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天银
温天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38
  • 关注人气:9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味集》之十八:勤工俭学

(2009-05-14 06:46:35)
标签:

教育

分类: 五味集

初中阶段,学校开始收取学费,课本费课程的增多费用也在加大。为一块半学费交不起,不是奶哥凑足险些儿失学,以后我的学习费用从哪里去解决呢?

一次,课余时间到供销社买蘸水笔尖,我无意中看到供销社院内零零碎碎地放着收购的麻绳头、牲畜骨头、烂铁等废品,在墙上的小黑板写着收购远志、地骨皮、麻黄等中药材,后面还批着价格。我好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心里十分高兴。我详细地看了看供销社院内收购的各种废品和药材,便兴致勃勃地回到学校。

打那天起,我在去学校上学和放学回家的路上,只要碰见一块儿猪羊肋骨板儿、一截儿没有多长的麻绳头儿、一片儿从牲畜蹄上掉下的废铁掌,都要拣起来,拿回家中分类存放。逢年过节,我不仅把家里吃完肉的丁点羊骨头搜集起来,还沿大街小巷或垃圾堆里拣骨头。那时一次能拣到的各种废品并不多,但长期坚持很见效。通过日积月累,积少成多,骨头攒到半篮子、麻绳头缠在一起有足球那么大时,我便拿到供销社卖上三、五角以解燃眉之急。

供销社收购各种药材有季节性,我就利用放假时间去刨、去采、去割。

春天,土地解冻后,我扛着铁锹到村北的丘陵地带挖甜草苗(中药称甘草);夏天,村南浑河两岸的河滩地盛开了一片片黄色的蒲公英花,我就提着篮子去采摘;初秋,山坡、地塄、古坟台长的麻黄已经有了药性,我拿着镰刀和绳子边割边捆,拿回家里晾晒等着供销社收购;深秋,山沟里长的枸杞已经叶落果红,我便起个大早,带着干粮去刨枸杞根(中药称地骨皮),回来连夜捣着把皮剥下,放在锅台和炕头上烘干。我还抽空刨过远志、知母等,虽然这些都是我们村山上的药材,只因种类多而长得分散,刨挖一天卖不了多少钱。

有一年供销社收购蒺藜,我便出野外去割。因为这种植物蔓长就地生长,未成熟时多个蒺藜抱在一起,有十多个针刺。割的时候,紧注意慢注意就把手扎出血来,疼得直呲牙咧嘴。割回去放在院里晒干,用打场的连枷(一种农具)将叶子和茎蔓打碎,再用簸箕把杂质煽去。等到把蒺藜去掉杂质,针刺的尖儿扎的满手黑洞,那种疼痛无法形容。卖到供销社只有三、五元,这才叫真正的血汗钱呢。

放了暑假,正是收割油菜籽的时候,我看见山沟里长着茂密的青芥草,它可以拧草绳捆黍秆,便在休息时拔了一大捆,等着回到家拧成草绳卖钱。

中午收了工,我背着队长给分的几捆油菜籽,再加上一捆青芥草,还要翻山越岭,爬山上梁,且距离村的场面又远,需要行走十几里路程,感到十分吃力。

早饭只喝了几碗玉米面糊糊,汗流浃背地割了一上午油菜籽,已是精疲力竭。到了中午我肚里空空的,像轮胎拔掉了气门芯一样浑身软弱无力,走路时汗水不打一处流。

由于人小力单,背的又超过承受力,从后山翻沟爬到半山腰时,正是斜着的羊肠小道,坡度逾来逾陡。我后背压得疼痛难以忍受,不由地挺了一下胸。这一挺不要紧,体力小难以保持平衡,两腿一软,身子随着向后倾,幸亏被后面紧随的人顶了一下,险些摔下几十米的山沟里。等到回了生产队的场面,两个肩膀勒出道道血痕,腰椎部位磨起了皮。

每天中午人们歇晌或夜晚在街头闲聊,我独自坐在院子里拧草绳。每根草绳大约一米半长,拧一根只卖几分钱。每年夏天我拧的草绳有一百多根,秋天收割黍子时卖给生产队,把钱攒起来用于学习费用。

二年的初中费用,我就是这样靠自己的双手、靠自己的体力、靠自己的血汗换来的;二年的初中学习,我就是这样靠一种精神、靠一种毅力、靠一种追求坚持的;二年的初中学业,我就是这样靠自己的想方设法、靠自己的吃苦耐劳、靠自己的增收节俭完成的。

勤工俭学助我坚持到初中毕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