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天银
温天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60
  • 关注人气:9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味集》之七十六:慈母手中线

(2010-08-26 07:35:26)
标签:

教育

杂谈

分类: 五味集

   

小的时候,我很少穿新衣服,有时母亲在冬季能给缝上一件新衣面、烂棉花、旧里子的棉衣,也很知足。我们的衣服遮体御寒,全凭母亲一年四季缝缝补补、拆拆洗洗维持的。

每当春暖花开,母亲就把棉衣里的棉花取出改做成了夹衣。到了数伏季节,母亲又把夹衣的里子拆掉,沿衣服边缝好就成夏装了。冬季来临,破了的单衣加上补丁再做棉衣的外面,褪了色还要翻面,把补丁多的做成里子装入旧棉花再缝成棉衣。一年四季除天冷时上身里头穿着一个像砍肩一样的棉腰子外,再没有任何内衣、内裤。我们全家七口人年年如此,人人这样。

冬季是农闲时间,而母亲在家闲不下来,忙完了全家人的棉衣缝补、拆洗,就从邻居们铰上鞋样子,用烂布头粘上衬子,开始做布鞋。做鞋底时,母亲提前用白麻捻成绳子,右手中指带着顶针,先用锥子穿上孔,再把带绳子的针穿过去,然后把绳子翻在胳膊肘上使劲勒紧,这样纳出的鞋底才结实。就这样一锥一锥地扎,一针一针地引,一次一次地勒,等到一双鞋底纳完,母亲右手掌磨出了老茧。为了赶时间,有时左邻右舍的妇女们前来串门,母亲在闲聊时纳鞋底的手也没停过;晚上吃完饭,母亲在煤油灯下也经常纳鞋底。

过去,农村家庭主妇的针线活儿多,穷人家的针线活儿更多。一家老小,冬天父亲和弟兄们头上戴的棉帽,全家人脚上穿的布鞋和布袜,是母亲一针一线做成的;全身穿的棉衣、夹衣和单衣,是母亲亲手拆洗缝补的;衣服磨破,也是母亲用一块块的补丁连缀的,母亲一年的针线活儿没完没了。

不管是买新布缝衣服裁剪下的布头,还是从不能穿的烂衣服拆下的补丁,母亲都珍宝似的总要保存起来。新布头对接缝起来当鞋面,烂补丁打成衬子做鞋帮、鞋底,巴掌大的一块儿也舍不得扔掉。父亲的羊皮袄烂得不能穿,母亲又拆开为父亲改做缝制成羊皮褥子,为我们缝了几双羊皮手套,剩下的羊皮太小就铰下羊毛塞进我们的棉鞋用来保暖。后来我们穿上了线袜子和尼龙袜子,袜底破得再不能穿了,母亲还要把袜筒子剪下来缝好套在我们的袖口上,为的是袖口耐磨和保持干净。

母亲去世后,我打开已经脱了红漆皮的旧柜子清理母亲的遗物,上面的两个抽屉里存放着大大小小的绱鞋旋头和补袜的旋子,还有纳鞋的锥子、捻线坨、铰布的剪子。抽屉下面有两扇门,里面放着针线笸箩儿,有长短不一的缝衣针和绕成球形、缠成圆柱形、剪成小捆儿形的各种颜色的缝衣线。还有三个布包,一个包的有裁剪衣服剩下的各种颜色布的边角料,压展后一层层地摞着;一个包的是拆下破旧衣服且已褪了色的旧布片,有劳动布、白市布、卡几布和的确良布等;另一个包着母亲早已为父亲准备的葬老衣服(寿衣)和鞋帽。这就是母亲一生中做针线所用的物品、保存的衣物和辛劳的见证。

此后,我再次读到孟郊《游子吟》中的诗句时,才真正感受到:慈母手中线,为我缝补了身心的温暖,连缀出美好的人生。但人去屋空,寸草心”再无法报得“三春晖”,成为我一辈子的憾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