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泥阁主人
雪泥阁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4,980
  • 关注人气:2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华藏关于和合香的漫谈

(2014-07-28 15:48:06)
标签:

香学

华藏

香养

香术

健康

分类: 评论

                           华藏关于和合香的漫谈

                                  凡一切学术物用,如果不能为人受用成为生活方式,就不具有道性意义。 ——题记

 

                                                                         成都    汪洋

 

 

入夜时分,华藏要燃起一炷香,一个人坐一会儿。点燃的这一支,可能是他刚刚研制出来的新品,也可能是手边正好有的陈货。越陈的香越醇越香蕴悠长,像酒,也像正在长大的女儿,常有惊喜示人。他已经研制出600多个品种,每天不重复的使用一款,也要等一年半载才轮回一次。入夜时分的这支香,为过往的时间显露出了厚度。尽管那仅仅是一炷香而已。

 

华藏:香是物与我的对峙。对峙间,再没有比合香者与品香者之间的关系来得更紧密了。这是香学中一个充满哲学意味的道理。

 

一炷香始于火焰,归于尘埃,起于繁盛,归于寂静,而香气绕梁不散。时间就是这样成全着人事。经他的手合制的香品,气韵醇厚幽深,甘味的初调打开人的喜纳之心。这是专属于他个人的标志性气味,他的名香斋里充盈着这个气味,打开任何一款华藏的香品,隐隐约约也能够嗅出这个基调。从中细细辨认出旷野里的果实、花朵、香木;再多的,就要听他娓娓道来,知道一款香往往要一、二十种名贵香材和合在一起。几十味香料配制在一起,形成一种香气,这个过程被制香人称为合香,融合、契合的意思。沉檀麝龙脑以及乳香没药等等,都不是想象中的。

 

华藏:制香并不是简单的香气制造,过程中有很多人力不可控制的因素。合香这件事,香的配方固然重要,最重要的还是做的过程。几乎是一件需要祈祷才能尽善的事情,这点跟制茶很相似。同样的香材同样的配方,因为天气、季节甚至人的心情的不同,做出来的香竟然会有很大的差异。当然也造化出意外的惊喜。和香有互定之美。有些香料极易挥发,但合在香中却气味不散,形成各种超自然的气味。

 

 

 以香为媒缔善缘

 

华藏走上做香这条路之前,已经在江湖闯荡了好多年。他开过公司、做过出版、办过网站。忽然一天有人对他说:你将来要做香。他哈哈大笑,不可能!那时候他的文化公司搞出版正在兴头儿上。不知人的一生得有多少变数才算有趣好玩。像他这种不安于现状的人,当然不甘心过那种一眼看穿一生的日子。他是万万想不到,身为出版人,竟然会被一本书引向了另一条完全不相干的路上,而且越走越深。


香,原本就是人类奉呈给天地的最古老的语言。当人懂得恐惧、懂得祈求、懂得灵与灵之间有其呼应的那一刻,就有了焚香的祭礼。


华藏:有一本台湾出的书,详细记载了品香制香等有关内容,很有实际操作价值,那本书向我打开了香的大门,我一下子就给迷住了。当时我正在青海亚青寺,参加一个盛大的法会。法会一结束,我就做了一次火供仪式,算是我的合香生涯的起步。


香料原本就是天华地精孕育出的宝物,日夜出入其间,合香的同时也被香深深地滋养,不知不觉养壮了他内心那匹狂野的马。他直觉到合香的世界有一个核心的秘密还没有被触碰到,决定千里走单骑。他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踏上了青藏高原的路。上演一场生命里的大戏,让身心经历双重的考验和重建。单调的天际线、河流与天空,远方比远方更远。空气永远稀薄,阳光永远热烈,肉身永远脆弱,脆弱、脆弱。那样一个下午,暴烈的空气使得人和景物都飘渺起来,眩目中一炷通天的轻烟,在原野上袅袅飞起。他的身体奇异的失去了重量,几乎“滚鞍下马”,轻盈得像一只落地的鸟儿......

