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41,059
  • 关注人气:1,22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7白起截获赵括军粮为何不高兴反倒紧张?

(2021-01-12 09:27:23)
标签:

文学

杂谈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第27章 槐叶太行                        1

冯亭见赵括下令斩前锋都尉,心说你光杀人有什么用。

事情能达成,而将士不努力,你杀一儆百这管用。任务根本完不成,你就杀再多的人也没用。武乡那边伤亡那么大,可见将士尽力了,你再斩都尉,只会涣散军心。

“上将军,可容在下进一言?”

赵括瞪一眼冯亭,压一压心头的恼怒和担心,耐一耐性子,这才道:

“讲。冯公请讲。”

“谢上将军。上将军明鉴,王龁虽已成丧家之犬,可武乡临太岳山,地势险要,又有大山便于流窜,急切难下。卑职以为,不如留一部人马徐徐清剿。白起在壶关、长子两处同时动手,说明秦国的大军可能已经不远了。得赶紧叫北线主力回防长平,尤其是要拔掉长子这颗钉子。”

赵括恼火,心说你个丢城失地,一身事二主的东西,竟敢来教训我?

他正要出几句狠话把冯亭骂出去,一个小校进来禀报:

“报上将军,长平东西两翼发现秦军主力,正向我快速推进。”

“什么?”赵括一惊,这就来啦?“多远?”

“回上将军,敌前锋离长平还有八十里。”

赵括脸色陡变,不觉转头看看冯亭,复又看看那小校。

冯亭急切道:

“赶紧叫武乡主力回军,向长平靠拢。”

赵括想想别无选择,要是叫东西两翼的秦军主力最后在长子汇合,以长平区区十万人马,凶多吉少。

他赶紧下令:

“传令,叫武乡主力,留一部清剿王龁,主力回军向长平靠拢。令前锋务必于明日傍晚拿下长子。”

“末校遵令。”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2

这一日一整天,赵括在心惊胆战中度过。

探马穿梭不息地回报,眼见东西两翼秦军主力离长平越来越近,赵括的神经也越绷越紧。

傍晚时分,侍从摆上酒肉,赵括既不感觉饿,也没心思吃,只端起酒樽一连喝了三樽酒。也不知是酒的作用还是心中紧张,三樽酒下肚,顿觉心口“怦怦”一阵乱跳。

掌灯时分,一个小校一头撞进来,赵括正要大骂,那小校“扑通”跪地,口中言道:

“报上将军,我北线主力已包围了长子城,前锋已经抵达长平郊野。”

“啊——”赵括一口气松了下来。

这时,他才感到腹中饥渴,一屁股坐下,也无二话,不一会儿就把案几上的酒肉一扫而光。

吃完饭赵括摊开地图,小校把双方的兵力,在地图上标明位置,赵括看了一眼,刚刚松弛下来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

虽然主力抵达并包围了长子城,可是整个长平盆地的局面,却已经发生了根本的逆转。刚刚顺风顺水没几天的赵括,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重围。壶关失守粮草和退路已经被切断。秦军主力已经从东西两翼包抄过来,长子还是个钉子没有拔除。攻打王龁损兵折将却没能得手。若王龁再从北面压过来,自己就被彻底包围了。

人一紧张,原来的聪明才智顷刻间似乎烟消云散,一时有些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

他赶紧命人把中军大帐的众将尉都招来,张嘴一句:

“我们被包围了,如何是好?”

众将闻言大惊,都面面相觑。

一位廉颇的部下进言道:

“上将军不必惊慌,昔日秦军数倍于我,包围长平,将军廉颇从容应对……

赵括没等那人说完,一拍案几,“啪”地一声,把众将吓了一跳。

众人明白犯忌了,赶紧都缄声不语。

赵括迈着大步在军帐中来回暴走。

众将都不敢说话。

突然赵括站定,一指帐下的一员都尉怒斥道:

“尔等废物!损兵折将竟不能将王龁消灭,致使大军被动,退路被断,面临全军覆灭的危境。留你何用!来人啦!”

“在!”

“把这败军之将拉出去斩首,以儆效尤!”

“遵令!”

