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EK-vivi
EK-viv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8,330
  • 关注人气:1,8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最长航线

(2010-12-20 17:28:02)
标签:

梦里花落知多少

曼谷

悉尼

fishmarket

旅游

分类: 飞行日志

1216  整整一年零一个月前,做了该条最长航线:迪拜—曼谷—悉尼—奥克兰—悉尼—曼谷—迪拜,全程八天。只是公司现在把中间的奥克兰换成了基督城,因为这一段是当天的一个短途往返,不下机,晚上还是要回悉尼酒店住的,所以具体往哪飞,那是机长的事儿,我们不操这心。虽然不喜欢飞长线,但是好几个月没去曼谷了,惦记着泰式按摩,澳洲也是夏天了,一直想着去吃海鲜,最长一段航线曼谷-悉尼大概九个小时,想想还是可以飞的,于是我踏上了征程。

迪拜—曼谷(DXB-BKK

开准备会时,电子屏幕显示经济舱45人,公务舱11人,头等舱0人,所有人疑惑,我昨晚查的时候全满的啊,终于乘务长说大家醒醒,航班全满,电子屏幕出问题了,哎~~客人登机,经济舱客人经过时问我能免费升舱吗?我愣了一秒,微笑着说先生不好意思,航班全满。其实我脑袋没想是否真的全满,我也不知道公务舱是否真的一个座位都没剩下,只是免费升舱这事怎么可能吗嘛!除非您把座椅弄坏,电视屏幕弄没影儿,经济舱一个座位都没有的换,那您离免费升舱就不远了。从伦敦飞来迪拜的航班晚点了,其中有25名乘客是要搭乘本航班去澳洲的,结果等啊等啊晚点一小时。

商务舱同事都很勤劳,人也很好,一顿全流程的午餐服务很顺利就做完了,还是要感谢澳洲的乘客,很有礼貌都很乖。一名中年女乘客很奇怪,叫我不要问她是否需要酒类,这要求我还是第一次听说,猜想她应该是那种酒精无法自控症¥%*&

下去经济舱走走,看到后面所有的同事正在给一个澳洲小女孩过生日,送蛋糕、唱生日歌、照宝丽来相片呢,机舱里好热闹,我怎么又感动的眼泪在眶眶里转呢,为可以给小朋友留下如此美好的回忆,也为今天有这么好的同事。

澳洲航班机舱里有好多的小朋友啊,各个都好可爱,特别是公务舱的阿拉伯小女孩,穿了一身红色的MISCHINO娃娃装,已经快两岁了,个头还是小小的,妈妈说她不爱吃饭。她用稚嫩的小手抓起呈现在她面前的一盒子GODIVA巧克力时,却先叫出了哥哥的名字:HALIFA, HALIFA, 妈妈说哥哥已经有了,你吃吧,她这才放进自己的嘴里,太可爱了。谢谢你们给我甜甜的微笑~~

曼谷的Holiday Inn酒店重新装修了,感觉比以前高级、舒服了很多,换装后立刻出去按摩。酒店斜对面的Silom Village是我的最爱,吃东西、买东西、按摩、美容全都一站可以解决。Health Spa的泰式传统按摩只要280泰铢,不到60人民币一小时,机组人员拿工作证还可以打九折,给过小费,等于没打折。这是每次的保留项目,来曼谷必须要完成的任务。被人全身上下的揉了一番很是舒服。人全身的穴位是相通的,经常按摩,可以保持经脉通畅,不仅缓解疲劳,还可以避免生病。便宜没好货这句话在泰国完全不成立,东西、食物、服务又便宜又好。

最长航线(曼谷酒店里放了小鲜花,好温馨)最长航线
(当地人走过都要拜拜的四面佛,听说会带来好运)
最长航线
(在街头卖鲜鱼的小贩儿,我问她是否可以拍,她点了点头)

 

1217 曼谷—悉尼(BKK-SYD

和冬天时候北京飞往迪拜的时间差不多,曼谷飞往悉尼约八个半小时。到达悉尼的时候是当地时间早晨八点半,送走了客人,血液沸腾了一会儿,(我们常说高空飞行降落后,忽然吸入足量的氧气,人体细胞会格外活跃,因此人短时间内会处于兴奋状态),上了酒店的车就蔫儿了,已经是迪拜的凌晨了。

