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廷珍野史的味道
张廷珍野史的味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4,474
  • 关注人气:19,4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也好色

(2012-02-27 20:41:08)
标签:

张廷珍

好色

灵魂

分类: 碎屑一地

 

 

蝴蝶兰就是这样的一种花,以色示人,但绝不挣扎,绝不让负心者看见自己风尘老去的疲态,不让一个恶霸的词语书写色衰爱弛。

她旁无若人地只顾自己姹紫嫣红,眼里根本不顾匍匐在地的几片绿叶。她矜持地矫情着自己的色,斜睨着爱色者的溺爱,由着性子开。你要是眼巴巴地看着她,惯着她,爱着她,宠着她,让她想高兴了就使劲地展示那绝美的技艺,不高兴了就毫无征兆地弃世,她就会全然是一副钱塘歌妓苏小小的脾性,做派。

 

绚烂吧,快快地老去,当那些眼睛还在妙美的青春期时,她就却先于眼睛老去,让人来不及等待,来不及慨叹色衰爱弛的悲情,就措手不及地老去了。

她就是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女子李夫人。

多么聪慧有心计的女子。

在青春正繁华的季节,猝然老去,一点也不拖泥带水,留下的是汉武帝刘彻如倾盆大雨的爱,肆意流淌,肆意泛滥。

好色者劫色。

李夫人所有的心机就是因为男人心底的一个字,劫。

 

蝴蝶兰。

是谁将蝴蝶兰这么迷幻的植物戴上兰草的帽子,为爱色者满足着欲望,为爱带上一袭华美的围脖,阻挡声音的畅通。

蝴蝶兰不是玫瑰,玫瑰是人为地戴上标签招摇在爱与情之间的交际花,而蝴蝶兰只属于爱人,只是一种花的姿态,根根梢梢都呈现自己的全部。

 

爱到深处就是暴力。

就像溺水的人,只有在水浅处时,还挣扎,还呼救,还与命运较量,还能看到模模糊糊的亮光,还有求生的欲望。

这是玫瑰的爱,浅淡,是有心者有意所为,也只有玫瑰这样泛滥的色泽,才配得上溺水时被呼救的爱。

试问哪个能做到华丽的转身。哪一个在转身的时候,不都是在身后硬邦邦的电线杆一样的表情中被撞得鼻青脸肿,心力交瘁。

 

我的灵魂在天上。

这样的爱是突然跌入深渊,一头扎进水底,瞬间,失去呼吸,失去自己。云深处,不知了人间天上。

还有呼救的可能,呼救的机会吗。没有了。

爱不会呼救,爱很尊贵。

这就是暴力。手无寸铁的爱,溺死在相爱者的眼里。

灵魂相拥,肉体泛滥在尘世。

 

 

那天,一个人流着泪对他的爱人说,你对我这么好,可是,为什么我还一直觉得孤独。

孤独,因为上苍把众生流放的时候,总是很耐心地一个个送我我们上路的。从我们离开母亲的子宫时,众生就是一个单数,自己就是自己的路途。那个我们要找的爱情,只是铁轨一样的另一根,只有爱这个词语是我们的车体,把两个单数并列在一起,向前走着。每一个停靠点都是对爱情的一次考验,车体还在,车头换了。面对前面未知的岔道,爱会疲倦的。

 

有人给了我一道测试题,要求凭直觉为下面四种物体排列顺序,以测试对爱的理解,测试人心目中爱情的看点:行进的火车,俊俏的大山,盛开的鲜花,湛蓝的大海。

我的答案出乎我自己的所料,但又那么深不可测地暴露着我自己不想暴露的东西。直觉就这样使我坦露着人性,坦露着自己的真性情。

爱就爱了,好好爱,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今天,我只是想说:

没有云彩的天空是罪恶的。

没有隧道的列车是孤独的。

没有花开的草原是沾满鱼尾纹的。

没有绝壁的山峰是贫穷的。

 

实际,每个人的灵魂一直都在天上飘着,是肉体无意放飞的一只风筝。只是我们一直在用心地把爱捻成一根细线,放飞着我们的灵魂。尘世的欲望把色相变成一阵阵南来北往的风,挣扎在灵魂飘动的方位。风大时,爱就稀薄了,灵魂就摇摆不定,风小了,肉体就扯近灵魂,妄想收回飘飞的魂魄,归为一体。