四个卫士一拥而上,当时便把那都尉按倒在地。

众将大惊,知道赵括脑子乱了。

被按倒在地的都尉心中不服,挣扎着喊道:

“末尉冤枉!退路被断罪不在末尉。大军开动之前有人建议佯攻白起,是上将军自己否决不为,这才至此困境!”

闻听此言,赵括也想不起来当初谁提了这个建议,只拿眼睛在众将中乱寻。

众将一看这还得了,这就要大开杀戒了!于是“呼啦”一声,一起跪倒在地替那都尉求情:

“上将军息怒,两军交战未分胜负,先斩我将必挫锐气。上将军开恩!”

冯亭在一旁冷眼旁观,这会儿看出了事情的端倪。上将军这无名火其实是胆怯了。于是他不慌不忙近前一步,压低了声音对赵括道:

“上将军不必惊慌,战场上你攻我守,实乃兵家常事。如今我长平虽身陷重围,但这是在我赵国地界,围我之秦军同样也被我赵国、韩国无数城邑百万雄兵所围。上将军可下令各部,赶紧构筑营垒,拒险固守,分兵一部猛攻长子。同时组织精锐夺取壶关,打通后援之路。卑职以为,我军仍可以化被动为主动,进而反败为胜。”

听了这话,赵括果然心定了许多。一指被武士按倒在地的都尉道:

“且饶你性命,如若下次再有辱本上将军令,定不轻饶。”

众将诺诺。

赵括传下将令,各部赶紧据险扎营,阻击秦军的合围,固守待援。

将令传下,人都走了,中军大帐死一般寂静。

赵括想想,自己遵王旨行相国令,入上党主动进攻,并无不当,只事出意外秦王增兵。此时不是死扛着要脸面的时候,得赶紧将此突变战情禀报吾王相国,请求发兵增援。

于是他亲自磨墨提笔,给赵王丹写了一封信:

“启禀吾王,臣不才,幸得吾王简拔,率大军抵长平鏖战秦军。赖吾王英明将士用命,现已大败秦将王龁,斩首无数,军威大振。然秦将白起得秦王大军增援,似有包围我军一决雌雄之势。为保此战一举完胜,斩白起却秦军,令其再不敢东顾,臣请吾王再发雄兵,夹击秦军,顺发粮草,以饷王师。军情紧急,臣赵括顿首急盼。”

信写好了,壶关走不通了怎么送回邯郸?他想起了冯亭。

“来人,速请冯公来。”

不一会儿冯亭进帐:

“卑职冯亭,叩见上将军。”

“冯公,本上将军有一封急报,要向吾王奏捷,并请吾王再发雄兵好与白起决战。只壶关失守,如何才能叫使者顺抵邯郸,请冯公教我。”

“上将军放心,此事不难。太行山千沟万壑,哪能滴水不漏。”

“好,此事本上将军就拜托冯公。事成之后,本上将军必奏功于吾王,重赏冯公。”

“在下不敢,惟效犬马之力于上将军。”

冯亭接过赵括的求救信,叫人抄录数份。挑选了百十来个熟悉太行山道路的赵卒,分作数队。为保万无一失,他又挑选了十来个上党本地的韩卒,叫他们做向导带路。

冯亭安排了四路通道:

南路走陵川,那儿有条河名曰淇水,发源于太行山脉,流向邯郸大平原,沿河有官道,可抵赵国。即使官道被封锁,沿着官道穿山越岭也能抵达。

中路走石河沐,那儿也有一条河名曰洹水,发源于太行山也流向邯郸大平原。这条路没有官道,得翻山越岭,有时得趟水,但是距离最近,沿洹水出太行山,八十里就能抵达邯郸。

北线走阏与。阏与在赵军手中。从阏与下太行山就可抵达武安城,这就是当年秦将胡阳进攻武安走的路。为了保险起见,阏与还有一条路是向北绕道井陉,此路虽远,但却一定没有阻碍,必能抵达邯郸。

派出这四队人马后,冯亭想想还不放心,几十万大军生死存亡,也牵连着自己的性命,他又叫来几个韩卒,把长平战况概要口述,叫他们心记。然后命他们分作三队,都自寻山路,向邯郸摸索前进,事成上将军有重赏。

赵括一直紧盯着冯亭安排送信事宜。看着几路信使,几路韩卒都分头派出去了,直跟着冯亭把最后一批韩卒送出大帐衙门,想想还是忍不住问道:

“冯公,如此能万无一失否?”

