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日本弘前人物记----岛邦男

(2011-12-28 09:22:28)
标签:

杂谈

岛邦男,是我没有见过的一位学者。但是我在没来到日本之前,就对他有所耳闻。大学时代学古文字,国内名家李孝定、胡厚宣、于省吾等学者的文章里,总会提到他的名字。在国内几番查找他的著作,只见过台湾翻译的《殷墟卜辞研究》,但是翻译的只是部分篇章。
今年四月,我来到日本一个东北小镇弘前的国立大学留学,在国内导师的引荐下,认识了在此处任教的中国教授李梁与顾伟良两位先生,一次在居酒屋闲聊的时候,顾老师提到他20多年前,他还在浙江大学日语系任教时,与好友濮茅左先生合译的岛邦男教授的《殷墟卜辞研究》一书,前不久终于在中国出版。我便向顾老师与李老师询问岛邦男的信息,由于二位先生也并非专攻古文字(李梁教授专攻中国思想史,最近的兴趣点在中国古代对西方数学论著的译介,顾伟良教授专攻日本近代文学),所以了解的信息也是片段性的。这几天我又在弘前大学图书馆查询了些很多资料,由于是博文,所以只写些梗概吧:
岛邦男(1908--1977),先生姓岛,而非岛邦。(据岛邦男先生长子,岛有道先生回忆上世纪五十年代末,董作宾先生曾来日本东京寻访岛邦男教授,向东大学者问及,岛邦先生在哪任教。)父名岛银藏。岛邦男作为家中的长子,生于日本青森县青森市浦町野协14号。1930年三月,毕业于官立弘前高等学校文科甲类(今国立弘前大学,当时的日本高等学校,相当于大学预科)。毕业时在当时的刊物《支那哲文杂志》第八期发表论文《从四书管窥孔夫子思想》,这篇论文的名字,现在看起来很幼稚了。1933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支那文学研究科。东京大学在读期间,岛氏开始学习、研究甲骨文,师从当时的日本甲骨学家宇野哲人(1875--1956)。岛氏在《殷墟卜辞综类》一书的后记里,记录了自己在东大读书时学习甲骨文的缘起。“今から三十数年前、私が未だ学生の頃、宇野哲人先生が講義の余談に、金文から甲骨文を話されて、甲骨文字は偽作であると申された。私はひどく興味をそそられ、いつかこれを研究してやろうと考えた。これから興味は次第に文字の方面に傾き、乏しい財布をはたいては文字学の書物や、甲骨文字の資料を購入したが、唐蘭氏の古文字学導論を読んで驚いたり、孫海波氏の甲骨文編に望洋の嘆を発する未熟者で、甲骨学に入る戸口は解らず、ただ積んで置くだけであった。”(尊重原文,不做翻译)
1933年东大毕业后,岛氏到伪满洲国的新京(长春)师范学校任教,(不知道这个学校现在是否与东北师大有关系)直到日本战败。在此期间,岛氏利用假期时间在中国大量搜集甲骨文及金文资料,包括书籍与甲骨片。1950年任国立弘前大学文理学部助教授(副教授),1954年任教授。1961年因出版《殷墟卜辞研究》一书,在学界引起巨大反响而获得东京大学文学博士学位(论文博士)。1974年于弘前大学图书馆馆长任上“退官”。1977年因胃癌,病逝于弘前市国立弘前病院,享年69岁。
日本弘前人物记----岛邦男
此书购于旧书店
日本弘前人物记----岛邦男

日本弘前人物记----岛邦男

日本弘前人物记----岛邦男
此书免费得自弘前大学图书馆。
日本弘前人物记----岛邦男

 岛邦男先生生前所藏甲骨片,拍摄于弘前大学成田考古资料室。

 
岛邦男教授一生致力于中国古文字研究,但是其著作罗列起来,远没有达到等身的程度。我查遍了弘前大学的图书馆,找到他的专著只有『祭祀卜辞の研究―甲骨卜辞の研究?第一部』(弘前大学文理学部文学研究室、一九五三年)『殷墟卜辞綜類』(株式会社大安、一九六七年、増訂版は汲古書院、一九七一年)、『五行思想と禮記月令の研究』(汲古書院、一九七一年)、そして『老子校注』(汲古書院、一九七三年)。这于古文字学这个专业有着必然的关系,很多老一辈学者都说,古文字学,是出力多减小少的一门学问,需要有多年的时间来进行大量的知识储备和材料整理,这样才能做出真正的学问。我昨天冒着风雪到二手书店寻找他的书籍,很庆幸地买到了他的《殷墟卜辞综类》一书,一部一千多页的宏大著作,全部手抄而成。难怪东大教授赤塚忠说这本书是「いまは甲骨学者ばかりでなく、中国古代研究者は斉しく必備して」(赤塚忠「島邦男博士を偲ぶ」、『甲骨学』第十二号,该杂志已停刊)。
岛邦男先生的研究,在外人看来是孤独的。弘前大学从建校至今,只有他一位甲骨文方面的学者。岛邦男教授一生没有招收过研究生,也没有助手。可以想象,甲骨学50、60年代,在中国也不是显学,更何况在日本,加之弘前大学并非名校,投考他的学生,肯定少之又少。作为日本人,学习汉语况且是难事,更不必说学甲骨文了。记得林沄教授在其《古文字研究简论》一书的后序中提到当年于省吾教授的话:不懂古器物学,不能搞古文字,不懂先秦史,不能搞古文字,不通十三经,不能搞古文字·····。所以古文字学,要想学通,有大成就,真的需要很多的知识储备,并不是像学书法一样简单地记住一笔一划,所以对于岛邦男先生一个日本人来说,一个人在偏远的弘前搞这么一门无人关注的绝学,其困难与寂寞,可想而知。子曰“德不孤必有邻”,岛邦男先生凭借其对学问的热爱与执着,用30多年的时间完成了两部足可以代表其一生学术成就的著作。这种坐冷板凳的精神,着实让人敬佩。记得读大二的时候,认识一位黑龙江社科院的研究员伊永文先生,当时他在黑大讲宋代话本文学,他在没有任何资金的资助下,用二十年的时间为《东京梦华录》做笺注,当书籍在中华书局出版的时候,得到了傅璇琮教授的赞赏。岛邦男先生与伊永文教授相比,似乎更胜一筹。
在他去世至今的30年多年间,他生前的藏书与甲骨片,就静静地放在弘前大学考古研究室里,无人翻阅。至今在弘前大学向这里的学生老师问及岛邦男教授的生平,很少有人知道。不过,我想,至少我作为一名用心学习过古文字的学生,应该记住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