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天银
温天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38
  • 关注人气:9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味集》之七十八:在父亲临终的日子里

(2010-12-04 07:06:46)
标签:

教育

情感

杂谈

分类: 五味集

过了元宵节,我准备回县城上班。没想到父亲肝部疼得难以忍受,吃了老中医开的一些止痛药仍不见效。我只好留下来忙着找医生。

过去,我们家里人有个感冒咳嗽,看病的一直是老中医郝尚仁。尽管我们家里穷,他几乎成了我们的家庭医生。因为他不但医术高,号脉、诊断、治疗有其独到之处,在方圆二、三十里的邻村颇有名气,而且医德好,遇到急诊病人,哪怕深更半夜、坡陡路险也随叫随到,从不嫌贫爱富,从不怠慢刁难,从不乘人之危。开药、打针时,一元钱能治的病绝不用两元。用人们的话说,他是穷人的医生。他和我们住的又是房前院后,看病自然方便。父母经常教导我们说,做人就应该像郝尚仁医生那样。

看到父亲病情突然加重,我们当子女的没了主意,是否需要进城住院、诊断、治疗?当我出去准备找郝医生商量时,在街上碰见了公社医院的常世荣医生。他是妻子的表叔,和我们也是同村,只知道他是科班出身。我邀他为父亲看病。表叔随着来到我家,按照父亲指点的部位,用手上下揣摸一番,说没有什么问题,让父亲好好养病。表叔走的时候示意我出去,兄长姐妹也跟着送出了大门。

表叔说父亲患得应该是肝癌,可能已到晚期。我问还能活多长时间,他说最多活一个月。我们听后如晴天霹雳,顿时控制不住感情。只是怕父亲知道病情,对着父亲强忍着悲痛,背着父亲不由得擦眼泪。我不敢相信,又找郝医生问父亲患得什么病,平时不爱多说话的郝医生说是不治之症,当时只能靠吃点止痛药缓解、维持。

父亲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已屈指可数了。母亲的突然去世,就给我的心灵深处留下了难以愈合的创伤。父亲临终,再不尽孝就没有了机会。我回到县城,向单位请了假,顺便去县医院找到我的同学买了十多盒强痛定注射液,为日后减轻父亲的病痛作准备,于当日返回家里。

弟兄分家时,我分了一间东上窑和靠边的一间东耳窑。如果我结了婚,没有堂地的东耳窑不是我们住就是父母住。按讲究,父母应该住正房。结婚前,我曾征求和说服未婚妻,这两间土窑洞,还是我们作晚辈的应该住偏房。未婚妻说因为我家穷结婚遇到各方面的阻力,婚后生孩子丈母娘前来伺候月子,亲戚们前来要是看见结婚洞房既没摆设又住着光线很暗的单间窑洞很没面子。父母也怕亲家说三道四,一再反对我们住耳窑,说他们已经上了年纪,有个宿处不受冻就行。

母亲住在耳窑不到一周去世,我已经后悔不迭。父亲也将很快离开人世,我不顾女儿出生还没过“百岁”(出生一百天)不敢着风露头、耳窑人们开门出进时寒风扑面的困难,征得妻子的同意,让父亲住在了我们的结婚用房。

为了在屈指可数的日子里多陪一陪父亲,我不仅白天一直守候在父亲的身边,就是晚上也考虑不来妻子在耳窑里因害怕难以入眠和女儿要吃奶、换尿布熬夜的辛苦。我一直陪伴、服伺着父亲。口渴了,为父亲递水;尿紧了,为父亲接尿;病痛忍受不下去了,为父亲喂药;……

长时间的熬夜,我实在疲惫而又怕睡过了头,便找了一条带子,一头拴在我的手腕上,另一头放在父亲的身边,父亲需要时拽几下带子就能把我拽醒。这样坚持了二十多天,兄长们怕我误事,晚上就轮流着和我一起陪侍着父亲。

父亲卧床不起,兄长、姐妹们腾出时间经常前来看望,但端屎接尿这些脏活儿,我尽量不让他们干。尤其父亲病情恶化后,经常不知不觉地便在裤子上。我给翻身时,就能看见沾在屁股、裤裆的粪便已经发干,便用布蘸上水把父亲的身子擦洗干净,把父亲的裤子脱下来放在洗衣盆里泡上一阵再洗。搓洗时,不要说满盆散发着臭味,就是边洗边看见半盆发黄的脏水,在没有过这种经历时是很难做到的。但想到对母亲的内疚、愧欠和遗憾,想到父亲一辈子为我们呵护、操劳和付出,我还有什么顾忌不去孝敬他老人家呢?

在能够忍受的情况下,父亲是一般不外露、不烦人的。一天,他对我说,吃的药不止痛,不如洋烟(大烟土)顶事。看来父亲病咬得难以坚持,不然不会给我出难题。为了父亲,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些父亲所要的烟土。父亲要了几次看我不全给,才道出真话:“不如让我全吃进去一死了事,我实在受不了啦。”

我没有一点办法,眼巴巴地看着父亲在床上受煎熬,受折磨,心里阵阵作痛。但我们作儿的,只能从死神手里争夺父亲,绝不能把父亲推向死神的怀抱。经过解释,父亲也理解我的难处,后来再难受也不吱声。我痛恨自己的万般无奈,痛恨自己的束手无策,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为无法减轻他老人家的痛苦而痛苦着……

    父亲还是永远地走了。在父亲临终前的日子里,我是在忙碌、乏困、悲伤中度过的,可有父亲在我心里踏实。忙完了丧礼,等到父亲入土为安、走进天堂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因父亲的远去而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落和无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