
 观想主尊之后,继续观想主尊周围的历代上师。如上所述,从主尊心中放射光芒,刚开始很狭窄,光芒慢慢愈变愈宽。于柔和光芒前端,观想自己的根本上师,他受到直接传授法门的诸上师围绕。如果可能,你必须观想所有上师,包括第一位教你识字的上师。如果做得到,要把他们统统视为上师。若能同时把他们视为诸佛,那样更好!
 我一向告诉西方国家的修行者,如果跟著某个人学习佛学知识之后,你别无选择,必须视其为上师。不过也有另当别论的,如果一个人没有机会检视上师,甚至无法自上师那儿得到指导(檀陀罗教诲除外),或是无法得到一般佛学传授,自是可以不视其为上师。
 当你认为可以接受他当做上师时,就应当信任他,不可心猿意马。了解情况,选择正确上师,并依止上师,是很重要的。
 根本上师以正面和你相对。不过根据一些不同说法,可以观想根本上师面对主尊,而非面对我们。在前行阶段,虽然只有一位主尊,这位主尊却可以被称为“事业金刚”,负责表达各种事业。
 在这里,虽然根本上师被视为资粮田的主尊,你同样可以用平常心,观想上师具有非常平庸的法相。他的功德,是帮助你受到主尊认同,你可以根据熟悉的瑜伽部神祗,观想身曼荼罗,使自己身体和根本上师合而为一。
 再观想另外两道轻光,一道射向左边,另一道射向右边。在主尊的右边,观想弥勒菩萨受到广大行系上师们围绕住。主尊左边是文殊菩萨,受到甚深见系历代上师们围绕。左右二边上师的下方,是历代“甘丹派”上师。
编注:甘丹派或译噶当派、噶丹派、旃丹派等,为格鲁派的前身。为免初学者将噶当派误与噶举派混为一谈,而译为甘丹派。
 自阿底峡起,广大行系和甚深见系合为一体,因此,左右二侧都要观想甘丹派传承。由于教义说法不同,甘丹派传承可以分成三个系统:
 一、甘丹教典系。二、道次第系。三、教授系。分别源自博多瓦、贡多瓦和确喀瓦。
 编注:甘丹派的传承,以教典派和教授派为盛。教典派重视学习佛教经典。教授派重视上师的教导、传授与实修。树立教授派的是京俄瓦,此处写为“确喀瓦”,可能是笔误。
 因此之故,两边都有这三系传承上师门。这三系传承,到了宗喀巴大师时代,合为一个传承,是以,在三系历代上师群之下,还要观想合而为一的新历代上师群,每边各有完整的一组。一群在弥勒菩萨之下,另一群在文殊菩萨之下。
 另外还有一个说法,认为其下应该再观想一个空的宝座,象征持教大师将不断降临,使传承持续不绝。
 如果你修行过以“入菩萨行论”为基础的修心法,则可以直接观想广大行系历代诸上师,而不必观想弥勒菩萨。不过,你仍须观想文殊菩萨、龙树菩萨和寂天等。
 什么是“开示加持的历代上师”?根据贝芒贡却坚赞之言,有许多种不同解释。他说,这是指一个人在修行时,宜加以强调,并且特别观想的历代上师。而普琼蒋巴仁波切却认为,“开示加持的历代上师”是指修行“甘丹十六明点”的历代上师。对没有学习过甘丹十六明点的修行者,不需要观想此传承的上师。
 普琼蒋巴仁波切曾经说:
 ‘因为我来自康巴(西藏东部),而且我的块头高大,当我顶礼时,可以覆盖较大片的地面,所以,我比别人获得更多功德。’
 (藏人传言,一个人五体投地顶礼时,覆地的面积愈大,功德愈多。)
 普琼蒋巴仁波切每日课诵时,都进行顶礼,即使年事已高,也不间断。贡唐仁波切在他的传记中说,曾经每日顶礼上千次。乍听之下真的令人讶异,这些人实在是辛苦如实修行,而不是把顶礼当成体能运动。
