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758,408
  • 关注人气:1,3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85盘龙道王龁火海逃生踞虎关羌瘣提手攻城

(2021-12-03 08:00:00)
标签:

文学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85章 羌瘣                        1

王翦啃一口干馍喝一口淡酒,嘴里不闲着,转头对儿子王贲道:

“吾儿带五百人马,去盘龙道接应一下王龁、蒙武。”

蹲在一旁正狼吞虎咽啃着干馍的蒙恬,闻言一愣,“噌”地站起来问道:

“老先生何出此言?我爹还活着?”

王翦呵呵一笑道:

“啊?嗯,你爹命硬,一把火想来烧不死他。”

蒙恬一听,把手中的干馍扔在地上:

“我也去。”

王翦笑笑:

“不用不用。”

弯腰捡起地上的干馍,拍打掉上面的泥土,递给蒙恬:

“小公子只管吃喝休息,回头去看护好你大父。接应你爹的事情,叫你王叔去办就成了。”

按住了蒙恬,王翦对王贲道:

“吾儿一路小心,若真能接上王、蒙二将,万勿回高都走野王。为父料敌军不日必追击至此。”

“喔。”

王翦叫身边的校尉领着王贲去校点人马。

看着二人走了,王翦把手中的干馍紧啃几口,喝一口淡酒强咽下去。还得赶紧迷糊一会儿。漫漫退却之路,向南向西还有一千多里,接下来还得日夜兼程地赶路。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二部《函谷决死》

     2

蒙武、王龁的确没死。

魏无忌一把火烧得蒙武、王龁部尸横遍野,损失惨重,却并没有全军覆没。

人说水火无情,这话不假,可水火却各有自己的脾性。

若是突然山洪暴发,冲入盘龙道,大水沿着曲折的山道一路冲刷过来,身在沟中奔逃不及,蒙武、王龁断难活命。可是这火不同,它是追风而走,认风向不认沟壑。

彼时盘龙道中大火一起,起初是火借风势,风助火威,铺天盖地一下子便把沟中的秦军吞噬了,立时死伤惨重。

可是,人有活命的本能。沟里山坡两侧的秦军将伍一看大火烧过来了,便本能地向沟中奔逃。大火紧追身后眼看就要追上了烧着了,可山道曲折,没跑多远便有一个弯道。

王龁并卒伍奔到山脚转过弯道,大火却不会拐弯,还只直愣愣向西而去,翻山越岭,从沟底爬上山坡,又爬上山顶复又冲下沟底,一路向西呈扇面燃烧过去,直把那弯道里的草木,并拥挤在弯道里的王龁将伍,撂在一边。

待到大火从身边烧过去之后,王龁惊魂稍定,查点身边人马,只剩八九千人。

想想损兵折将,魏无忌又不上钩,拖延了这些时日,赵魏联军必早已入上党,正在合围上将军。想起王翦当初的力谏,王龁心知大势已去。

他把还活着的一个校尉两个千长招到跟前,悄声道:

“此役东进,大势已去。蒙将军于紫荆山想来也是凶多吉少。盘龙道不能久留,我军必得赶紧突围。”

几个人都抱拳应命道:

“末校末千惟遵将军令。”

王龁指着一个千长道:

“千长羌瘣,本将军命尔率两千人马在前开道,向西突围。”

羌瘣半边脸上的眉毛胡须被大火燎去了,一只耳朵红肿焦糊,流着血脓,抱拳领命道:

“末千遵令。”

“大火未息,尔只能追着火尾,万不要误入火阵。”

“末千明白。”

“千长辛胜。”

“末千在。”

“命尔率两千人马断后。如遇魏军追击,必得拼死阻击,掩护大军安全出盘龙道。”

千长辛胜倒是没有过火,不过叫那扬起的烟尘也熏得满脸漆黑,没个人样。闻听将令,他眼珠一转,抱拳道:

“敢问将军,末千阻击追兵,何时为限?”

王龁想了想道:

“务必阻击到天黑。”

辛胜又道:

“若是敌强我弱,阻不住怎么办?”

王龁一瞪眼:

“斩!”

辛胜缩了缩脖子,这才抱拳应命:

“末千遵令。”

王龁又命那校尉统领中军,把一干伤卒都抬着搀扶着,紧随羌瘣前军之后,向西突围。

安排停当,一声令下,千长羌瘣便招呼人马,向盘龙道深谷摸索前进。中军人马拖后半里,“踢里吐噜”沿盘龙道山沟水溪向西移动。

羌瘣在前开道,走了不到两里地,山道弯曲,转过一个山沟,就跟翻画片一般,立时又是烟雾弥漫,火光冲天,原来是那山道复又转向正西了。

羌瘣一马当先,顶着浓烟热浪往前走,进入火场没走多远,就感到脚底滚烫,脚下的战靴似被烧着般。万一真把鞋靴烧毁了,这等山道,乱石嶙峋,残枝乱根遍地,割伤了脚底板,是断难行走冲锋的。

