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天银
温天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38
  • 关注人气:9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味集》之十七:过大年

(2009-05-12 10:16:12)
标签:

教育

分类: 五味集

()

小时候就盼着过大年,先盼腊月初八这一天,因为“腊八”是过年的信号,还能快乐地玩上数日。

腊月初七下午,我和小伙伴们背着溜冰车、挎着篮子、拿着斧头,奔向村南的浑河去打腊冰。我们坐上溜冰车在冰面上玩个痛快。星期天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小伙伴们就找上几根凳腿或几块木板钉成长方形的溜冰车准备打腊冰时去浑河溜冰。

我的溜冰车是母亲用过的废切菜板做成的,制作时更简便。我从给骡马钉掌的地方捡上四个废铁掌,钉在切菜板较平的四个角上,这就是所谓的溜冰车。再找上两根较粗的铁丝把一端烧红打尖,另一端安上木把子,溜冰时两手用的挖子也就做成了。河面冻成的坚冰与溜冰车的铁腿接触,我们坐在各自做的溜冰车上,两只手握着挖子同时用力挖着冰面,溜冰车就飞一般地向着远方驶去。

玩到天黑尽兴,我们用斧子在冰面暴裂的地方砍上半篮子冰块儿各自回家。在寒冬腊月的冰河玩耍,我虽然脚上穿着棉鞋,头上戴着兔皮棉帽,双手套着烂羊皮手套,还是双脚冻得麻木,手指冻得疼痛,脸颊冻得发红,但满头是汗,心窝是热的。

过“腊八”吃腊粥。富裕人家用小米、豇豆、芸豆做腊粥,烩菜是豆芽、干菜和豆腐。我家贫穷,只有把红高粱剥去皮后,掺和着少量的小米和芸豆做粥。母亲晚上就把腊粥做得半生不熟,锅里再放些腊冰,烩菜是晒干的甜菜缨子泡湿再加些土豆条。不讲究好吃,应付着过节,填饱肚子就行。

吃腊粥不能等到天明,人们说太阳上来吃腊粥孩子们会得“红眼病”,这也是我们村的习俗。其实,每年吃上一顿红豆粥,人们等不得天明。

熬到腊月二十三,这是人们俗称的小年,年味儿就更浓了。传说这一天晚上灶神爷要上天向玉皇大帝汇报人间凡事。各家各户都要“祭灶”,就是买上麻糖,有钱的多买些,没钱的表个意思。母亲晚上做饭时,给灶台烧香敬纸供奉灶神爷上天言好事,嘴里振振有词地祷告着:“好话多说,赖话少说,没话不说。”供上麻糖,意思麻糖是粘嘴的,把灶神爷嘴粘住不让上天说话。我在想,我们家这样穷,吃了上顿没下顿,灶神爷最清楚,母亲为什么不让灶神爷上天如实反映一下我们的生活呢?

过了小年,母亲忙着刷墙打扫房,买上白麻纸糊窗子,让姐姐把准备写对联的大红纸裁下一条剪成窗花贴上去。姐姐到供销社买了几张年画贴在家里。我和几个同伴为节省几分钱,不顾冰天雪地,步行到邻村西坊城供销社买上一小盘湖南浏阳生产的小鞭炮和六、七个“二踢脚”,再让母亲把穿得破旧的棉袄棉裤脱下来拆洗、缝补一下,褪了色的翻一下衣面,这就只等着过年了。

虽然过年只剩下几天时间,但等啊、盼啊、熬啊,那个漫长、那样期待、那种感受,才叫真正的急不可待呢!