 嘉杰赤江仁波切的说明非常好。因为对历代传承上师有各种不同说法,前任嘉瓦仁波切便要求嘉杰巴邦噶仁波切厘清意义。在画家中,有五组密宗檀陀罗历代上师,排列成五条直线,一条接一条。我认为,当你观想时,应该将之安置于十一层莲花的最上面四瓣上。
 前方花瓣,可以观想密宗檀陀罗之王“秘密集会檀陀罗”或“大威德金刚檀陀罗”。虽然大威德金刚属于父系密宗檀陀罗,但是,他具足父系和母系密宗檀陀罗的主要特色,而且又是格鲁派传承之中,非常重要的本尊,所以可观想他在花瓣前方。
 花瓣右边是无上瑜伽檀陀之父檀陀罗“秘集金刚(秘密集会金刚)”,或者是大威德金刚。如果秘集金刚已经被放在前面花瓣上的话,则在左边的是遏罗迦,为无上瑜伽檀陀罗之母檀陀罗之王。后花瓣上的,是“甘丹十六明点”曼荼罗诸尊。
 如果你没有接受过甘丹十六明点灌顶,则可以观想喜金刚。若你主修时轮金刚,可以观想时轮金刚取代遏罗迦。你可以依自己所著重的本尊,来更改观想对象。
 密宗檀陀罗历代上师有五组。在中间观想大手印传承历代上师,不论称为“格鲁与噶举传承”,或称为“格鲁传承”。缘此上师瑜伽修行法之上师供养法,如同通往大手印之不共加行,虽然大手印历代传承上师,本质上各自独立,实质上悉为文殊菩萨相。
 总而言之,大手印历代上师在资粮田主尊之上。大威德金刚教法历代上师在前方,秘集金刚在右方、遏迦在左方、甘丹十六明点或喜金刚教法历代上师在后花瓣上,会比较妥当。
 甘丹十六明点曼荼罗中,有各种不同本尊,属于不同部的密宗檀陀罗,包括无上瑜伽密宗檀陀罗诸尊在内;藏密学院的秘密集会檀陀罗就是。这些曼荼罗内,有一些藏传佛教密宗大师,如库敦尊珠雍仲、俄勒比喜绕等即是。克珠仁波切在他的“拂拭佛陀教义”论文中说到:不要将上师观想在曼荼罗之内。可见,他对此修行法存疑。有一次,他甚至还对“甘丹父系子系经文”是否为恰当的教法,也表示不苟同。
 “嘉瓦仁波切一世传记”中,我们发现有人这么问他:
 ‘听说,甘丹父系子系经文并不完备。’
 嘉瓦仁波切一世回答说:
 ‘我不知道它们算不算完备,不过,它们的确有助于心灵。’
 这个回答一针见血,因为如果某样东西能够教化人心,就可以了知它的可靠性,那还需要其他什么证明呢? 
 所以,在最上面四片花瓣上,有四位无上瑜伽密宗檀陀罗的观想主尊。虽然在画像上只画了本尊,如果你能够观想到本尊所处无量宫殿的话,当然最好。不过,假如超过你的观想能力范围,那又另当别论。假设你的真的观想到宫殿,那么在接受四灌顶时,可以给合上师瑜伽行法,来做自我灌顶。
 在前花瓣上,观想完整的大威德金刚曼荼罗,不论是单尊大威德金岁或是大威德金刚十三尊曼荼罗。右边是秘密集会金刚(不动金刚佛),左边是遏罗迦,以你熟悉的法相来观想。如果是鲁奕巴传承,由观想鲁奕巴荼罗,若是甘达巴传承,则观想身曼荼罗。若要更容易的话,可以观想诸尊都面对著你,设若不嫌麻烦,最好观想诸尊面对主尊,正如同曼荼罗里,胁侍(随从)都是面向曼荼罗主尊。
 我认为,可以观想无量宫殿在集会树的资粮田内,也可以观想,整棵树就生长在无量宫殿。
 于莲花瓣的第二层,观想时轮金刚在前方,其馀花瓣则有各种不同无上瑜伽密宗檀陀罗诸尊。例如:红大威德金刚、智足派不动金刚佛,以及各种遏罗迦。遏罗迦有各种不同法相,许多密宗檀陀罗里的遏罗迦,我连名字都不知道呢!