他便停住脚步,仔细观察。

此时风劲,火头早已烧过去了。沟底的枯草都已过火,虽然还有些灌木在燃烧,但大部分蒿草已经燃尽,只有草灰余烬在冒烟,火灰下还掩着几寸深的余星,烧鞋烫脚,但只要稍微覆盖些土石,便可无恙。

山沟两侧的树木虽还是熊熊大火,“噼啪”作响,甚是吓人,但火苗浓烟都是往上蹿,虽是热浪烤人,却是再没有烧下来的可能。

他便回身唤来十来个戈兵,叫他们在队伍前面一溜排开,用长戈把那还在冒烟挡住去路的灌木蒿草,都砍倒了胡噜到一边。遇有草灰余烬,暗藏火星,都扒拉些碎石泥土遮盖一下,给后面的卒伍趟条道路。

军令一下,十来个戈兵便抢步上前,把手中的长戈放倒,左右胡噜开道。

看着戈兵开道甚有成效,羌瘣即朝身后的卒伍挥挥手:

“前进,勿要停留。”

说着话,带领队伍紧随戈兵之后,继续前进。

    这么着走了几里地,转过一个山崖,突然又离开了火场,复又太平无事草木依然,羌瘣就下令叫卒伍加快步伐,跑步前进,不要耽搁。

这么着走走停停,几十里地下来天黑了。

羌瘣抬头一看,远近处,漫山遍野的大火还在燃烧,天空被火光印得血红,脚下的道路依稀可见。想想王将军所言,盘龙道里不能久留,如若明日突然转了风向,大火再烧回来,不是闹着玩的。

他便下令,叫全军稍息片刻,爬起来继续赶路。

一气跑了半夜,子夜时分,突然前头“哇哇啦啦”有说话声。羌瘣示意队伍停下,叫身边的一个军卒去打探。不一会儿那军卒回来报告:

“报千长,前头是踞虎关,被魏军占领了。”

羌瘣闻言想都没想,“仓啷”一声拔剑在手喝道:

“打!冲过去!”

身边的卒伍闻言,也都“契吃咔嚓”抄家伙准备战斗。

羌瘣拨开队伍,大踏步朝那闹腾的声音走去。到了队前一看,血红的火光印照下,踞虎关居高临下,杀气腾腾。身后山道狭窄,队伍蜿蜒几里地,根本施展不开,只能一条道往上冲。

羌瘣便对身边的卒伍道:

“你去传令,叫有弓弩箭矢的都上来。”

“得令。”那小卒回头飞奔,去传达羌瘣的军令。

   3

羌瘣蹲在盘龙道中,一边观察踞虎关,一边等着弓弩兵上来。

不一会儿人都上来了,羌瘣回身扫一眼,最多也就二百来人。人人有弓,却很多人没箭。他便又叫这二百来人回身朝队伍中去搜罗,把丢了弓弩却还有箭的都搜罗过来。

不一会儿弓弩手都回来了,羌瘣查看一番,每人也就三四支箭,这哪里能攻城?

别无他法,只能硬上。

如若不能攻下踞虎关,叫魏军堵在这关下,背后魏无忌追杀过来,前面上党赵魏联军也会增兵包抄,更有一旦风向转变,大火复燃还会有葬身火海的危险。

羌瘣吩咐那二百弩兵道:

“尔等兵分两队,都爬树攀岩尽可能与关城等高,只听关下我军一声呐喊,便都向关城上射击,掩护盾兵抢关。”

二百弩兵一声应诺:

“惟听军令!”

众人一哄而散,都往那山崖上找登高处。

羌瘣等了会儿,见弩兵都攀爬停当,便一步跃上一块大石,对跟前的卒伍高声道:

“弟兄们,我等今日命大没有葬身火海。可是前有雄关后有追兵,头顶上大火还在燃烧,唯有拼死抢关一条生路。弟兄们尔等要死要活?”

“活!”

“要死要活?!”

“要活!!!”

“好。要活之人就跟本千奋力杀敌,抢下踞虎关便能活命,杀!”

两千卒伍也跟着齐声怒吼:

“杀!”

羌瘣跳下大石,复又大喊一声:

“冲啊!杀上踞虎关!杀啊!”

随着喊声,就听一阵弓弦响亮,山岩上树顶间,“唰唰唰”几百支箭一齐朝踞虎关上射去。羌瘣一马当先,朝关城冲去,众卒伍也呐喊着紧随冲锋。

秦军弩兵射出的箭雨,瞬间压制了关城上的魏军。有人中箭有人蹲下躲避。就这一瞬间,羌瘣带领秦军已冲到关城下,开始奋力攀登。

可是箭雨瞬间过去,攀城却没法一蹴而就。

就在秦军攀登到一半时,关城上也响起一片呐喊,跟着箭矢如雨倾泻而下,魏军开始反击。

关城下的秦军遭到魏军如雨箭矢的射杀,快要登顶的秦军被关城上一通矛戈乱捅,纷纷惨叫着跌落下来,许多人摔死在踞虎关下,摔断胳膊腿的在地上挣扎翻滚。

羌瘣虽然凶猛,可也躲不过箭雨。一支箭射中他的右胸,他还挣扎着继续向上攀登,跟着“铿”地一声,另一支箭正扎在他左手心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