可是,很多的努力,有时只能仰天看着,看着自己的魂魄随着云彩,挣扎,翻卷,癫狂。

 

也爱色。

色是欲望的洞口。一头浓密的黑发,挤进去了,回来时,已经白发苍苍。有谁,会告诉我,那个命运的洞口里发生了什么,哪列火车进入隧道时,看见洞口那盆蝴蝶兰的模样。

有人说,艳遇的保鲜期是一百二十天。爱情的保质期是四年。那么色的保鲜期就决定了爱情的保质期。

好色者,爱色还是爱着爱情。

世上只有一种人和一个人,他们爱着爱情,是属于爱疯了的一类,他们是异类。艺术家和上帝。

 

爱上上帝的人都是单相思。那么,爱艺术家吧,爱诗人吧,纯粹的艺术家和诗人就是为爱来到尘世。他们会一直爱到粉身碎骨,他们的每一滴泪水里都肆意着爱,流淌着绝望完美的爱。爱,无关高贵贫穷,无关生前身后,全是爱。他们生来就是为爱活着的,他们在爱的每一个岔路口,等待灵魂的爱人,等待飞蛾扑火的爱。

他们的爱一直动荡不安,一直激情着,青春着。只是,他们爱的是爱情本身,而不是爱一个具体的人。他们爱得纯粹,纯粹到在尘世找不到自己。

大凡天才,灵魂都在高处。

踮起脚尖触摸高处的爱,是尘世的凡人。拥抱高处的爱,都是圣人,天使。

可是,圣人都不好色。天使的翅膀驮满色,飞到低处时,已经是疲惫的鸟了。

 

也好色。

当火车急速地驶入隧道时,请给我一秒的时间,让我看看洞口那盆蝴蝶兰。

四年,爱足以褪色了。

在高处的灵魂足以风干成了标本,变成了回忆。爱到深处,就是这样的一种暴力,比武器柔情,比武器绝杀。绝尘而去的风度就是连尘土都不让曾经相爱的眼睛看见。

爱一个人的时候,一定是跌入深渊的。

水深处,爱就成了色盲。

渴望一份激烈的爱,动荡日益疲倦的心,焕发曾经的激情。激情旧了,爱还在,天才还在,可是,那些天才需要激荡之余的平静。罗丹平静了,画出了绝世的作品, 卡米耶平静了,爱死了,艺术灵感终结了。

往往,在找到爱时,发现人错了,爱错了人。于是,纠结,不舍,自己把自己伤了。伤了自己,最后伤害爱。为了修复受伤的爱,走走停停,和自己做斗争,和自己较劲。

其实,人没错,爱错了。

爱没错,爱情错了。

爱情没错,欲望错了。

 

天色将晚,我毫不犹豫地说出自己的选择和答案.其实,爱情没有答案,没有预谋的结果,就像荒野里被激怒的野马,连悬崖都不惧怕,怎么会在乎道貌岸然的答案和结果.只是,我已经选择了,那就附和夜色的邀请,权且是一种交代吧。

在这个问答里,疾速行进的火车是爱情元素里的性,隧道是欲望,山代表着是物质财色,盛开着的鲜花就是容貌色相,湛蓝的海是相爱者的内涵。

 

我好色。

在这四种选择里,首先看中的是火车的动感,那是一种动荡未知的世界,是远方的引诱,吻合我一直向往出走的愿望。其次,选择陡峭的山峰,是生存稳妥的靠背椅,俗气但可以滋养高处的爱。花朵是山口的风景,诱惑我去看海,看湛蓝的天,看风生水起。

也许这就是爱的全部,就是爱情的色。也只能这样了。

爱到深处,色到炫目处,就是愿意花自己的生命和时间去念叨一个人,宠爱朴素善变的爱,怕少说了,就离他远了,就想得不够多了,就让他担心了。有时,也会什么话都不说,把他放在心里,惦念着,暖暖地爱着,觉得这样就够了,妥贴了。

   很多很多时候,爱情就是欲望洞口处时间的拥堵,散场时,你才会发现,旷野那么空旷,只是,已经迟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小东西
后一篇:草木的眼睛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小东西
    后一篇 >草木的眼睛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