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程步
程步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39,352
  • 关注人气:1,18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功臣表》灌婴属韩信萧何怎不属韩信?(连载140)

(2020-10-29 16:19:20)
标签:

《刘邦的诡秘人生(14

程步研究原创

分类: 《真刘邦》

为了拔高韩信,司马迁可谓不遗余力,不择手段。其中第三招就是谁打了胜仗,司马迁就说他是韩信的部下。

曹参是“从起沛”的元老,刘邦军队的创建者,是刘邦革命三阶段的主要参与者和领导者,第三阶段“统一”曹参为将军,率领刘邦其他战将,还定三秦已经消灭了章邯等三个秦降将诸侯王,东进战役又消灭魏豹、司马卬、申阳三个造反诸侯王。后来魏豹反叛,韩信攻魏豹安邑不下,刘邦调曹参投入战斗,曹参又擒魏豹,全取魏豹五十二城。再后来曹参又攻赵消灭了赵王歇主力,攻齐全取齐地七十余县。司马迁为了拔高韩信,就厚颜无耻写曹参“属韩信”,“从韩信”。

曹参不可能属韩信,关于这个问题,本主前文已经论证过了。

同样,灌婴能征惯战,战功无数,是刘邦革命第一阶段“求生”时期就参军的老革命(以中涓从起碭)。第二阶段亡秦刘邦入咸阳,因灌婴屡建战功,封昌文侯(至霸上,为昌文君)。这个时候,韩信刚以项羽司令部警卫连战士的身份投奔刘邦。

刘邦革命第三阶段“统一”,灌婴一个人就灭了两个造反诸侯王。一个是塞王司马欣,攻占他的都城栎阳,生擒司马欣(从还定三秦,下栎阳,降塞王),另一个是殷王司马卬,不仅生擒司马卬,还占领了他的全部封地(击降殷王,定其地)。彭城战役打项羽,灌婴又击败了项羽的大将司马龙且和项它(击项羽将龙且,魏相项他军定陶南,疾战破之)。

韩信偷袭齐国历下,犯了严重的政治错误,又攻历下兵败,身陷绝境,刘邦不得已,这才派曹参、灌婴率军攻齐,顺带也解救韩信。

曹参、灌婴杀到历下,韩信还在苦苦支撑,于是灌婴发起攻击,击破齐军于历下。灌婴部下虏齐车骑将军华毋伤及将吏四十六人(击破齐军于历下,所将卒虏车骑将军华毋伤及将吏四十六人)。

跟着灌婴又攻克了齐国都城临淄,生擒守相田光(降下临,得其守相田光)。齐相田横向嬴、博方向逃跑,灌婴追击,击破田横的骑兵,斩骑将一人,生得齐将四人(追齐相田横至嬴、博,破其骑,所将卒斩骑将一人,生得齐将四人)。跟着攻下嬴、博。又击破齐将田吸于千乘,斩田吸(攻下嬴、博,破齐将田吸于千乘,所将卒斩吸)。

接着灌婴回军攻击手下败将司马龙且和楚将留公旋于高密,斩司马龙且,生擒亚将周兰,并右司马、连尹各一人,楼烦将十人(攻龙且、留公旋于高密,卒斩龙且,生得右司马、连尹各一人,楼烦将十人,生得亚将周兰)。

灌婴千里奔驰,克城擒敌,战功卓著,司马迁为了拔高韩信,再一次厚颜无耻地写道:

灌婴“以御史大夫受诏将郎中骑兵东属相国韩信,击破齐军于历下”。

于是,灌婴的所有功劳都被无耻地戴在了韩信的头。这等贪天之功的本事,真值得后人好好“学习”。

可是,司马迁心虚。你说灌婴属韩信,没有证据啊!隔了小一百年,又是在那样的战乱年代,不可能有当时刘邦手书给灌婴的王旨传下来,上面写着,“灌婴你虽跟着曹参去攻齐,但是却不要听曹参令而听韩信”。不可能有这样的事情。

再者,韩信当时是犯了重大政治错误,又打了败仗,前有历下坚城无法攻克,后有黄河退路不畅,身陷绝境。此时灌婴跟随曹参率大军攻齐,顺便解救韩信,更不可能听韩信调遣了。刘邦也不可能叫灌婴降级,反倒成为犯了错误,还打了败仗的韩信的部下。这太有悖常理,不好糊弄啊!怎么办呢?

没关系,司马迁有办法。

作者的行文容易受到读者的质疑,那就在貌似非作者行文的章节中做手脚。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一般被认为是当时留下的东西,至少是第一作者司马谈抄录的典策,在这里面做手脚,读者不敢怀疑。于是,司马迁就在《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中行使他的作者霸权,加几个字曰:

灌婴“以车骑将军属淮阴”。

《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不是作者描写,这上面明晃晃记载的文字,后人你该信了吧?

果不其然,谎言不断重复真就成了真理了。其后两千多年,无数史家文人,包括许多如雷贯耳的大家名家,竟没人质疑,真就信以为真,竟把个一生只打了四个小仗,而且是两胜两败的韩信,捧为战神。

然者,说谎造假难免不留下破绽。

如果我们不被盲目的崇拜夺去了思考的能力,如果我们用“程步读史原则”来分析这段文字,稍微浏览一下《高祖功臣侯者年表》,再对比《史记》相关章节中的时间地点,就不难发,这不过又是司马迁为拔高韩信使的无耻手段,破绽百出。

比如:

一,为什么没人属曹参?

