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393,353
  • 关注人气:1,30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57魏安釐王打败秦昭王收复河东之地

(2021-10-26 08:00:00)
标签:

文学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第57章 范痤                             1

群臣闻听魏王圉问,该向何处用兵,当时惊骇。

邯郸之役大败秦军,已而收复河东之地,可不全是魏国之力。吾王若是被胜利所惑,朝列国寻衅,岂不是自惹祸患?

群臣不敢擅谏,都等着魏王圉往下说打谁。

魏王圉看看群臣没有热烈响应,等了一会儿,这才道:

“各位爱卿,河东之地业已收复,尔等群臣不可懈怠,须要辅佐寡人再接再厉,振兴国家,壮大军队,争取在不久的将来,再度收复河西之地,全先祖遗愿,叫魏国称霸列国,子孙万代昌盛太平。”

群臣闻言,一时放心了。

不久的将来才要收复河西之地,将来就是以后,以后就是没准的事。于是群臣复又山呼:

“吾王圣明,臣等遵旨!”

魏王圉把那终日提防魏无忌的心思收了回来,安排起政务来,一时还真是有模有样。

他先是任命了一干官吏,叫他们立刻启程赴安邑等河东之地,接管权力,安排生产,组织恢复。跟着又根据过去的记载,派定河东之后钱粮贡赋,都照原样减半三年,以使百姓休养生息。

河东离大梁近千里,税赋钱粮多走水路转运。这其间要经过河东之地的汾水入西河,再转河水,顺流东下,至荥阳附近入鸿沟,这才能运抵大梁。

鸿沟是一条人工开凿的运河,始建于魏王圉的太祖魏惠王时期,此时已经一百年了。鸿沟连通河水这一段长约二百里,由于年久失修,不少河段泥沙淤积,河堤坍塌,枯水季节时常断航。魏王圉又下旨整治鸿沟,清理河道,加固堤防。

大梁城的城墙由于年久失修,不仅多处破败,也不合规制。现在的城墙还是一百多年前作为一个中等城邑时修建的,城墙的高度厚度都不像个王国都城。先祖魏惠王三十一年迁都大梁时,由于几度大败于齐国秦国,国力大衰,无暇内顾,后来历代魏王也忙于战事,故而一直没工夫也没能力扩建城墙。魏王圉骑着马在大梁城墙上走了一圈,下决心照着列国都城的规制,扩建城墙。

圣旨一下,有大臣担心,一下子开工这些大工程,耗费人力事小,哪来这些钱粮支应。正好这年大梁附近又闹了一次水灾,各地的灾民还需要钱粮赈济。这时候,收复河东之地的好处便大大地凸显出来了。秋收一过,河东之地的钱粮顺着河水,顺着还在修浚的鸿沟,源源不断运抵大梁,不惟赈济灾民不用发愁了,计算起修筑城墙,疏通运河的费用,还绰绰有余。

魏王圉开心,群臣叹服。

一时间,魏国前所未有一片欣欣向荣的复兴景象。

这日朝会,魏王圉也不知是心里高兴随口一言,还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一干杂事议完之后,他便张嘴道:

“各位爱卿,自打寡人收复河东之地,近十年来国家振兴,钱粮富足,寡人决定还都安邑,众卿意下如何?”

殿下群臣又吓一跳,都痴愣愣不说话。

迁都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且不说动静太大,单说这安邑就没有大梁安稳。那儿过了西河就是秦国,秦国丢了河东郡他能善罢甘休?

有老臣便离席叩首道:

“启禀吾王,迁都之事,臣以为还是暂缓为宜。安邑离秦国不过隔一道西河,且又几经战火,今非昔比。吾王若欲迁都,还是先着大臣前往勘察为好。”

魏王圉此时出奇的好心情,闻听劝阻,马上咧嘴一笑道:

“卿言之有理。要这么说,也不用烦众卿替寡人前去勘察了,寡人决定亲往安邑视察,也好告慰先祖在天之灵。”

“啊?!”

群臣闻言,越发大惊。

大梁离安邑一千多里,其间要经过韩国。赵国、秦国的属地又近在咫尺,这要是半道上出点意外,如何是好?

于是又有人离席劝道:

“启禀吾王,安邑新定,败兵匪患尚未尽除,吾王此去,臣怕不安全。”

“无妨,几个毛贼,卿等不必担心。”

那大臣一看魏王圉真要去的样子,犹豫一下便又劝道:

“呃,如此,启禀吾王,臣以为吾王还是不去为好。”

“为何?祖宗基业,国家故都,寡人为何去不得?”

“呃,这个……”

“卿勿要吞吞吐吐,有话直说。”

“臣万死。启禀吾王,臣听说邯郸大战之后,公子无忌率军入安邑,百姓曾山呼万岁。安邑三老曾进言,叫公子在安邑称西魏王……”

魏王圉的脸一下拉了下来,那大臣吓得不敢再说下去了。

岂料沉默片刻, 魏王圉道:

“如此寡人更应该去视察安邑,非如此,不能镇抚民心。”

群臣一看坏了,这还劝不住了。

国家刚刚安稳几天,这要折腾出点事情来,不没事找事吗?

