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泥阁主人
雪泥阁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126
  • 关注人气:2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轻嗅泥香,一头独步陕北黄土地的狮子

(2013-09-26 12:13:20)
标签:

文化

郭庆丰

艺术

原创

分类: 评论


轻嗅泥香,一头独步陕北黄土地的狮子


                                                               文\汪洋


郭庆丰是自然之子。他内心的自认,或许更倾向于一头狮子。我从他收藏的数量众多的石头狮子,以及他散落各处的有关狮子的只言片语中,看到他对狮子这一遥远传说中的神性动物的迷恋。他的工作室,也一度取名为“狮子庄园”,为艺术创作赋予了些许辽远的气息和神秘意味。

 

 探寻.朔源之旅

 

郭庆丰生长于陕北这块土地,从未离开过。天赋幸运,对民间的剪纸艺术特殊的钟爱,使得他与这块土地的感情世界里,充盈着对远古“纹化”密意的心领神会。十八岁那年夏天,他只身徒步游历了无定河共8个县的村落,寻访民间剪纸艺术高人。历时一个月,获得了大量的珍贵资料。而这次行动仅仅是郭庆丰当时高考失利,心中郁闷的冲动之举。不料在游历过程中,一路得到民间艺术瑰宝的惊喜滋养和隐秘的神谕般的启示。内心那一方不自觉的意乐,迅速深邃固化为一个原生的、生机恣肆的炽烈世界。

 

这是他艺术生涯的起点,带着宿命的意味。无形中他完成了一次独立考察,在当年召开的全国民间艺术研讨会上,提交了一份2万3千字的考察报告。自此开始走上民间艺术研究的道路。迄今为止已出版专著《符图记,黄河流域民间艺术考察手记》和《纸人记,黄河流域民间艺术考察手记》、《沉重的留言——石镇物》、《一纸两界的装置——窗棂格子》、《飘忽的咒语——剪纸》以及《阴阳之路——阳歌图》等多部专著,是国内最年轻的民间艺术研究学者。

 

他的艺术创作,萃取了民间艺术中造型的抽象性,以及那种奔放的、直呈心意的艺术表现方式。秉持一份对天地万物惊奇的初心,他试图循着那些剪纸,石雕,装饰物以及舞蹈等等,寻觅隐匿在远古人迹当中的神灵的光芒。如同他时常在一缕阳光中看到一条隧道,沿着它在土地的气味和风影冷暖中神行万里。目睹千万年流逝的时空以及肉身之灵,汇聚在河流山谷,栖息在满山的花枝上面,开花结果。

 

创作.黄河魂灵 

 

他曾经做过一个大型装置作品《我是谁是我》,分三个部分展出:村落,大漠,家园。狮子变形为权印象征;戴面具的秧歌舞蹈人群,红布衬垫、红纸人儿做幡招 。。。。浓郁的陕北乡土气味,传递着现实与梦境、传说与民俗、以及阴阳两界亢奋形态的夸张戏谑。这很像一个神、巫、人同台的仪式。整个过程,狮子既是主角也是真正的观众,它洞若神明,在场的人,有意无意的当了一回演员。


郭庆丰的艺术创作,涉及装置、油画、纸艺等形式,其表现对象包括狮子、黄河、山岗原野。其人物带着民间石刻、剪纸的符号特征,而成为他的标志性语言。不拘于细节刻画,而重在浓烈的激情渲染。正宗的大红色是民俗的;各种沉郁的、响亮的高低黄,是整个黄河流域的印象,整个民族的悲喜故事;粉白桃红,心中柔柔的欢喜酸痛,则是画家内心柔软的部分,陕北人粗糙表象之下的热烈细腻,众人的记忆怀想。

 

一头静穆的狮子,知道常人所不知道的秘密。“我发现了神灵的手和空气里的笑容。。。。。。从此谁也不要再向我讲起任何故事” 。郭庆丰目光所及,过滤掉了事物与事物之间的关系。在一把刀,一只砧板或一个窑洞上面,寻找异于功能化的存在,捕捉它们表情里短暂或久远的目光。

 

这些,都被他用手从纸张上面撕下来。一个符图,一个场景,摆布拼叠,像是模拟神灵的随意玄机。人与所造之物互动塑造、壮胆逗乐。面对它如今的赤色沦陷境地,他的纸艺作品归还了剪纸辟邪、招魂的角色,钝拙之下藏有天趣。

 

关于土地,他说:“地底下也是如游牧民族一样的、流动着沙和歇息着的风”。关于树,他说:“那伸向蓝天的细枝才是真正的根”。关于天空,他说:“空中营养,包括歌声和日月星辰的明传暗示”。

 

 

 立意.千古生趣

 

关于大地和天空的热恋交媾,他知道一切,却绝口不提。或许这是出于对天地的敬畏与深爱;或许,这幽秘的缠绵酝酿和灿烂爆发,本来就是天地送给子民的礼物,要心有灵犀长出怀抱,才可以接纳领受。那是要有多么柔软的深阔之心,才可以承载的欢喜。而得了这欢喜,要保持沉默,简直绝无可能。

 

所以郭庆丰要画画。他常年在陕北的荒野写生,黄河粘稠得像是静止着,金裘般的阳光炙热柔韧,急切又不由分说,似有信天游的余音在风中游荡。黄土地荒凉深处的悸动充盈,透过画笔下面山的松软慵懒,透过桃李枝桠欣喜挣扎勃然而出。或饱胀欲绽、或满枝新红妖艳,生之喜悦弥漫荡漾。

 

若有不容易动情的清淡之人,看了这些画,或可能感到更加安静。它们像青春幽壑里的梦境,绝美而诱惑;也像中年以后的宿命,现实温厚知命,残梦遥迢依稀。。。亦有荒凉寂静,不知如何是好。雪很深,窑洞在地母怀里倾斜熟睡,不闻呼吸。除了等待雪化,除了等待梦境走到尽头。

 

郭庆丰的作品只在原作里保有魅力,影像让它们的能量和冲击力消减了许多,这对于无缘他的作品的人,无疑是一大遗憾。当你站在作品面前,会强烈的感受到画家隐身于画面的存在。一头隐身于作品背后的静穆的狮子,正沐浴着陕北铺天盖地的阳光心怀狂热,注视着脚下这片神秘的土地。

 

 

轻嗅泥香,一头独步陕北黄土地的狮子

轻嗅泥香,一头独步陕北黄土地的狮子



轻嗅泥香,一头独步陕北黄土地的狮子

轻嗅泥香,一头独步陕北黄土地的狮子



轻嗅泥香,一头独步陕北黄土地的狮子



轻嗅泥香,一头独步陕北黄土地的狮子

轻嗅泥香,一头独步陕北黄土地的狮子

轻嗅泥香,一头独步陕北黄土地的狮子

轻嗅泥香,一头独步陕北黄土地的狮子



郭庆丰更多作品:http://blog.sina.com.cn/gqfdsz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