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廷珍野史的味道
张廷珍野史的味道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272,749
  • 关注人气:19,4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东西

(2012-02-13 12:51:12)
标签:

张廷珍

与君书

垂杨紫陌。

世相

杂谈

分类: 老城老情

 

 

 小东西。你叫垂杨紫陌

 老东西眼里的世界就这么大,就这么小。

    这就是北方的春天的眼神,不大不小,但很明亮。

    此时,还没有一株草敢于从解冻的土地冒芽。他们借助一些枯干的草芥,暂时隐藏着自己积攒了一个冬天内容,等着,在某一个夜晚或者白天,一树梨花的白,一树桃花的粉,一树杏花的红,突然间就碰的眼神慌张,还没盯着看够,他们就急急忙忙的走了,过些日子,当人捋顺眼神再看时,毛茸茸的青青涩涩的果子,已经占领了春天。春天的口头承诺,往后一点点移动,最后交给夏日。

 

    小东西,我就是先于野草冒芽的时候,想隔着一层尚未解冻的薄冰,自言自语。

    小东西,漫山遍野都是你散发这爱意的传单。谁给了我牵手的温暖。

    隔着网络,这面色彩斑斓而又黑色透明的墙壁,与你相交三个年头。

    你我都是言语拙于文字的人,因为网络,彼此用文字碰撞心底柔软的部位。于是,老东西在荒凉的地方,去一次次探视那簇碧绿的小草,满怀希望的延伸出一些惦记,小东西,满山遍野都是,没有固定的住所。

    这就是全部的网络,字与字之间的距离就是网络的距离,网络的高度就是灵魂的高度,网络的厚度就是人面桃花的空地。

 

老东西和小东西是这个世界唇边的翠色,爱恨就像一只羊,舔舐垂杨紫陌。

有人说,八十岁以上和十八岁以下的人才能被称为老东西。

八十岁以上的人是冬天残荷的风骨。十八岁的人是春天含苞的花朵,欲开不开。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年龄的人,都是那么无所顾忌着冲撞年轮,那种青春少男少女漫山遍野的翠绿,尽然会让眼睛荒凉的无处藏躲,美的眼睛都嫌苍老了。那种苍凉的八十岁,使人的眼眸突然延伸出空旷的遥远,压倒一切的霸占童年的怀念。

八十岁苍老的荒凉,是千年的溶洞,空旷到厘米之间都有碎碎的回声,使人身处江湖而没有了深浅。这样的苍老,江湖只是旧年碟子里的水,一目了然。

青春是一种旷野的荒凉,遥远的使人看不到江湖的尽头,看不到岁月对岸的灯火。就是随手抓一把尘土指头上也能开出几多花,无需张望对岸,自己就是自己的这岸那岸。

 

一次,在一位画家画室,看到几支风干的荷花,插在一只古旧的想掉渣的花瓶里。画室都到处都是山水花草虫鸟,可是,就是一只残荷,傲慢的静止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击败了流水鸟鸣。那是什么感觉,世界荒凉了,天地间只有一双眼睛还在喘气。

小心翼翼的盯着它看。

荷花离开了水,突然间,干燥,就有了紧缩的细微变化,原本的绿色迅速回收到筋骨里,就有了玉石的沁色,那种荒凉的感觉,霎时,苍老肆无忌惮的压倒了屋子里花花草草的矜持。

小东西。

一支树叶可以戏称另一只树叶是小东西,一支树叶可以说一棵大树是老东西,一棵老树可以说另一只老树是小东西。

你就是站在那支残荷身边的一颗饱满的草,不是花,花太艳了。一定不是你。

 

小东西,你只是一个孩子。

江湖,原本是澄净的。原本是一江水半江明月,可是,我们一直想探头走进去,因为不解,因为迷惑,因为太多的向往,想看明白。可是,还没有走近,你已经被半道上那些所谓的江湖染得七零八落,江湖澄净的在那里,可是,我们的眼睛已经已经成了汪洋的江湖。

那个时候,我想捂住你的眼睛,蒙着你的眼睛。等到了江湖的岸边,再松开,可是,没有人愿意被蒙着眼睛走路。

 

一位已经把事业婚姻经营的很高端的女人说,我突然迷茫,我想找到一个导师,指点我走出这段绚丽不真实的路途。那天,我们赶走很多虚幻的繁忙,关起门来消化了一个上午时间,说导师,说迷茫,说虚幻,说纯白。最终什么也没有说清楚。因为我们已经不能把自己从虚幻的热闹中单独剥离出去。

那个时候,才知道,尘世就是一个巨大的吸盘,已经把我们的欲望紧紧地吸附在它的上面,而剥离自己,那是多么疼痛的事情。

 

