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06,914
  • 关注人气:1,2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25白起能围赵括是用弃子入局法弃了王龁

(2021-01-08 09:29:20)
标签:

文学

分类: 《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第25章 王龁                           1

中军校尉司马靳,闻听白起叫王龁放弃屯留,向武乡方面且战且走,吃了一惊,忍不住问道:

“上将军,武乡是绝路。王龁离开屯留坚城,便再无险可守。面对赵括数倍之敌……”

“无妨。赵括在长平。打掉长平,赵军不战自溃。”

司马靳有些担心王龁,这是要弃子绝杀了。可是看着白起脸上,只有冷酷和坚毅,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司马靳不敢再言,抱拳一揖:

“末校遵令。”

赶紧奔出去,派人去传达白起的将令。

白起又盯着地图看了半晌, 复又唤来一名都尉道:

“本上将军,把野王城的两万精兵都给你,命你星夜兼程,去夺取壶关。”

那都尉一愣,嗫嗫地道:

“禀上将军,野王的人马都拉走了,上将军安危怎么办?”

看看白起肃然的脸色,那都尉不敢多言,赶紧抱拳行礼,大声道:

“末尉遵令。”

白起看看他,突然问:“尔知道壶关在何处?”

“回上将军,不知道。不过末尉保证完成任务。”

“本上将军告诉你,壶关是死地。前有赵括十几万大军,后面是赵国腹地。尔占领壶关,必腹背受敌。若本上将军一月不能消灭赵括,尔就要坚守一个月,一年不能灭赵括,尔就要坚守一年。没有粮草没有援兵,至死方休。”

“……”那都尉嘴唇哆嗦一下,却是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尔敢不敢去?”

那都尉振作一下,咬咬牙道:

“敢!末尉谨遵上将军令,誓死坚守壶关,至死方休。”

“好,长平大战最后胜利,本上将军要上奏吾王,功在你守壶关都尉,不在本上将军。”

“末尉不敢,末尉谢上将军。”

“好,立刻出发!”

那都尉“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叩首行大礼:

“末尉拜辞上将军!”

爬起来神色凝重,大踏步出帐而去。

白起又唤来一名都尉,拿短剑一指地图道:

“这是长平,北面这个小邑名长子。援兵前锋不日便至。本上将军令你,率先至援兵五千卒,偷过王屋山,昼伏夜出,五日之内,绕过长平,进抵长子。待王龁放弃屯留向北退却,赵括军追击大部已过,尔便袭占长子,截断长平与屯留赵军的联络,堵住长平向北退却的出路。亦要堵住,追击王龁的赵军主力,向南回援,尔听明白了吗?”

“回上将军,末尉听明白了。”

“尔袭占长子,必会两面受敌,务必坚守,直到本上将军拿下长平,擒获赵括。”

“末尉遵令。”

“去吧。”

“末尉拜辞上将军!”

白起又唤来三个校尉,都叫书记写好命令,三人分持着,去河水岸边接引增援上来的人马,然后留在军中随军参谋。

人马未到,已被分作三部。东路为太行部,西路为太岳部,二部一旦渡河完成,便分别穿越王屋山,然后向东西两侧运动,占领东面太行山,西面太岳山之险要,合围长平。中路为野王部,由白起亲自统领作中军,穿越王屋山后,主攻长平。

“末校遵令!”

三个校尉领命走后,白起又把斥候唤来,叫他分派数路斥兵,去王屋山中查看道路。凡能确定没有敌军埋伏的,都做上标志,险要之处留任值守,只待大军安全通过,是为完成使命。

一切调度停当,驻扎在野王城多时的秦军,连同正源源不断奔赴上党的三十万新军,就在这河水中流,王屋山峡谷,乃至上党长平盆地南北四百里,东西二百里的旷野中,悄没声息,然却是异常迅猛地运动起来。

程步著长篇小说《秦始皇》第一部《诈阬长平》

                                          2

赵括自进入壶关以来,可谓连战连捷。

四十余万大军铺天盖地蜂拥而来,一战长平,便击溃王龁的攻城部队,斩首数千。再战屯留,很快便扫清了周边的小城邑,将王龁压迫在屯留城中,跟着猛烈攻城,几度登城,叫王龁危在旦夕。

看着王龁被打得缩成了一团了,只能是负隅顽抗,再无反击对杀的力量,赵括大喜:

“好啊,你要不缩成一团,一口吃掉你还要费点事。”

于是他下令加紧进攻:

“传令屯留攻城各部,全力猛攻,争取十日内攻克屯留,擒获王龁!”

