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泥阁主人
雪泥阁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801
  • 关注人气:2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一河之岸,涉过千江

(2014-08-31 15:42:22)
标签:

摄影艺术

齐鸿

原创

杂谈

分类: 评论
一河之岸,涉过千江

                             成都  汪洋

一河之岸,涉过千江
                                           (齐鸿:《岸》)


                          (一)                     

2013年整个长夏初秋,齐鸿都在河岸上行走。这是成都幸存野趣的沙河,弥漫着幽秘的气息。流光在水面投下的影子,牵连着陌生和动荡,为眼前的景象叠加了厚度。那些流逝的时光,似乎可以经由流逝而再度回来。

 

青草从岸上一直潜入水底,绿袖招招的样子,像是追随挽留着流水,又终于不能够。草木一旦有了人的心思,人的行走也就有了诗意。这是齐鸿纯个人化的行为,被他称为“河岸.呼吸”。呼吸,是他与河岸之间的彼此唤醒,临水照影的知悉和确认,以及对时间长河上更为久远时光的瞥见和重逢。

 

花瓣裂开,击碎空暮,少年凭空而来。

 

是的,瞥见和重逢!知了蜻蜓美人蕉。模糊一些的,恍惚似曾相识。远方穿过漫长的时间,把河流拉向了更远,岸边人一一看在眼里,仔细辨析确认。留在记忆里的一切,都被赦免了死亡。一些不认得的是初见,惊讶里带着喜悦,天真占据了思量。这是他一个人的《岸》。

 

无非是流水花树行云。那时,谁在岸上谁就获得加冕,上苍赐他江山不绝的草色墨香。

 

有谁不曾经历过逝去而难以释怀!不能再现,不可替代的,不仅限于可见之物,当一种生活质地脆弱得只能在文字里得到印证,齐鸿却在自然样本里看到了文化的显影。这使得《岸》成为记忆的影像索引,泼墨一样漫过汉唐,在清明上河的桥下拐了一个大弯,浩浩荡荡的涌过来,荡过去,丰盛慷慨。动荡本身又何尝不是孕育,刹那间就有生死交错。咦,人世间当真有享不尽的流水意!

 

那人凭一盏心灯

坐浅了春夜

 

(二)

历代诸贤,青藤、八大、无极......乃至掌领齐家戏班唱红舞台的父亲。《岸》是致敬也是怀念,情不重不生娑婆!齐鸿的早期作品《车厢》:长长的白裙子从车厢后座上垂下来,一个很长的梦,了却对身边事物的挂念。实际上,这些年他一直对身边的事物牵挂不已。《城逝》一拍就是六年,《城界》、《城尘》陆续问世,尘世繁花飞落,转眼之间人就到了中年。

 

《岸》是一次偶尔的驻足张望,一次因悲悯而来的深呼吸。2013年的春夏,他整天泡在成都著名的危旧房片区一街坊,看够了众生相。各种荒诞、各种活法以及各种生鲜明艳,温柔艰难,集成一部《城相》。同前期的《城逝》、《城界》和《城尘》,合成城市四部曲联奏,浓缩了外面的世界。看够了,他需要大口大口呼吸,深呼吸!

 

逝去的天空,正停留在此时的来路上。他收回目光看向自己,亲眼见得的就不是幻像吗?岸上错觉丛生。镜头呈现方式,暗合了某种对世界的看法。何为颠倒梦想,何为真实的世界?芭蕉在流水岸。芭蕉在墙外。芭蕉的花刚好够得着一扇窗户。



一切刚刚好。怎么看都是最美的那一幕。往西走,土路通向九月初的早晨。河面朦胧幽深如世界的尽头,河水在这里停顿转入一个秘密通道,不知所终。

 

温热的河叫忘川

也许根本不是

根本没有一个散场的舞台

 

(三)

那些天秋雨连绵,齐鸿一大早冒雨出门,中午准时到杉板桥头的小店,点一碗香辣牛肉面,浓厚的红油汤里飘着绿茵茵的香菜叶儿。喝尽最后一口浓汤走到对岸,雨天的茶馆寥寥几人。泡上一碗茶,在窗口的位子上会周公去......绿墙里传出来锣鼓咚呛女声缥缈,草台班子在唱深宫怨。英雄的沙场刮来大风,父亲的战袍,落花流水,曾经他是王。

 

高于盛宴,低于仰望。要在哪里靠岸呢?

 

草丛里偶尔有人留下爱爱的痕迹。草丛之深会不会比记忆更深?女子们鲜活如初,沐发浣衣,养育两岸男子的不老心。

 

河流的一生,有最多的动荡,最多的离别。一路上尘事比植物长得还快。断桥那边有人站立,很久才变换一下姿势。《岸》生紫花,岩石成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岸,岸上的风景该有多少雷同?哪一种处境,又是自认的彼岸?

 

有人在河边的坡地上仰望天空,手里转动着线轮。鸟飞来,日子生动,他要把风筝放得高些,再高一些,让它盘旋成神鹰。天空永远是那么好看,它有永不重复的本领。

 

擎一盏灯

就可以召集所有的路

 

河岸的风景如此这般自迷或者迷人。天地浓缩成一棵树,树枝让出一点点天光。梦里谁知身是客,一岸之行倏然跨越了千江,而千江之上,一个人的仰望和怀想,也足以朗照千古,让梦境沉得更深。

 

落叶开花果实低头,从这里回家。有福的人,一杯羹汤稠过了思念!人到中年就应该明白了,功名与金玉,敌不过一个乳名。

 

今夜有月。那些次第明灭着的,是望月的眼睛。

 

河岸的行走,是行者的自度。

         

                                       

                                     2014年中秋于雪泥阁为齐鸿摄影集《岸》著文,系由前期诗文改编。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