 

臣服了。一切都不同了,天空有了别样的内容。他看清了煨桑炉,高原的人们这样向天地诉说祷告祈求,古老得像人的灵魂一样新鲜。他想起了大漠孤烟,长河落日。的的确确,他生来就该是个制香的人。至此他终于了悟了心髓秘笈。

 

华藏:和合香的工艺秘籍来自经验,也来自心髓,香有灵性,懂得人的心思。我的秘籍来源于心髓的领悟,梦中时有所得,日常也时有异想天开,结果奇佳。

 

华藏的香品能够得到市场的欢迎和众人的喜爱,证明了它有这样的魅力,既说明了入这一行并不是那么高冷得不可攀,也说明合香者需拥有对香的极好悟性。

 

敏珠林寺、亚青寺的奇遇,白塔、金顶的庙宇像诺言散落在青藏高原。不可思议得只可以领受,难以复制。这就是天意!愿力到了,也会感天动地。不独制茶制香是这样,连提笔弄丹青的文人墨客,都不乏有这样的感慨,所以有神来之笔这一说。每一款香都有它独特的气味,携带着独特的意蕴。细品一款香,知道它是在讲述一幅画、一首曲子、乃至一个人一个故事。制香不啻于造物的行为。而品香的过程,有别于惯常用眼睛和耳朵欣赏绘画音乐,是通过嗅觉切入,经由眼、耳、鼻、舌、身的转换完成神意悠游。品香的过程,跟欣赏一切艺术作品的过程没有什么不同。

 

华藏: 香是艺术的表呈。

 

 一缕香可以让我们想起经历过的事物,想起阳光下清晨的草香、熟透的浆果,松风的气味,甚至雪山冰湖。是的,雪山也是有它独特的气味的,连一捧沙子也有它的气味表徵,或许我们在这些事物面前并不能明显的体会到,但一枝香却可以唤醒我们潜在的印象。从中辨析出它们的归属物,其情景画面也折射出个人当下的心境,不能不说合香之神奇。

 

华藏:有的朋友会存在这样的困惑,觉得自己不懂香。其实没有不懂的,懂得茶就会懂香。因为它们有共同两点,第一点它们是“味”、味道,第二点它们都是一种雅致的慢生活。香者有这样的特性,你从事这个行业多年之后,会沉浸内心、内省。一旦达到内省之后,你的觉和慧就会萌发。

 

天然、丰厚、香高。华藏香固然有这样的品质。但在华藏看来,最为可贵的还不是这个。天地造化的香料,不可谓不繁多,不可谓不幽僻难寻。但总有人在遥远的日月雨露下面,专事播种采集,辗转集散。等这些妙物到了制香者的手中,研磨、调配、发酵、窖藏,竟看到了诸多的因缘,都只是为了来成全一枝香的诞生。仅仅是这样的缘起,就已经让人心怀喜悦感恩了。如果不能让这香携带着如许的和合美意,传递到某一个偶然品到此香的人的身边,终究是一大憾事。让品香的人感受到合香人的善意。借一枝香进入自己的内心跟自己待在一起,这是以香结了善缘,香成为传递善的媒介。

 

华藏:焚香先正念,坦诚不昧。不昧有两层含义:一支和合香被点燃,由坤性转化为阳性,刹那间万缘俱现。合香师所秉承的香学理念、香方的配伍、所赋予的意蕴和个人情操,都会无所遁形的呈现,此为不昧之一。一支香燃起之处,隐喻着天地人神俱在,以香待客,即意味着我对你无所隐瞒,此为不昧之二。

 

这是他执业的基本态度。对应受众就成为美意,被他称为“善意”、“祝福”。是华藏香品牌孕育之时就立定的香品效用的心髓,正是这个使得它与目前众多的品牌区别开来。

 

    心髓奥秘筑香学

 

历史上,合香、品香从来是文人、士大夫的风雅休闲的内容,一种精致奢侈的生活方式,遗憾的是并没有香学的著述流传下来。华藏首次提出了香学的概念,是中国香学理论奠基人。

 

华藏:中国文化香最大的特点,即是和香者个人情志的外延。文人和合一款香,与他书房的陈列、器物一样,是其个性魅力、内蕴的外延,通过诸种外延来让人体会到他自身精神层面的蕴涵。合香并非单纯的香材之合,而是中国的文化意义上的天、地、人“三合”。

 

茶与香都是和合。茶的和合在哪里,比如茶有古树、老树等,采茶的时机是春天还是秋天,炒制或烘培的火候与技术,种种的因缘聚合了才有可能诞生美。而这所有一切,都离不开一个主体,那就是人。归到这里就是“和美”——是谁在和。天地之大,人是一切事物的主体,而所有的主体和产生的问题,都是由心而出。

 

中国文化最根本的就是这一点。明白此理我们可知,香并不是非闻不可,茶并不是不喝不行,而是通过这些事物,体察到我们的心与世界万物之间的距离,和万物感同身受。它们能够使我们的生活,在寻常之中,又超出寻常。