万一魏无忌怀恨在心,派个刺客把你刺杀了,这种可能是有的。万一秦国人恼恨魏赵联军大败秦军,买通韩国把你劫持了或者干脆杀了,这种可能性也是有的。你魏王跑安邑去了,万一都城的哪个公子发动宫廷政变,你还回得来吗?你叫我等大臣怎么办?

群臣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有个声音在犄角旮旯厉声道:

“吾王有腹心大患未除,万不可擅离国都!”

群臣回头一看,原来是老臣范痤。

魏王圉心说,寡人的心腹大患就是魏无忌,已经除掉了,哪里又来个腹心大患?他便好奇地问道:

“腹心大患为何,范卿请指教寡人。”

“不敢,臣以为吾王心患为赵,腹患为韩也。”

魏王圉嘴角一咧笑了笑,心说大好的形势,寡人怎么一下子生出了两个大患?

“寡人愿闻其详。”

这范痤却卖起了关子:

“事密,臣请独奏。”

群臣心下哂笑。

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

“这老家伙与赵国有仇,这是要离间吾王向赵国复仇。”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二部《函谷决死》

     2

范痤做过魏王圉的相国。其时魏无忌还在魏国,范痤时常夹在魏王圉与魏无忌之间,生怕有一天得罪哪一方落下祸患,不久便称病辞了相印。

范痤的确与赵王有仇,可什么仇他也闹不清楚。只知赵王丹曾发使来见魏王圉,许下七十里地要换范痤的人头。其时魏国正与赵国分合不定,魏王圉就一声令下,发了军卒来拿范痤。

这范痤一把年纪了腿脚却很灵活,叫军卒包围了府宅没处逃了,他便爬上屋顶骑在屋檐上。

军卒在地下喊:

“范上卿你下来。”

范痤在屋顶上回道:

“老夫不下来。”

“我等有吾王谕旨,你不下来我等就放箭了。”

范痤挺横:

“尔等胆敢胡为!我乃吾王上卿,射杀上卿吾王灭尔等三族。”

他这一说,底下军卒真就含糊了。魏王叫我等拿范痤,没说射杀他。于是军卒就诱劝:

“老上卿还是赶紧下来为好,不然跌落下来失了性命不值。”

“跌落性命也是尔等所逼,吾王定将尔等车裂以殉。”

军卒没辙了,只好服软:

“我等只奉命行差,有什么道理老上卿可以自去辩解。”

范痤来劲了:

“尔等去回禀吾王,若老夫人头能换回七十里赵地,老夫绝不吝惜。叫吾王先使赵王割地七十里,老夫定自取人头奉于吾王殿下。”

军卒在屋下僵持了两个时辰,范痤骑在屋顶上吟诗作赋。军卒无奈,只好派人去回魏王。

魏王圉一听也觉得有理,这么着把赵使打发走了。

其后自然没有下文。赵王丹没再提割七十里地之事,范痤也还做他的上卿支他的俸禄,临了他也没闹清自己怎么得罪了赵王丹。

范痤在治国主张上,与故去的百岁老臣唐雎一致。他认为,魏国的敌人是赵国,应该和秦击赵。

 

那日魏王圉退朝之后,便把范痤召到内廷,问他道:

“卿讲吧,寡人何以还有韩赵这两个腹心大患?”

范痤伏地叩首道:

“启禀吾王,臣以为河东之地虽大利于魏,然却难以持久,不久必失。”

嗯?这叫什么话?

魏王圉心里不高兴,寡人建大功于社稷,夺取了河东之地,你个老朽却诅咒“不久必失”?

魏王圉沉着脸道:

“卿何出此言啊?”

“启禀吾王,臣言河东之地不久必失,皆因有三国觊觎河东,且取之甚易,而吾王救之甚难也。”

魏王圉没听过这话,便问道:

“哪三国觊觎我河东之地啊?”

“吾王圣明,无非秦国、赵国、韩国耳。”

见魏王圉没有反对,范痤接言道:

“秦取河东只需东渡西河,赵取河东只需出晋阳顺汾水南下,而韩取河东,也只需向西翻越太岳山。而吾王发兵救河东,则要渡河水,越太行,过韩之上党,复越太岳山,这才能兵临河东。兵法云,越千里,阻河山,与强敌战,战必败。”

叫范痤这么一说,魏王圉不能不点头认可。

如今河东之地的钱粮顺着河水,从秦国和韩国的眼皮底下源源不断地运往大梁,秦国韩国岂能不眼红?河东之地与赵国的晋阳有汾水贯通,赵国焉能不知河东之地的富足?

这么想着,魏王圉心中便生出些许怨愤,忍不住自语道:

“先祖怎么给寡人留下这么个悬丝之地,还叫寡人一定要收复保有,这不是明知不可为而为难子孙吗?”

闻听此言,范痤赶紧接言道:

“启禀吾王,臣斗胆敢问吾王,河东之地何以成此悬丝之地?”

魏王圉一愣,一时回答不上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