曹参是刘邦军队的创建者,很多后加入者都应该在曹参手下干过,《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中为什么没有人属曹参?

灌婴攻齐是跟着曹参一起去的,如果不是出发时就兵分两路(实战也的确不是),他自然应该听曹参指挥。为什么灌婴不属曹参?

二,为什么没人属张耳,属黥布?

如果因为韩信做过齐王,灌婴在齐地作战,哪怕是去解救韩信,就得属韩信了。那张耳、黥布也是刘邦封的王,《高祖功臣侯者年表》里怎没人属张耳,属黥布?

韩信攻赵时明摆着是张耳部下,张耳封王时韩信还没离开赵地,《高祖功臣侯者年表》中韩信一栏,怎没有“属张耳”字样?

三,为什么《功臣表》里曹参不属韩信?

灌婴跟曹参一起在齐地作战,如果《高祖功臣侯者年表》里灌婴属韩信,而司马迁在行文中也曾不止一次说曹参属韩信,那么《高祖功臣侯者年表》曹参一栏里,也应该有“属韩信”字样,为什么没有?

四,为什么萧何不属韩信?

灌婴攻齐时韩信还不是齐王。全取齐地后,不等韩信讹得齐王,灌婴已经离开齐地去攻楚了。《史记》虽然没有记载灌婴出发的时间,但从他征战时跑的路程所费时间,攻下城池并占领安置所费时间,战役之间休整所费时间,整个过程不会少于一年时间。从老革命的回忆录中我们得知,解放战争中,打完一仗少则休整两周,多则两月,才能再战。

也就是说,灌婴在斩了司马龙且,杀了齐王田广后不久,就离开齐地去攻楚了。斩司马龙且的时间是汉四年十一月。

灌婴从齐地出发,行军400余里,首先在鲁北击败楚将公杲(击楚将公杲于鲁北,破之)。然后转道向南,破薛郡长,俘虏骑将一人(转南,破薛郡长,身虏骑将一人)

接着又行军250里,攻傅阳,再行军200里至下相,在下相南面和东面往返作战,攻击了僮城、取虑城、徐城(攻傅阳,前至下相以东南僮、取虑、徐)

接着灌婴又南渡淮河,在北抵淮河,南到广陵,纵横300余里的区域里攻城略地,完全占领了区域内的城池(度淮,尽降其城邑,至广陵)。

项羽闻听灌婴在楚地攻城略地,派了项声、薛公、郯公,率军夺回灌婴在淮河以北占领的城池(项羽使项声、薛公、郯公复定淮北)。灌婴得报,又掉头北渡淮河,来战项声等。结果灌婴击败项声、郯公于下邳,斩薛公,占领下邳(婴度淮北,击破项声、郯公下邳,斩薛公,下下邳)。

接着灌婴又向北攻击400余里,消灭楚军骑于平阳(击破楚骑于平阳)。又回军奔袭280里,一举攻克了项羽的都城彭城,生擒了楚柱国项佗(遂降彭城,虏柱国项佗)。

接着灌婴向北行军150里,攻占了留县、薛县,向西80里占领沛县,向南100克萧,再向南70里克相,向东120里克酂(降留、薛、沛、、萧、相)。接着又向西150里,攻取苦县、谯县,俘虏楚亚将周兰,与汉王在颐乡汇合,准备参加垓下之战围歼项羽(攻苦、谯,复得亚将周兰。与汉王会颐乡)。

这时候,韩信也应该带兵离开齐地,向垓下行军了。齐都临淄离垓下1200余里,一天行军50里,要走近一个月。韩信是汉四年二月讹得齐王,十个月后的汉五年十二月,项羽就被灌婴斩于东城了。刨去韩信行军的时间,刨去其到达垓下休整准备的时间,再刨去灌婴追击项羽的时间,韩信在齐地为王,最多只有七个月。

如果因为灌婴跟后来的齐王韩信在一个地界共过事,《高祖功臣侯者年表》里就该属韩信,那萧何也曾与齐王韩信共过事,萧何也应该属韩信。垓下之战周勃、柴将军和韩信在一地共事,而且此时韩信真真的是戴着齐王的帽子,不比与灌婴、萧何共事时,那周勃、柴将军也都应该属韩信,《高祖功臣侯者年表》怎么都不属呀?

奇怪吗?不奇怪。“属”了就太荒唐了。司马迁若想抹平上述的破绽,刘邦一多半功臣在《高祖功臣侯者年表》里,都得属韩信,司马迁哪敢这么写?

真正的史实是,没人属韩信。所谓属韩信,不过是司马迁要拔高韩信,要将别人的战功安在韩信头上使的手段。

就比如当今中国十大元帅十大将,下面上将中将少将,你能分得清谁属朱德,谁属彭德怀,谁属贺龙吗?分不清。很多将军今天跟着朱德,明天跟着彭德怀。原本跟着贺龙参加南昌起义的部下,后来却一直跟着聂荣臻干,你说他属谁?又哪里分得清?

事情还没完,司马迁为了违背史实地拔高韩信,还有更邪乎的手段在后面。(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