 若阅读萨迦派“密宗檀耽罗集要”,会觉得十分诧异,因为当中提到数不清的佛尊名相。本书的修行法,是格鲁派上师瑜伽观想法,出现的佛尊,大多数为格鲁派学人所知悉,不过,如果你的修行和其他教派合而为一,也可以观想诸如马头金刚等主尊。
 你不可以固执地认为:其他宗派的本尊,不能出现在自己宗派的资粮田里面,这样,表示你的皈依对象有宗派上的门户之见。任何教派都有差异,重点是,对自己所信仰和所感兴趣的诸尊,都可以出现在资粮田之上。
 在第三层莲瓣,要观想瑜伽密宗檀陀罗诸尊。金刚持是诸尊之首,此本尊的修行法,在格鲁派已逐渐式微。我却认为:恢复金刚持修行法,是很重要的事。因为,若不对金刚持有所了解,那想要去了解宗喀巴大师所说明的瑜伽密宗檀陀罗,更是可望不可及,对普明(一切智)的了解,不可能获得太大助益。
 第三层莲瓣之下,是作部(或称事部)密宗檀陀罗诸尊,然后是行部密宗檀陀罗诸尊。在“毗卢遮那三宝地”曼荼罗中有阿罗汉,所以,我不了解为什么:修行者可以观想印度大师,却不能观想藏传佛教大师?不过,克珠仁波切一定是想到某种理由,才会这么认为。
 作部密宗檀陀罗之中,有许多本尊属于不同的传承,诸如莲华部、宝部、金刚部和如来部等。
 以此阵列方式,再下一层是“贤劫千佛”。虽然上层的观想本尊也是佛,然而因密宗檀陀罗诸佛,被视为比显密二乘更高层次的金刚乘,故以此方式排列。这种排列顺序,并不表示观想中的本尊高于诸佛位阶。
 在诸尊下方,观想释迦牟尼佛和八大近侍菩萨弟子。在菩萨下方则为十六阿罗和尊者,然后是空行父、空行母。于此有三观想法,一派是空行父在右、空行母左边。另一种则是对调。第三种传承是让他们彼此互拥。
 空行父与空行母之下是护法。格鲁派的主要护法是“三士道三护法”。贡唐仁波切的“格鲁派增长祈请文”中说:
    敬礼三士道三护法尊
    大黑天毘沙门及成就
    依怙三尊无上大法力
    宗大师善慧智永增长
    编注:大黑天为摩诃迦罗,毘沙门是毘沙门天。成就是指成就法王,总共有三位,分别是秘密成就法王、内成就法王和外成就法王。其中,外成就法王昵称阎魔天、炎摩天或焰魔天。
 大黑天摩诃迦罗(速作智慧怙主),是观自在菩萨的忿怒相,为上士修菩提心的护法,所以深受上士道之慈悲修行者欢迎。
 毘沙门天重视戒律,因此是持戒之中士道修行者的护法。下士道十分强调因果业力,所以,视重视事业功德之成就法王为护法。在格鲁派传统中,修行者可以寻找与其修行功德相称的护法。
 我认为,摩诃迦罗和成就法王是格鲁派传承的主要护法尊,这一点,有上下密宗檀陀罗学院的仪轨可资证明。下密宗檀陀罗学院(下密院)主要修行护法为成就法王,上密宗檀陀罗学院(上密院)则以修摩诃迦罗护法为主。
 密宗檀陀罗学院对佛法的贡献很大,因为经由学院,才使秘密集会檀陀罗教法得以延续。摩诃迦罗与外成就法王二者,我觉得外成就法王是“不共护法”。还有人提出如此立论:
 ‘格鲁派修行者的上师,是文殊菩萨,本尊也是文殊菩萨,护法也是文殊菩萨。’
 以成就法王的外,内和秘三尊来说,内成就法王显得格外被重视。宗喀巴大师曾造著名的赞美诗“法库玛”,赞颂内成就法王。除上述三护法之外,实在不必另求其他护法。有时候我(开玩笑)说,只有当我们听到成就法王已经圆寂之后,才有必要寻求其他护法。
 虽然上师善慧能仁金刚持不会有任何偏袒或偏见,但是,若你能够视上师为佛尊,本尊、护法等的化身,并向他虔诚祈请的话,则你所接收到的开示以及加持,会更有力量。同样地,如果你依止像成就法王等护法,完全信任他的保护能力,那么,在信任之中,会得到特殊的力量。
