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古蓼耕夫
古蓼耕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2,862
  • 关注人气:1,3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突围·激活·建构——赵克明老师的语文探索之路(市教研室主任方忻悟)

(2018-08-07 16:55:22)
标签:

教育

分类: 养成语文
               突围·激活·建构——赵克明老师的语文探索之路(市教研室主任方忻悟)

  突围·激活·建构

  ——赵克明老师的语文探索之路

     /方忻悟 

我与赵克明老师相识快20年了,从上世纪90年代,我们就经常一起合作,分析高考试卷,编写教学用书,参加职称评审,进行课题研究。通过一次次的活动和阅读他发表在教育刊物上的论文,我深深地了解了赵老师的治学研教、为人处世——他敏锐而不浮躁,谦逊而不做作,让你能够从他身上悟出许多语文教育的真谛和生活的哲理。

老师说自己“一生只为一事来”,那就是学习语文、传授语文、研究语文,心无旁骛地“做语文园地里的耕夫”。纵观赵老师的语文求索之路,大致有这样几个阶段:突围课堂教学程式——研究个性化作文——倡导“语文养成教育”。

一、程式化教学的突围 

1991年,赵克明老师在《安徽教育》杂志上发表一篇题为《更新观念,发展个性》的文章,提出了一个观点:“我们需要的不是唯唯诺诺的‘奴才’、由别人操纵的‘机器’,而是有创造活力的人才,能够操纵机器发明机器的人才。这就要求我们的学校教育必须更新观念,努力发展学生的个性,培养学生的创造力。”

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赵老师师范毕业在一所农村中学任教时,就开始了程式化教学的突围行动。当时,苏联凯洛夫教学法很流行,以教师为中心,堂课教学恪守组织教学、复习旧课、教授新课、巩固新课、布置作业五个环节,每堂语文课都由老师循规蹈矩地“讲”,从解题到背景,到划分段落,到总结段落大意、主题思想,到归纳写作特点,“讲”得学生昏昏欲睡。面对这一现状,赵老师就在思考,如何把僵死的语文教学变“活”, 让沉闷的课堂富有生机,使语文教学更有激情,更有趣味。

于是,赵老师进行了大胆的尝试:课堂上,要求学生带工具书现场预习课文,制作“小卡片”预习课文,把课文进行“变形”阅读,多篇课文放在一起进行比较阅读,让学生参与命题进行形成性测试,以写作为龙头进行读、写、听、说综合训练。教《澜沧江边的蝴蝶会》,他采用“倒啖甘蔗”的方法,先从学生最感兴趣的蝴蝶会盛况精彩片入手,然后引导学生品味前面各段内容与描写蝴蝶会的关系。教《死海不死》,他采用“拆卸阅读”的方法,让学生先把课文拆成十大“部件”,再根据自己的不同构思组接,最后与课文进行比较。教《沁园春·雪》,他只采用“诵读”的方法,深情范读时,他的头稍往后仰,一只手拿着课本,另一只手臂微微张开,做出似乎要拥抱自然、拥抱一切的样子,读的酣畅淋漓,感染得学生个个眼睛放光。这样的课堂,根据课文内容和学生状态灵活导读,一改了传统的照本宣科,打破了沉闷的教学气息,营造出浓烈的学习氛围,学生们感到兴味盎然,往往一节课结束了还意犹未尽。

赵老师认为,学生课内学习语文只是一个引子,语文学习功夫在课外。他组织幼芽文学社,设立读书角,开展读书讲座,办社刊《幼芽报》,编印习作文选《幼芽集》,培养校园广播员,倡导做“家庭秘书”,搞社会走访调查……这些丰富多彩的活动,引来了语文的源头活水,使学生真正从狭小的学习天地里突围出来。学生袁明群的习作《我当上了“家庭秘书”》上了《中学生》杂志,学生李祥国的习作《清新淡雅一枝花》获了全国中学生作文竞赛奖,学生王修龙、曹国荣等的习作也被报刊采用,这在当时的农村学校,可以说是一个奇迹。尤为可贵的是,赵老师的学生们对学习语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为他们一生的发展打下了精神的底子。

80年代,赵老师的教改论文就在报刊发表,引起了语文界的关注,更是得到了名师蔡澄清先生的指点。他应蔡先生邀请参与了“中学语文点拨教学法”课题研究,潜心于“点拨教学”实验,主攻“心态点拨”和“学法点拨”两项子课题。他帮助学生排除学习上的“心理障碍”,对学生进行学法指导,曾与学生一起总结归纳出写“学案”、“画”课文、循序设问、走出“黑箱子”、借“题”发挥、转换语言、发挥成语多功能等学习方法。在上实验课时,他注重课前“准备”功,通过创设学习情境,点拨学生进入“角色”;教学中,更是注意授之以“渔”,点拨学生运用学习方法。针对学生畏惧作文的心理,他多法齐下进行点拨:凿通“水源”,拨开心头迷障;文题叩击,引发真情实感;启迪思维,激活创新意识;“下水作文”,发挥示范作用,等等。这些方法不仅激活了学生的写作潜能,而且破解了作文教学的难题。赵老师还将自己的实验上升到理论,先后发表了近百篇“点拨法”的教学论文,并在《中学生阅读》和《中学生》两家杂志上开辟了“赵克明作文讲堂”与“教你一招”专栏,传授教学经验,对中学生的写作训练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的“点拨式”教学已自成风格,得到了同行的认可。