 

有谁能够采集这样的气息,在静谧的某个时刻里,跟随它接近阳光下的蜜果,密林里的苔藓,岩石缝里的泉水?接近断桥那边的寒梅枯竹倩影,看它日照着雪化,一点点露出绿叶,背影渐行渐远远?!一款香问世以后,就跟制香的人没有关系了。品香的人跟香之间,有多少默契就有多少时光同行。所见所感,只是一个人的思绪进入了当下的心境,跟自己的过去现在未来待在一起,甘苦与共。

 

 

华藏:我们在面对任何事物时,都要把诸多事物放逐到生活中,因为我们是人。“生活”在拉丁文里面是这样的意义:“在人们当中”——这叫生活。西方哲学家海德格尔在《存在与时间》这本书中,有一个最简单的诠释:用一个陶坛来诠释存在的意义。

 

坛子取之于大地的泥土,是人在取,意味着人的劳动;经过艺术和火的加工,艺术作出造型,用火来烧制,那么这就意味着一个坛子来自于大地,它能承载谷物,这是大地的奉献;它能承接雨水,这是上天的给予;同时它作为一个祭品,是因为有人的参与。所以一个坛子的所在,就是天、地、人的三合,我们“三合堂”的意义其实也在于这里。

  

 

在一款香的香跋里,看到下面一则故事,华藏自诉该香方的灵感来历:

 

“夜梦东坡先生,于松下焚香抚琴,周匝仙鹤翩飞,余至前拜谒并问及先生和合之道,先生言花果之香清妙,但飘曳如魂,根香沉实如魄,和香一道清浊分明,升降形意,配伍意和存大善尤为重要。我闻之如醍醐灌顶,心中遂现二香方,求先生斧正。东坡先生略思后将修正一一示吾,言此方可登堂入室,依香性就名《松吟鹤舞》,并嘱之细节逐飘然而去,我梦醒后追忆并录入此方,恍如庄周梦蝶,感慨良久,希望所和合馨香不偏先生意和之美。

 

仙人梦授机宜!你要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也对。华藏在合这款香的时候,根据松吟的沉稳与鹤舞的轻灵的画意特质,设计了“飘曳如魂”和“沉实如魄”的“升降形意”,具体用花果香的清妙、根香的厚重来实现。在用香气表意的背后,是一个“存大善”的心念底蕴。 

 

华藏:生命中有什么东西是我们能够拒绝的?

 

                                            嘉木芳草蕴香术

 

华藏:心念在品香的过程中,属于眼、耳、鼻、舌、身、意六识中的意识,是“品”的归处。一款香到底给品香的人带来什么样的感受,这一点,制香的人是没有办法确定的。这是香术的奥义。

 

燃起一炷香,通过训练,打开人所有的感官,通过对一款香的眼耳鼻舌身意的感受,来激活我们的专注能力和深度辨识,带着欣赏的辨识本身就是一种融合,这是一种顺应的状态,随感官的牵引浮想,进入内心。

 

华藏:人只要能安安静静的、慢慢的体味它,仔细的感觉它的气味,味道,就一定会得到一个整体的感觉,凡是好东西都经得起回味,前提是内心安静,专注。

 

华藏总结了一套特殊的品香流程,叫做“六识转换”。所谓六识指的是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和意识。香气、香味、香蕴通过六识而得来的感受,最终会给人留下一个总体的印象。香蕴的高低、香料的品质、合香与人体的交融,最终可以凸现合香人的性情,这是一件奇妙的事情。

 

基于百草都具有药性的道理,自古就有香药一家之说,但香与药毕竟不同。

 

华藏:药有药的成局,香有香的成局,这是说它们应该有各自的道法。古来有“香、药一家”的说法,是因为香跟药一样,对人有疗愈功效。而且历代只有香文化,并没有独立的香学的理论体系做根基。所以后世的人差不多是依药局做香局,讲究君臣佐使,这原本也不错。但是我们要知道,人体对药物的纳受系统始于消化系统,达于病灶。药方的立足,首先考虑到的是胃肠道的吸收,这是基础。历代医家也是根据药性与人体的契合受用而总结出典方依据。

 

