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天银
温天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38
  • 关注人气:9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憨人憨福(小说)

(2014-02-16 08:01:45)
标签:

山西

大同

教育

情感

分类: 露珠集

 说起大憨子,榆林沟村上自七八十岁的老人下至七八岁的幼童无人不晓。打出生,大憨子就因为憨,成了村里人们茶余饭后的话柄,好像大憨子天生就是被取笑逗乐的料儿。

 “文革”后刚时兴高考,村里的孩子们似乎钻进火炉惹上“读书热”。大憨子压根儿就没上过一天学,就像失去收留的狗一样流落在街头。瞧他那模样:头发从来不剃,长的成了山坡上的沙蓬草一蓬一堆的,他妈不会剃头又怕人笑话,硬是按住像剪羊毛一样一剪子一剪子铰成花狸猫,唯有头顶上留了个发型像扣了个西瓜壳儿;再看那脖颈黑得像畜力车的轴头,只是鼻孔下被鼻涕蚀得能看见两条白而透红的道道;那脸蛋子从来不洗,只有在夏天的河湾耍上一水才能看清长相;手脚更不用看,拿着黑豆馍分不清哪是手哪是馍,习惯了不穿鞋袜的双脚踩在蒺藜上也能崴了尖儿。这种孩子有啥出息?是朽木生火也无焰。

 大憨子邋遢不说,家里还穷得叮当响。不要提念书,每天饿得前胸贴了后背,袒胸露臂时凸出的肋条像剔了骨似的,脏黑的肚皮塌进了肚里。不到十三岁就给生产队放羊打尾子。说是打尾子,其实就是个领头羊,起个引路作用。挣不了几分工,总比街上流浪好。晚上饿得慌,打听村里谁家办白事雇了吹打的,上街告庙时大憨子就跑去干背鼓这种显眼的下三滥活儿,跟着鼓匠混着吃几个油炸糕,还能抽一盒“绿叶”卷儿烟。爱好撩逗的顽皮小青年向大憨子要烟抽。你说他憨吧,他还按住襟下的衣兜死活不让掏。年轻人说:“不给就不让你背鼓”。大憨子一听着了急,无奈且喜皮笑脸地给拨上几根儿,生怕不让背鼓饿断了腰。人憨,少不了有人扁捏,编串话说:“大憨不念书,喜欢去背鼓”、“憨子厌学堂,不如去放羊”。而大憨子不在乎别人的议论,就怕肚子里的饥肠叫出声,这么他饿得难受。

 土地承包到了户,生产队的羊也分到各家。三只五只的不值得每天误工散放,人们就分摊几个钱雇大憨子去群放,用这种憨人放羊省钱。十五六的半大小伙,大憨子就喜欢当羊倌儿。他觉得在野外放羊时间是长了些,又经着风打,顶着日晒,冒着严寒,而身上不搁苦也省力。他没想过以往放羊的孩子难找媳妇儿,抑或憨里憨气的没想那么多、那么远,也许根本就没想过。人憨又不懂偷懒,到小雪杀羊季节,大憨子放的羊总比别人放的多杀肉三斤五斤的。憨人实诚,人们也觉得靠得住。

 父母相继去世后,大憨子原本家穷,这一来更穷得剩下了一条光棍儿。每天回家扒锅做饭,锅碗勺和他的脸一样几天洗不了一次。正巧,邻村后山的董家洼仗着坡多草茂,养羊的逐年多了起来,并以每年二千元的工钱雇大憨子去放。不用生火做饭,大憨子也不懂讨价还价就憨笑着离开了村。

 大憨子在一处农家小院住着,一日三餐轮流在养羊户家里吃派饭。这是几年前下乡干部的生活待遇,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然乐不思蜀。