悉尼入住SOFITEL酒店,是我最喜欢的酒店之一。床和枕头无比柔软,一躺下根本就不想起来,结果一觉睡到吃晚饭的时间。亚洲机组决定去吃韩国烤肉,欧洲机组决定去吃牛排。这文化差异、这口味习惯,还真不是一天两天能改的。

近一年时间没有来到南半球的任何城市了,现在正值夏天,天空晴朗,23度,阵阵的小风,有点偏冷,永远记得靠海的城市,即使是夏天,有海风吹来,也是凉飕飕的。悉尼还是老样子,繁华的购物街,亚洲脸孔随处可见。尽管电视报道说,今年来澳洲的留学生比去年减少了20万,主要原因是移民政策的改变,还有澳币增值等原因的影响,但在街上无论是年轻的留学生,或是中国游客依然不时地擦肩而过。

最长航线
(Sydney Tower)

最长航线
(第一次听到这样与众不同的吉他表演,音乐低沉,实在特别,吸引了好多游客,不光好听,大概是人太帅了,女童、少女、少妇都止步不前,哈哈)

走了几条街才到了那家韩国烧烤,里面的服务生全部都是韩国留学生,感叹这家店的老板太聪明了,学生工资低,但是足够聪明、动作敏捷又好客,足足吸引了一大批年轻消费者。每人吃掉一盘烤肉,味道和小菜虽然没有韩国本土的地道,但也算好吃了,特别是对于我们这种来自没有猪肉吃的国家的人。点了一瓶米酒,按照韩国的习俗,倒在平底碗里,cheers!每人25澳币,吃到肚儿歪。

最长航线最长航线
(韩国米酒/华人泰妹的新潮衣服,人家不是没拉拉链,就是这样的啦)

酒足饭饱后从餐厅出来,哇塞,好多人在等位,看来果然名不虚传,庆幸我们早到了些并且吃饱了。看着饥饿等位的人们,竟然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悉尼的商店即使周末大多数七、八点钟也就关门了,只剩下大型百货商店持续到晚上九点。平常日子更是早早地五、六点就关门了。这点实在不好,人们下班后才是开始逛街的时候啊,和亚洲城市大大不同。无耐,早点回酒店睡觉去,明一早飞往基督城,安了,我爱的和爱我的人~~

 

  1218 悉尼—基督城—悉尼 SYD-CHC-SYD

正好是迪拜的午夜时间起床化妆,还好睡足了七个小时,并不觉得困。其实是习惯了,这么多年来的飞行生活早就训练成了24小时中随时睡觉,随时起床。悉尼机场的免税店给机组折扣20%,成了除曼谷、新加坡外,又一个囤积化妆品的好地方。资生堂品牌在折扣过后,竟然胜过了曼谷,成了全世界最便宜的地方。今天正好飞机延误,还没有抵达,才有时间采购、囤积化妆品。AUZEA(澳洲和新西兰人的简称)人实在火爆,众目睽睽的等候大厅里一女人正把男友压在身下热吻着,两人躺在地上很打眼,不得不看。380的机组也几乎同时抵达,他们今天飞往奥克兰,结果我们一大群超过40人的机组队伍,成了绝对的焦点。两架飞机同时停靠在悉尼机场,一架双层空客A380,一架波音777-300, 很是壮观。想想下个月就要离开主机队,加入A380的队伍了,心情好复杂。

