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天银
温天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38
  • 关注人气:9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味集》之六十九:五个油糕惹麻烦

(2010-01-07 09:38:52)
标签:

教育

分类: 五味集

上小学的时候,我经常吃完饭到秀英姐家叫上外甥搬喜子一起去学校。有一天中午经不住硬劝吃了秀英姐家的五个油糕,惹得母亲训斥了一番。

秀英姐是四老妈的闺女。四老妈前夫因病去世后,带着孩子改嫁到四老爹家里。秀英姐没改姓,一直姓张。不到二十岁嫁给本村郝家为媳。

在村里,我们姓温的是小户人家,虽然秀英姐和我们不同姓,但在家族堂弟兄姊妹中,因她年龄最大,是我们同辈共同称谓和尊重的“秀英姐”。

她的长子搬喜子和我同龄,从小学到初中是一个班的同学,我们又住得不远,去学校时总是形影不离,不是早晨他起得早去叫我,就是我吃饭快去叫他。

秀英姐家里虽然不是多富裕,但不缺吃少穿,早晨山药蛋小米粥、中午玉米面馍饼、晚上玉米面糊糊一日三餐还是有的。比起每天饥一顿饱一顿、晚上连口玉米面糊糊也喝不上的我家,还算是富裕户。每到秀英姐家叫搬喜子一起上学时,看到他们有吃有喝十分羡慕。

她知道我们家的贫困,在她家里也经常让我吃饭。我想人穷不能志短,每次以“我刚放下饭碗,一点儿不想吃”的谎话婉言谢绝,其实嘴里早就渗出口水,想吃而又不好意思吃,心想啥时能过上这样的生活就好了。

由于秀英姐劝吃的缘故,我一般不进秀英姐的家,尤其吃饭时更不进去。用母亲的话说,人家在炕上吃,你在锅边站,那叫“巡门子”。我从小懂的“巡门子”是嘴馋。因此,我叫搬喜子上学时总是站在秀英姐邻街的院墙外喊一声,院子里也是很少进的。

一天中午,我吃完饭又到秀英姐邻街的院墙外叫搬喜子上学,秀英姐让我进去。我说:“叫喜子快吃吧,我不进去了。”

秀英姐说:“你进来,姐问你几句话。”

我信以为真,进了秀英姐家。

她们一家人正在吃饭,秀英姐在地里忙着端上端下,搬喜子不上炕在地端着个碗吃饭。炕当中放着半盆油炸糕,大人、小孩坐在炕上围了一圈,都在忙着吃饭。

只见秀英姐夹了满满一碗油糕端着捧在我的面前。

“你快吃吧,刚炸出,是现的。”

“秀英姐,你吃吧,我在家吃过了,不想吃。”

“不要说了,赶快吃,五婶家孩子多吃不饱,更吃不上油糕,你快吃吧!”

“我吃饱了,不想吃。”

“甭哄姐了,吃完这几个姐再不给你夹了。”

“我真不想吃。”

她把一碗油糕放在我的胸前硬是让我接住。一看秀英姐硬劝的样子,我只好接住碗吃了起来。

我先夹了一个菜馅油糕,一口几乎咬掉半个。嘴里不停地吃着,眼睛还盯着另半个。不知不觉地吃了五个油糕。秀英姐还要给我碗里夹,我硬是不好意思地推脱。这时喜子也吃完饭,我们一起出来去了学校。

走在路上,我边走还边想着秀英姐的油糕,要是在自己家里,再吃个也不成问题。不知为什么越是贫穷越能吃饭,更不知自己到底有多大胃口。

傍晚放学回到家里,我如实地将中午在秀英姐家吃油糕的事向母亲作了汇报,挨批受训这是预料到的事。母亲说:“以前咋和你们说的?说破嘴也不听,我最怕人家正吃饭,你扒在锅边等人让着吃。”

“我在街上等着喜子,是秀英姐硬叫进去的,我也不知道进去有啥事。”我分辩道。

“晌午正是吃饭时候,叫你进去能有啥事。”母亲说。

“她让我进去说要问几句话。”我想把当时的情景解释清楚。

“进去叫你吃你就吃?好像死了爹妈的没有教养。”母亲不容我解释。

“进去就进去,吃就吃,一个姐姐家过分讲究有啥意思?说一说让他知道就行,唠唠叨叨的没完没了”。父亲听的已经很不耐烦,插话道。

“看你这个人,小孩子就惯他天天巡门子,你不说还嫌别人说。”母亲埋怨父亲一句才算停止训斥。

以后,为了不惹母亲生气,也为自己少惹麻烦,我再没因为吃完饭叫搬喜子一块儿上学进过秀英姐的家门,再没因为所谓饥饿“巡门子”端过秀英姐的饭碗,但没因为自己参加工作离开家乡忘记过秀英姐的恩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