 忽略护法并不好,因为宗喀巴大师曾经特别实修过护法,并且进而要求护法好好保护佛法。因此,忽略此护法修行,或转求其他护法,我认为实在是个大错。不过,不能拿我的观点,当做格鲁派修行者必须遵守的准则。也许有一些不寻常的例子,说明高僧以其修行证悟,获得特定的护法,只是这种情形,应该当成例外。我针对这个看法,做过深入观察,才得到如此经验,我深信,三士道三护法,应该被视为最重要的护法。
 密宗檀陀罗里,还有很多护法,诸如四臂摩诃迦罗、大红永保护法(迦穆辛)等。一般而言,经文会说明如何透过“不可退转”的方式,来印证修行者的证悟程度,其实,证悟程度很难断定。依此推论,要判断护法的功德成就,当然更加困难。
 吉祥天母并不是格鲁派传承特有的护法,宗喀巴大师跟她也没有任何特殊关系,不过,嘉瓦仁波切一世——宗喀巴的弟子根敦朱巴——却在札什伦布寺(编注:当时称为那当时)指定吉祥天母为主要护法。
 根敦朱巴的转世者,嘉瓦仁波切二世敦嘉措,也依止吉祥天母为护法。他曾担任色拉寺和哲蚌寺住持,因此,吉祥天母成为这二座寺院的主要护法。其次,许多格鲁派僧院在西藏东部和安多先后建立,以当做色拉寺和哲蚌寺的属寺,如此一来,吉祥天母修行法,在安多札什喜寺和塔尔寺等僧院中,变得十分普遍,同时,“乃穹”护法的修行,在哲蚌寺诸属寺里,跟随广为流传。
 和你有主要关系的出世间护法,理应观想处于资粮田中。没有特别理由要求你,非得把每位护法都安置在资粮田。嘉瓦仁波切七世和普琼蒋巴仁波切曾经强调说:
 ‘如果把所有护法都安放在资粮田,对皈依修行十分危险。’
 比如说,虽然我和护法尊“嘉波衮噶”有非常特殊关系,我也不会把他放在资粮田里,假使我这么做,就会使我的皈依修行退步。这些护法被确定真正存在,而且是五佛的主要化身,他们为了特别目的,以我们最熟悉的世俗法相出现。我们应与他们维持在世俗依止的层次,不应将一切都托付而出。
 这个道理,也适用于其他世俗护法。我们能够从他们那里,寻求保护和协助,但是不要完全依赖他们的照顾和指引。
 密宗檀陀罗里,似乎已经说明了如何与这些护法维持良好关系。如果你能够真正如同瑜伽行者一般,维持观想本尊所赐的荣耀,那你便能与这些护法维持适当关系,并加以运用,以成就你的事业。对我们这样的人来说,我发现甘丹派的教授非常好。甘丹派佛法修行包含三士道,或称为三种层次修为,而其中仅有四本尊,分别是:
 一、释迦牟尼佛,为佛法之本尊。
 二、观自在菩萨,为慈悲心之本尊。
 三、度母(多罗菩萨)为事业本尊。
 四、不动明王,为除障本尊。
 这是很实际的。对诸有情众生而言,最希望护法在因果业力的定理中,给予保护。因果定理决定我们的命运,所以,祈求护法不要让我们受到伤害。仔细观察因果业力定理,若做得到的话,宜努力在自身心智本体内,求得证悟,而不要被太多复杂的护法修行,冲昏了头;这样真的会好很多。
 修行者能如密宗檀陀罗所说,和护法的关系,已经修到必要的证悟程度,那又是另一码子事。修行者可以和所有护法建立特定关系,不论其属于出世间或世俗层面,因为修到这地步的瑜伽行者,可以充份使役护法,使其行利益众生诸事。
 达赖嘛二世根敦嘉措的传记中,提到他特别强调护法修行。他认为这是自己主要修行之一,又说投入这些修行仪轨时,应该把焦点放在度化三界一切有情众生的利益上。他并没有炫耀自己的成就,确实将这个世间的众生幸福,时时放在心上。