我们在呵斥江湖的时候,我们已经把自己沉没在江湖中。一旦脱离了自己习惯的方式,就会像一只鱼儿离开了水,因缺氧而窒息,干张着嘴,喘息。

爱情也是这样。

因为爱,而挑剔,绝望。

可是,那不是爱的本身。只是爱情被漂移了,被江湖了,被一种情绪左右了。变成了尘埃,在游离状态,那不是爱,是心底的灰尘,被刻意放出来,伤害自己,伤害别人。

 

小东西,我在初春,在寒意尚未走远,温暖还触手可摸的今天,和你,说话,倒出一些压在心底的话语,也许不是说给你听,可是说了。

我看到,你一直在向着一片苍老的树林子走着。或许,你以为那里会有一棵树成长的所有过程。在一棵树的引导下,我们来到了一片树林里,我们一直被一种感念所诱惑,以为那里一定是自己想要的小草鲜花绿地,阳光斜斜的从树的缝隙漏进来,洒满草地,那里有爱的小木屋,我们的眼睛一直寻找我们心里的那树爱的光线,为此,我们的眼睛一直附和心愿,就是这样的附和,最终,爱情从树梢溜走了。

 

因为,在高大蔽日的树林,我们会迷失自己,会被一些无谓的花草树木拌住,茫然四顾的时候,会以为世界就这么大,天地就这么冰冷。其实,不是的,走出冰天雪地,依然会有更多的花草树木,那时,我们的眼睛和心愿可能就是最知己最红颜。

 

我还记得那束玫瑰。小东西。

时间不过一年。你用一束异乡的玫瑰,问候一个从未谋面的朋友,你不知道她的联系方式,你把我的号码给了花房。那天,花房姑娘说,送花的人不让说她的名字,但是,她告诉我们,只要联系到你,就能找到那个朋友。是的,我和花房姑娘一起,把那束玫瑰送到了你热爱的人手中,尽管花,没在我眼前,可是,那时我见到的最芬芳的一束。

垂杨紫陌,那时,你不是小东西,你是你自己。因为你的眼睛和你得心愿是朋友,那么密切。

 

今天不说文字,今天只说我想说的话语。

我还记得,一位北京做新闻的网友,看了你博客上的文字,知道你的年龄,她执意要你,要你的才华,你的年龄。可是,你用怎样的答案回答了这份厚爱。

你说,我离不开我妈。

这是原因吗,这是结果吗。

不是,这是你,本来的你。

因为你只是一个孩子。不论你的文字多么老,多么辣,多么成熟与你的年龄,可是你就是孩子。你这个年龄女孩子的本来。而我,却是哭笑不得看着你,真想揍你,可是,面对一个女孩子的回答,我只能,笑笑。

那时我想起了张爱玲。她在十七岁的时候,说,哦,原来你在这里。

 

你的文字先于你,成熟。

你先于你的爱情,成熟。

你用成熟的文字,掩盖你年龄的青涩,你用成熟的文字,显露你稍显青涩的思维。这个时候,隔着网络的距离,我看到,爱情有些慌张的在你周围,晃悠。小东西,那时,我似乎总能听到你对爱情说,一边玩去,小东西。

可是,我还是喜欢你的文字,假装老辣的文字,常常是我怅然。

我怅然,爱情怎么还不收割你金黄的田野里,那份青涩微辣的情感。

风暴眼。

我想,什么样的眼睛,什么样的才情飞扬的人,甜蜜的狂野到悬崖的人,才能看到风暴眼的位置。

你的文字下面就有一个激情荡漾的风暴眼。

有很多震撼,是平静的。真正的震撼,最平静。

 

一直忘不掉压在琴弦上的那个指头,广陵散,失传,就是历史被射穿的瞬间。

那时,我们的眼睛一定先于我们的耳朵失明。

看不见,爱,在四处逃散。

 

小东西。你的游记在四处张望,你放任他们,为你找到高处,你想把爱放到最洁净的地方,可是,那么多人的视线被阻隔在物质里欲望里,他们没有高处,没有远方。而你在远方,一直等着。

 你的评论,每一个字上面都蘸着你的情的小花草,那么清香的弥散。那时,你是一棵树,独立,自由,纯粹的一棵树,你伸出你的树干部位,结满果实送给你热爱的人。

你的古体诗,常常使我产生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的羞愧。可是,我没退,我也没结网,我只是看着你,看你这个小东西,怎么就钻进故纸堆里,玩起老东西的游戏。那个时候,我才知道,荒凉的田地里,有一株绿色,那是多么的惊艳,惊喜。

你在向着政治里种树。你想通过这样的渗透,参悟一棵树的存在价值。你想找到靠岸的停泊点,找到你心愿的对岸。你的船,那么孤单,你在奋力,你在一把一把抹去飘在你眼前的浮云,看清你的路途,是这样吗。

 

你在途中。你的身边好像一直有一只小狗,戴着你为他特意做的瓜皮帽,那么生动的一瞬,就是藏在文字里的你。

爱在途中,走着,你们会擦肩,会相遇,会错过,会点头含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暖年
后一篇:也好色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暖年
    后一篇 >也好色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