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EK-vivi
EK-viv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8,040
  • 关注人气:1,88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重游布里斯班 圆梦新西兰

(2010-10-14 19:38:44)
标签:

梦里花落知多少

飞行日志

旅游

比里斯本

奥克兰

分类: 飞行日志

516-20 新西兰奥克兰 12

连着三个月飞往布里斯班,没什么兴奋的感觉了,但是为了梦想中的奥克兰,这次还非上不可。飞往布里斯班约13个半小时,澳洲客人还是很好伺候的,至少素质水平在那里,无非是多喝些酒罢了。习惯了被客人指来使去,对于不吃不喝的客人我倒是有些发怵。这十几个小时的航班,非人类嘛。莫非他是绝食抗议?莫非他是自我毁灭?又莫非是恐怖分子?一定要加以小心!与我们一起降落的红眼航班还有大韩航空和日本航空等等,所以机场里可谓是人山人海了。日本人永远夸张,好几十人的学生团,都带着白口罩,本来猪流感没那么恐怖,倒是被这群小日本吓着了。喜欢大韩的制服,浅蓝和白色上下件任意搭配,就像蓝天白云一样。听说空姐们各个身高大于等于166cm,体重小于等于50kg。(呵呵,偶还在这个范围内呢~)日本人的制服是很干练的深蓝色套装,但太过于严肃了。澳洲的海关是最最夸张的,几乎所有人的行李都要过X-RAY,不用过的就会有狗狗过来嗅嗅,机组也不例外。如果谁隐瞒了禁止携带的物品入境并且没有申报,那么您就交250澳币的罚款吧,合人民币1250元。因为海关检查的力度超强,所以大家都老老实实的,凡是能放进嘴里吃的东西都必须申报。

       

布里斯班渐渐进入秋季,可是天气大好,20度不冷不热,适合户外行走。熬了一夜后睡了四个小时,完全醒不过来,按掉闹钟,继续呼呼。再过两个小时,梳妆打扮完毕,出门下午四点。狂晕,因为是周末,大部分商店都已经关门了,零零星星的会开到六点。这经济能不萧条嘛,跟亚洲没法比。这里的床舒服得让人就想赖在上面,最近看到健康睡姿――侧睡,并且在两腿之间加个小垫子,于是效仿。做梦飞到什么地方的一个度假村酒店,机组分配房间完毕,我的是最后剩下的一个房间。可是洗手池下水很慢,好像堵了,我就有些怕,总觉得下水管道里有什么东东,于是投诉要求换房间。前台的小姐懒懒地,告诉我实在没有办法,这是最后一间。于是我就在前台发飙来着,跟他们讲怎么可以这样呢,还激动得把手机给摔了。自我分析的结果是飞机上过度压抑,对客人毕恭毕敬的,梦里自我释放呢。

一大早起床飞往距离两个半小时行程的奥克兰,很是激动。新西兰我梦想很久了,终于要踏上那片土地了。美丽的新西兰位于大洋洲的西南方,紧邻澳大利亚,始建于公元1000年由波利维亚人发现,后经欧洲移民后裔开发和建设。有"白云之乡" The land of the long white cloud 的美誉,像一叶扁舟漂浮在西南太平洋上。新西兰有五大城市:奥克兰、惠灵顿、汉密尔顿、基督城和达尼丁。第一大城市,也是最大的海港奥克兰(Auckland),宽仅为26公里。整座城市建在火山灰堆上,境内已熄灭的火山喷口和火山峰约有50座。她是地球上最年轻的国家,是地球上最后一块被发现的主要大陆。其丰富多彩的历史,展现了毛利人与欧洲人的双重传统。降落的时候,我看到窗外大片的草坪,是羊还是牛我看不清楚,在懒懒散散地吃草。如果用颜色来形容接近秋季的奥克兰,那么应该是绿色的草、黄色的树、深蓝色的海和浅蓝色的天,真的就像那么一副画,美得让人陶醉。

                                                                 

Auckland Museum坐落在一座小山上,和1883年建成的奥克兰大学离得很近。坐车经过时有很多学生上下车,努力想象着他们离开家独自在这里生活学习的日子,应该是有困苦也有甜蜜吧,这些都将是他们一生最美好的追忆。不禁有些感叹自己只有海外工作却没有海外读书的经验,虽然从没有学生口袋空空的青涩,但似乎生命中缺少了一段永远不可能重来的日子。车子经过一个个小镇,小便利店、小餐馆、小酒吧,一切景物都像是大城市的缩影。在这样宁静而美丽的地方,很想牵条小狗,散散步,呼呼气,坐在路边的小咖啡馆里喝着看风景。走过一片若大的草地才能到达远处的博物馆,走进了这片草地就像走进了一幅画,被尽头的树包围着,头顶上只露一片天,白云大片大片地飘在里面。会不经意间迷失了方向,不是因为没有了路的方向,而是因为心醉了。博物馆里最吸引人的应该是介绍毛利人文化的这部分,很多人都以为英语是新西兰的官方语言,但却不知道毛利语也是该国的官语。在毛利语中,奥克兰的名字叫TamakiMakauRau,意思就是纯洁的少女和一百个追求者,这是由于该地区有众多部落的缘故。

      

误闯入SKY CITY(南半球的最高点)里的CASINO的白金卡厅,被人要求出示证件,我们很理直气壮地说只是随便走走,为什么要看证件。人家说进入赌场必须24岁以上,原来我们看起来还小呢,呵呵~

由于时差的缘故,过了几天黑白颠倒的日子,虽然自己不觉得,睡觉吃饭照常,可身体还是提出了抗议,舌头上长了两个溃疡,害得我吃不爽喝不好,说话都有些大舌头的感觉。法国帅哥乘务长说我是本次航班最好玩的人,幽默细胞大大地~可是我好痛苦哦,谁要逗笑你们。

(毛利人住的屋子)

再次回到布里斯班天气完全变了样,倾盆暴雨,电视报道说已经上报成了自然灾害。早晨雨还不大,我们打着伞出去的,哪里想到后来变成暴风雨,雨伞完全没用,从里到外彻底湿透,后来干脆就不打伞了,好久没有这么傻得可以走在雨里了,我们的笑声就穿梭在风中回荡在雨里。回到酒店立刻热水澡热绿茶伺候,品着打包回来的日本寿司看着电视新闻,舒服~本次暴风雨为过去十年里最凶猛的一次,洪水泛滥,造成了不少的人员伤亡。还好,我们顺利的逃离了,14个小时的行程返回俺们迪拜的老巢。中间休息俺还是香香地在CRC睡觉做梦。想迪拜了,俺们的第二个家。

      

新西兰给人一片宁静,一片纯净。就像一个害羞的少女躲在远远的角落,默默地注视着世界的变迁,而她却千百年依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