 对那些已高度证悟的人,不能一概而论。我们这些对密宗檀陀罗护法,毫无使役能力的人,总是向护法多所祈求,甚至是过度谦卑哀求,因此,最好还是请护法在因果业力中给予协助。
 格鲁派十分强调“世俗谛”,这点非常重要,此为因果业力定理的基础。一般来说,宁玛派“大圆满”是以禅定境界的观点来阐释。萨迦派则以“明空如一”的道果来阐释。宗喀巴大师对缘起性空的看法,则是以一般平常凡夫位,世俗相的角度来阐释,表明每个人可以自行决定他要不要修法,以及有选择自己本尊的自由。
 同样的,不论修行者是否要与特定护法产生关系,仍然是个人的自由,不过,为了西藏地区的长治久安,我认为吉祥天母和嘉波衮噶的修行,比起其他护法更重要。光是对格鲁巴学人来说,我认为成就法王的修法最为重要。
 这些说明,并非暗示世俗护法和地方神祗有什么不好,而是建议你对他们的态度,以求助为主,就如你向朋友等人求助一样,仅是求助,而不是完全信赖和寻求保护。你个人若和护法有缘,就以这种方式和护法维持关系,你会从他们的功德中得到好处。嘉杰赤江仁波切曾经告诉我说,他碰到一位戴著神帽,精神看来恍惚的灵媒,于是就问他:
 ‘你是谁?’
 他回答:
 ‘我就是格西博多瓦!’
 编注:格西博多瓦是前述甘丹派“教典派”的创始者。灵媒本应说出护法尊的名字,没想到一时情急,竟然说成甘丹派大成就者博多瓦的名字(格西是学位头衔)。嘉瓦仁波切藉此来奚落灵媒之神棍技俩。
 西藏有一种烧香的传统,称为“点巨香”,如果单从佛教观点来看,点巨香并没有太大意义。但是,我认为特定的供品,本身确实具有特别力量。如果空间弥漫臭气,我们烧香的话,味道就能改善。特别是在西藏,出现大规模亵渎佛尊乱象时,烧香修行有清净功能。烧香在表面上,显示出西藏人誓愿继续修持佛法的决心。
 十五方守护神的主题非常复杂,因为可以分为两方面来说,一是属于世俗层面:另一个则是出世间层面。有时候,我觉得光是藉由观想,就要成就许多事业,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就拿守护四方的四大天来说,虽然它们是世俗的守护尊,却仍被赋予协助十六阿罗汉保护佛法的责任,成为阿罗汉的助手。他们由本尊处得到这个誓愿,结果,仍然只是世俗护法,不能被安放在资粮田,只可以被观想在四方的云朵之间。
    三门中现法相三金刚
    吽字音中放射钩形光
    智慧自性本尊我迎请
    我与本尊共成不二身
 假如你办得到,应该观想三个音字,这三个音字代表三金刚,即金刚身、金刚语和金刚意等,他们位于资粮田上每一佛尊的身体三金刚处。假如你办不到,你应该观想喇嘛主尊善慧能仁金刚持上师身上三处,现此三音字,正如在喇嘛主尊善慧能仁金刚持上师章节中所说的,金刚身、金刚语和金刚意是不可分,此点十分重要,还要记得钩形轻光是由吽字音放射出来。
 “本性处”含有三个意义:第一个意义是真如界、法身的广阔领域,将智慧尊请来,转为色身。第二个意义,是从报身的本性处呈现化身;第三个意义是现前居住处。
 召请七智慧尊的观想,能够帮助我们改变往常习性。要知道,这些许诺誓愿者(或称三昧耶尊)并非无生命的人偶,也不是藉由智慧尊的融入才获得生命。由于誓愿者被观想成在生出时,就已经具有空无和喜乐的智慧,认真说,已不需要藉由智慧尊融入,来使他们显得更特别。因为我们习惯于预设立场,才有这种邀请智慧尊融入誓愿者身中的方法,否则就没有太大意义。如果一个人没有信心诚意,就算邀请到智慧尊也没有用。
