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官张狂谁仗胆,刘邦为何不讨好领导拍马屁?(连载26

(2018-12-05 07:06:06)
标签:

《刘邦的诡秘人生》26

程步研究原创

分类: 《真刘邦》

人在官场,不行贿受贿有之,毕竟那是犯罪。不朝上司马屁的,无有。

马屁不一定要有语言和行动,它是一种由内心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对上司自矮人格的形体显露,典型的就是胁肩谄笑,最不济也是点头哈腰。

官场就好比是个狭窄的阶梯,一旦进入,别无选择,只能是奋力往上爬。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上面动动嘴,底下跑断腿,说的都是在人治下的凄苦。官场又不同于商场、战场。商场、战场胜负分明,能力、能人很重要。下属无能,一旦失败,关系到上级的成败生死。官场没这个。当官不需要才能智慧。只要官大一级,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叫你怎么干你就得怎么干。明知道不对,没处讲理。干砸了是你无能,干好了是领导英明。你想往上爬,得领导提拔你。你不马屁,那就是瞧不起领导,你都瞧不起我领导,谁还会提拔你?

即使你不想被提拔,出于对领导录用你的感谢,或是担心被领导整治,也会不由自主地马屁。

马屁没有成本,只不过丢点自尊。见了上司点头哈腰说几句好话,不栽花也别种刺,这是人之常情。所以,在官场上,向领导马屁,见了领导点头哈腰,那是本能,不用教、学,是发自内心而致外在形体的自然流露。

只有一种人见了上司不点头哈腰马屁,那就是官二代。他爹的官比上司县官大,往上爬不用你县官提拔,你敢穿小鞋当心你自己的乌纱性命。即便不是现管,祖上曾经的官位门第,也使子孙滋生出按捺不住地骄傲,对小小芝麻官的鄙视,不肯拉下脸来马屁。

刘邦奇怪。丰邑中阳里一户平民百姓,在丰邑沛县举目无亲。即使当了亭长也还生活拮据,老婆不得不带着两个幼子下地干活。靠亭长微薄的薪水,加上田里收获才能勉强度日。可是他见了领导上司,不仅不点头哈腰的马屁,还“无所不狎侮”。领导被你“狎侮”了就算当面不发作,焉能不怀恨在心?就算宽宏大量不整治你,哪里还能提拔你?

再看县令请客,别人都战战兢兢手捧红包去祝贺,还唯恐自己拿少了领导记恨。刘邦倒好,一文不拿还大大咧咧口呼万钱,更是径直走到堂上,与拿了千钱的同僚同坐(高祖为亭长,素易诸吏,乃绐为谒曰“贺钱万”,实不持一钱。谒入。以至于县令的客人见了大惊,赶紧起身疾步到门口相迎(吕公大惊,起,迎之门)。刘邦就这么登堂入室坐在酒桌上了,还不老实。面对同僚上司,不时挤兑你,戏弄他,就跟他是县令他爹一般(高祖因狎侮诸客,遂坐上坐,无所诎)。以至于一向好脾气四面奉迎的萧何都气不过,忍不住当众挤兑刘邦道:“刘邦这人就只能说大话,少有成事(萧何曰:刘季固多大言,少成事)。”

我们不禁要问了,刘邦为什么没有寻常官吏对上司发自内心而致外在形体自然流露的马屁?他哪来的高人一等“无所不狎侮”的傲气?内心什么东西支撑着他如此张狂?

你虽然是通过考试当上的亭长,那也是县令上司圈点了你,单单是表示感激,见了领导点头哈腰说几句马屁,不应该吗?不很正常吗?你既然这么心疼妻儿,每逢农忙都告假回家帮着干农活,不如学着马屁,赶紧往上爬,即使不索贿受贿,官当大了薪水多了,才能使妻儿改变现状,过上稍微好一点的体面生活。除此之外你还能怎么样?

当然了,关于刘邦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可以有一种解释:这只不过是刘邦当了皇帝之后,臣下故人的马屁。总不能说刘邦当年为小亭长时,整天跟着萧何等人屁股后面胁肩谄笑,有事没事跑到萧何等人家里帮着劈柴搬砖吧?

不过考察刘邦当年旧事,这种解释基本可以排除。

第一件事,刘邦出差萧何等人出钱凑份子。如果刘邦不是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反而是跟在萧何等上司豪吏后面讨好马屁,求领导栽培提拔,那萧何等人支使起刘邦来就是支使三孙子,派你去咸阳出差是在栽培提拔你,哪里还需要一干豪吏出血凑份子?萧何也断没有卖人情悄悄多送二百钱的道理(高祖以吏繇咸阳,吏皆送奉钱三,何独以五)

第二件事,萧何等人背叛县令跟着刘邦造反。常人贵远贱近,宁予外虏不与家奴。萧何、曹参等人是刘邦的上司,若不是平时被刘邦欺负惯了,断没有转脸就俯身屈就的道理。比如王陵,由于刘邦是跟着王陵混的,视王陵为兄长(高祖微时,兄事陵,这种尊卑关系一旦形成了,改变起来很难。所以刘邦造反都做了汉王了,王陵却还是拉不下脸来低头服软,不肯跟随刘邦为官为将,而是自己拉队伍跑到南阳做山大王及高祖起沛,入至咸阳,陵亦自聚党数千人,居南阳,不肯从沛公)。萧何等人背弃县令臣服刘邦,是因为刘邦已经拉起了百十来人队伍吗?也不应该。那个时候百十来人的队伍有的是。离沛县不远的留县就有一直造反军,势力比刘邦大得多, 比之刘邦落草的芒砀山离得还近,首领曰秦嘉,而且已经立了个楚王名景驹(秦嘉立景驹为假王,在留)。萧何等人投楚王名正言顺,也没有脸面自尊等问题。不投楚王而心甘情愿给刘邦做小弟,应该是已经形成的人格关系顺其自然。

另外,若刘邦做小亭长时不是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反而是朝萧何曹参等人马屁,没事就跑萧何、曹参家里帮着劈柴搬砖,间或还塞钱行贿以求升迁,史家文人写起来也是有好词儿的。比如:“高祖谦和仁爱,好施,乐助人,廷中吏有急难,高祖无不挺身相助,力财不吝。言高祖,沛县令尉同僚百姓无不称善”云云。

排除了刘邦当了皇帝之后的臣下马屁,刘邦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反常的行为,有一个可以讲得通的解释,就是他那不为人知,被刘太公和刘媪极力隐瞒,司马谈含糊其辞欲言又止的神秘的秦国父亲。

随着刘邦长大成人入职为官,也因为刘媪一天天老去,眼看平反昭雪衣锦还乡无望,加上刘邦好奇不断追问,终于有一天,刘媪向儿子吐露了实情:“你的亲生父亲就是那……”

生父显赫的身份,使得刘邦视沛县令这等贪官污吏芝麻官如粪土。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内心的骄傲和张狂掩饰不住,就如同一干同僚掩饰不住由内而外的马屁一样。尽管明知这种张狂会带来恶果,得不到提拔,被整治陷害,甚至会有杀身之祸,但是刘邦年轻气盛,按捺不住。

那么刘邦的亲生父亲姓甚名谁,身家到底有多显赫?考察刘邦于秦始皇三十七年干的一件怪事,或有答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