                    ()

除夕早晨,天蒙蒙亮,我再也睡不着了,翻身起了床,走出院子把门窗的旧对联纸撕下,把窗台、院里院外打扫得一干二净,忙着准备过年。

这时,母亲已经把做好的小米捞捞饭放在两个盘里,用铁匙抹成半圆形状,有钱买了红枣的给顶端安个红枣,我家没钱买不起就安一小块炭,供奉在堂屋的祖宗供桌上和院外堂门东的天地爷牌位前。这也是过年的一种风俗,谁也说不清其意何在。我们分别上一炷香,响几个炮竹、几只小鞭炮就开始吃早饭。

上午,我们忙着写对联。虽然毛笔字写得不怎么好,但总比孩子不念书的家庭在红纸上扣上几个碗底的圆圈要好看些。父亲忙着切肉、剁骨头,尽管这是进入冬季就宰杀了的一只鸡,尽管说肉少骨头多,但这毕竟是除夕,过年气氛还是浓厚的,说起来也是大吉()大利吧。

父亲看着我们已用毛笔写对联,站在地上边切肉边微笑边夸奖道:“咱们家也出了文人,写对子再不用求人。不管做啥事,自己能做的尽量自己做。”

我记着父亲的话,也曾经听过写对联让人戏弄、小看的事例和贴对联因为不识字贴错的笑话。我们房前有一户人家,就把给猪羊圈贴的写有“六畜兴旺”的横批贴在他们住房的窗户上。

中午时分,我和哥哥忙着在院里贴完对联,母亲在家里已经蒸出黄米面掺玉米面的黄糕,把焖熟的鸡肉带汤每人盛了半碗,全家人好像几天没吃饭似的抢着吃起来。一年吃不上几顿的糕泡肉吃得我们直挺腰。

吃完午饭,长兄选出一些炭块儿和木材开始笼旺火。我站在一边看着、学着。笼旺火的位置是有讲究的,必须与堂屋东窗台的天地爷牌位对正。我们院里天地爷牌位前不远处有截园子墙,笼旺火时不用架子,放个火盖就笼在墙头上。笼到一半,长兄把一些木材竖着放进去再往高笼,笼起后在旺火上贴个“旺气冲天”的红纸条,旺火旁边放把新笤帚,就等待着除夕交夜后点燃。

夜幕快要降临时,父亲右手提一个外面用细铁丝编织、里边裱糊白纸的灯笼,左手拿了几张冥票和几炷香,带着我们走出村外,面向祖父祖母的坟墓方向,跪着上香烧纸,并教我们说着“爷爷、奶奶回家过年吧!”的话返回家里。

请祖宗时,街门、堂屋门都要开着,意思欢迎祖先回家过年。父亲把灯笼放在桌前,让我们一起跪着再次烧纸上香。平时堂屋为节俭没有灯,除夕也拉线安上电灯,表示对祖先的尊敬和怀念。供桌上面的牌位前还放着供品、筷子和香炉。

按讲究,除夕夜堂屋的灯彻夜不能熄,祖宗牌位前的香火一夜不能断,全家人穿上最好的衣服整夜不能眠。用人们的话说,宁愿穷一年,也不穷一天。农历的年末岁守,送旧迎新或许能交好运。

  ()

交过夜,村里的鞭炮声由零星燃放变成了集中点燃,我跟父亲出了院,看见左邻右舍和房前院后不是烟气滚滚就是火光闪闪。父亲便一声令下:“咱们也开始吧!”这时长兄点着旺火,一边用嘴吹,一边用笤帚煽。不一会儿,我们院子在旺火光的照耀和对联的映衬下一片火红,门头上、窗台上放着彩纸裱糊的灯碗儿点着后五颜六色,五彩缤纷。全家人沉浸在无比的欢乐之中。

点燃了旺火,父亲用条盘端着供菜和香纸,从大门到院里所有的门前都要上香烧纸供奉,最后供奉天地爷、灶神爷和家祖。每供奉一次总要跪着,烧完纸磕三头。跟着上香烧纸磕头的都是儿子、孙子,女的不允许跟着跪拜。

