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天银
温天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60
  • 关注人气:9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味集》之六十三:半块豆饼

(2009-11-12 18:58:04)
标签:

教育

分类: 五味集

   

一天中午,我和二哥出村外的莜麦地里捉叫蚂蚱,在街上碰见四老爹正要回家,问我们大热天的去干啥?他听说我们出野外贪玩儿便说道:“晌午村外没有人,注意庄稼地里有狼。走吧,回四老爹家歇歇凉。”

在我们家乡,晚辈对父亲的兄、嫂称呼为“老爹”、“老妈”。按排行,最大的叫“大老爹”、“大老妈”,为二的叫“二老爹”、“二老妈”。隔了三代以上的父辈的兄长、嫂嫂分别称之为“大爷”、“大娘”,没有叫“大伯”、“大妈”的。

四老爹把我们引进家。他们住着五间土窑洞,堂屋两边排放着几个泥瓮,中央摆着一张供桌,上面放了一个木制的神龛。从颜色看已经多年,里面供奉着一尊神像,头戴古代官帽,大红脸,又黑又长的胡须,身穿盔甲,手拿一把长柄大片刀,前面摆着蜡座和香炉。村里人们叫财神爷龛儿。这是他们家的一件珍品,供奉财神祈望发财,就是四老爹唯一的儿子——我的堂兄叫的名字也有个“财”字,可以看出他们家也是穷怕的,求财神保佑,盼日后发财。

四老妈在食堂帮锅还没有回来。四老爹把我们引到堂屋进了家,从桌子上端过一个碗,里面有一块儿用黑豆、玉米面混合做成的饼子,饼子下面有几个像核桃一样大的山药蛋和一些山药蛋皮。他拿起豆饼一分两半送在我们弟兄俩手中,说:“晌午肯定你们没吃饱,把这点饼子和山药蛋吃了吧。”

我手拿豆饼,像猪八戒吃人参果,顾不上品滋味便吃进了肚,接着和二哥抢着把碗里的山药蛋和山药蛋皮一会儿就吃了个精光。四老爹看着我们饥不择食,吃得是那么香甜,脸上挂着一丝丝微笑,同时也有一种说不出的表情,像是可怜又像是心疼我们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说:“熬到啥时才能填饱肚子。”

吃完四老爹家里的半块豆饼,好长时间回忆起来还那么润,那么香,那么甜。直到后来家里吃上白面、大米,饭店里吃着地上走的、天上飞的和水里游的,都品尝不到像那半块豆饼的可口味道。我曾经在家里也试着蒸过豆饼,怎么吃也不合口、不入味,这就奇了怪啦。难怪人们说,饥饭甜如蜜,饭饱蜜不甜。

十几年后,四老爹身患重病,我曾多次前去看望。去世那天,我瞻仰了老人的遗容。出殡那天,我手拄着柳棍缠着白麻纸的丧棒,穿着全身白布做成的孝衣,和其他兄弟侄辈排成一行拉灵时,想起他老人家给吃半块豆饼时的情景,眼里不禁流出热泪,并痛声大哭:“四老爹,我一辈子不会忘记你。”

日后每到清明节给父母及祖辈们扫墓的时候,我给父母坟前摆上的供品最多,烧得纸钱最多。再接着就是在四老爹坟前要多上点香,烧点纸,摆点供。四老爹生前爱抽烟,我每次点燃一支香烟放在他的坟前,以表达对老人家的感激和怀念之情。

    有时家里吃饭看到孩子们挑三拣四,我总要和他们讲起半块豆饼的事儿。以此教育和告诫下一代,在生活富裕的时候,千万不能忘记曾经的贫穷和饥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