将令一下,屯留四面的赵军,立刻发起车轮进攻。一波又一波的赵军不间断地攻击四面城垣,双方都伤亡惨重。城外的赵军是志在必得,在所不惜,城内的王龁却是拼死求生,望援肠断。

这天子夜时分,“嗖”地一声,一羽飘着白色锦带紫色绣边的令箭,射上了屯留南门城楼。守城的士卒捡起来,赶紧交给百长,百长一看锦带,不敢耽搁,赶紧直送中军大帐。

王龁接过令箭,一看大喜。

紫色的绣边只有伦侯一级的高官才能使用。盼望已久的武安侯公终于有信来了。

他赶紧摘下拴在令箭上的锦囊,掏出里面的一个绢帛卷,打开一看,当时脸白。他将绢帛团在手中,半天才转头对身边的中军校尉道:

“吾王已谕旨,叫武安侯公,统帅上党诸军。”

中军校尉看看王龁,复又伸头看看团在王龁手中的锦帛,试探地问道:

“喜讯啊,有上将军神武,还怕赵括小儿猖狂。”

看着王龁并无喜色,这才有些担心地问道:

“将军,上将军何时发兵来夹击屯留?”

王龁神色沉重地道:

“非也。上将军命我等向北突围,奔武乡且战且走。”

“啊?”

王龁手下有个都尉名叫麃公,闻听将令,立刻摇头对王龁道:

“将军,万万不可。我军据屯留尚可一守,若依上将军令弃城北走,怕就不是且战且走了,搞不好就成了望风而逃了。被人一路掩杀,哪里还能活命?”

王龁自然明白,打了胜仗主动撤退,可以保持军列,且战且走。如今叫人家围城猛攻,且又援兵无望。这时候你开城突围,士兵必然恐慌而军无斗志。

麃公凑近了压低嗓门悄声道:

“将军,这是要叫我等去送死,以引开赵括主力,好叫上将军杀敌立功。”

王龁两手一摊道:

“又能如何?”

麃公并几个中军小校一想,也是。抗命不走,十几万大军包围你,上将军不来救援,打下去也是个死,全军覆没。遵令冒险一搏,残兵败将实在不行可以遁入太岳山,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众人都不说话,都把目光看向王龁,等他决断。

王龁手里捏着将令,转一圈回来站定了,振作一番朝众人道:

“上将军令我等北走,必有妙计在后。敌众我寡,只能拼死一搏,或有生机。”

众人只好抱拳应命道:

“惟听将军差遣。”

王龁一指中军校尉道:

“既然要走,事不宜迟。你赶紧去传上将军令,就说武安侯公有妙计破敌。叫全军赶紧装备,拂晓前开北门突围。”

“末校遵令。”

王龁转头看看麃公。

王龁与麃公一同征战多年,知道他的为人。此役之前二人皆为都尉。此次秦王委王龁为将军,麃公嘴上不说,心中必然怏怏。此时若叫他断后,怕是徒生事端。他便朝麃公抱拳一揖道:

“麃公,你为吾王征战多年,军中素有声望。你率主力先行突围,本将军率五千精壮断后。若本将军不测,你替本将军指挥。”

麃公也不谦让,抱拳一揖道:

“末尉遵令。”

安排停当,一通忙碌很快就东方发白,天近破晓。五万将士装备完毕,一万五千前锋集合于北门城下,王龁登上一块高坡,朝前锋将士高声道:

“诸位秦王麾下的英勇将士!尔等不负王命,已经在长平打跑了赵国上将军廉颇。如今来的小儿赵括,乳臭未干,不过只会案图推演。本将军要告诉众将士一个喜讯。武安侯上将军白起公,终于出山了。侯公命我等向北退却,且战且走,诱敌深入,以利侯公率重兵将赵括小儿一举包围歼灭!长平大战决胜与否,就看尔等能否成功地诱敌深入。麃公先行,本将军亲自断后。望尔等英勇奋战,为吾王建立功勋,为尔等加官进爵!”