冯亭赶紧道:

“回上将军,多管齐下,万无一失。”

“可是白起占领了壶关,又东西两翼朝我包围,信使真能走通吗?”

“啊……”

冯亭想想,如何才能稳住赵括?

抬头一看,面前正好有一棵槐树,枝叶低垂,他便伸手摘下一串树叶道:

“上将军放心,这太行山脉恰形这槐树叶,其主山脉如叶干南北走向,一个个山崖沟壑如树叶,沿主脉东西伸展。树叶间有无数山涧溪流,河川峡谷可以通行。只要沿着一个山垭翻山越岭向东走,总能抵达邯郸大平原。万无一失,上将军尽管放心。”

“啊,冯公这一说,本上将军就放心了。”

二人复回大帐衙门。

至此,赵括就望眼欲穿地等着赵王发来援兵了。

               3

秦上将军白起心情大好。

随着壶关和长子得手,料赵括已经无心他顾,白起便挥动增援上来的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兵分数路,穿越王屋山进入上党盆地,紧接着便两翼张开,向长平包围过去。此时,他也离开了野王城,随中军进入高都城。

高都,这个名字好,听着响亮,论起来吉利。他要把围歼赵括的中军大帐设在高都,就在这高都城里,高奏长平之战的胜利凯歌。

探马不断回报大军进展,看看合围之势已经形成,这日白起召齐众将,议定最后的总攻方略。

中军校尉司马靳摊开地图,奉白起之命向众将概略战事:

“各位将军,上将军英明,运筹帷幄,布下罗网,现已将赵括军包围在了长平一线。我东西两路大军正迅猛推进,不日将完成对长平的合围。”

有个都尉问一声:

“敢问上将军,不知何时能完成合围?”

这一问提醒了白起,他转头问司马靳:

“为何两翼前锋还没有到达指定位置?”

“回上将军,两路前锋均遭到赵军顽强阻击。”

“为何未将阻敌击溃?”白起又追问一句。

“回上将军,卑职料,必是赵军依据山势,据险阻击,所以……”

“休要卑职料,查清。”

“末校遵令。”

“接着说。”

“末校遵令。”

司马靳顿了顿,一时有些受挫,看看白起,复又看看地图,这才道:

“王龁部虽然损失惨重,然固守武乡,断绝了赵军北退的大门。一旦总攻开始,不惟王龁可以摆脱困境,其残部还能向南出击,纵不能杀敌,至少也可以虚张声势,令赵括不敢北走。当下之势,我中军正蓄势待发……”

正在这时,一个小校兴冲冲奔进来:

“报上将军,捷报。”

众人都转过头去。

白起过了一会儿才从地图上抬起头来:

“讲。”

“禀上将军,我军围歼了一支赵军的运粮辎重,截获粮草五千担,抓获一名赵军治粟都尉。”

众将尉都欣喜:

“哇,粮草五千担,够我军好好享用一阵子了。”

“太好了,不用再从河岸往高都转运粮草了。正好投入总攻,杀敌领赏。”

白起闻听却没有欣喜,反而皱了皱眉头,追问了一句:“何处截获?”

“回上将军,高都东北二十里,近丹水。”

白起爬起来转一圈,背过身去半天不说话。

众人诧异,忍不住窃窃私语:

“哎,怎么看起来上将军不悦?”

“是啊,白来的五千担粮食。”

“上将军洞察秋毫。必是上将军从中窥破了赵括的什么诡计。”

司马靳闻言,又看看白起,似有所悟。他便走到白起身后,低声道:

“上将军,要不要把那赵军治粟都尉押来问问?”

“嗯。”

白起转过身来,对众将道:“罢会,稍后再议。押赵虏来。”

“末校遵令。”

众将哗哗啦啦退去。

不一会儿,司马靳同两个秦卒押着那赵军都尉进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