飞往基督城依然满舱,有不少经济舱升上来的乘客,因为后面304个座位又全都满了。升舱上来的乘客我是能够分辨出来的(除了金卡会员升舱,因为他们平时也是经常坐公务、头等舱的),他们对飞机设备、娱乐系统都不是很熟悉(我们的硬件绝对是航空业的领先水平),显得有些彷徨,对服务流程也不是很熟悉,经常乘坐公务舱的客人基本都明白该怎么配合我们的工作。还有就是公务舱的客人脸上就带着那么一种自信,升舱上来的客人可能是意外获得这么大的惊喜,显得有点局促不安。不管怎样,一视同仁(也不绝对,如果时间允许,升舱上来的乘客要最后选择餐食),也许是一辈子一次的缘分,让我有机会为您服务,我尽力做到最好吧。两个小时二十分钟,一刻也没闲着,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被告知回程公务舱只有4位客人的时候,激动地心情溢于言表。我跟其他两位同事说,他们愣是不相信,叫我别骗他们了,我晕。我顿时就想起了古时候的奴隶主,拼命地让奴隶们干苦活,干到后来都习惯了,叫他们停都停不下来。我们一路飞到现在都是满舱,现在终于要轻松了,大家咋就不接受这事实呢。轻松地回到了悉尼,比预计时间还是晚点了一个小时。

睡足了十个小时,加上睡前敷了红酒紧致保湿面膜,皮肤好好的。阳光灿烂,海风吹拂,打扮漂亮,出门逛街去。圣诞节来临之际,商家纷纷打折。但是澳洲的衣服、鞋子真的不是我的菜,鞋子都是很憨的造型,衣服都是很肥的款式,稍微看上点眼的价格就贵得不值,都是些可买可不买的东西,放弃。

最长航线(午餐时间,不少白领们喜欢坐在这里吃个简单的三明治,同时闲聊+享受免费的阳光)

最长航线(小日本的超人气融合了街舞的跳绳表演)

最长航线(看着好诱人,灰常想吃耶)
最长航线 (1891年建成的THE STRAND里面的圣诞装饰很赞)

不想吃西餐、不想吃垃圾速食,终于找到一家日本小铺,有米饭、蔬菜、肉丸子、粉丝、萝卜、土豆、海带的午餐盒,才5澳币,吃得舒服又营养。小日本对食物的研究可谓是精深,他们的理念就是即使开一家小小的家庭餐馆儿,也要把味道做到最好,既美观又营养,食材上好是种理念。佩服!

第二天早上大家约好了去悉尼有名的鱼市场(FISH MARKET),结果两个人因为与迪拜七个小时的时差关系愣是没起来床。我们从酒店步行大约十分钟到了Circular Quay渡轮码头,然后坐船去的,建议最好搭乘地铁然后转有轨电车,这样比较节省时间。如果时间充裕,倒是可以花上5.3澳币(约35人民币)买上一张单程票慢慢地在海上游览,沿途可以把悉尼歌剧院和悉尼大桥看个仔细。最后一站Pyrmont Bay下船后,然后步行大约十分钟,再搭上电车,两站地就到了,但这不到十分钟的车程却要花上3.4澳币(约20人民币),悉尼的交通实在不便宜。去程的男售票员一路和乘客闲侃,说我们只有两站地就不用买票了,好人啊!回程碰上一亚洲女的售票员,态度生硬,我们主动买了票。鱼市场守着海边,里面一片吃的繁荣景象。海鲜以龙虾、大虾生蚝、三文鱼为主,建议买这种新鲜的,当时做了当时吃,或者是生蚝当时挤上点柠檬,就可以直接吞进嘴里了,甭提有多新鲜了,以前我对生吃生蚝没太多的好感,这次的实在太赞了,怎么说呢,生蚝入口即化,唯有柠檬留香。打满分!千万不要买那种所谓的海鲜拼盘(seafood platter),看起来挺大一盘,虾啊、鱿鱼圈、鱼肉、炸薯条等等,但都是事先炸好的,评我在餐饮业的经验,这些应该都是前一天卖不掉,不够新鲜的,才会炸好了再卖。我的两个同事每人买了一大盘,结果都剩了。就我一人,生蚝一份,三文鱼一份,吃了个精光。这次悉尼做了很多关于吃的新的探索,很是开心,几乎没花什么钱购物,全吃进肚里了,嘿嘿。

最长航线(每次都是远观,今天第一次坐船从大桥下经过) 最长航线最长航线(大多数都是澳洲的产品,看着都留口水滴~)

最长航线(生蚝被现场撬开、冲洗、摆放,超级新鲜)