 房东是夫妻俩。结婚不久,男人上山砍柴摔在沟里下肢瘫痪多年,没有个一男半女的,种地、家务活儿全凭一个女人打理。女主人不到三十岁,两手粗糙,皮肤黝黑,农闲也不见细皮嫩肉。生活压力让她过早地失去一朵花的姿色。好在身强力壮心眼儿好,看见同堂地西厢的大憨子半大不小脏兮兮的,倒是人憨厚老实,有时收打回粮食让他帮个手什么的也勤快,她在冬天家里生火时顺便把大憨子那厢也烧得暖暖的。听着大憨子“大嫂”长、“大嫂”短的叫着,她心里也热乎、舒坦。

 不知不觉地几年过去了,“大嫂”已经把这个二十出头的小弟放在了心上。睡不着的夜晚,她独自寻思着:自己的男人成了废物,自己受的苦多少不说,倒是黑夜的漫长让她难熬。已婚女人在爱的水塘里最怕死一般的寂静,哪怕能有一粒碎石投入激起小小的涟漪,那是何等的开心?她睡在炕上胡思着、乱想着。不时地听到身旁那个男人的呼噜声,他只能打呼噜,而她听了更烦躁,不时地在漆黑的夜里翻着“烙饼”。每当大憨子放羊走了,她进去收拾家,心里觉得空荡荡的,随手把大憨子带有汗臭味儿的脏衣服拿去来回搓洗着。她不嫌臭且越搓越有劲儿。晚上大憨子放羊回来,她端去半盆不烫手的水,让大憨子擦洗身子解个乏;有时大憨子洗脸的时候,她坐在堂地偷偷地看着他,让大憨子怪不好意思。一天晚上,“大嫂”进西厢取擀面杖忙着擀粉过冬至,看见大憨子熟睡中把被子踢在一边,光身裸体的,腿粗臂圆,肌肉发达,心里像猫抓一样。

 青春期的生理作用,大憨子的心湖也在荡漾着,看见大嫂在家的时候脱去外衣,两股筋背心把乳房遮得严严实实,神秘感变成了好奇心。从露出的深深乳沟里禁不住大憨子神魂颠倒,勾起他对女人胸前两座山峰的向往,不由自主地在心理身理上产生连锁反应。大憨子春潮涌动着,只是有贼心没贼胆,绝不敢主动去冒犯“大嫂”。

 到了收获的季节,房东女人从地里拉回山药蛋,每天晚上趁着没有认灯,独自坐在窨子旁把能存放的挑在筐子里掉下窨子里,把锹铲的、小的沙出来等闲时磨粉面。大憨子吃完派饭回来,看见大嫂又是忙着给筐子里拾又是用绳子往窨子里吊又是下窨子倒,便扔下放羊鞭过去帮忙。大憨子在窨口吊,大嫂在窨里接。一筐两筐,吊着接着,大嫂不由地顿生邪念,燃起的欲火难以抑制,心在蹦蹦地乱跳。

 “哎呀!那是啥?”听到大嫂的一声惊叫,大憨子不知窨子里发生了什么事,不由多想,急忙跳下去看究竟。还没等他站稳,被大嫂一把拽过去抱得紧紧的。大憨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压在身上又是狂吻又是乱摸。第一次接触到女人,干柴遇烈火,大憨子顾不得多想,一个鲤鱼翻身把大嫂压在下面,两个鼻孔直喘粗气,在极度的兴奋中感到自己是个没白活的男人。

 有了第一次体肤接触,大憨子原本的贼胆儿也大了起来。每到晚上,他和大嫂就迫不及待地钻进被窝里,再不用下窨子就在西厢亲热起来,恨不得把几年前失去的夫妻之爱瞬间弥补回来。大憨子得到了女人的爱,更是心火不散,心急火燎地度过又盼着一个个销魂夜。每次暴风骤雨过后二人还得分开,生怕她的男人起疑心,二人总是恋恋不舍。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大憨子这头壮驴在放羊的同时,也承担起拉套的活儿。他的“大嫂”和往常一样,不显山不漏水地伺候着两个男人,只不过方式不同,且心花怒放乐滋滋的。