祭祀结束回到家里,母亲就给我们弟兄姊妹分年货,每人一把混合在一起的炒葵花籽、蚕豆和黑枣,另外每人分发几个糖块儿。我把这些装在衣兜里舍不得吃,等到天明和小伙伴玩耍时摆谱耍阔气,不想因为我们家贫穷让别人小看。父亲给发压岁钱,年龄大的长兄、姐姐每人一角钱,我和二哥、妹妹每人五分一个钢镚儿。之后,我们就走出院里、街上,借着灯光寻找放完的“二踢脚”炮筒和未引燃的小鞭炮。等到天明后和小伙伴们拿着早已刻好的木头手枪,把小鞭炮一个一个地装在用烧红的粗铁丝烫了洞的枪口上燃放。

那时人们的物质生活是贫穷的,但精神生活是丰富的,对祖先的供奉,也是对孝敬父母长辈的一种潜移默化的教育。哪怕是节日的风俗习惯和传统的封建礼教,也能引起童年的极大兴趣并留下深刻印象。

                    ()

祭祀之后,我看了一阵大人们玩牌便和衣而睡,醒后在母亲的背后已经坐不住了,不时地揪着母亲的后衣襟催促着下地煮饺子。是的,不要说熬了夜的小孩,就是劳累了一年的家长,过大年不就是为年夜能吃上这顿水饺吗?

母亲下了地开始生火,把多半锅水煮沸后,一撇子一撇子的饺子下在锅里。父亲、哥哥、我和妹妹坐在炕上,早已把碗筷拿在手里,等待饱餐一顿。

我看见锅中的水饺好像在池塘里戏水的一群白鹅在翻腾着,嘴里的唾液不由地往肚子里咽。不一会儿,饺子锅里冒出的气笼罩全家,炕上坐的谁也看不见谁,只听见母亲拉风箱的声音。

一锅饺子煮熟,母亲把锅端在锅台上,让姐姐拉风箱用火灼家,满屋子的气从上到下逐渐消失,白土刷完的土窑洞墙上被气打得湿露露。母亲把饺子捞在盆里端上炕,全家人像一群饿狼似的端着碗吃起来。

每年只有年夜能吃上一顿饺子,尽管是白面和米面混合的,饺馅羊肉少萝卜多,吃起来还是蛮香的。父亲拿着一个粗瓷大碗吃了三大碗,足有三十多个。我虽然年龄小也能吃近二十个。

包饺子时,母亲总要包一个馅儿里有硬币的饺子,谁能吃到就预示着一年走好运,有福气。谁吃到全家人羡慕。因此,我们年龄小的吃了多少都要数个儿,吃的时候也顾不上细嚼慢咽,每吃一口还要看看吃出好运没有,直到把所有的水饺吃光为止。

吃完,我们急着去拜年。我们家族小,每年只去三老爹、四老爹家拜年。

我们走进三老爹的堂屋,站在供奉祖宗牌位前,边磕头边说:“给三老爹、三老妈磕头拜年了”。屋里搭话说“别拜了,进来吧”才能进家。没人答理还得喊第二次、第三次。我们进家后稍在地上站片刻,三老爹便撩起袄底襟,在里层的衣兜里摸出少则一分、多则二分的硬币给每人手里塞上一个。

三老爹说:“老爹穷,给俺孩们的压岁钱没有几分,你们就拿上吧!”三老妈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自己缝制的小布袋,从里边每人给我们兜里装上几把炒大豆和炒葵花籽,顺便摸到一颗很小的核桃塞在我手里说:“三子最小,这颗核桃就给了你吧!”

到了四老爹家用同样的拜年方式又得了五分压岁钱。长辈们给的压岁钱虽然以分计算,但从中可以看出长辈们家庭的贫穷,我用心掂量着它的价值远远超过这个钢镚儿的本身。虽然跑到天明兜里凑不到一角钱,但心里乐滋滋的。

    懂事后,我给长辈们拜年还坚持着,但已理解长辈们生活的紧巴,再没把老爹、老妈掏出的压岁钱装入自己的衣兜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