 他的一款香跋中有这样一句话:“送一匹马给春天!”心中的那匹野马,已经可以幻化成各种故事,栖居在每一款香里。那匹马已经认出它的主人华藏的生命,整整就是一个漫长的春天。他在梦里巡游千里,千种因缘只为一个理由:他要和一款自己也未知的香。天地这么大,造物主这么慷慨,以香为马的人可以到达任何想象的秘境。在4千米以上的高山,有一种树叶在阳光下散发着奇香,人迹罕至的山林里,这样的落叶正越积越厚。

 

他说自己还有两件事情是一定要做成的:一是设计一款香,由她的妻子来合制成香。他们俩,是生活中的知己、事业上的助手、灵魂里的伴侣。所以最终,他们俩要共同设计一款香,前所未有的、旷世的......的香气,两个人一起来合制,这是第二件事。

 

流芳百世的香,想想都是动人的。奇枝异叶可得,而这样的仙侣奇缘只有天定的份,无需多说。只是由此可以知道了,他为何有那么多不同的香,讲述不同的故事。如果有人物,那就必然有性别,有故事,就一定有场景。 实际上,试着自己为自己合香,合一款个人标志性气味的香,相当有趣,甚至可以作为名片来使用的。

 

华藏:品香并不是说你能从这里闻到你从未闻过的味道,而是我们能不能享受在当下,让此刻的心与境相遇,在这种相遇中我们能够体会到宁静。因为只有慢生活才能内省,在足够的慢中,才能产生美和善意。

 

 

氤氲里的素心素养

 

 

华藏的香分为宗教香、文人香和养生香三大类。因为他提出了香养的理念,在养生香方面有独特的创造。养生香养的是阳气。

 

华藏:为什么要提素养?因为在自然界中,只有人才会为难自己作践自我。自然万物都是有好生之德,比如冬天的树会脱掉叶子保护自己,所有动物和植物都按照自然规律去生长。所谓的素心,就是内心的宁静,人一旦宁静了,他的智慧就能觉醒,能够和自然同韵同频。

 

这是香的妙用。凭籍一支香,一次又一次经历香气引领的繁华旖旎,回归香尽烟灭的真实当下。这个过程何尝不是最接近实相的隐喻。华藏是香文化的传播者和香道的践行者,秉持香的价值在于所包含的人文素养和智慧底蕴。他深知人在欣悦中最容易打开心扉,化解心结。 

 

华藏:品香最重要的核心,就是物与我的对峙。一款香的外境都一样,它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我们要通过一种方法、一种方式去回归内心,听到我们的内心需求什么。所谓“素心”就素在这里。由于我们的心“素”了,我们就可以改变心境,顺应自然,顺应外在事物,就不会产生过多的烦恼。

 

和合香是发自内心的善意。人一旦由心中呈现善意,一切事物皆秉质阴阳而消融于太极混沌之中。如果生命、和香与茶归到这个根本之后,就会发现生命的整个势态都会简单下来。我们能够安于当下,体察生活中的任何给予和眼前的所有境显,生活到了这个时候,也自然就颐养了。这是素养的内涵。

 

素养,就是我们与所有事物的和谐共在,和谐才能产生美和愉悦。只有人会有抑郁,有嗔恨,愤怒。当我们懂得和美、心宁静的时候,我们才会自然地遵生爱命,效仿自然,达到颐养。

 

这就是华藏提出的“香养”理论。以女性为实践对象的香道落脚点,分三个层次深入,首先从润形修身开始,借助香灸化瘀、香丸调气血、香膏润养肌肤,养身美容。其次着手化性养性。他指出女性的根本症结在于本性被动,在漫长的被动模式中,加剧了匮乏心理的贪执。提出女性应该有意识改变被动的等靠要的潜在习惯,建立独立的认知体系和自我给养的内在小宇宙。

 

华藏:人生最大的痛苦和难过,是想以心来改变外境,而这种改变不是以接受的形式来默许。

在伊斯兰教里面,先知穆罕默德曾经有个最著名的典故,他在山谷里对门徒宣说“信心”是成就任何事物的关键,他的弟子对他说,那您能把这座大山给呼唤过来吗?穆罕默德回答,那我们就试一下吧,大山,你过来!一连试了三次,但是大山没有过来,他说,既然大山不过来,那我们向它走去吧!