最长航线(刚走了一班渡轮,只好随便照照消磨时间,天气太好了,景色也好美)

最长航线(悉尼渡轮码头的土著人表演)

   在返回的船上居然就拄着胳膊睡着了,大概是走得多吃得多,睡得也香,回到酒店又沉睡了两个小时。大家都集合上车了,可是乘务长还是没来,于是女生们开始瞎想了。是不是突然发病或是被谋杀¥%*@#这话扯远了,但是确实发生过,在航空圈子里,各个公司的事都五花八门的。后来机长、男乘务员纷纷去敲门,原来是房间电话坏了,叫醒电话根本就没听到,睡过头了。这就是酒店的问题了,如果没人接电话,应该派服务生去敲门,直到有人应声为止。结果希腊超级nice的乘务长kyriakos耳朵上还沾着剃须沫地跳上了车,一直跟大家说抱歉。终于踏上回程了,我们要回曼谷了哦~~

1221 悉尼—曼谷 SYD-BKK

    今天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夸张的升舱,我原本只有9个客人,经济舱超售,升上来33个,最后又全满了。一看就头大,可是服务还是要做,其中一名中国乘客吃不下了各种奶酪,因为我们给的份量实在是太大了,问我有没有打包盒。当然在这里拿出来说事,没别的意思,第一,人家可能知道我也是中国人,才没有什么忌讳地问了。第二,俺们来自全世界的上好奶酪,味道实在是好。第三,中国人的传统美德,吃不完不能浪费,我们给乘客的那可真是一大盘哦。很遗憾,我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给他当打包盒,再说温度高了奶酪是会化掉的啊。等辣酱都快熬成了阿香婆,我们也终于于曼谷时间凌晨一点抵达。不知道下一段经济舱是否继续超售,如果有了空位,是不是他们就要回经济舱去坐了呢?反正在长线上被免费升舱已经是超大的圣诞大礼了,公司赚钱是疯了,只要有座位,啥价格都卖,总比空着没钱好。

最长航线(曼谷街头一景)

最长航线

接下来在曼谷只有一天停留了,大家马不停蹄。凌晨三点才倒在酒店的床上,十点就起床了,因为曼谷的商场大多是十一点钟开门。平时在曼谷我是不会专门去这些购物的地方的,酒店附近什么都有,价格稍贵一些,但省了很多时间和精力。这次航班正好有新来的中国空乘,同样是外语院校毕业,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看到稚嫩的她让我不禁想起了当年的我,刚开始飞,傻傻的,一切都很新鲜,那样一个大千世界以及形形色色的人和事展现在眼前,有时让我不知所措,但大多数时候都能够应对自如。人生只有自己走过,经验只有自己积累,当什么都懂了,人也就老了。当然更可悲的是,有些人老了事还没懂。言归正传,打车前往MBK Center,它是一所综合型的购物中心,有点像北京的秀水,有衣服、鞋子、首饰、小玩意儿、化妆品、手表、电子产品、纪念品、餐厅等等,买点小玩意儿或是纪念品还行,我在这里淘到了超级美的手工木质,枝杈可以旋转的烛台,750泰铢(约150人民币),爱不释手。还有很多东西都很赞,想搬回去,要是搬新家,这些都是很好的装饰品。衣服这些穿的东西我是不敢在这边买的,也没喜欢的,并且都是样子货,洗过不知道啥样了。一直以为泰国人民都很友好、善良,敢情我以前碰到的都是好人,今天到了这地方才知道泰国原来也有态度恶劣的,跟北京秀水一德性。这里每天外国游客的流量很大,你要是买了他的东西怎么都行,你要是只问了价没买,或者对产品质量有什么异议,他们立刻丑恶的嘴脸就显现出来。我想买瓶按摩精油,价格问好后,试了一下在手背上,觉得油份不够,感觉就像水对出来的,于是问他是否有更好的,他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就露出来。我这爆脾气,还真不吃你这套,瞥了他一眼走人,后来去了一家专门的精油店,多花了点钱买了很好的精油,店主也很热情。我宁愿多花点钱买到好货,心情也舒畅,难不成花了钱还要惹一肚子气。我一直相信买卖东西也是要讲究缘份的,你跟店主的缘分,你跟所淘到宝贝的缘分,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那就让他/它去吧。

最长航线(漂亮的小烛罐儿)

最长航线(亚洲人都知道,来曼谷必买的就是这个。若干年来价格几乎没涨,还不断地推陈出新,赞!)

