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天银
温天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38
  • 关注人气:9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味集》之十六:人猪夺食

(2009-05-12 10:01:03)
标签:

教育

分类: 五味集

七十年代初,二妹患病付出不少医药费,家庭欠下了外债;长兄结婚花了很多彩礼,家庭又债台高筑。我家生活又陷入困境。

为了尽快减轻债务,父亲费尽心血寻找生财之道,最后决定养母猪,用卖猪娃的钱还债。一度时期,家里通过养母猪挣了些钱,偿还了不少外债。但饱了猪的肚子,苦了我们的肚皮。

饲养母猪需要饲料,父亲就把秋天场面打完粮食后的谷皮和黍子皮扫起来背回家,喂猪时先用碾子砸碎,然后掺点红高粱面或玉米面给猪吃。人在最穷时,猪也能吃,好像故意和我们作对似的。母猪怀胎时吃得最多,哺乳期精饲料要多喂,否则母猪干瘦奶,猪娃出槽时长不大就卖不上价钱。母猪下的猪娃越多,喂母猪需要的精饲料越多。

姐姐出聘,长兄分家另立锅灶,五口之家就靠年过花甲的父亲和只能当作半劳力的母亲在队里劳动所得维持生活,工分粮越分越少,全家春夏青黄不接借粮一年比一年多,逐渐成为缺粮大户。

每到春天向队里借粮时,队里规定每户不超几十斤,父亲就找到不借粮的左邻右舍让他们顶名借给我们,秋天分粮时借多少扣多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家一年借队里的粮食最高达到一千五百多斤,向私人借三斗五斗、三十斤五十斤的还不算在内。等到每年秋天分粮时,家里几乎分不到新粮

从队里借的玉米,大部分是发了霉的,磨成面做出的饭颜色发白,味道发苦,吃下去胃里发酸,红高粱面做成饭吃起来还发涩,所以人们过得去春天不借粮。

我在学校念书,吃玉米面或高粱面做成的饭还能受得了,而出地劳动的父母劳动强度大,风吹日晒,体力消耗,营养不良,面黄肌瘦,全身上下瘦的皮包骨。每年母亲饿得支撑不住时,就到应县东上寨大姨家住上数日,回来时脸面红润,体重明显增加,再接着出地劳动挣工分。

那时我们的住房都很紧张,但为了每月有三元、五元的收入,父亲就把东耳房租了出去。租房的男人在供销社上班,生活较为富裕,看到我们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天中午把蒸出的玉米馍给我们送了几块儿,等到父亲出地回来,你一口我一口尝一尝就没有了。母亲说,咱们啥时候也能天天吃上这玉米馍就有了盼头。

母猪产仔后,母亲把砸碎的谷皮煮上一阵倒在盆里,再把少量的高粱面或玉米面做成糊糊,与已经煮好的谷糠掺和进去倒在猪饲槽里喂猪。

一天下午放学回家,我看见锅里有半锅玉米面糊糊,以为母亲给我们做好了晚饭。走近一看,锅边还有谷糠,知道是喂猪用的。当时肚里空荡荡的,我看见食物更是饥饿难忍,便趁母亲不在家悄悄地拿起勺子急忙就着锅喝了起来。

烫着的稀饭不能大口喝,只能边吹边转着勺子顺着边儿喝。我没喝几口,嘴里烧起几个水泡。等母亲回来见状,急着说道:“那是喂猪的”。她说了一句再没有说下去,含着两眼泪端着锅走了出去。

我站在那里傻了眼,不知如何是好,心里很不是滋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