一万五千将士被王龁这番话煽乎得群情激奋,斗志昂扬,都一起大吼道:

“杀!英勇奋战,为吾王建立功勋,为自己加官进爵!”

王龁高呼一声:

“出发!”

几百弓弩兵闻令,都带着火种,援着绳索,“刺溜溜”滑下城去,沿着河桥悄没声地过了护城河,迅速接近赵军营垒,跪地埋伏。

城上瞭望看得真切,朝王龁挥手示意。

王龁复又挥挥手,早已准备好的士卒“轰隆隆”打开北门,麃公一马当先冲出城门,先锋卒伍手持剑戈,也都一涌而出。五千弓弩兵早已登城,张弓搭箭准备掩护。

赵军值夜的哨兵察觉了动静,一声惊呼,立刻号角响起。就这功夫,埋伏在赵军营垒附近的秦军弓弩兵,铿锵一声弓弦响亮,一排火箭腾空而起,都稀里哗啦落入赵军营垒中,很快燃起大火,营中一片混乱。

趁着这功夫,麃公已经带着前锋,趁着拂晓前的暗夜微明,借着赵军大部睡眼蒙眬,皆在火种奔走呼喊,呼啸一声冲破赵军的包围,向北方急进。

紧接着,王龁率领五千后卫分三队,也冲出城去,车轮般且战且走。不到半个时辰,屯留秦军已经全部突出。

   3

屯留秦军突围北上的消息,报到长平中军大帐衙门,赵括闻报大喜。

“太好了!尔据守屯留我军还得费力攻城。王龁无知,走入旷野岂不是自寻死路耶?来人,发五千骑兵随后追击骚扰,勿让其有喘息机会,也不要叫他走脱了。另叫攻屯留前敌都尉,分兵一部占领屯留,其余各部迅速向北追击,争取五日内,将王龁残部消灭在太岳山下。”

“末校遵令!”

冯亭一旁嘀咕道:

“上将军,王龁此举会不会有诈?”

“此话怎讲?”

“那王龁明知向北是死地,为何自寻死路?”

“我军猛烈攻城,王龁不支,与其被捂在屯留城中全军覆没,不如拼死一搏,逃命而已。”

“上将军高明。可他为何不向西向南突围?”

“呵呵,冯公高见,他王龁为何要向南向西突围呀?”

“白起在野王,向南可以靠近白起。向西翻过太岳山是秦河东郡,可以向河东郡逃窜。”

“哈哈哈哈!”赵括大笑。“不然。白起虽是在野王,可是只两万人马又十万八千里,中间还隔着王屋山。王龁欲近白起何益?请问他如何过我长平?西越太岳山虽是秦河东郡,可是我东西两路大军早已两翼张开,西路军早已切断了上党与河东郡之联系。王龁向西走,岂非自投罗网乎?”

闻听此言,冯亭这才点点头道:

“上将军高明,冯某愚钝。”

赵括复又哈哈大笑,突然想起他娘临行前的嘱咐,他便一指冯亭道:

“冯公所虑有理,白起虽只两万人马,又离屯留远,可是战事瞬息万变,万一秦王增兵,万一白起偷过王屋山来袭长平,不能不防。来人,迅速派出斥兵,向南查看秦军动向。另派细作入野王城,但凡白起有风吹草动,星夜来报。”

“末校遵令。”

发布完命令,看着冯亭一脸地叹服,赵括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高喊一声:

“拿酒来!本上将军要与冯公在中军大帐,与诸裨将校尉畅饮一番,预祝胜利。”

一干小校进出忙碌,不一会儿酒肉摆好,一干中军的校尉裨将都来凑热闹。赵括举起斟满酒的金樽道:

“各位将军尉校,此金樽是吾王钦赐,预祝长平大战告捷。今日本上将军持此金樽遥向吾王奏捷,吾王圣明,相国神谋,现我四十余万大军,已在上党两翼张开,将秦军主力包围在了太岳山下,不日定将其全部消灭。王龁既死,白起唾手可擒­——也!”

众军吏一起举樽,齐声喝彩:

“上将军英明!赵军神威!吾王圣明!”

赵括一扬脖子,将金樽中的酒一饮而尽。

众尉校也都举樽仰脖,“咕嘟嘟”一口酒还没咽下,突然一个小校一头撞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结结巴巴地道:

“上将军,大事不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