大包小包的采购完毕,决定去另一家Platinum Fashion Mall。泰国同事说走路大概二十分钟就可以到,我们碰到一位好心的大学生给领路,实际还是不近的。泰国下午4-6点的交通实在是糟糕,估计我们走路可能比打车还要早到些。大概看了一圈儿,都是些一般的衣服、鞋子、包包什么的,没什么兴趣,又时间紧迫,决定早点打车回酒店。结果打车又打了半天,路上堵得一塌糊涂,还好这里的计程车便宜,数字没有欧洲和日本的蹦得快。话说泰国人真的很爱沿街摆摊儿做生意,大概下午四点左右就陆陆续续地摆出来了,直到晚上九、十点钟。穿的、吃的、用的,应有尽有,只给行人留下一条窄路。生于1927125日的泰国现任国王Bhumibol Adulyadej刚刚过完他83岁的生日,出生于美国,19岁就因哥哥遭暗杀而继承了王位,但23岁在大婚过后才举行的加冕典礼。曼谷街上经常可以看到他年轻时候的画像,大多树立在学校、公园等地的入口。但是据资料记载,年仅21的他就因为在瑞士开快车而造成了右眼失明,所以我很好奇画像上的照片到底是这之前还是之后照的呢?还是根本就是油墨画?下次碰到泰国同事我要问问清楚这事。

最长航线(这些就是在MBK购物中心底层卖的,多数都是当地人购买。右下角这个据说是一种水果做的,但怎么看都像是蘑菇)
最长航线(虾饼儿)
最长航线(生芒果拌不同口味的调料)
最长航线 (椰子口味的冰激凌真的装在椰子壳里,和椰肉一起吃)
最长航线(小西红柿酸辣汁儿)
最长航线 (炸蔬菜也要摆这么漂亮)
(泰国同事看到这些吃的照片时唾液分泌瞬间旺盛起来)

最后的项目是全身磨砂去角质和精油按摩,为我服务的是为阿姨,叫我把衣服脱光了躺在床上,我奇怪今天怎么没让我换一次性底裤,后来一问说断货了。My god,让我赤裸裸的躺在一同性面前还是需要些勇气的,后来还是决定穿着我自己的底裤吧。两个半小时的时间很享受,1500泰铢付掉,女人就是要对自己好一点。天已经黑了,去超市买点蔬菜、水果,又新鲜又便宜,回酒店还来得及睡上一小时。在曼谷的每一分钟都好珍贵哦,吃、喝、玩、乐行程圆满结束。 最长航线(泰国中学生pose摆得很开嘛)

 1223  曼谷—迪拜 BKKDXB

     曼谷的免税商品袋子上堂而皇之的印着KING OF DUTY FREE(免税商品之王),不过人家确实做到了,没有吹嘘的成分。加上给机组的折扣,这里应该是全世界最便宜的地方了。所以每次只要时间允许,大家都会在这里大大采购一番。

航班毫无意外的依然全满,只是凌晨起飞,只有酒水供应,降落前才有一顿早餐。于是发完袜子和眼罩、某名牌供货的洗漱用品旅行套装包包,给客人铺好床垫我就轻松了,到经济舱走走,头等舱逛逛来消磨时间,大家都迫不及待地等待降落,八天的行程结束,终于要到家了,还可以和家人、朋友在地上过个圣诞节。

欧洲的大雪实在来得太是正点儿,把好多在圣诞节前后旅行的人们都搁置在了机场,雪白的圣诞节实现了,人们却不能按时回家、按时收到航空快递的圣诞礼物了。还好这个月没有英国,不然不是去不了,就是回不来,要不就是延误。

很想念迪拜,想念迪拜家里的床,想念可爱的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