今天,我们已熟知了部颁《语文课程标准》倡导的一些理念,像“全面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发挥语文课程的育人功能”,“促进学生均衡而有个性地发展”,“构建开放、有序的语文课程”,“积极倡导自主、合作、探究的学习方式”,等等;而赵克明老师在上世纪所做的、所思考的,正是与这些新理念完全相契合。当时,有的人还不以为然,如今人们不能不感到惊叹!

二、个性化作文的践行

1995年,赵克明老师调到省级示范中学工作,他感到这是全县最好的高中,教学上必须有自己的特色。如果说,此前他主要在探索“怎么教”的话,这时,他又开始琢磨“教什么”的问题了,而且他认为“教什么”比“怎么教”更为重要。

赵老师把目光投向语文教师望而生畏的作文教学,思考作文应该“教什么”。面对“假、大、空、套”作文在校园泛滥,各种骗取阅卷教师的考场作文“招数”到处流行的现状,他清醒地认识到,这种“蒙骗作文术”不仅扭曲了中学生的作文观,而且扭曲了他们的灵魂,使他们的人生价值观发生畸变。他下决心要向这潭“死水”扔几块“石头”,申报了全国中语会的“中学生个性化写作实验与研究”课题。

他旗帜鲜明地反对泛滥校园的“假、大、空、套”作文,引导学生追求作文的“诚、善、美”:立言以“诚”,说诚实的、自己的话;立言以“善”,捧着一颗善良的心与别人进行交流与沟通,叙写善的体悟,阐述善的思想,抒发善的情感,进行善的劝诫;立言以“美”,以正确的审美观来写作,无论是内容还是形式都应符合主流的审美标准,具有能够为大众所接受的健康的美、和谐的美。为了达到“诚、善、美”的目标,他积极倡导学生作文要“倾吐真情,张扬个性”,强调作文要抒写内心的“真体验”,彰显个人风采。而且,他对个性化作文提出明确的要求:掏出真感情,展示“原生态”,凸现“这一个”,换上“新面孔”。这既是对个性化作文的准确定位,也是给个性化作文特制了标准。这些“标准”对学生来说不是约束,而是激活,让学生独抒性灵,在自由的状态下写作。

他意识到,作文过程就是修炼人生的过程,必须树立“对话”观念。一是与自我对话,认识真实的自我,展示血肉丰富的自我,展示一个独特的世界;二是与自然对话,不只是身形的接近,而且是心灵的融入,用心去聆听,用情去交流;三是与社会对话,关注人生、关注社会,唤起生命的自觉,强化自己在社会舞台的角色意识,树立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在写作中张扬“大我”;四是与大师对话,多读大师们留下的经典著作,多读关于大师的传记作品,多接触这些人类智慧宝库中最鲜活的东西,让大师的形象矗立在我们的心中,让大师的思想渗透到我们的血液中,让大师的智慧在我们的写作中得到彰显。

在写作训练上,他遵循写作规律,点拨学生修炼写作真功。例如:进行“收藏感动”“情感咀嚼”“真情感恩”等写作系列活动情感养成训练;进行留意书本经典素材,关注生活鲜活素材,经常做转述素材、组合素材、变式表述素材“小体操”等建立写作“材料库”训练;进行感悟生活现象,为生活现象建“坐标系”,由“木头”看到“皮球”等审美、思维训练;进行设置生活情境做“语言体操”, 用名称代换、词语“张冠李戴”、褒词贬用、熟语借用、名言征引、仿拟词语、移觉换位、异化形容、铺陈凸现等方法转换语言的语言训练。尤其是在训练形式上做了重大变革,就是把传统的大作文、小作文变为自编随笔文集,从笔记本的选购到文集的命名、作序、排列目录、编辑板块等,均由学生自己设计。这样,既极大地刺激了学生的创新欲望,又让他们从定式作文中解放出来,能轻松愉悦作文,敞开心扉作文。