 

其实生活的道理就在于这一点上,我们一生的烦恼也在于这一点上。和合香与茶,如果能解决我们的生活,也在这一点上,它们的意义就在于:如果我们不能改变外境,那就去接受它、欣悦它、享受它。换一个心境,向它走去,那么就会欣悦人生这杯茶。

 

华藏香品里面,大都含有西藏的“天木”,这种香料又被称为小沉香,单独使用可以装在香袋里,挂衣橱里熏衣驱虫。香料在生闻、单熏时候是一种香味。多种香料和合在一起又产生不同的气味,这是很有趣的事情,合香的魅力也在这里。香对人体的影响是多方面的。香气使人欣悦,人在欣悦中容易打开心结、疏散郁气,对健康有好处。

 

华藏:品香并不是说你能从这里闻到你从未闻过的味道,而是我们能不能享受在当下,让此刻的心与境相遇,在这种相遇中我们能够体会到宁静。因为只有慢生活才能内省,在足够的慢中,才能产生美和善意。

 

由此,我们就能够包容生活,一旦我们能做到这一点,不会在事物的得与失之间过多地抱怨、分别。因为事物已经在这里。在物我之间,所谓的智慧是倾听和觉察。当你这样做的时候,才会发现所有的事物都张开了嘴巴。

 

最终到达道器的终极目标。道与器的哲学关系王阳明早有论述。当女人成为坤道的载体,兴旺昌盛自不言待。这是一个理想化的目标,华藏对原始母性具有的生命力和护持力极为推崇。不得不说,这个理想搁在当今这个乱象丛生的时代,既显得及时又有些过于理想化。但他是认真的,他知道既然要做,必须这么做,必须在道上!凡一切学术物用,如果不能为大众受用成为生活方式,那就不具有道性意义。

 

那么香养是不是在药治之外的以香实施养生的方法?

 

华藏:不全是这样。润形化性,以暖宫为根,以燥脾而拨动五行为本。无论汉藏传承、药典,养生香品均以平衡四大(汉中医为五行周济)为上,并不单纯追求悦服鼻根气味之芬馥,在体察香气时能感受集聚药物的功用,但香之所以为香,倘若缺失必要的香气也不为之谓“香”。

 

现代医学对人的心理状态与生理状态的关联有深入的研究,认为治病因先健心。当今人们患心因性疾病的概率很高,原因不外乎是生活压力大、节奏快、拜物的大环境影响。从这个意义上讲,香是一个很容易被人接受的介质,进入人的核心部分。

 

人体要能够悦受到这些好处,还得先开心结。

 

华藏:人生就那么点鸡毛蒜皮的事,哪里值得死死的记着,还恨得不行这有多大点事啊,还就真的郁闷了一辈子。值得吗!最终我们会发现,一切事物都是物与心的一种相应......如果我们能在看似简单的事物中,找到它们的共同意义与和谐的时候,我们会发现,在这样的格局面前,生命中所谓的是非与烦恼,其实没有任何意义。

 

人通过鼻子纳受气味,悦纳或厌恶来自本能和主观差异,制香首先考虑的因素倒是气味,计量要考虑悅受度。香在人体的流转渠道,更多的是经过眼、耳、鼻、舌、身的感受,归于心念。归于心念,是说受者的感受是他自己真实的感受,喜纳还是拒斥,安稳还是焦虑,都是他自己的。不是别人强加给他的,也就是说,他在这个时候是真实的状态。在这个随波逐流的时代,回归和保持对自己的忠实,也是难得的。所以香对人体的作用,也是浸染式的、渐进的和间接的。

 

华藏:那么养生香如何品呢?当然还是以鼻吸入,静察香气入五脏六腑后的走势,这些香基本可分温润、清凉或燥呛三类,大抵熏香是以火着烟,熏呛是免不了的,但好香离火头二尺外即能粗分温润、清凉属性,入鼻后禅行者亦会感应香于脉轮升降,好香如醍醐灌顶,香气至上而下至海底轮,也有鼻息而入,从海底轮悠然而出,冲至顶轮,此也因人而异,有人蕴藉于胸,诚感一团和气扶养,亦有人倍感脏腑相济、生机盎然,虽觉受会种种不同,但好香均应使人心生愉悦。

 

 一支香生于旷野,集于诸缘,成于妙手。经品香的人点燃,香气归香气,尘土归尘土。这万物生灭法则千古不易,只是因为人与它相遇过,才有它来过的证明。天地以各种方式恩赐人类,人也在妙趣中寻得了意乐,意乐进而得生趣,便是物尽其用的最高境界了。何况一枝香里,尚有赤诚的祝福美意。

 

 
华藏,中国香道协会副会长,中国香文化研究院副院长,中国香文化地标品牌《华藏香堂》董事长,藏汉佛教学术与实修民刊《佛教中国》辑刊总编辑,多元整合营销知行者、素养文化学者。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