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王贲放弃战将威武,水淹大梁,结果却出人意料(连载21

(2018-11-23 08:18:25)
标签:

《刘邦的诡秘人生》21

程步研究原创

分类: 《真刘邦》

刘邦二十三岁这年,秦军终于兵临城下包围了大梁。统兵的将军是一战便打垮了赵国的秦上将军王翦的儿子王贲。以秦军一战而灭赵国,无数赵城摧枯拉朽的实力,强攻大梁,一举克城,应该不是问题。但是王贲却没有这样做,而是掘开鸿沟的堤坝,水淹大梁向魏王假迫降引河沟而灌大梁)

王贲水淹大梁前,应该是有过朝魏王假劝降的举动,也应该是历数了秦军克城的实力,敢于抵抗的恶果。如果魏王假和魏国的大臣识时务体恤百姓面对现实,应该举手投降。这样不仅可以减少双方士卒的伤亡,减少秦军攻城时对城市房屋的毁坏,减少对百姓的误伤,也能减少因厮杀、水淹带来的疾苦,更可以省去秦军决堤放水的劳作,省去了克城之后修复河堤,清理淤泥,整洁城市恢复繁荣的麻烦。很显然,王贲的善意被魏国拒绝了。魏国的王公大臣决定拼死抵抗,决不投降。这不奇怪,纵是赵国韩国灭亡后安居乐业一切为真,一旦失去了世袭王公贵族的尊贵,世袭的封国食邑的巨大财富,对于魏王和魏国的大臣贵族来说,生不如死。这就如同第二次世界大战,希特勒明知败局已定,明知道抵抗下去毫无意义,会使成千上万的士兵百姓白白战死,却要顽抗到底,那是要成千上万的士兵百姓给他殉葬。

笔者好奇的是,王贲为什么要用水淹迫降这等吃力不讨好,还自毁名声的做法来夺取大梁?

依照秦律,杀敌立功可以进爵封侯。比如白起,秦昭王十四年以左更攻韩魏,因为斩首二十四万,立刻连升两级爵至大梁造(“十四年左更白起攻韩魏于伊阙,斩首二十四万”,“十五年大良造白起攻魏”)。二十九年攻楚,因为占领了楚国旧都郢城,立刻连升三级为伦侯(“二十九年大良造白起攻楚取郢为南郡”,“白起为武安君”)。对于将军来说,杀敌克城不仅能加官进爵,还能彰显战无不胜,能打威武。水淹迫降算什么能耐?古往今来人们都崇拜白起,封他战神。而一人灭了两个诸侯大国的王贲,却少有人提起。一说白起坑杀四十余万,言者无不血脉贲张。无论是赞其战神,还是贬其屠夫,敬畏之心油然而生。可是水淹迫降,无人称赞其不杀生,反倒有人控诉因此而来的民生疾苦。人心就是这么的是非不明,不知好歹。

王贲为什么不轻松一句话攻克大梁名利双收,反倒是自取其辱呢?这恐怕与王翦、王贲父子爱民惜兵有关,更离不开秦始皇谕旨约束。

秦始皇发动兼并六国的战争,其目的不同以往。秦始皇说过一句名言:“天下共苦、战、斗不休,以有侯王”。所以秦始皇发动的战争,是以统一天下,消灭侯王,消灭战乱为目的。不似以往诸侯列国间的战争,其目的是争夺利益。所以在秦始皇眼里,天下百姓是一家人,之所以分成齐楚燕韩赵魏秦相互厮杀,全都是因为侯王的私欲。只要消灭了侯王,七国人皆一国人。故而秦军攻击的六国不是敌国敌人,战争的目的不是杀死敌人消灭敌国,而是消除诸侯王。纵观秦始皇消灭六国一统江山的战事,其作战的地域,出动的兵力,面对的敌人,远远大于其祖先,但是却少有杀敌斩首的记载。二十六年间只两例,一例是“二年,麃公将卒攻卷,斩首三万”。另一例是“十三年,桓齮攻赵平阳,杀赵将扈辄,斩首十万”。有趣的是,这两个打了胜仗杀了敌人的将军,却并没有加官进爵的记载,反倒是从此在秦始皇的统一战争中消失了,这说明什么?相反,王翦、王贲父子消灭了六个诸侯大国,却无一杀敌斩首的记录。王贲虽然在史家文人眼里,算不上中国历史上伟大的将军,甚至在战国秦汉时期,数十大战将也很难榜上有名。秦始皇却赏罚分明,对总是能不战而下,少有杀敌的王贲,大加赞赏。现今可知的秦始皇一朝两个列侯,一个是王翦,另一个就是王贲,当是明证。

王贲水淹大梁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直到大水浸泡导致城墙坍塌,城池洞开,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秦军入城的脚步。三个月的煎熬,也消磨尽了魏国王公大臣当初头脑发热要以死相拼的决心。魏王假别无他法,只能投降(三月城坏,王请降)。

魏国灭亡,大梁四门洞开,秦军却无法浩浩荡荡开进大梁,彰显胜利。第一件紧要的事情是要组织民工,堵上三个月来越冲越大的河堤缺口。这件事干完了,还要组织市民排水清淤。战国时期的道路多是夯土而成,大水一泡三个月,早就无法行走。当时的粪坑都没有盖子不能密封,饲养的牲畜也随地拉撒,大水一泡,粪便四溢,间或有死猪死狗,腐烂发臭,要想清理干净,恢复城市旧貌,非一日之功,非人人动手不能成就。忙完这一切,再经过十多日的太阳暴晒,等到道路干透了,结实了,秦军才能开进大梁,实施占领整治工作。

与之前灭亡卫国、韩国、赵国一样,秦军灭亡魏国占领大梁后,没有烧杀屠城,也没有打土豪分田地。秦军秋毫无犯,城邑乡村很快安定下来。对于一国之君的魏王假,不杀,准许保有财产。为了防止贵族煽动闹事,秦国人只把魏王假迁出大梁,迁到丰邑居住,准其延旧礼续祭祀(秦灭魏,徙大梁都于丰)。秦始皇屠大梁了吗?

王室贵族将军大臣享有人身自由,并没有因为曾经与秦军作战而被关押、虐待、处死。他们仍然享受着使奴唤仆的优裕生活。魏国的王族宁陵君魏咎,公子魏豹都安居乐业,拥有丰厚的财产,这才使得他们后来可以聚众造反。楚国将军项燕的儿子项梁,楚国灭亡后仍然过着自由的生活,可以在家教子侄们读书习武学兵法(项籍少时,学书不成,去,学剑,又不成。项梁怒之。籍曰:“书足以记名姓而已。剑一人敌,不足学,学万人敌。”于是项梁乃教籍兵法)。地方上有大事,项梁还率领子侄张罗操办,并暗中用兵法来部署调动项氏子弟,以观察他们的能力(每吴中有大繇役及丧,项梁常为主办,阴以兵法部勒宾客及子弟,以是知其能。齐国的王族田儋,直到秦始皇山崩时,仍然是齐国的豪富,家里养着仆役(皆豪,宗强田儋详为缚其奴,从少年之廷,欲谒杀奴)。

对于魏国的富绅百姓,秦国人没有将他们视为战俘奴隶,而是一视同仁,鼓励发展生产,发家致富。魏国有个孔氏,就是在秦始皇一视同仁的政策鼓励下经商富甲一方,“家致富数千金”秦伐魏,迁孔氏南阳。大鼓铸,规陂池,连车骑,游诸侯,因通商贾之利,有游闲公子之赐与名。然其赢得过当,愈於纤啬,家致富数千金,故南阳行贾尽法孔氏之雍容)。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