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天银
温天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38
  • 关注人气:9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味集》之九十二:报丧路上

(2012-02-07 20:14:38)
标签:

山西

大同

教育

情感

杂谈

分类: 五味集

母亲的突然去世,全家人忙碌了半夜,给母亲穿上葬老衣服(寿衣)入殓后,天已经大亮。我没吃一口饭,没喝一点水,穿着白刺眼的孝衣,拿着柳条缠白麻纸的丧棒,含着眼泪去给应县东上寨村的姨哥们报丧。上了路,已经是正月初二的上午了。

正月初二,按照家乡的风俗,是人们早晨起来接“财神”的日子,又是时年迎“喜神”的首。接“财神”,是盼望一年财运亨通迎“喜神”,以期全家一年出入平安。财神和喜神从来不光顾我,我还哪有心事琢磨这些事情?借一辆自行车,急着向村外驶去。

一路上,我回想着母亲的身世。她出生在驼峰村,我的舅舅和二姨英年早逝,我的姥姥、母亲和表姐相依为命。母亲和表姐出嫁后,就在母亲怀我的那一年姥姥也离开了人世。母亲最亲的兄弟姐妹只有她的大姐——我唯一的亲姨。以后的二十多年,她走过的亲戚只有我的大姨和姨哥、姨姐家。母亲一生贫穷,不仅表现在全家的生活中,还表现在至亲的稀少上。在我的记忆中,她经常挂念我的大姨,但只是说在嘴上,想在心里。她每次去看望姐姐时,穷得没有分文或任何礼品所带。我们家人口多,需要母亲每天做饭和操劳家务,我大姨家隔上几年才去上一次,每次去的时间一般选择在夏季青黄不接。这个时段,我们家生活极为难度。母亲更是做在人前,吃在人后。去大姨家,一来为看望她多时不见、很是想念的姐姐,二来为饥饿到难以支撑时延续自己的生命。母亲的一生,是贫穷的一生,又是苦难的一生,也是短暂的一生。见到姨哥们,我这个人高马大、将近而立之年的大丈夫、男子汉,没能让母亲享受到应该享受的幸福生活,哪怕是不愁吃穿的最平常不过的农家恬淡日子,直到母亲去世都没有得到保障,且一直让父母为我操着心。我该如何开口、还有何颜面去诉说母亲的不幸呢!

一路上,我念起大姨的一家。作为至亲,大姨不必说,姨哥们也十分同情我们。从我记事起,姨父只来过我们家一次,大姨没登过我们的家门。是大姨嫌我们穷吗?不是。她理解我们,怕给我们添麻烦。小的时候,我曾几次跟着母亲去大姨家,大姨和几个姨哥争着请母亲吃饭。虽然姨哥们家里也不怎么富裕,但是请我们时总是诚心诚意地做最好的饭菜。临走时,姨哥们根据各自的家庭条件,总要给我们带些米和面。大姨去世后,姨哥们还接济着我们,给些吃的和零花钱。六姨嫂是裁缝,我们为节省几个缝纫钱,过年时不只一次地拿着布前去让姨嫂裁剪、缝纫新衣服。记得我读初中时,一次骑着自行车去六姨哥家取盐,走到李千庄到小辛庄交界的浑河南岸,不小心车子陷到坑里连人带车摔倒在河滩。我爬起来,一股殷红的鲜血从大腿里顺着流了下来。我不敢多想,又不好意思脱下裤子去看,强忍着疼痛推着自行车走到东上寨村。吃完午饭,我疼得不敢弯腰,六姨哥在公社工作又不在家,盐还在瓮里放着,六姨嫂不顾怀着身孕、腆着大肚从瓮里挖着盐布袋里装。当时,我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和愧疚。欠下姨哥们的情,尽管是亲情,我很难预料到将来,不知有无偿还的机会和能力。尤其母亲的去世,让我心里更感到不安。以后对姨哥们无以报答,我怎能对得起死去的母亲,怎能让母亲在九泉之下安息呢!

一路上,我满脑子母亲的身影、大姨一家人的骨肉深情。眼角瞥见路上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人们有说有笑地在迎“喜神”,而我沉浸在失去母亲的万分悲痛之中。人们看着我身穿孝衣急着赶路,便议论说:“大年时节还有报丧的,真不知道喜庆的是谁,悲伤的是谁。”我顿时百感交集。姨哥们遇上我们这样的穷亲戚,不要说平时沾不了光只有累赘,就是大庆正月也沾不上喜气。在我的内心里,是多么不情愿在这种时候去姨哥们的家而又不得不登姨哥们的家门,因为他们是母亲的亲外甥、我们的亲姨哥啊!等到跪在姨哥的门前,恍惚中岀来迎接的姨哥身旁伴着我的母亲,我还没来得及告诉母亲去世的噩耗已经泣不成声……

母亲大人,您放心吧!姨哥们对咱们的好,我已牢牢记在心上。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