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雪泥阁主人
雪泥阁主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5,126
  • 关注人气:2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花落人间各自开

(2012-03-18 15:02:07)
标签:

杂谈

分类: 评论

北改的消息一传出,曹家巷一、二街坊立刻就火了。

 

这是因为本地最牛的一家苍蝇馆子——著名的“明婷饭店”就开在一街坊。老板租下了一整栋居民楼的底楼营业,生意好得没法说。北改了,这里的房子全都要拆掉重建,这个馆子的命运难卜。趁着拆之前,赶紧去尝个究竟,对于一向爱凑热闹又好吃的成都人来说,这是必须的。

 

曹家巷的房子实在太破了。五十年代按照苏联民居的格式修建,格局不坏,大部分居然是实木地板,楼间距至少有40米,宽敞得奢侈。但毕竟年代已久,线路老化,火灾隐患四伏,又经过08年地震,内伤外伤累累,说不定哪天就出人命大事了。既然政府下了决心进行“北门片区改造”(简称北改),那么趁着拆迁之前再去看看,怀旧的怀旧,开眼的开眼,行动要快才行。所以成群的人拿着相机在楼上楼下游窜。

 

我的朋友阳光大姐约了我的一帮朋友也去了。吃了喝了,也看了。大姐回来QQ跟我说,我们去看了你以前的婚房。

 

我听了心里一震,就乱了,一下子不知说什么好,更理不出头绪来。一大堆日子重叠在面前,声色气味都在,也看得见自己的影子来来去去的愰,想得起的,却只是零零落落的小事情。所谓的岁月,怎么就突然化得无影无踪了,让人一下子好像失去了重量。

 

我的婚房在二楼。一梯左右两扇门,每扇门里住着2、3户人。我住的这边一共4户人,所以我有3个邻居,一个公用的大厨房。楼里没厕所,每天一大早要穿过几幢房子去公厕倒痰盂。那是个旱厕,夏天气味逼人的时候就知道,天要下雨了。

 

跟我关系要好的是萍和小青。小伍不爱说话,老把自己关在房子里。4户人家,见得到男人的时候并不多。萍在建筑设计院工作。她老公在伊拉克援外,技术经理和翻译都是他,长得高大帅气,萍爱死他了。两地分居,能够滋养女人的,只有爱情。萍是几个女人里最有韵味的,修长飘逸,神态有几分像张曼玉。她应该是最早的驴友吧,经常跟她的好友小付骑车远游,每次带一大包旧衣服送给乡下的女孩子们。

 

 

小青那几年在家带孩子,没上班。娇娇的一个人儿,把家里收拾得一尘不染,用小碟儿精致的做菜。她男人是项目经理,不常回家。

 

清净的邻居,喜欢我家的热闹。我家那位弹键盘搞乐队,周末经常有乐队的写诗的朋友聚会,基本上就是一个小型音乐会。诗友黎正光在多年后还记得罗璐娟唱《枉凝眉》,他说唱得那个好啊,我本来要告辞了,又被歌声留住了。还有跟艾轩画画的丁丁,经常来弹吉它唱窦唯的歌。我在他的画室画过一幅海岸,第一次摸画笔完全没概念。但从此知道了,即使是画夜空,也不可以一抹黑的。你一定要以不同的方式表现它所拥有的一切,它是那么神秘富有,在你画它之前,必须先懂得它。

 

 

我和邻居们陆续搬到别处去了。后来传来的消息教人唏嘘:萍竟惨然死家中,身中三处致命伤,私下里传言她是死于被小三雇凶谋杀,但警方并未下力侦破,案子终于不了了之,这世界太小了,太拥挤。萍舍不得放弃爱人,不料被迫放弃自己。小伍至今杳无音信。

 

小青每年跟我有一次约会。她离婚后遇到香港来大陆投资的徐先生,两人视对方为知己爱人。十年光阴,她蝶变为一个企业家,人生就此大转折。她说这也是命中注定吧,我并未刻意去抓什么“机遇”,“把握”什么“努力”什么,只是顺着一路走下去,就这样了,很顺的一路。嗯,我明白,就像为什么一条河要切开一个峡谷,而不是绕着山体转弯,这虽然有道理可讲,却不是人为可以复制的。不信你去牵一条河来试试,人生也不可以被人效仿。 

 

今年珊珊来迟的春天,到底还是来了。残破的窗户上摆着花盆,是哪家的铁脚海棠开了。花们好像从未开过,这是第一次开,此后不会再开。它们没有机会去模仿另一朵花,只是尽力的就着阳光开成自己的模样。

 

那么,北改要把这里改成什么样子呢。我牢记着它的前生:红砖瓦四层楼,暮春时节总是飘着榆钱的楼前小树林,宽大的楼梯,有缝隙的实木地板,晚归的人小心踮着脚,生怕惊了谁的好梦。

 

 (注:在成都,苍蝇馆子是指那些店面简陋、卫生条件不太好但味道狠巴适的小饭馆。)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