赵老师践行的个性化作文,是对社会上搬弄作文“应考术”之风的反叛,他撰写的《对炮制山寨版“满分作文”说“不!”》在上海的《语文学习》杂志发表,后又被人大书报资料中心《高中语文教与学》杂志转载,在语文教学界产生了很大的反响。与此同时,他经多年的研究、探索、实践,除指导学生在《语文报》《写作》《美文》等几十家报刊发表大量的作文外,还有几十篇作文教学方面的论文刊登在《中学语文教学》《中学语文教学参考》《语文教学通讯》等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上,出版了《中学生个性化作文引路》和《赵克明教写作》两部专著。赵老师的此项研究成果给个性化理念观照下的作文教学带来了全新的样式,促进了学生独立思维的形成,让作文真正成为学生培育心灵、抒写性灵的载体,真正实现了作文育能、育智与育人的功能,也真正起到了激活作文教学“一潭死水”的作用。

三、“语文养成教育”的建构

赵克明老师在课堂教学“突围”和写作教学“激活”取得突破性进展以后,把视野放得更远,对语文教育有了更深的思考,针对一些人急功近利教语文,把语文教学捆绑在高考的战车上,深感忧虑。赵老师认为语文天生是“农业”的,应象对待作物一样,遵循其生长规律,不能揠苗助长;语文教育的最高境界是培养学生的人文素养,养成学生终身学习语文的良好行为习惯。于是,他大力倡导“语文养成教育”,并着意于理论建构。

他对“语文养成教育”是这样诠释的:语文养成教育就是把握语文学习不同层面的目标,遵循熏陶渐染、积淀涵养、感悟体验、运用提升等语文学习规律,培养学生热爱母语的情感、关注语文的敏感与领悟语言的语感,从而协同渐进地提升学生的听、说、读、写、思等素养与能力,并养成学生终身学习的良好行为习惯。

他提出,语文学习有三个层面的目标:小而言之,是掌握一种终身使用的工具,能顺利应对中考、高考及将来的学习、工作与生活;中而言之,是为一生打下精神的底子,使自己成为一个快乐的读书人,拥有丰富的精神世界;大而言之,是传承民族的文明,固守民族的根本,让民族的血液永远流淌,并使自己成为未来文化的创造者。

他认为,语文教学就是营造一片具有生态效应的“湿地”,过于急功近利,就会有“沙漠化”的危险;企图“揠苗助长”,结果定会是禾苗枯槁;采用任何“催熟”的做法,都会丧失其应有的品质。因而,得遵循语文学习“规律”,得从“三感”入手,得“协同渐进”,得养成良好的“行为习惯”。

赵老师的这些语文教育思想,既是对语文教育本质的揭示,也是他多年从事语文教育的感悟和认知。此论一出,得到了中语界众多专家的赞赏和呼应。

老师的研究是深入的,他研究“语文养成教育”的“三观”( 课程观、训练观、效率观),研究“语文养成教育”的“三感”(情感、敏感、语感),引领学生随时随地关注语文,记下生活中的所见所闻,读书中的所悟所感,他的学生已坚持每日必修五个“一”,即日正一字,日积一词,日摘一句,日读一文,日写一“纸微博”。同时,他还建构了情感养成、思维养成、语言养成的作文“养成训练”的训练体系,建构了师生共阅美文、共赏美文、共仿美文、共评美文的“师生联动”下“读写互动”的活动模式:建构了基于“语文养成教育”的文本解读流程,等等。他还关注学生语文核心素养的培养和信息技术与语文学科的融合,前不久在为中央电教馆拍摄的“一师一优课”教研专题中,他作为受邀嘉宾,谈到怎样培养学生的语文核心素养时说:“今天我们还可以运用多媒体提供更为丰富的语言材料,创设更有艺术魅力的语言情境,进行更加方便快捷的‘语言转换’训练,这样可以更为有效地发展与提升学生的语文核心素养。”赵老师就是这样的具有学科前瞻性,难怪全国知名网站中华语文网把他评选为年度“最人物”,称他为“让语文素养灿然绽放的学科带头人”。

多年来,赵老师凭着对语文特有的敏感与深入的探索,写下了800多篇语文教育论文,出版了多部著作,研究了多项课题,建构了“语文养成教育”理论,为丰富我国语文教学宝库作出了一名普通中学教师的最大贡献。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赵老师还将语文教育注入文学创作的活力,目前已有不少散文、诗歌、小说作品发表和获奖,如《凭窗赏西湖》《草原行吟》《告示牌》《悼念一条河》《伫望校园的背影》《祖母是个哲学家》《小屋记忆》等作品赢得了众多粉丝的点赞。我想,这正提供了“语文养成教育”的典型范例,也体现了一个真正语文人的特有的素养和情怀。

42年来,赵克明老师就是这样热爱语文,追求语文,孜孜不倦地经营着语文。正因为对语文的关注,他内心才那么的优雅;正因为能痛快地书写人生,他内心才那么清爽。愿挚爱语文的赵老师永远都有自己远去的目标和前行的方向。

                            (本文已发《语文教学通讯》高中刊2018年7-8期合刊) 

作者简介:

    方忻悟,安徽省特级教师,安徽省优秀教师,安徽省教育学会理事,安徽省中语会常务理事,六安市教学研究室主任,中学语文教研员。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