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温天银
温天银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67,660
  • 关注人气:92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味集》之十:拔兔草

(2009-05-08 16:45:14)
标签:

教育

分类: 五味集

九岁那年,我开始上学读书。升到二年级,星期天放了学,孩子们如同从笼子里飞出的鸟,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三个一群、五个一伙地去山上掏雀儿,到河里嬉水儿,或在街头玩弹蛋儿。我们家养着兔子,为的是喂大换钱供我们念书。夏季的星期天我是在出野地拔兔草中度过的。

一天下午,大人们午休起来都出了地。我把老师留的作业做完,便挎着篮子,拿着铲子走到邻居家,叫上比我小三岁的最要好的小伙伴“杨三”一块儿作伴向村东南河滩方向走去。

“杨三”是个绰号,他的真实姓名叫郝金仓,是房前院后人们给他起的。很小的时候,他干瘦的长相像贾庄村的杨三,所以人们就这么叫他。杨三从小父亲去世,家庭贫寒,赶上六○年饥饿时期,先天营养不良,身架瘦小,眼窝凹陷,眼珠凸出,全身皮包骨,看上去像麻秆儿安了个羊粪蛋儿,走起路来打踉跄。没有饿断腰且保住了性命,已经创造了奇迹。

我们出了村,走着走着,看见在地里锄田的扛着锄头、在河湾放牧的赶着牛羊,都向村里小跑。一位放羊的老大爷看见我们俩还朝前走,便喊道:

“两个小家伙不要命啦?你们看看天气,很快就要下大雨,赶快往回返吧。”

我俩停住脚,扭头向西北方向望去,黑压压的一片云像锅底一样遮住了半个天。但我们头顶还有一片蓝天和几朵白云。我们迟疑了一下,想到篮子里还没拔一根草呢,一阵儿、半会儿的云雨还过不来,便想着还是拔上点儿再回也不迟,拔不上草晚上兔子没得吃。

我们向前没走多远,一阵大风刮起来,黑云像脱僵的野马直奔过来,霎时把整个天空盖得漆黑一片。几道闪电,几声响雷,铜钱大的雨点直打在地上的干土溅起了土尘和水汽,吹打在我们头上像冰雹坚硬,疼痛难忍,连眼都睁不开。

杨三原本弱不禁风,脚上穿的又是他哥替下的旧鞋,鞋不跟脚,脚沾着泥,走路都很困难。我手拿着篮子,手拽着杨三一步一步地往回拉,每迈一步就要费很大力气。没走几步,杨三已经寸步难行。

怎么办?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四周连个遮风避雨的地方都没有。两个孩子停下不走就是等死,我拽着杨三走又走不动。

“你把升子(木制而成的量米面容器)在头上,我背你走。”我边说边蹲下,把杨三两条胳膊搭在我的肩上,把我的篮子套在头上,用手臂把他的两条腿挽住吃力地向前跨着步儿。

“杨三,你没事吧?”我边走边吆喊着。不知杨三已经被雨打昏,还是风雨太大听不到他的回答,不时地叫着他的名字,生怕出意外,我着急地向前迈着步儿。

“杨三,你坚持住。”我边叫边想,杨三的身体单薄,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怎么办?我带着艰难和担心向前移着步儿。

“杨三,你看离家不远啦。”我边提醒边下决心,杨三就是死在半路我也要把他背回去。我挣扎着向前挪着步儿。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背着杨三不知挣扎了多远路子,头上流下的不知是雨水还是汗水,气喘得好像心要跳出来似的。走得离村越近,雨下得愈小。等到跌打滚爬到村边时,雨也停了。太阳从云里钻出来,东边的天空出现几道拱桥一样的彩虹,有大的也有小的,有远的也有近的。

我没有心思去欣赏雨后的美丽景色,没有心情去感受雨后的清新空气,心里一直想的是杨三能否经受住这场风雨的考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发生不测,我该如何面对,又能向谁交待呢?

杨三的哥哥和母亲披着麻袋正走出村去迎接我们,在村口相遇。他哥哥赶紧从我背上抱下杨三背在自己身上。几个人一起向村里走去。

“看着下雨不赶快往回走,你们真是不懂事。”杨三的哥哥像埋怨又像教育似地说。

“啊呀,两个孩子能回来还不够好?要不是三孩子背着恐怕也出事啦。”杨三的母亲感激地说。

我跟在两个大人的后边走着,心里像揣着一个在蹦跳的小兔,不踏实地叫道:“杨三”。

“哼”,神志恢复过来的杨三答应着,“我的铲子也没了。”

听到杨三的声音,我心里不知是委屈还是高兴,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后来才悟出:人经历些风雨也是锻炼。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