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张宗子
张宗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4,039
  • 关注人气:1,56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慢世与高洁:——读《世说新语》札记之一

(2019-08-16 21:47:10)

    年轻时读《世说新语》,开卷第一条:“陈仲举言为士则,行为世范,登车揽辔,有澄清天下之志。”非常励志。佩服的同时,却没有兴趣。后面说陈先生特别看得起一个叫徐孺子的人,他到豫章做太守,下车伊始,就要去见徐孺子,家里专为徐孺子设了塌,以便徐来时两人促膝长谈。孺子不在,塌收起来,不让别人坐。王勃《滕王阁序》里的“徐孺下陈蕃之榻”,说的就是此事。东汉的名士,以天下名教是非为己任,引领风尚,指挥如意,谈起来,好像家常便饭。我们今天看了,不仅时间上太悠邈,而且望之俨然若神仙。人年轻时志存高远,难免有狂态,但尽管狂,也觉得神仙世界太不现实。陈抟高卧,专等别人来佩服,这类故事,我一贯觉得没劲儿。王羲之报殷浩书:“吾素自无廊庙志,自儿娶女嫁,便怀尚子平之志。”说自己向来没有经国济世的抱负,等到子女养大,各自成家了,便可退休闲居,再无事情挂怀。这话听了,真叫人舒服。性情恬淡的人,经济之外自有乐地,这是不需要他人首肯或钦仰的。王羲之所说,是典型中年人的心境,我那时还不能理解,读后不忘的是陈蕃之后的另一条,讲到一个叫黄宪黄叔度的人,说他道德清高,堪比孔子钟爱的弟子颜回。郭泰赞扬黄宪:“叔度汪汪如万顷之陂,澄之不清,扰之不浊,其器深广,难测量也。”《世说新语》里夸人的词语特别丰富,动不动就“风格秀整,清识难尚”,动不动就“高爽迈出,通雅博畅”,但黄宪器宇深广,澄不清,扰不浊,实在令人羡慕。人羡慕自己欠缺的品质,徒有见贤思齐之心,却期期不能践行。这个深广莫测,我一辈子连边都沾不上,除非有人以为木讷迟钝和动辄张皇失措是极高的道行。澄固然澄不下来,扰,却是一扰则更加混浊。归根结底还是浅,这是天性,与学问无关。读宋人笔记中的秦观和黄庭坚,特别明显的感觉,就是他们为人的单纯,也可以说笨,尽管他们,尤其是山谷,学问那么好。

    余嘉锡先生说,魏晋间的人物,有王羲之那样识见通达的,也有毫无道德底线和忠孝之心的无耻之徒,更多的人,为了附庸风雅,专一装腔作势。高僧竺法深整天在简文帝府上混,有人问他:老和尚为什么喜欢奔走于朱门?他回答:“君自见朱门,贫道如游蓬户。”和尚眼里,万物平等,朱门自然与蓬户无别,然而我们毕竟只见到他游朱门,未见他游蓬户。《陋室》里说,“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这当然没问题。至于“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那就不一定了。东汉魏晋南北朝门第森严,蓬户里头,不仅没有美酒佳肴,管弦丝竹,鸿儒恐怕也不容易见到。所以,要扬名,走朱门。

    郝隆找个不太偏僻的地方,在太阳底下躺着,等人来问他晒什么。果然有上当的人来问了,他说他在晒书。郝隆自以为满腹诗书,其志也无非是把官做得更大点。

    大人装,教得小孩子也装。范宣八岁,在后园挑菜,误伤手指,痛得大哭。旁人(世上总不乏成人之美的乖巧汉子)问他,他说:“我不是因为痛才哭,圣人说过,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我是因为这个才哭的。”天才儿童的故事,《世说》里很不少,不用说,绝大多数是后人编的。余嘉锡说,子孙为了抬高先辈的名望,喜欢坐实本来不实的传闻,修改和神化这些传闻。现在读到,颇觉无聊。我只欣赏王戎的一条。王戎七岁时和一群孩子出去玩,看见路边的李树果实累累,其他孩子抢着去摘,王戎袖手旁观。问他为什么不去摘,他说,树在路边而多子,一定是苦李。大家一尝,果然。

    王戎在竹林七贤里是个特别聪明、特别实际的人,尽管爱财如命,但我喜欢他的真实。嵇康阮籍等人在竹林酣饮,王戎后到,阮籍开玩笑说,这个庸俗的家伙又来败坏大家的兴致了。王戎笑答:“你们这样的高人,兴致还能被别人败坏掉?”说得多好。

    从前读《世说》,喜欢“言语”篇里的名言隽语,如今重温,由于经见既多,不免如鲁迅说的,稍稍“刻薄”起来。竺法深的朱门论,虚伪之极,裴楷以学问来拍马屁,更是等而下之。晋武帝做皇帝,抽签看看能传多少代,结果得“一”。武帝不悦,群臣失色,这时裴楷上前,引用《老子》的话,说“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侯王得一以为天下贞。”于是皆大欢喜。唐朝史思明的谋臣大概是读过《世说》的,思明在洛阳称帝,年号就叫得壹,然而后来终于“恶‘得壹’非长祚之兆”,改元“顺天”了。

    反观被后人视为曹操式的枭雄的桓温,快人快语,直抒胸臆,尽显英雄本色。他见昔年所植柳树长大而感叹时光易逝所说的“木犹如此,人何以堪?”千载之下,犹能动人。又一条说,他带兵入峡,见绝壁天悬,腾波迅急,叹曰:“既为忠臣,不得为孝子,如何?”也是发自肺腑。   

    从前雅慕王敦酒后朗诵曹操的“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边朗诵边用如意敲打唾壶,壶口为之尽缺,觉得无限豪迈,现在知道世上做任何事都不容易,很难只凭才气和一腔热血。做事凭的是耐心和毅力,凭的是寂寞中的坚持,一步一个脚印朝前走,不能指望像撑杆跳一样,一下便跳到楼顶上,或像秋天的野火,呼啦啦一阵风,烧遍大片原野。同是读诗,现在我更喜欢王胡之的故事:王胡之在谢公坐,咏《九歌.少司命》之“入不言兮出不辞,乘回风兮载云旗”,对人说:“当尔时,觉一坐无人。”王胡之也许像汉武帝一样,读过司马相如的《大人赋》后,觉得飘然有凌云之气。但我觉得这说法肤浅。或者其中另有情绪,我们隐约感觉到了,却说不清楚。因为无所确指,反倒意味深长。

    王徽之雪夜访戴,任性到极点。然而人已入睡,复见雪而起,四望皎然,小饮数杯,读左思《招隐》诗,想念异地的朋友,于是驾小舟夤夜前往,到门却又“造门不前而返”,这是何等的雅人深致。读张大千谈艺录,其中诸多言行,庶几近之。如说他兴致到来,不管什么时候,哪怕半夜三更,爬起来提笔就画。不想画的时候,天王老子跪求,他也置之不理。一个人需要多好的福气,才能在无伤大雅的情况下任性几次。

    徽之是王羲之的儿子,《晋书王羲之传》附有他的传记。他和弟弟献之共读《高士传赞》,其中说到“井丹高洁,不慕荣贵”;“长卿慢世,越礼自放。”献之欣赏井丹,徽之欣赏司马相如。

    慢世,就是傲世,率性,不拘礼法。从前,或许要赞叹司马相如的慢世,如今,却是首肯献之了。

 

    2019年6月14日 原载《财新周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柿有九德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柿有九德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