 当村里人们把大憨子快要忘得一干二净时,大憨子却突然风风光光地回来了,带回的还有他的女人。这个女人再不是他称谓的“大嫂”,而成了他明媒正娶的老婆。大憨子穿的衣服很讲究,尽管是农民确切地说是一个羊倌的打扮;脸上、脖颈、双手油黑光亮,那是风吹日晒赐予的健壮;一身的愣气已被岁月洗刷得荡然无存。村里人们在羡慕、奉承、嫉妒之余,又“大憨子命好,娶回个老嫂”、“大憨子去放羊,挣了钱娶婆娘”之类的串话在村里开始流传。

 原来,大憨子回村前,“大嫂”的丈夫突然得了个重感冒离开了人世。从找医生救治到买棺材操办丧事,大憨子像主人似的跑前跑后,撩起褥子把几年放羊的积蓄全部拿出来给了“大嫂”。这是他对“大嫂”的体贴和对死者的谢罪。办完后事,大憨子和他的“大嫂”明铺暗盖了一年,等到死者忌日后两个人才名正言顺地领了结婚证住在一起。结余下的一千多元钱没有购置衣物和摆设,他们商议着买了十多只母羊羔,大憨子一边给别人放羊挣钱,一边发展自家的羊群。看着别人从外地买回优种羊,他也花钱买了几只,并学着在羊耳朵戴上环作标记。不到几年时间,他们的羊已经添了八十多只。

 人的好运来了就像狗尿了头。不知是大憨子的种好,还是“大嫂”的地肥,老婆四十出头的人了,竟然给生出个“小憨子”。大憨子喜不自禁,放羊时给儿子又是掏麻雀又是捉松鼠,回了家又是抱儿子又是搂老婆。手头有了钱,大憨子又是给家里添家具又是给老婆戴“三金”又是给儿子买营养品。三口之家过得红红火火。

 董家洼村封山禁牧,大憨子和老婆商量着想回榆林沟村居住。一来村南的河滩地可以放羊,二来自己中了没文化的病,想为儿子读书选择一所像样儿的学校。正是大憨子领着妻子、赶着羊群回到村里的那一天,全村像滚油锅里撒了一把盐又炸开了。那些上了年纪的女人们嘲笑说:“给羊戴耳环,人憨还显摆。”人们的串话又像新闻在传播:“憨不憨愣不愣,大憨子交好运”、“大憨生小憨,放羊能接班”……

 大憨子已经习惯了村里的人嚼舌头,安顿下来赶着羊群来到了河边。他的儿子进了县城寄宿学校读书很用功,学习也优秀。用大憨子嘱咐的话说:“不为蒸馍为蒸()气”。老婆在家闲不住,把多年租出的地要回来自己种,用勤劳的双手创造着有滋有味的生活。

 几年后,儿子考上了重点大学,大憨子又赶起了时髦。一次就买回三部手机,为儿子离开家乡大老远的想家时联系方便。他的手机让儿子存了两个号:一个是儿子的,一个是老婆的。想多存一个放羊的处人少没得存,存的多没念过书也记不住,两个号不用记也会按。放羊时,他把手机掖在腰间,想给儿子打电话怕影响学习,想给老婆打电话该说的又在黑夜已说过。大憨子索性把手机吊在河岸的柳树枝上,跟着手机里的歌手火风唱了起来:“开门红呀咯红四方,欢欢幸福扑打着你的胸膛;开门红呀咯大风光,满眼喜庆蒸腾出更多梦想;开门红呀咯红四方,好好运道紧握在你的手上……”

 大憨子哪会唱歌,充其量是在跟着手机放出的声音瞎哼哼;他哪是嘴唱,分明是从五脏六腑发出的心声;他哪是唱歌,看那眯着眼、晃着头、拍着手的一副专注、悠闲、开心的样子,着实在唱着自己的经历,唱着幸福的生活,唱着美好的未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祭祖遐想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祭祖遐想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