    遍及三世善良幸福源
    根本上师传承及三宝
    空行勇父护法守护尊
    循悲愿力降临此世间
 这是祈请文。我认为是由克珠桑结益喜所写。其中说明三世上师完成修行的根源。
 我们要求他们出现在我们眼前,经由其慈悲力量,做为我们累积资粮田功德的依靠。
    诸法皆有本性任来去
    悉请随性无垢不沾染
    慈悲智慧因果业力现
    为度弟子屈身喜降世
 这一段颂文,解释所有现象本质都是空无,没有现象是与生俱来的,主观的“无所不知”同样是真的,因为它遍及所有现象,故来去自在,也可以说无来无去。
 而且由于众生有不同性情和不同兴趣,法身适时出现在许多不同化身中。所以,我们请求法身现起多重色身,成为我们的资粮田。
    唵
    上师佛陀与菩提萨埵
    护法诸尊以及众眷属
    耶嘿喜·渣吽榜伙
    智慧尊三昧耶尊如一
 编注:本书凡是文字左侧画线者,表示国语无法正确发音,请以台语发音比较正确。
 “渣吽榜伙”召请智慧尊,然后融入三昧耶尊。这么做,包括四个方法:渣为钩召,祈请或召请智慧尊。吽为如实,使智慧尊专注于三昧耶。榜为结合,使二者合而为一。伙为欢喜,意即与喜悦丝毫不寸断;这就是“渣吽榜伙”四咒音的意义。你必须观想智慧尊已经融入资粮田诸尊中,而圆成一座完整资粮田。这样可以帮助你把资粮田诸尊,都当成是圆满资粮田的化身。他们虽然有著不同形体,但是,皆为主尊智慧心之化现。
 我认为主尊智慧心的呈现,如同僧团,可以化为赐福功德成就的本尊,或化为可赐加持的上师、或提供助力的空行父、空行母、或保护我们远离障碍的护法、或化为诸佛菩萨阿罗汉、或声闻僧等等,来教化有情众生。
 从密宗檀陀罗观点来看,没有特殊理由要观想阿罗汉,在这里,是依据一般菩提道来论述,虽然他们的外貌是声闻弟子,本质上却是主尊的显相。
 我认为资粮田中,诸尊的安置法,是依据显宗经典和密宗檀陀罗修法来设计,故其中包含了所有与大小乘相关的皈依对象。上师金刚持曾经为了教化像我们一样的众生,显现各种不同化身,目的都是要让我们在修道时,获得适合形体,并帮助我们证悟菩提道之成就。
 嘉瓦仁波切五世的著作里,曾对“上师供养法”资粮田,有太多形形色色诸尊做了批评。不过我认为,观想这些本尊确实有其特殊含义,例如“六座上师瑜伽”所说,简化资粮田,观想单一主尊也有特殊功能。
 为了调伏教化我们的冥顽心智,金刚持上师一再现种种相、施种种善巧,使我们在各种不同情况之下,都能受惠。我认为,修行者若能接受这样的观点,将有助了解上师的大慈悲。例如:有一位朋友因你而能够接下近不同阶层的人,他对高阶层人士彬彬有礼,见到低层次人士坦诚相待,你会觉得这位朋友人很好,并加以感激。假使你的朋友不是这么圆融,虽然动机很善良,却会让你觉得十分失望。
 因此,金刚持上师现各种不同色身,诸如勇父、空行母、天女、诸佛菩萨和下三部密宗檀陀罗诸尊形体。如果你能了解这个事实,并体验“诚心祈请文”对上师的重要含意,则意义非凡。祈请文提到:
 ‘上师就是你的空行与护法。’
 上述这些都在说明:上师为了教化一位有情众生,会使用各种方法。你必须了解,因为你的无知和成见,是无止境的。为了教化你,上师才需要化身成各种不同形体,以建立起你坚定的信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